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35章孤身入龙潭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神山城圣坛内的房舍,建造的式样几乎都是一模一样,全都是以黒木所建造,层层叠嶂,环绕在大阁楼四周,就像是以大阁楼为支点在四周画了一个圆圈。

  圣坛内部的人,心中都很清楚,这四面的房舍,纵横交错,实际上布成了一个极诡异的阵法,若是不懂阵法之人,贸然而入,那么必将陷入其中,难以寻觅到道路脱身。

  实际上上百间房舍,真正居住于圣坛之内的人,却是极少数,所以大部分房舍都是空出来,仅仅是用来布阵而用,是用来保护大祭司的安全。

  能在圣坛之内居住的人,最低级别也是奉司,不过阁楼北面的一处房舍中,此时居住的却不是圣坛中人,而是风国人视为盗贼的异国人。

  此人胆大包天,潜入神山城,盗取圣物,被擒之后,更是以蛇神为要挟,独居室内,索取无度,作威作福。

  虽然知道此事的人极少,但是每一个知道此时的风国人,对这个盗贼,那都是恨之入骨。

  但是投鼠忌器,有蛇神在盗贼的手中,风国人却都是不敢轻举妄动。

  作为南蛇布速甘大将军的两大战将之一,神山城两大侍卫长之一的白蛇甘利泰,实战浑身解数,软硬招数都使了个遍,那盗贼却像一块茅坑里的石头般又臭又硬,却又像老狐狸一样狡猾多端,软硬不吃,整个神山城上下,硬是拿他没有办法。

  僵持不下,甘利泰也没了法子,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重兵把守,看看这盗贼究竟有多少耐心,难不成这小子还真准备在神山城里过完余生?

  对于囚室的围困,可说是做到了极致。

  不但四周布满了甘利泰手下的精锐白蛇众,就是在屋顶上,每日里也有两三名白蛇众盘踞其上,手中拿着风巧弩,那是坚决防范盗贼一切可能逃走的道路。

  白蛇众也不愧是风国最精锐的武士,日以继夜都是保持着高度的戒备,在他们的范围下,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囚室里的盗贼即使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不可能从神山城逃走。

  甘利泰在一次劝说失败之后,恨恨道:“要想从这里逃离,除非你能如鬼魅般无形无迹,否则就是有千军万马来救你,你也离开不神山城半步!”

  天空中依然飘荡着朦胧细雨,可是这里的防卫却没有丝毫的懈怠,房舍的屋顶上,三名白蛇众身着纯白色的衣裳,头上扎着白色的头带,极为显眼,分坐在房顶的三角,一动不动,就如同是房舍的一部分,如同石雕一般。

  韩漠身着黑色的袍子,头戴黑帽,手中捧着酒食,微垂着头,跟在罗日旭的身后。

  他从很远的地方就瞧见了屋顶上的黑蛇众,当下就判断出朱小必定是被困在那件房舍之中,只瞧屋顶上那几名白蛇众的阵势,韩漠就清楚,在房舍的四周,必定或明或暗布下了强大的防卫力量。

  这是风国最精锐的战士,他们手里更有着风国最强大的武器---风巧弩!

  面对这样一群人,稍有疏忽,一旦被他们察觉到异样,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将敌人撕扯成粉碎。

  韩漠知道自己是在冒险。

  但是他没有其他法子,只有今日这一个办法才有救出朱小的希望。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独身闯龙潭!

  渐渐靠近那间房舍,韩漠就感觉到似乎有无数双锋利的燕京盯在自己身上,那一道道犀利的目光,就如同刀子一般,冰冷无比。

  罗日旭脸上罩着面罩,双手横搭在小腹前,走的很慢,眼见便要接近大门,一名白蛇众已经快步上前来。

  罗日旭停下了步子,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韩漠则是手捧盛着酒食的黒木盘子,垂着头,恭敬地站在罗日旭的身后。

  白蛇众上前来,看了罗日旭一眼,拱了拱手,嘶哑的嗓音问道:“奉司,你这是?”

  罗日旭显然知道他是问什么,道:“某火气旺盛,脸上出了水泡,所以遮掩住……!”

  “原来如此!”白蛇众不苟笑:“请奉司掀开面巾!”

  罗日旭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拒绝,微微掀起黑巾,那白蛇众只看了一眼,立刻拱手道:“得罪了,奉司莫怪!”

  罗日旭道:“你们也是尽职而已,某自然不会责怪!”

  白蛇众从腰间的皮带子上取下一根小银针,走到韩漠身边,将银针插入饭菜之中试了试,随即拿起酒壶盖子,将银针探入里面,随即拿出来看了看银针,并无变色,这才点头道:“那就有劳奉司将饭菜送进去了!”

  韩漠心中暗叹:“朱小啊朱小,你这命还真是好。作了阶下囚,还不缺酒食,就连风国这些精兵,还要为你施毒,你的本事实在不小!”

  罗日旭依然是双手搭在一起放在小腹处,开始向前行,韩漠正要跟上,却听那白蛇众忽然道:“等一等!”

  罗日旭皱起眉头,也不转身,只是淡淡问道:“怎么了?”

  他是圣坛奉司,虽说权势不重,但好歹是大祭司身边的人,若是见到甘利泰,那倒卑躬屈膝,但是对于普通的白蛇众,他却是要拿住威仪的。

  堂堂圣坛奉司,自然不会惧怕白蛇众。

  “奉司往日很少带人前来,都是自己送来饭食用度。”白蛇众声音嘶哑,语气平淡,“今日是否因为身体不适,才领人前来?”

  罗日旭回头瞥了白蛇众一眼,淡淡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白蛇众忙拱手道:“并无其他意思,只是好奇而已。”

  “某火气旺盛,身体不适,只怕进去伺候不周,惹恼了那个盗贼……若是因此伤了蛇神,某可是吃罪不起!”罗日旭淡淡道。

  白蛇众点头道:“奉司说的是,请进!”

  罗日旭微皱一下眉头,但是却也明白这名白蛇众为何有此一问。

  这些人负责看守此处,只要见到异样状况,自然会过问一番,今日带了韩漠来,与往日不同,虽然区区一名跟班在白蛇众的眼里并无什么威胁,但是职责所在,问上一句却也是必须经过的套路。

  至少这一问一答之间,确定了韩漠这个跟班是罗日旭带过来,不出事倒罢了,若是真有那万分之一的概率出了事儿,罗日旭必定是要承担极大的责任。

  若不是为了立下奇功,罗日旭也不可能带着韩漠来。

  但是他带着韩漠过来,那也是经过三思,只觉得韩漠不可能搞出事端来,这才冒险带过来,毕竟比起将要立下的奇功,这点风险是完全值得去冒的。

  罗日旭带着韩漠来到大门前,一双眼眸子开始紧张起来,回头看了韩漠一眼,这才轻轻敲了敲门,沉声道:“饭食送过来了!”

  说完这句话,罗日旭便轻轻推开了门,这房门,竟然没有关。

  罗日旭顿了一下,终于踏步而入,韩漠并没有犹豫,跟在罗日旭的身后,进了关押朱小近一个月的囚室,而罗日旭却是转过身来,亲自将房门关上。

  韩漠总觉得一个囚室总该有个囚室的样子。

  但是看到屋内的样子,韩漠才叹了口气,如果这就是囚室,那么只怕有许多人都愿意在这样的囚室中住上一阵子。

  屋内的装饰很淡雅,虽然不大,但是却有一张大床,一张黒木桌子,桌子上放着茶水杯具,四张大黑木椅子环在桌子四周。

  除此之外,左边墙角处,竟然摆了书架,书架上竟然放了不少书籍,书架下面,则是放了一张风国很少见到的楠木大摇椅,一个锦衣人正背对着大门躺在摇椅子上,两只脚搭在一张方凳上,右手拿着一把书,正孜孜不倦地汲取着书中的知识。

  只瞧那背影,韩漠就知道,那人便是朱小。

  此时的朱小,完全没有一个囚犯的觉悟,乍一看起来,倒像是神山城内一个极有地位的重要人物,悠闲自如,宛若一个长袖善舞饱阅诗书的大才子!

  韩漠眼眸子划过一丝笑意。

  天上地下,只怕也只有朱小才能在逆境中如此悠闲自如。

  罗日旭示意韩漠将饭食放在桌子上,这才拱手道:“今日的菜肴,俱是按照阁下要求所做!”

  朱小并没有回头,只是抬起左手,那手腕子上,却是系了一根绳子,下面便是吊着皮袋子,袋子里面似乎有东西在蠕动,韩漠心中明白,那袋子之中,恐怕就是朱小用来挟持风国人的蛇神。

  那个早就存在于心头的疑问再次在韩漠的心中升起,黑腹蛇王胆已经被碧姨娘作为药材服下,换句话说,黑蝮蛇王早就死翘翘了,这袋子里,怎么还有一条黑蛇?

  朱小抬起的手,轻轻挥了挥,那显然是示意二人赶紧离开。

  罗日旭怎肯就此离开,他是领着韩漠来劝说朱小交出蛇神,所以微皱眉头,转头看向了韩漠,眼中的意思清晰明了:“该你上了!”

  韩漠淡淡一笑,声音很轻,却很柔和:“今日的酒不错,阁下……不尝尝看?”</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