权臣 第550章庆芒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云沧澜见韩玄道看着自己,微微一笑,继续道:“而且据在下所知,在萧大将军成为神威大将军之前,萧太师只不过是吏部尚书,那时候的太师,可是叶家的叶静然……也就是叶无逊的父亲。那时候萧家在燕国九大世家中,只因萧太师身为吏部尚书,手下有一批培养出的嫡系官员,这才勉强居于中间,比起当时的叶家,吴家甚至是范家,那都是有所不及的。”

  韩玄道抚着胡须,眼中微显诧异之色,眼前这个年轻人,对于燕国的历史,倒是了解的极为详细,只是却不知在这个时候,他为何要提起这些往事。

  西河王爷也是含笑看着云沧澜,显然在这位王爷的心里,对这位年轻人也是很为赏识的。

  “萧家的崛起,正是因为萧怀玉的出现。”云沧澜缓缓道:“萧怀玉在边关建下赫赫战功之时,身在朝堂的萧家族人,也一日一日地壮大起来。萧太师自那时起,便成为贵国君主最器重的臣子,据传,当时只要是萧太师呈上的折子,贵国君主无有不允……萧大将军每一次的功劳,都成为萧家壮大的一个跳板,等到叶静然死去之后,萧太师这才坐上了太师的位置,成为了贵国内阁首辅……内有萧太师,外有萧怀玉,萧家权势,自那时起便开始达到了鼎盛!”

  韩玄道微笑道:“云大人对我燕国政事,竟是如此了解,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云沧澜拱拱手,笑容亲切:“韩大人过奖了。只不过萧大将军的光芒太过耀眼,在下素来对名将有敬仰之心,如此人物,自然是多了解了一些!”

  “萧大将军……确实是人中之龙!”韩玄道叹道:“他也确实为我大燕立下了不世之功!”

  云沧澜盯着韩玄道的面孔,神情肃然起来,缓缓道:“只不过……萧大将军这不世之功,还是不要太多才好!”

  韩玄道微眯着眼睛,神情淡然,靠在椅子上,两手十指相扣,凝视着云沧澜。

  “萧太师百般阻扰我大庆与贵国结盟,其中心思,在下也并非不知道。”云沧澜心中知道,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庆国使团没有时间再拖下去,所以许多本应该模糊的话,他今日也不再故弄玄虚,而是在这幽静的小室之内,坦然说出来,因为他很清楚,以韩玄道的谨慎,这间小室内说的话,绝不可能有其他人听到,“他不过是想与魏国结盟,魏燕一旦结盟,那对我大庆用兵,势所难免,而萧太师的目的,就是为了对庆用兵……其实在沧澜看来,笑太师用兵之意,未必是真的想占领我大庆疆土,只不过是要给萧大将军立下战功的机会而已!”

  西河王爷抚须颔首,而韩玄道静坐如钟,目不转睛地看着云沧澜。

  “萧太师为何要萧大将军立战功,目的自然是不而喻!”云沧澜正色道:“只因为萧太师渐渐感觉到,他们萧家在燕国的朝堂上,似乎不如以前那样稳妥了!”

  韩玄道淡淡道:“有何不稳妥?萧太师依然是太师,萧怀玉依然是神威大将军……并无改变!”

  “萧家没改变,但是韩大人一族却是变了!”云沧澜拱手道:“恕沧澜冒昧,一年之前,便是我庆国,也未曾想到燕国这一年来会发生如此巨变……更是没有想到,韩族在韩大人的带领下,竟是如日中天。其实沧澜一直以为,韩族仁义冠绝燕国,若是韩大人能成为内阁首辅,那真是燕国之幸事!”

  韩玄道微笑道:“云大人的雄舌之才,已经让韩某很是佩服了!”

  云大人神情自若,淡淡一笑,很优雅地端起桌上的茶盏,品了一口,才轻轻放下,继续道:“只不过……韩族崛起,人才辈出,而且深得贵国君主之信任,这本是称庆道贺之事,却是让贵国不少人心中不安,很不自在了!”

  韩玄道笑道:“云大人这话若是被那些不自在的人听见,他们一定会让你也不自在的!”

  云沧澜平静道:“韩大人,不瞒你说,沧澜这次出使燕国,早就准备好了应对各种意外,即便是血溅燕国,那也是为我大庆抛头颅洒热血,沧澜绝无遗憾!”

  西河王爷叹道:“沧澜,说的好,本王此行,亦是有此心思!”

  韩玄道亦是赞赏道:“果然是智勇双全的后生,庆国有你这等大才,果然不愧为中原大国!”

  “那位老太师显然是不愿意看到韩大人的家族成为他的对手。”云沧澜微笑道:“韩大人的家族,可谓人才鼎盛,不敢说韩大人的几位兄弟都是当世杰出之士,只说韩大人的子侄一辈,那也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而且韩族仁义之名在燕国众人皆知,又加上有贵国国君的器重,这用不了几年,韩大人必定危及到萧太师的首辅之位,而韩大人的家族,也将成为萧氏家族只手遮天的最大障碍……所以萧太师要想阻止这样的结果发生,只能借助这次机会,利用萧大将军的战功重新让燕国人明白,只有他萧家,才能保证燕国的太平,也只有他萧家,才能让燕国的百姓安居乐业……恕沧澜胡,只怕那个时候,连贵国国君也会以为,燕国不能没有他萧家,更不能没有萧怀玉……!”说到这里,云沧澜望着韩玄道,平静问道:“沧澜斗胆问一句,真到了那个时候,韩大人将何去何从?”

  韩玄道神情淡然,没有了先前的微笑,眼眸子里甚至带着阴沉之色,淡淡道:“我韩家尽忠报国……萧大将军建立功业,他萧家自然是会得到恩宠,我韩玄道无非是向他道喜而已,又能如何?”

  西河王爷终于道:“韩大人,本王也说一句不该说的话,真要到了那个时候,萧家如日中天,气焰旺盛,只怕韩族如今所取得的成就,将在顷刻间灰飞烟灭……!”凝视着韩玄道,一字一句道:“春风得意的萧太师,只怕不会让韩族继续辉煌下去吧?”

  韩玄道叹道:“王爷,云大人,二位今日之语,已经是过了。换做是他人,只怕要以为你们是来挑拨离间,离间我大燕臣僚的和睦了!”双眸中猛地射出冷厉的光芒,直视云沧澜,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云大人,初见你之时,知你是上京警备营总制使,韩某还真是有些吃惊。不过现在看来,贵国君主还真是慧眼识人……以云大人之才,坐上警备营总制使的位置,那是绰绰有余……洞若观火,果然是少年英才。只不过……今日韩某有一句话确是真要劝你一番!”

  云沧澜拱手道:“但请韩大人指教!”

  “锋芒太露……容易折断啊!”韩玄道轻叹道:“云大人,若是此番你我两国谈判失败,我必会派人先将你斩杀……你如此年轻,心机却如此深厚,眼光如此独到,若再过几年,当是除了商钟离之外,对我大燕最有威胁的庆国人……这样的人成为我大燕的敌人,那是不得不除啊!”

  云沧澜波澜不惊,笑道:“幸好如今我们并非敌人。沧澜也希望……我们永远不要成为敌人!”

  韩玄道淡淡一笑,终于道:“你的话,我明白了。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云大人,你想要韩某做什么,尽管说来!”

  云沧澜起身来,对着韩玄道深深一礼,随即才站定身形,玉树临风,神情却严肃起来,正色道:“韩大人,沧澜明白,魏国未能如愿与贵国达成协议,那是因为韩大人在极力顶住,不管韩大人所为何因,沧澜在此谢过。”顿了顿,继续道:“贵国有萧太师阻扰,我大庆想要与贵国顺利结盟,也并非易事。而且每拖一日,且不说边关损耗,只是我大庆国内的官折子如同雪片一样飘入宫中,时日久了,诚如王爷今日所,到时候我们想谈只怕也没有机会了。所以沧澜觉得,此事实不宜再拖……韩大人与萧太师相持不下,沧澜以为,如今要打破这样的僵局,却是必须要有一人出面了!”

  韩玄道皱起眉头,似乎猜到什么,却还是问道:“你是说?”

  “贵国燕帝!”云沧澜正色道:“如此时候,贵国君主之意,或能改变目前的困境。所以沧澜恳请韩大人安排沧澜觐见燕帝!”

  韩玄道眉头紧皱,一时间并没有说话。

  “只要能觐见燕帝,沧澜愿凭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燕国与我大庆结盟!”云沧澜很自信地道。

  西河王爷立刻道:“韩大人,若是能安排沧澜觐见燕帝,本王定有重报!”

  韩玄道沉吟片刻,终于道:“此事……我会尽力安排。”

  其实韩玄道心中也十分清楚,如今韩族一派与萧族一派目标不同,如此谈下去,便是再谈三五个月,只怕也不会有任何的进展。

  必须要有打破这种僵局的法子才成。

  而云沧澜今日前来,无疑是找对了法子,如今的关键,还真是在皇帝那边。

  韩玄道虽然隐隐觉得皇帝似乎是有意与庆国结盟,但是一直以来,皇族都没有清晰地表明态度,这也就让韩玄道无法确定皇帝的真正心思。

  如果真的以云沧澜为敲门砖去敲敲皇帝的心思,若皇帝尚在犹疑之中,那么云沧澜想必能够发挥极大的作用,只要云沧澜真的有能力说服皇帝,那么当前的僵局,也就迎刃而解。

  等送走西河王爷和云沧澜,韩玄道立刻让人去礼部尚书府唤来韩玄昌,兄弟二人在内室相对坐下,韩玄道便将今日之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大哥,魏国人今夜也去了太师府。”韩玄昌皱眉道:“他们是不是也在想着花样?老狐狸老奸巨猾,该不是要为魏国人出什么主意吧?”

  韩玄道冷笑道:“他倒是从魏国人那里得了不少好处,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要玩什么花样!”

  韩玄昌轻声道:“大哥,以老狐狸的狡猾,应该也知道如今的关键就在圣上那里……他们会不会也将心思动到了圣上那里?”

  “嗯!”韩玄道点头道:“不管他们玩什么花样,这一条路,他们肯定也会走的。如今我只是担心圣上抵不住魏国人的条件啊!”

  “条件?”

  “玄昌,魏国人多的是矿产和战马。”韩玄道冷笑道:“你莫以为我们的皇帝什么都不想。叶吴两家被诛之后,赵夕樵在渤州郡可没闲着……咱们安进去的几名官员,都被赵夕樵找了借口罢免……吏部是在苏观涯的手里,赵夕樵呈上来的罢免折子,那是到一个准一个,赵夕樵这家伙倒也不笨,留着苏观涯派去的几名官员,那是故意向苏观涯示好,目的就是借苏观涯的手来除掉其他外派官员……那赵夕樵找罢免证据理由,苏观涯乐的坐在衙门里批示罢免折子……如今除了苏观涯安进去的几名官员,渤州郡其他重要的官员,都是皇族的嫡系官员了……!”

  韩玄昌叹道:“赵夕樵是死脑筋,要想拉拢他,难度极大!”

  韩玄道冷然道:“赵夕樵广募兵员……嘿嘿,那显然是皇帝的意思了。如今渤州郡两座城池的城守军,已经近万人……只不过装备简陋而已。那万人的军队,可就是皇帝手中的另一把利刃了。如果魏国人提出条件,赠送大量的战马和兵器给我们的皇帝,恰好可以装备他在渤州郡的军队……!”说到这里,韩玄道用一种极怪异的眼神看着韩玄昌,“你觉得我们的皇帝能抵挡得住那样的条件吗?”

  韩玄昌想了想,摇摇头道:“大哥,我却不如此认为!”

  “哦?”

  “魏国人如今要进攻庆国,只怕自己还缺战马和兵器!”韩玄昌缓缓道:“大哥与魏国人谈判,提出送来五千匹战马的要求,魏国人都不能答应,可见魏国人并无太多战马可以作为条件送出来……那么想来也不会对圣上太过慷慨吧?”

  韩玄道微微点头:“你说得有道理。不过……世事难料,或许圣上的胃口没那么大,一两千匹战马就能改变他的心意……哎,谁知道呢。”瞧了韩玄昌一眼,忽地想起什么,问道:“是了,这几日没见着小五,他又是在忙些什么?”

  韩玄昌皱起眉头,沉吟了一下,才道:“小五……去了风国?”

  韩玄道闻,神色立刻冷了下去:“何时的事情?你怎么没有对我说起?”

  “有几日了。只是大哥每日里忙着谈判,所以没向你说。”

  “他去风国做什么?”

  “打探一些事情。”韩玄昌道:“听说风国那边很乱,所以漠儿请了旨意,亲自去风国看看究竟!”

  韩玄道神色阴沉,冷视韩玄昌,许久之后,才冷声道:“他若回来,速让他来见我……便是有天大的事,也要立刻来见我!”

  韩玄昌被韩玄道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但还是点头道:“大哥,我明白了!”</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