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40章黑袍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二人在茂草丛中并不轻易行动,空谷幽静,细雨连绵,那茂草也沾着雨水,二人身上也是被雨水打湿,红袖嘴上的八字须本是胶水粘上,脸上的雨水顺着脸颊滑下,也打湿在胡须上,那胶性失了不少,八字须微微倾斜,看上去极是怪异。

  韩漠瞥见,不由伸出手,便要去帮红袖将假胡须扶正,红袖倒是反应迅速,韩漠的手还没靠近胡须,刀光一闪,红袖的匕首已经阻挡了韩漠手儿的去路,那一双漂亮的眼睛冷漠无比。

  韩漠苦笑摇摇头,这女子还真是不能招惹,莫说是碰她的身体,就是显出一点儿意思,她亦是冷眼相对,戒备无比。

  韩漠十分肯定,这幸亏是自己,要是其他的男人,稍微流露出这种去碰她身体的意思,红袖姑娘的匕首只怕就不留情面了。

  “胡须!”韩漠低声道。

  红袖这才明白韩漠的意思,伸手将胡须重新粘了粘。

  “看来都在里面了!”韩漠摸着下巴低声道:“你在这里等着,我摸过去看一看……!”

  红袖沉吟了一下,终于道:“我去!”

  韩漠摇摇头:“不必。并无什么大事,只是瞧见里面有一个熟人,想看看他究竟在这里搞什么鬼……!”眼眸子随即显出疑惑之色,显然是心中颇有疑问。

  只是他尚未过去,却见到山洞那边已经出现了动静,一条人影从山洞中轻手轻脚的出来,等出了山洞,就见那人撒腿狂奔,往马群飞奔过来。

  韩漠身形更是往下蹲,远远瞧见,那人影奔到马群边,迅速地翻上一匹骏马马背,调转马头,冲向谷口,一抖马缰,便要催马离开。

  那骏马奔出没几步,不知为何,却见那马上人惨叫一声,整个人竟是离奇地从马背上栽倒下来,重重摔在了马下。

  那人离韩漠这边已经不过二十多步远,距离颇近,韩漠目力惊人,瞧的清楚,只见那人的肩头插着一支箭矢,想来是这一根箭矢突然射入他的肩头,他一时吃疼,这才从骏马上摔下来。

  韩漠皱起眉头,既然出现箭矢,自然有射箭之人,不由将目光重新向山洞那边望过去,果然见到山洞那边正缓步往这边走来几个人,当先一人手中正握着一张弓,夜色之下,那几个人就像山谷之中的暗夜幽灵,行走虽然很缓慢,但却给人一种极压抑的气息。

  红袖目不斜视,那一双冷漠的眼睛死死盯在握弓人的身上,更是紧握着手里的匕首。

  她是暗黑高手,潜伏之时,极难有人能发现她的踪迹,就算有人从她身边经过,她也能够保持绝对的冷静和镇定,只是她却没有想到,韩漠的潜伏本事倒也极好,隐匿在草丛之中,一动不动,即使出现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却也是八风不动,镇定自若。

  被射之人已经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韩漠这才发现,那人却是一个中年人,颔下的胡须极长,身形也颇粗壮,身着蓑衣,头上缠着白布,与那一群骑士一般无二的打扮,只是不知为何这中年骑士为何要逃离,他的同伴又为何出箭射他。

  中年人显然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逃脱的可能,顿时大声喝骂道:“你们……你们如此执迷不悟,究竟想做什么?你们可知道这般做的后果……!”

  几名骑士缓缓上前来,轻描淡写,将中年人围在当中,除了持弓人,其他几人都是拔出了弯刀。

  幽谷空寂,毫无声息。

  一种极其诡异又极其压抑的气氛笼罩在空谷之中。

  “某不想杀你!”持弓人终于打破了沉寂,“但是你若再想玩花样,某宁可先杀死你!”说完,他顿了一下,冷声道:“刚才是谁负责看着他?”

  围着中年人的众骑士中,便有一人回道:“是某!”

  持弓人冷视那骑士,淡淡道:“为何却让他找到机会离开?”

  那骑士垂下头,不敢说话。

  “咱们做事,并不是只要悍不畏死便可以!”持弓人缓缓道:“有时候,还需要头脑。诘利元的为人,你并非不清楚,狡猾多段,老奸巨猾,要想看着他,更要小心谨慎。你是否被他蒙骗,才让他走脱?”

  那骑士道:“他说要方便……!”

  “雕虫小技,你也会上当?”持弓人冷笑道:“若是因你之故,某等尚未达成目的之前便被他走脱,你可曾想过后果?”

  骑士单膝跪下,忽地提起弯刀,锋利的弯刀在自己的脸上划过,一道深深的血口便即出现,皮开肉绽,很是可怖,那鲜血更是从他的脸上流淌下去,他忍住疼痛,垂着头,“大事未成,不敢求死,暂且记罪,事成之后,任由你责罚!”

  四周众骑士都是面无表情,一双双野狼般的眼睛,死死地盯在中年人身上,若是目光可以杀人,中年人已经死了无数次。

  韩漠二人离他们二十步之遥,但是却能感受到这一群人骨子里充斥的杀气。

  都说风国人野性难驯,看到这一群人,才知道风国人骨子里的野性。

  持弓人缓缓道“此次随某同来之伙伴,俱都是以一当十悍不畏死的勇士……某不希望白白牺牲,所以……事事都要小心,大事未成之前,不可有丝毫的懈怠!”

  “是!”众人齐声道。

  那中年人诘利元却已经笑起来,怒道:“黒木迪,莫以为某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某劝你们还是放弃的好,要不然……你们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去!”

  持弓人冷笑道:“某不畏惧死亡……只要大事得成,某一行八人,俱都可以将性命献出去!”

  诘利元叹道:“何必如此。你等若是放了某,回头某可以为你们求情……免得你们如同丧家之犬四处逃窜……!”

  持弓人黒木迪冷冷一笑,一挥手,几名骑士立刻上前去,将诘利元捆绑起来,那诘利元人在刀下,倒也不敢反抗。

  就在此时,却听到山洞那边传来惨叫声,黒木迪神色大变,随同出来的几名骑士也都是神情大变。

  那惨叫声极是凄厉,在幽静的空谷之中,异常的清晰,也异常的诡异。

  除了黒木迪,另有五名骑士随他出来追拿诘利元,惨叫声起,除了一名骑士拿刀架在诘利元的脖子上,其他四人都是紧握弯刀,快步上前,聚在黒木迪身侧,都是冷着脸,往山洞那边望过去。

  韩漠听到那边传来的惨叫声,也是大吃一惊。

  刚才这边追拿诘利元,韩漠的注意力自然也放到这边,一时间并没有留意山洞那头,此时听到那边传来的惨叫声,这才将目光重新投过去。

  他只觉得这片刻间发生的事儿诡异无比,难不成山洞里面,又发生了大事,或者说,山洞之中,还有被众骑士挟持的其他人趁机发难?

  黒木迪并没有立刻向山洞那边过去,显得很是冷静,静静地望着山洞那边,他手下那群骑士一时间也都没有说话,那边两声惨叫过后,一切又都静止下来,山谷中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某去看看!”半晌沉寂过后,黒木迪身后终于有一人开口道。

  黒木迪摇摇头,直觉告诉他,山洞那边已是危险无比,今夜的山谷显然是出现了巨变,若是此人真的过去探看,十有八九是有去无回。

  黒木迪并没有带箭盒出来,只出一箭射了诘利元,他走到诘利元身后,从他的肩上将那支箭矢硬生生拔出来,诘利元咬牙切齿,闷哼一声,那股子疼痛,差点让他有瘫软下去。

  黒木迪一手持弓,一手拿着那一支带血的箭矢,缓步向山洞那边行去,身后众骑士要跟上,黒木迪却是摇摇头,示意众人不要跟上,众骑士面面相觑,却是不敢违抗。

  走了十来步,黒木迪忽然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已经看到,从山洞那边,正有两道身影缓缓向这边走过来,而隐匿在茂草丛中的韩漠,却也是看到了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往这边走过来。

  前面一道身影,穿着黑色的袍子,袍帽将头部罩住,就算是目力再好的人,也看不清他的面孔,行走之间,步伐稳重,一种不显山不显水的沉稳威势竟是从那黑袍人的身上散发出来。

  如果说山谷有幽灵,这黑袍人还真是十足像一个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幽灵,除了一股子沉稳的威势,更有一股子诡异之气。

  这黑袍人的左手中,竟然横腰提着一个人,那人一动不动,却不知道是死是活。

  黑袍人手中提着人,却是轻描淡写,就似乎手中提着的只是一片羽毛,竟是不显丝毫的吃力。

  韩漠更是看见,在黑袍人的身后,紧跟着一名瘦长的身影,只因相距颇远,韩漠一时间只能大致看到那人的身影,却看不清他的脸。

  不过韩漠倒是能够瞧见,那身后的瘦长之人,手中倒似乎是拎着一个包裹。

  幽静空谷,蓦然出现这两个人人来,事情也变的更是诡异,韩漠紧皱眉头,他实在难以猜到,接下来在这山谷之中,究竟会发生何样的事情。</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