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5章除鲨计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两艘采珠船相近处,已经搭上了木板,可以在两船之间来回走动。

  韩漠登上午甲号,在一众人等敬佩的目光之中,走到韩玄昌和曹殷身前,恭敬一礼:“韩漠见过侯爷,见过父亲大人!”

  韩玄昌凝视着韩漠,责备道:“年轻气盛,真是冲动。”

  “爹,爷爷说过,不冲动就不是年轻人了。”韩漠笑眯眯地道,虽然韩玄昌口中责备,但是他能从父亲的口气中听出来,父亲的内心是带着骄傲的。

  “还疼吗?”韩玄昌伸手摸了摸韩漠的肩头,被怪鲛活活撕下一小块肉,虽然包扎,但是纱布上依旧浸有血水。

  “没事。”韩漠看到韩玄昌眼中关切之色,心中一阵温暖:“爹,已经上过药,不疼了,您不必担心。”

  曹殷在旁用一种柔情似水般的目光看着韩漠,柔声道:“韩海管,这英雄出少年,用在你的身上,那是刚刚好啊。”他情不自禁地上去拉着韩漠的手,盯着那一双有力却很漂亮的手看着,叹道:“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双手,生生杀死了那样一头凶猛的怪鲛。”

  韩漠被这个漂亮的“玻璃”握着手,心中很是不舒服,顺势抽出,拱手道:“侯爷过奖了。那只是一头小怪鲛,唔,是一头怪鲛仔而已。”

  “那也是难得啊。”曹殷感叹道,对于眼前这个勇猛又漂亮的年轻人,愈发地喜爱了。

  “爹,你还准备让那些人继续下海采蚌?”韩漠的神情严肃起来,凝视韩玄昌问道。

  韩玄昌看了曹殷一眼,才道:“怪鲛已死,危险也就过去了。国库等着用银子,咱们自然是要抓紧每一分时间,尽快将大东海珍珠采集上来,呈缴给朝廷。”向曹殷一抱拳,继续道:“侯爷不辞辛苦,与我等前来海上,那是有损贵体,我们愈早采全珍珠,便可愈早回到岸上,也免去侯爷劳累之苦啊。”

  曹殷温和一笑,摆了摆手:“本侯倒也无碍,浩瀚大海,能够极目远眺,吸吮这大东海的海风,却也是一件幸事。只是朝廷的事情,咱们不能耽搁,总是尽快为好。”

  韩漠立刻道:“侯爷,爹,这个时候,万万不能下海。”

  曹殷和韩玄昌对视一眼,都有些奇怪,见到韩漠神情坚定,不由问道:“这是为何?怪鲛已死,威胁已经过去,为何还不能下海?”

  “危机尚未过去。”韩漠很肯定地道:“而且真正的危机,即将来临。若这个时候派这些采蚌人下海,韩漠相信,会有更多人葬身海下。”

  “漠儿,不得信口雌黄。”韩玄昌皱起眉头:“此时人心已有浮动,你说这些话,更会引起大家的恐慌,切不可胡乱语。”转向曹殷道:“侯爷,韩漠年幼无知,信口雌黄,还请勿怪。”

  曹殷摇头道:“韩大人,韩漠非但勇猛过人,更是聪慧冷静,他既然这样说,想必自有一番道理,且听他说说缘由,也未尝不可。”向韩漠温道:“韩海管,你有何担忧,但说无妨。”

  韩漠听他这样说,心里对这个曹殷倒也生出几丝好感,虽说是一个“玻璃侯爷”,但是撇开这个喜好来说,此人倒也算是一个冷静温和之人,于是恭敬道:“侯爷,韩漠也曾看过不少书,对于怪鲛的习性,有几分了解。这怪鲛,最记仇,一旦与它们接下仇怨,它们的野性便会最大限度的爆发出来,惊涛骇浪,勇往直前,可说是凶残无比。”

  “这我也是知道的。”曹殷点头道:“我亦在皇家书苑看过怪鲛的介绍,说其性子凶残,记仇。”顿了顿,脸上带着几分疑惑问道:“只是这怪鲛已死,就算再凶残,也不过是浮尸而已呀,又能有何危害?”

  “侯爷或许不知,这只是一头小怪鲛。”韩漠缓缓道:“韩漠可以肯定,这四周应该至少还有一头大怪鲛,那才是成年怪鲛,也是这一片海域的霸王。这怪鲛都有自己的地盘,所以在这一个海域活动的怪鲛不会太多,但也不可能仅有这小小的一头怪鲛。”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这头小怪鲛的母亲很有可能就在这一带。”曹殷醒悟过来。

  “是的。”韩漠攥着拳头道:“最少还有一头,如果多的话,这一个家族甚至还有数头。而且怪鲛对血腥味最是敏感,或许它们已经闻到这里的气息,正往这里赶来。”

  韩玄昌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懂得这么多,还以为他平日读书极其用功,欣慰之下,却极其担忧:“若真是这样,那我们岂不是没有法子下海?那还要等多久?”

  本来已经松下去的紧张感,此时再次笼罩在韩玄昌心头。

  这些珠民都是东海百姓,韩玄昌可不想白白牺牲这些人手,一来毕竟日后还需要珠民,如果这些人都出了事情,对于韩家计划中的采珠行动显然有极大的影响。但最重要的是,一旦不顾百姓死活,以他们的性命去换取珍珠,一旦传扬开去,韩家在东海郡的声望一定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韩家坐镇东海近百年,一来是当年东海王形成的根基稳固,二来亦是以仁德待民,若是丢了声望,那当真是得不偿失。

  曹殷忽然露出一丝微笑,道:“韩海管,你似乎已经想到了对策。”

  韩漠道:“侯爷,韩漠确实想到一个法子,但却不知管不管用。”

  “漠儿,你想到什么法子,尽管说来。”韩玄昌望着海面上的血水,缓缓道:“一切全由侯爷定夺示下。”

  韩漠微一沉默,终于道:“侯爷,等到那些怪鲛来到这里,见到自己的同伴甚至是子女被杀,必定野性大发,而这一点,我们恰恰可以利用。”

  “韩海管,如何利用?”

  韩漠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头望向海面。

  渔司官吏已经派了小船下海,去打捞采蚌人的尸体,这一次事件,有七八人死在怪鲛的利牙之下,更有几人的尸体已经残缺不全,惨不忍睹。

  “侯爷,你看那些尸体!”韩漠缓缓道:“虽然很不人道,但是……如果真想让采集珍珠的事儿顺利完成,这些尸体还要做出最后的贡献。”他回头看了看韩玄昌和曹殷,再不废话,直接道:“在尸体身上浸染毒药,然后将尸体重新放进海中,那些怪鲛到了这里,必定会将这些尸体作为发泄的对象,那个时候,只要尸体的骨肉进入它们的体内,它们必定会跟着中毒而死。”

  韩玄昌眉头蹙起,一时并没有说话。

  韩漠心中也明白,虽然这个时代,平民百姓的性命在贵族的眼中算不了什么,但是若真的将尸体拿去做诱饵,还是多少有些残忍的。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就算是平常人,连自己的头发也是极为珍惜的,而且那些死刑犯在选择死法的时候,往往就为了保留一个全尸,从而在后面托关系找门路,可见身体在这个时代的人心之中,是占了极重要的地位。

  几人都是一阵沉吟。

  “有毒药?”曹殷终于问道。

  “有!”韩玄昌回道。

  “去办吧!”

  韩玄昌叹了口气,但是他心里明白,韩漠所说的这个方法是目前唯一能够妥善解决困境的法子,他只能恭敬回道:“是!”

  曹殷看着站立的如同标枪般笔直的韩漠,眼中的神色很是复杂,轻叹一声,道:“是个做大事的。”顿了顿,加上一句:“日后好好为朝廷效力。记住你的话,保护燕国最尊贵的家族!”

  “韩漠领命!”

  海上的风云变幻是不可预测的,本来还是碧空万里,但是转眼间,海风陡然剧烈起来,吹得采珠船上的旗帜呼呼作响。

  韩玄昌叫过几名渔司官吏,吩咐他们将受害者的尸体都浸上毒药,然后再投进海中,众官吏虽然愕然,但依然领命去办。

  等到天空中飘起雨丝的时候,六七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也在大夫们的精心浸泡下,染上了毒药,尸体的肉色都发黑,这才重新投入大海,许多人都露出不忍之色,但是自有渔司官吏们一番解释,也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为了更多人能够安全地采珠,只能出此下策。

  风雨飘摇,两艘采珠船随着海波晃动,萧同光再次呕吐起来。

  并没有等太久,船舷边的人们就见到那翻滚的海浪中,几头怪鲛浮出水面,在那血水之中,对着几具下了毒的尸体一番疯狂的撕咬,许多人都闭上眼睛,不忍再看。

  “愿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韩漠站在船舷边,神色平静喃喃自语。</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