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12章惊夜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伊连列酒意上涌,再加上手捏着黑衣女子肉感的臀部,兴致大起,贴在黑衣女子的身上,一只手掐着黑衣女子的脖子,另一只手已经开始扯黑衣女子的衣裳,喘着粗气,眼睛里弥漫着兽欲之色,喉头起伏,显然是异常的兴奋。

  “滋”的一声响,伊连列已经扯开黑衣女子肩头的衣裳,露出雪白的香肩来,这女子衣裳包裹下的肉体,竟是异常的水嫩。

  风国山水美,所以也生就了许多的美人,所谓一方水养一方人,风国女子的肌肤,向来也都是水嫩白皙的,也正因如此,在其他各国的贵族宠姬之中,少不了风国的女人。

  这女子脸上一直是布满血迹,所以显示不出她肌肤的水嫩来,但是此刻被伊连列撕开肩头的衣裳,那白嫩嫩的肌肤顿时便显露出来。

  雪白的肌肤,更加进一步地刺激着伊连列的兽欲,他又是用力一扯,露出的肌肤更多,就是胸口处那丰满的乳.肉,也露出小半部分来,高高耸起,水嫩的可以看清上面的青筋。

  伊连列眼中放光,喉结起伏,伸出手,便要往黑衣女子的胸口抓去,就在此时,他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极轻的叹息。

  那叹息就如同幽灵一般,突然间冒出来。

  伊连列毕竟是风国的精锐武士,虽然此时在美色的诱惑下,全身血液翻滚,极其兴奋,但是这一声叹息,还是让他瞬间反应过来。

  他记得清楚,自己刚才进来时,已经将门反栓上,绝没有人能够无声无息地进来,但是这一声叹息,却是如此地清晰,仿佛就在自己的耳边一般。

  伊连列并没有立刻回头,他一只手依然掐在黑衣女子的脖子上,另一只正要抓向黑衣女子胸部的大手,在半途中停住,整个身体就像雕塑一样,不敢动弹。

  因为他已经清晰地感觉到,一支锋利的匕首已经在悄无声息中刺破自己的盔甲,正顶在自己的腰上,对方只要稍微用力,匕首便能刺入自己的腰间。

  “你……是谁?”伊连列眼中充满了愤怒,但是额头却在瞬间溢出冷汗来,能够悄无声息地进入已经被栓上的房舍之中,来人绝非普通之辈。

  黑衣女子也感觉到事有变故,微睁开眼睛,便开到了一个身着黑色衣裳蒙着面的男子正站在伊连列的身后,她看不到来人的面孔,但是却看到了那一双星辰般的眼睛。

  “问你几句话!”蒙面人声音低沉:“你若答的好,未必不能活下去!”

  伊连列眼眸子闪过阴郁的光,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喊叫出声,所以只能低声道:“你想问什么?”

  “你们追的红头人,是哪家的?”

  伊连列立刻道:“某正要带他们回去审问……如今也不知道?”感觉到匕首往里面刺了刺,已经刺破了皮肉,咬牙道:“某……确实不知道!”

  “听说……神山城最近出了一档子事!”蒙面人低声道:“蛇神……是不是被人盗走了?”

  这句话说完,不但是伊连列,就是黑衣女子也显出吃惊之色来,随即眼眸子中显出极大的愤怒。

  伊连列心中实在是吃惊不已。

  黑蝮蛇王和八角芝同时被盗,这是神山城极为机密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他也只是隐隐得到一些风声,但是却不敢确定。

  黑蝮蛇王和八角芝那都是风国圣物,被收藏在神山城之中,也正因为如此,神山城才成为风国的圣地,受到风国人的敬畏。

  但是如果风国的人们若都知道他们的神灵黑蝮蛇王被盗走,就等同于燕国皇帝的玉玺被偷盗,一定会掀起巨大的风浪来。

  酋长好不容易将之前的风国红头人之乱平定的差不多,如果此时却让风国的人们知道圣物遗失,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伊连列脑子第一瞬间的意识,就觉得身后之人必定也是红头人。

  红头人如今被打得支离破碎,只能分成一小股一小股隐匿在风国大森林之中,他们肯定是要找一些动摇民心的理由出来,以图东山再起。

  这是伊连列的第一感觉。

  “是不是?”伊连列脑子转动中,感觉到匕首更是深入几分,腰间一阵剧痛,那身后的声音依然冷漠地质问着。

  伊连列终于道:“某……某不知……某只听说前一阵有几个盗贼进了神山城,但是……但是盗贼后来被黑蛇众抓了回来,圣物……并无遗失!”

  蒙面人立刻又问:“圣物如今是否还在神山城?”

  伊连列一只手缓缓收回,低声道:“某确实不知,圣物供奉在风宫和祭坛之内,有人看守,某……某是看不到的!”

  蒙面人沉吟间,伊连列的手终于收到自己的腰间,不动声色中,已经握住了刀柄,黑衣女子看得清楚,想要提醒,但是嘴上被带子勒住,只能发出鼻音提醒,而就在这一刻,伊连列眼中凶光毕露,在酒意的驱动下,他狂吼一声,忍着腰间的剧痛身体往侧旁闪躲,手也往外拔刀。

  他知道,匕首对准的,算不得要害之处,即使被穿透,也死不了,那是要冒着被刺的风险,挣脱蒙面人的控制。

  在伊连列的心中,认定身后之人必定是红头人,而且很有可能是黑衣女子的同伙,如果能铤而走险,将这样一条大鱼抓住,回去之后,不但不会受到损兵折将的责罚,恐怕还能够得到不小的赏赐。

  所以他在这一瞬间,作出决定,用性命作赌注,冒一次险!

  只是就在他身体闪躲之时,身后的蒙面人却如同是他的影子一样,紧贴在身后,而且在电光火石间,蒙面人握住匕首的右手已经提起来,绕到了伊连列的咽喉处。

  伊连列想大声喊叫,但是声音还没有发出来,那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从他的咽喉处划过,鲜血如同鲜花一样绽放开来。

  匕首如同风一般划过,而伊连列的咽喉,已经被匕首割断,再也发不出声音来,甚至来不及抽出腰间的大刀,整个人已经栽倒在地,捂着咽喉,身体在地板上挣扎扭动几下,便不再挣扎,片刻间,地板上已经是殷红一片,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木屋子之内。

  黑衣女子眼眸子没有恐惧之色,看着伊连列一动不动的尸体,脸上显出解脱之色。

  蒙面人握着带血的匕首,走到黑衣女子的身后,割断了绑住她的绳子,另一根木柱子上的黑衣男子对屋内发生的事情,却是毫无所知,似乎已经晕眩,一直没有醒来。

  蒙面人将黑衣男子的绳子也割断,那黑衣男子便栽倒在地板上。

  黑衣女子抖开绳子,拉开勒住嘴巴的布带子,向蒙面人屈身一礼,正要感谢,蒙面人已经低声道:“如果带着你的同伴,你很有可能很快就被他们的人追上,如果你自己一个人离开,没有累赘,还可能活下去……!”

  黑衣女子的声音很脆:“他是黎的同伴,黎一定要带他走!”

  蒙面人那双眼眸子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微微点头:“如果要走,抓紧时间……塔里落晚上似乎有巡逻的武士,要是被他们发现这里的动静,你们想走也走不了!”

  黑衣女子忙问道:“你为何要救我们?”

  蒙面人呵呵一笑,那笑声竟然很是好听,“或许……因为你是一个漂亮勇敢的姑娘吧!”将手里的匕首递给黑衣女子,“拿上它,赶快带着你的同伴离开这里!”

  等黑衣女子接过匕首,蒙面人再不犹豫,转身便走,黑衣女子急忙道:“恩人,黎……还不知道你是谁?”

  蒙面人回过头,眸子里显出笑意:“我们以后不会再见,所以……不需要知道……!”再不多,快步离去,黑衣女子望着蒙面人的背影,脸上表情复杂,却是将蒙面人的背影牢牢地记在了心上。

  半夜时分,塔里落掀起了一阵骚动,人声鼎沸,动静极大,顿时将关氏贸易行商队的不少人惊醒过来,还没等众人醒悟过来,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很是杂乱,便听到“砰”的一声,大门被推开,火光中,只见几名风国武士正站在门前,都提着明晃晃的弯刀,其中一人已经冷声吼道:“你们……都给某出来!”

  米昊元和图里野也被这一阵吵闹声惊醒,立刻握住刀,翻身起来,上前打量一番,看清楚这几名武士并不是风勇士,而是塔里落的民家武士,顿时喝问道:“出了何事?为何要惊扰我们?”

  民家武士神情肃然,沉声道:“让商队的人全都出来,少一人,你们商队也不必再往前走了!”

  此时在外面看守货物的几名镖师和伙计都被十多名塔里落民家武士包围起来,镖师们亦都是拔出了武器,与民家武士对峙起来。

  米昊元和图里野也感觉到事情重大,否则塔里落的人绝不会在半夜三更骚扰商队。

  铁奎却已经召唤起商队所有的人,都到屋前集中起来。

  这里是风国土地,而且身处塔里落之中,不管这些民家武士有没有道理,此时自然不能与他们顶着干,只能先服从,然后再慢慢的解释。

  很快,商队的人都集中都门前的空地上,民家武士们将几间房舍又搜找了一遍,确定没有人遗漏,这才罢手,二十多名塔里落民家武士围成一个圈子,将商队三十多号人都围在中间,经过世面的镖师们倒是显得镇定,但是伙计们却是胆战心惊,那宋管事的脸在此时已经是吓得苍白。</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