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17章一举三得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半个下午,偶尔在院子里转转,偶尔进掷骰子的屋子里瞧瞧热闹,甚至有人喊着让韩漠也赌上两把,韩漠只是微笑摇头。

  赌钱的事儿,韩漠在东海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干过,不过此时这帮兄弟赌的极小,在韩漠看起来,没有一点刺激性,他自然也不会去凑这个热闹。

  红袖在院子一角的石椅上坐着,闭目养神,这个女子,似乎也是一块石头,冷漠的有时候几乎都能让人忽略她的存在。

  落日的余晖洒在院子里,竹影婆娑。

  却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韩漠却是瞧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从前面进来,脸上的笑容极是和善,在他身后,正是随着宋管事等人,一个个脸上都显出得意之色。

  韩漠眯起眼睛,见到宋管事凑近老头儿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向韩漠这边指了指,那老头儿微微一笑,快步上前来,向着韩漠一拱手:“老夫关慕!”

  韩漠打量关慕一番,才拱手道:“见过大掌柜!”

  关慕微笑道:“请随老夫来一下!”竟不多说,走到四合院的正屋,取出钥匙,打开了铜锁,进了门去,韩漠也不怠慢,跟着关慕进了屋内,关慕顺手便将房门关上。

  宋管事瞧着韩漠进去,回头对手下几名伙计道:“你们都要给我咬死了,回头说不准沈老三那般家伙还要为那两个王八蛋论理!”

  “管事的放心,有大掌柜撑腰,这次定要扒了这两个家伙的皮!”

  他们低声私语,却是没有瞧见院子角落处的红袖已经挣开眼睛,那一双漂亮的眼眸子,带着冰冷的目光,向这几个家伙扫了一眼。

  韩漠跟着关慕进了屋内,这是四合院的正屋,里面有正厅内屋之分,关慕将韩漠领进了内屋之中,确定门窗关的严实,这才向韩漠拱了拱手,笑呵呵地道:“未请教尊姓大名?听他们说阁下手中有玉牌,不知是否属实?”

  韩漠心知接下来许多事情还要关慕帮忙,若要合作的默契,一开始便要表现出诚意来,从怀中取出玉牌,交到关慕的手中,“大掌柜看一看!”

  关慕却是小心翼翼接过玉牌,看的很是仔细,终是还给韩漠,等韩漠收起玉牌之后,关慕那张似乎永远带着笑容的脸上立刻显出肃然之色,拱手道:“玉牌在手,便是自家人!”

  韩漠微笑道:“大掌柜……不怀疑玉牌的真实性?”

  关慕正色道:“货真价实,绝不会有假。少河能将玉牌交给阁下,想来是对阁下极其信任,所以……阁下对我关慕,也可以完全信任!”

  韩漠瞧关慕神情肃然,眼里的神色更是极其真挚,心中有些感叹,问道:“大掌柜……能瞧出这是少河的玉牌?”

  关慕显出一丝笑意,“我关氏贸易行,共有三面玉牌,燕国是少河,风国是老夫,玉牌的真假,外人看不出来,老夫还是能看出来的。”顿了顿,加了一句,“每一块玉牌,都是紧贴身上,亦不可能被人盗取……阁下既然带着玉牌前来风国,想必是有不小的事情要办,而且需要关慕的帮助,所以……阁下有任何的吩咐,关慕定然会全力相助!”

  韩漠也不多说,从怀里掏出关少河送给自己的那份信,交给关慕,关慕接过信,看了信封,笑道:“果然是少河亲笔所书!”见韩漠兀自站着,忙道:“请坐!”

  二人落座后,关慕便即拆开信封,取出信函,凝神细看。

  他先前只看了一眼信封,便十分肯定是关少河所书,还真是让韩漠怔了一下,但是只瞬间,韩漠就想明白,定然是信封上有特别的记号,外人看不出来,但是他们内部的人却是一目了然,也正因如此,关慕才能瞬间瞧出是关少河所书。

  韩漠立刻就明白,关氏贸易行之间,必定有着一整套的暗号以及交流密函的手段,从中也可以反映出,关氏贸易行绝对还负责着情报工作。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想起艳雪姬交给自己的那份账册,那是贺家的秘密账册,上面就记载着贺家分布在各处的商号,那些商号自然无法与关氏贸易行相比,但却也是一支不小的情报势力,看来很有必要尽早将这支势力收归旗下,形成暗中的情报网络。

  关慕看的很仔细,很快,他便从腰畔取出一直火折子,引燃火折子,将那份信连同信封烧得干干净净,这才凝视韩漠,拱手道:“原来阁下是……唔,阁下放心,少河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

  韩漠知道他已经晓得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拱手道:“大掌柜可以唤我小水,一切有劳大掌柜照顾了!”

  关慕沉吟了一下,似乎想起什么事情,道:“小水,队伍之中,是否无人知晓你的身份?”

  “没有!”韩漠轻声道:“除了随我而来的一名部下!”

  关慕点点头,“你的身份非比寻常,必须小心谨慎。”顿了顿,眯起眼睛道:“宋焦等人,你准备如何处置?”

  “他们想做什么?”韩漠知道宋焦便是那宋管事,不由淡然问道。

  “说你是匪类化装成贸易行代事,要老夫晚上在酒中下蒙汗药将你迷倒,明日交给他们带回燕京!”关慕摸着胡须淡淡笑道:“不过依老夫猜测,真要这样做,你们半道上只怕就会因意外而丧命,定然不会回到燕京的!”

  轻描淡写之中,关慕却是对宋管事的阴谋了若指掌。

  韩漠叹了口气:“倒是狠毒的很!”

  关慕微微一笑,道:“小水,你身份特殊,为免怀疑,还要你与我演一场戏!”

  宋管事等人在院子里等了许久,却不见关慕和韩漠出来,心中不由忐忑起来,一开始那种得意之色,也渐渐消失不见。

  沈老三也在屋内赌钱,先前便瞅见宋管事等人气势汹汹地拥着关慕进来,随后关慕更是将韩漠单独叫进了屋内,心中便升起不安之感。

  他也无心继续赌钱,只是盯着正屋那紧闭的大门等候,许久之后,终于瞧见关慕领着韩漠出来,心中更是紧张,出声提醒其他人,众人听他提醒,也都往院子看去。

  宋管事见得关慕出来,更是见到韩漠神色平静,那张清俊的脸上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顿时便感觉事情有些不妙。

  沈老三不知不觉中,已经从屋子里出来,站到门前,其他人见事有蹊跷,也都息了赌性,簇拥在门前。

  大伙儿都是知道,韩漠与宋管事之间芥蒂极深,一路上不少人还在想着到了这边会出现一番怎样的场景,此时见到关慕出面来,顿时都感觉有戏可看。

  这天下人,大多数人都是熙熙囔囔活在世上的凡人,天性就有看热闹的喜好。

  宋管事见关慕脸上依然带着和善的笑容,不由上前去,拱手道:“大掌柜……!”

  关慕凝视着宋管事,淡淡笑道:“宋管事,你是说……此人是匪类?”说完,往韩漠指了指。

  宋管事见到关慕当众说出来,心中有些吃惊,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到了这个时候,也没必要遮遮掩掩,“大掌柜,就是他,咱们贸易行根本没有姓水的代事,这家伙手中的玉牌,定然是偷盗过来,阴谋不轨,大掌柜莫被他的花巧语所骗。车队少了上百两银子的货物,就是他和他的同伙所盗!”

  他身后几名伙计见关慕笑容和善,顿时来了精神,纷纷道:“大掌柜,我们可以作证,货物便是他们盗取的。”

  沈老三见状,犹豫了一下,正要出面为韩漠作证,却见韩漠微笑着摇摇头,那清俊的脸上,一片淡定,沈老三看到韩漠的笑容,不知为何,竟是安心下来。

  关慕挥挥手,示意众人静下来,这才沉声道:“你们或许不认识他,我现在告诉你们他是谁。这位水代事,是老夫的侄子……他的真名,叫做关水。这一次随队而来,一来是到这边帮我一起做生意,另一个原因,便是要调查货物丢失之事。”

  此一出,所有人都是张大了嘴,吃惊不小。

  宋管事等人面如死灰,而沈老三等一干受过韩漠恩惠的伙计,则是欣喜万分,至若那些凑热闹的镖师,无非只是小小的惊讶而已。

  沈老三那是真正的欢喜,他一路上那是极尽小心地抱着韩漠的大腿,虽然韩漠小小年纪就是贸易行的代事让他也微有疑惑,但是却认准韩漠的身份不一般,此时关慕一说,顿时满腹疑团解开,既然是关慕的侄子,那便是关家的人,属于关氏贸易行大东家的嫡系家属,虽然年轻,但是一路上却也表现的文武全才,这样的人物,手中有一块玉牌,却也不是奇怪的事情了。

  宋管事面如死灰,冷汗直冒,想到自己先前还向关慕提议设计抓住韩漠,哪知道这个年轻人却是关慕的侄子,这一下子不但与韩漠结成了死仇,就是连关慕也得罪了,接下来肯定没有好儿。

  果然,就见到关慕那温和的脸豁然变的肃然起来,沉声道:“这几年,往风国送来的货物,每年总有那么一两次因故缺少,而且你宋管事每次都能揪出偷盗货物的元凶来,这事儿我一直都是很奇怪的,总不成每一个初来风国送货的伙计,都是有那胆量盗取货物吧?宋管事,你的手段低劣的很,不过你毕竟为我关氏贸易行干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情,我们也不深究。这一次我侄儿关水此行最主要的目的,不过是来风国帮我做生意,至于调查货物失窃,也不过是顺便为之。你这一次若是老老实实的,这事儿只怕也就算了,可是你私下里与客栈勾结,盗取货物,更是诬陷关水……宋管事,这些事儿,你总不会不承认吧?”

  宋管事汗如雨下,全身有些发软。

  “你虽然是京里的伙计,但是终归是关氏贸易行的人,老夫身为关氏贸易行的掌柜,也是有资格惩处你的。”关慕缓缓道:“坐监自盗,诬陷他人,更是心存不良……嘿嘿,宋管事,你还真是好本事啊。来人啊,将他们都给我拿下!”

  他话声一落,便从院落里冲上来数名风国贸易行伙计,一个个人高马大,上前来便将宋总管和他四名心腹全都按住。

  风国关氏贸易行的伙计,那都是精挑细选过来的人,不但脑瓜子灵活,而且一个个身体健壮,极会打架,虽说宋管事手下几名伙计也都很是强壮,但是上一次被韩漠和红袖教训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身上还不大利落,另外在此种情况下,他们又怎敢反抗,轻轻松松便被制服。

  关慕有令人将这几个家伙绑着手脚,才沉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贸易行也有贸易行的章程。你们坐监自盗,更是诬陷良善,按我们贸易行的规矩,每人抽上二十鞭子……给我狠狠地打!”

  几名伙计早已经取出鞭子来,那都是兽皮长鞭,还浸过水,没头没脑便往宋管事等人身上抽打过去,这兽皮鞭子的伤害力极强,不少风国人都是以这种兽皮鞭作为武器,一鞭子下去,那是衣裳碎裂皮开肉绽,明显就出现一道深深的血痕。

  宋管事几人鬼哭狼嚎,鞭子却是无情地抽打下去,只片刻间,便有两名伙计被抽打的在地上不能动弹,宋管事更是白眼直翻,几乎都要死过去。

  宋管事平日里欺凌弱小,手下几名心腹更是狼狈为奸,此时被鞭子抽打,当真是大快人心,沈老三等人恨不得亲自上前去抽打一番。

  韩漠背负双手,站在关慕后面,瞧着这个笑起来显得极为和善的老头儿,对这个老头子却是生出几分钦佩之心。

  莫看只是随意处理这一件事儿,但是其中却是一举三得。

  首先自然是立了威风,表示了关氏贸易行的惩罚分明,二来声韩漠是他的侄儿,让所有人先前有过的怀疑之心尽去,免了众人对韩漠身份的猜疑,省却许多麻烦,最后更是借此向韩漠送上了一份薄礼,就等于是在为韩漠出气一样。

  一举三得!

  小老头儿看起来和和气气,满面笑容,但是处理事情来,果断利落,毫不拖泥带水,韩漠只能心中感叹:“姜还是老的辣!”</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