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02章大东家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见沈老三欲又止,不由皱起眉头,问道:“而且什么?”

  沈老三终于道:“宋管事是燕京府尹刘大人的妻弟,有刘大人撑腰,我们……我们根本不敢与他作对。铺子里曾有人和他对着干,被他找了个理由告到燕京府,便被抓到大狱里去,到如今都还没有放出来。我们……我们只是小小的店伙计,哪里……哪里敢与官府作对!”

  韩漠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何宋管事如此肆无忌惮。

  刚才还有人说沈老三与刘清源颇有交情,原来那还是隐瞒了事儿,他们之间不是颇有交情,而是关系不浅啊。

  刘清源是燕京府尹,韩漠曾经打过交道的,那府尹对韩漠那是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怠慢,只是不知刘大人如果知道自己的妻弟要陷害堂堂韩将军时,不知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韩漠现在倒是理解这帮人为何不站出来说话了,有时候人们为了生活下去,只能无奈地选择缄默,芸芸众生,本就是求个平安无事地活下去。

  也正因如此,那些挺身而出的人,才显得难能可贵。

  似乎想到什么,沈老三壮着胆子问道:“小水……你究竟是……是什么人?你伤了宋管事他们……这可有些麻烦了!”

  韩漠淡淡一笑,终于道:“你们都听着,别以为宋管事做的这些事儿没人知道……货物连连丢失,其中的猫腻,铺子里是心中有数的。这一次我们两个随队而来,你们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眼中都显出疑惑之色。

  “实话告诉你们,我二人此次随队前来,就是为了调查此事!”韩漠高声道:“宋管事,你给我滚过来!”

  那边宋管事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听到韩漠一声喝,屁滚尿流地过来,苦着脸道:“小水……不不不,水爷,你……你有何吩咐?”

  他是一个识时务的人,看到三名人高马大的伙计在顷刻间被打得躺在地上起不来,知道自己反抗无益,所以老老实实的俯首帖耳,心中却已经盘算着,等回头找到机会,一定要将韩漠二人置于死地。

  韩漠叹了口气,从怀中摸出一件东西亮在宋管事面前,淡淡问道:“这东西,你认不认识?”

  在他手中的,豁然是关少河送给他的那面玉牌。

  宋管事见到那玉牌,豁然变色,“噗通”一声,再次跪倒,眼泪顿时下来了,“水爷,我……我错了……你大人大量,饶过我这一遭……!”

  沈老三那边有几人看到玉牌,颇有些茫然,显然不知道这玉牌究竟是什么玩意,倒是沈老三瞧得清楚,他在铺子里很多年,也明白这是什么玩意,脸上先是显出震惊之色,随即一脸的兴奋。

  韩漠收起玉牌,冷笑道:“你认识就好。你别急,暂时我还不会治你的罪……这一路上,喂马料守夜的人还是要的!”顿了顿,道:“不过在这之前,先将你收的那些银子都还给弟兄们,大家拼死拼活挣些银子养家,你却黑心贪墨,宋管事,你的本事还真是大得很啊!”

  宋管事叩头如蒜,那沈老三已经兴冲冲上前来,拱手道:“水代事,多谢你为大伙儿做主!”

  韩漠听他称呼自己为“水代事”,就知道沈老三定然是知道玉牌的秘密,笑道:“你们都是贸易行的伙计,都是为贸易行做事,受了委屈,贸易行自然是要为你们做主的……至于这种败类,自然是要拔除的!”吩咐道:“将他们几个扶回去,歇上一夜差不多就能行动了……从明天开始,大伙儿便不用喂马料了,活儿都由这位宋管事来负责……!”想到什么,上前去从宋管事身上将他怀里的银兜子拿出来,丢给沈老三,“给弟兄们都分了!”

  沈老三显得很是激动,接过了银兜子,随即又显出一丝担忧之色,低声道:“水代事……宋管事身后有刘大人,这要是回了京……!”

  韩漠微笑道:“放心吧,铺子后面,有比刘清源更大的官儿!”

  沈老三见到韩漠脸上的笑意,又听了这句话,顿时放下心来,高声道:“弟兄们,都过来分银子!”掂了掂银兜子,向韩漠道:“水代事,这……这银子好像多了?”

  韩漠呵呵笑道:“自然不会多的,你们这几年,被他剥夺的银子,应该远不止这个数吧?”

  沈老三一拍脑袋,尴尬笑道:“我还当只交还这一次的呢,要收总的算起来,那可是远远不够!”

  韩漠微笑道:“你放心,欠你们的银子,回头我会让他全都吐出来。”

  韩漠这样一说,众伙计顿时又欢声如雷,沈老三将银子平均分配给了众人,又吩咐众人将那几名伤者抬回去,这才看了看宋管事,又望向韩漠,眼中显出询问之色。

  韩漠淡淡一笑,向宋管事问道:“宋管事,这接下来的路途,由你负责喂马料,你看成不成?”

  宋管事哪敢反对,连连点头:“我包了,我来喂马!”

  “识时务为俊杰!”韩漠呵呵笑着:“既然如此,那些马匹只怕已经饿了,你快些去喂马吧……丑话说在前头,这一路上你要是再玩什么花样……嘿嘿……!”他最后两声笑,笑得极其怪异,宋管事全身发毛,连声道:“不敢不敢!”再不敢耽搁,爬起身来,狼狈而去。

  此时这处只剩下韩漠,红袖和沈老三几个人,沈老三看起来很是恭敬,也显得很是拘束,不过那眉目间,却是一片的感激之色。

  宋管事一直是贸易行的一颗毒瘤,更是这群伙计心中的梦魇,但是今天晚上,却被韩漠轻描淡写地处置,这让沈老三等人即是钦佩,又是感动。

  “沈三哥,不必拘束!”韩漠微笑道:“来,我正有些话要问你!”说完,韩漠靠着一棵树坐了下去,招招手,示意沈老三靠近一些。

  红袖依然是面无表情,看了韩漠一眼,便即离开,依旧回到车队那边去。

  沈老三显得有些不安,站到韩漠面钱,毕恭毕敬,却是不敢与韩漠一起坐下,虽然韩漠看起来依然清俊和善,而且脸上还是带着温和的笑意,但是那面玉牌的出现,让沈老三感觉到韩漠的身份是那般的高不可攀,能够与这样的人物在一起,沈老三还是很为激动的。

  韩漠温道:“坐下吧!”

  “不敢!”沈老三忙道:“水代事,我……那个先前有失礼的地方,你可别见怪……!”

  韩漠呵呵笑道:“你没有失礼,昨晚沈三哥还要借我银子打发宋管事,那是讲义气的人,这样的人,我是最为欣赏的,来,坐下说话!”

  沈老三见韩漠如此随和,也不好再扭捏,在韩漠对面坐了下去。

  “沈三哥见过这面玉牌?”韩漠微笑问道。

  沈老三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见过几次……第一次是在风国见到的,风国贸易行的关慕关掌柜也有这样一块玉牌的!”

  韩漠摸着下巴,凝视沈老三问道:“那你知道这块玉牌的作用?”

  沈老三一愣,但是见到韩漠正以一种很温和的眼神看着自己,还以为韩漠是要考验自己,忙道:“这是代事牌,只有贸易行的代事才有资格拥有这样的玉牌!”

  “代事?”韩漠微笑道:“那你可知道代事是做什么的?”

  沈老三不明白韩漠为何突然要明知故问,但既然动问,他还是很老实地道:“咱们发关氏贸易行除了在庆国本土之外,在魏国,风国和燕国也都设立了贸易行,都说庆商满天下,真正做到这个份上的,其实也没有几家,而我关氏贸易行,却是其中的一家!”

  韩漠微笑点头。

  沈老三本来还有些紧张,但是韩漠这样一点头,他顿时便放开了,而且本身也是个话茬子,接着道:“关氏贸易行在各国的每一郡都设有商贸行,就比如我燕国,燕国六郡,那都是有铺子的,城中有主铺,各县也都设有小铺子,按照我们掌柜的话说,那是遍地开花处处生……!”

  韩漠呵呵笑道:“好一个遍地开花处处生!”心中却也感叹,这关氏贸易行果然不同凡响,旗下的营销网络可说是极其发达的,堪比后世那些大财团的营销网络了。

  能够在各国各地扎根生存,面对黑白两道的骚扰却能持续发展,毫无疑问,关氏贸易行具备着强大的实力。

  沈老三继续道:“各商贸行都是有掌柜撑着……但是关氏贸易行在各国还安排了一名代事,由代事统管着所有的贸易行……!”看着韩漠,恭敬道:“就像水代事,这燕国的贸易行,都是由你管辖的……换句话说,您就是燕国所有贸易行的大东家……关慕关大掌柜,就是风国关氏贸易行的大东家!”

  韩漠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何关发看到玉牌之后,对自己为何那般的恭敬。

  这个时候也明白,原来关少河便是整个燕国关氏贸易行的大东家,也怪不得他能够搜集到那么多的货物出海贸易,关氏贸易行有这样强大的营销网络,要想做一些事情,那还真是容易得很。

  关少河将这块代表着大东家身份的玉牌交给自己,由此可见,关少河对自己还是十分信任。关少河的这份气度,更加证明了他的不简单,确实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物。

  韩漠沉吟了一下,才问道:“那你可知道我关氏贸易行在庆国的地位?”

  沈老三挠了挠头,摇头道:“这……倒是不知……!”

  韩漠微微点头,这一点他也能预料,沈老三毕竟只是一个商贸行的伙计,能够知道这面玉牌的信息已经不容易,至若关家在庆国的背景,沈老三肯定是难以知道的。

  但是韩漠能预感到,关家在庆国的地位一定很不一般,而关少河---更不是简单的商人!</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