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28章是真?是幻?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立刻回答道:“昨日罗日旭奉司大人前往我们商行购买珍珠,货源不足,今日珍珠才运抵,所以特地送过来……。只因货物颇多,奉司大人一人无法全部拿进来,所以在下有幸跟着将货物送进来。本来将货物送达便要离去……不想承蒙大祭司召见,惶恐的很!”

  “你在说谎!”柳如梦盯着韩漠的眼睛,声音冷淡:“你……是奸细!”

  韩漠心中一沉!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觉得只怕已经有人出卖了自己。

  但是就如同条件反射般,面对这种情况,韩漠立刻作出了反应,脸上故作出很茫然的神色,相当逼真,问了一句:“大祭司……说什么?”

  柳如梦淡淡一笑,这一次的笑容非但没有给人妩媚娇艳的感觉,反而有一种不屑:“某的话……你当真没听清?在某面前,你用不着演戏!”

  韩漠皱起眉头,脸上依然一副茫然。

  柳如梦凝视着韩漠的脸,清俊中甚至带着一丝儿稚气,那茫然懵懂的表情,看起来更是让这个年轻人嫩得象个稚儿。

  “处心积虑进入圣坛……某并不相信你只是一个商人!”柳如梦缓缓道:“你想从圣坛中知道些什么?”

  韩漠终于道:“大祭司的意思,是说在下前来圣坛……别有居心?”

  “莫非不是?”

  “圣坛的主人,是大祭司!”韩漠凝视着柳如梦:“大祭司若是觉得在下可疑,现在便可以派人将我抓起来!”

  柳如梦优美的唇边泛起一丝弧度:“你的胆子倒还不小!”

  韩漠正色道:“不瞒大祭司,我前来风国之时,很多人便告诉过我,说风国山高水险,神秘莫测,处处凶险,劝我不要来这里。大祭司可能不知道,在我们那儿,流传着一句很有趣的话!”

  柳如梦凝视着韩漠,虽然没有说话,但显然是在等韩漠继续说下去。

  韩漠淡淡一笑,道:“敢入风国为商者,吃熊心食豹胆!”

  “吃熊心食豹胆?”柳如梦美眸流转,脸上终于显出一丝笑意来:“这样说来,你是吃过熊心豹子胆?”

  “那倒没有,只不过在下的胆子没有旁人想像的那样小。”韩漠平静道:“风国是一块神奇的大地,在下一直以来也对风国的文化很是仰慕。此来风国,也见识了不少,但是之前最大的遗憾,却是从未见过风国人视为圣地的神山城,今日事逢凑巧,有幸而入,更是有幸得进圣坛,见到大祭司的绝世容颜……再无遗憾了。大祭司若是觉得在下不可信任,但凭大祭司处置……!”

  柳如梦轻笑道:“你倒是很会说话!”

  “实话实说而已!”韩漠还是尽量表现出了一丝恭敬,“圣坛之奇,大祭司之美,让在下此行无憾!”

  柳如梦沉吟了一下,才道:“某听说你庆国泱泱大国,俊才美女宛若云毛,某的相貌,又怎能与你庆国女子相比!”

  韩漠心中暗叹:“天下的女子,无论身份贵贱,谈及容貌,总是会有兴趣的!”口中道:“大祭司之美,超凡脱俗,不着世间尘气,唯在下平生仅见!”

  他这话倒也不虚,柳如梦的容颜,国色天香,可说是世间少有,韩漠所见女子不在少数,而且与他有过接触的女子,也大都是世间绝色,但是相比起来,柳如梦的一张脸,确实可以算得上是颠倒众生。

  柳如梦虽然神色平静,但是那美丽的眸子里,还是划过一丝笑意,看了韩漠一眼,终于道:“你随某来!”

  韩漠拱手道:“是!”他此时心中有数,方才柳如梦突然直指自己是奸细,恐怕是一种试探了。

  但是这种试探,却让韩漠心中更是难解,瞧柳如梦的反应,难道这个美丽的女子,真的完全将自己忘记?

  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变故,会将往事俱都忘记?

  忽然脑中划过一个念头,心中顿时一沉,在这一瞬间,他想到了一直收在身上的一件物品,那是当初在贺族大长老手中得到的“忘忧水”。

  虽然从未使用过,但是韩漠清晰地记得,那大长老说过,“忘忧水”最大的效用,就是让人忘记曾经的事情,对往事再无记挂。

  韩漠精通药剂学,心中很清楚,所谓的“忘忧水”,其实就是一种破坏脑神经的药物,药性强大,能够直接伤害脑神经组织,而脑部的记忆神经遭到破坏,便会忘记从前的事情。

  柳如梦今日的表现,完全是将韩漠当成一个陌生人,如果不是忘记了从前的事情,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而且以韩漠对柳如梦的了解,即使柳如梦是在刻意装作不认识,但是表现的也太过逼真,外表高傲内心却极重感情的柳如梦不可能做得如此逼真而不着痕迹。

  难道柳如梦竟是真的失忆了?

  韩漠跟在柳如梦的身后,缓缓行走在迷宫般的屏风之后,前面的柳如梦虽然穿着大白袍子,可是她那丰润的优美身姿却是大白袍无法掩盖的。

  婀娜多姿,行走之间,腰肢依然轻轻摆动,被袍子包裹的丰满臀部,如同风中的花儿,摇曳生姿,一扭一扭,高贵神圣中,又透着女性的诱惑魅力。

  韩漠心知,大祭司在风国人心目中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是风国人的精神领袖,但是只怕并没有多少风国人知道,他们的大祭司,却是如此绝美的一个女人。

  他心中更此时却又有疑问,如果柳如梦只是故意装作不认识自己,那么得到自己进入圣坛的消息,暗中窥见自己,派人带过来相见倒是能够解释的通。

  但是如果柳如梦已经失忆,认不出自己,为何却依然派人将自己带到阁楼之中来?自己不过是区区一名异国商人,身为风国精神领袖的大祭司,又怎么可能轻易接见一名小小的异国商人?难道真的仅仅是为了解释《道德经》中的几句话而已?

  韩漠今日进入神山城,更是想法子行贿罗如旭进入圣坛之中,目的不过是想查看一下神山城内的地形,毕竟在那张地图中,神山城各处都有标识,只有这圣坛之内的布局没有清晰地勾勒出来,要想施行营救朱小的计划,只能事先将神山城的内部大致构造弄清楚,到时候也好针对神山城的布局进行营救计划。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意只是进来探查一些虚实,但是却被带进阁楼之中,再见柳如梦,就是这一见,无数的惊人疑问已经充斥了韩漠的脑海。

  但是韩漠知道,彼不动,己不动!

  在没有搞清楚柳如梦真实状况之前,自己也必须以一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来继续这场游戏。

  行走在屏风之间,韩漠愈发觉得这些屏风的摆设极其诡异,纵横交错,柳如梦固然形如流云,但是如果不识屏风摆设之门道,只怕很快就会陷入纵横交错的屏风之中,这一刻,韩漠再次想到了布局在圣坛之内的那些房舍,跟随罗如旭穿行在那些房舍之间的时候,让韩漠曾有穿行于迷宫的感觉,此时行走在屏风之中,依然是那种感觉。

  他猛然意识到,难不成圣坛的那些房舍和阁楼中的这些巨大屏风,都是用来布阵的?

  莫非自己现在穿行之处,却是屏风阵?

  “是不是觉得屏风所布,很是奇特?”走在前面的柳如梦并没有回头,却似已经看穿了韩漠所想,柔媚的声音淡淡问道。

  韩漠道:“布局精妙……确实很奇特!”

  “屏风之阵,算不得什么!”柳如梦道:“但是某却知道,你们礼仪上邦,却喜欢处处步心机……繁而化简,你们喜欢在棋盘布阵,纵横厮杀!”

  韩漠笑道:“大祭司说的是……围棋?”

  说话间,柳如梦已经带着韩漠走出了屏风阵,到得楼阁的一处角落处,一面窗户打开,窗下,却是摆设着桌椅,黑木桌上,还真是摆放了棋盘。

  窗台上放着两座盆景,植有风国异草奇花,柳如梦身上那股子幽香之味混合着奇花异草的味道,钻入韩漠的鼻中。

  阁楼幽静,佳人妩媚,若非韩漠心中满腹疑惑,全神戒备,倒也是很惬意得一景。

  “与某对弈一局!”柳如梦轻盈地在椅子上坐下,玉手一摆,示意韩漠坐下:“你若输给某,某便会认定你是奸细……你也就出不了神山城!”

  韩漠一愣,看着柳如梦那张淡定的俏脸,这大祭司还真是有些霸道了。

  在柳如梦对面坐下,临窗对弈,一时间,韩漠似乎又找到了当日在东海后花园时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调琴弄书,对弈笑谈的温馨时刻。

  柳如梦执白,韩漠执黑,并没有太多的话语,就在窗边开始以棋盘为战场,对杀起来。

  只是下了二十多子,韩漠却显然感觉到,柳如梦先前那种微有些冷淡的表情,开始柔和起来,那一双妩媚的眸子里,滴水如春,嘴角甚至泛起动人的笑意。

  这一刻,本来让韩漠极为陌生的柳如梦,似乎再次熟悉起来。</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