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49章可遇不可求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听到这里,震惊无比。

  能够调教出两位名将,那轩辕无名是何等样的人物啊?他为何会来到东海城,为何会将自己视为生命的《八部棍法》和阴阳棍以区区三两银子就卖了?

  但是韩漠震惊之余,全身的血液很快就沸腾起来。

  他忽然想到,既然司马擎天和杜无风在轩辕无名的门下终成名将,那么自己如今得了轩辕无名的两件至宝,勤加苦练,是否也有可能成为日后名将中的一员?

  这实在是一个极有诱惑性的梦想。

  十方名将,就是人上人,就是这个平凡世界神一样的存在,即使各国君主,也会对这样的人物给予最高的礼遇。

  试想燕国,萧家所占土地和人口绝不是最多的,但是他们的家族出了一位“东方之虎”萧怀玉,出了这位在燕国仅有的一员名将,正因如此,萧家才能成为燕国的第一世家,权势滔天。

  而萧怀玉,如今是燕国大将军,坐镇西北大营,为燕国守着边疆,抵御着来自庆国有可能的攻击。

  也正是因为萧怀玉,燕国的边关才会十几年来没有大的战争,有强大国力的庆国也是因为忌惮萧怀玉,所以才不敢贸然对燕国用兵。

  “了不起的家伙啊!”韩漠心中对于那个素未谋面的轩辕无名,由衷地敬佩。

  “如果韩十三所非虚,那么轩辕无名三年前是来过东海城的。”韩玄龄抚摸着鄂下的胡须若有所思地道:“只是我非常奇怪,他为何会离开魏国来到东海城?他如今又会在哪里?”摇了摇头,道:“虽然轩辕无名乃一代雄才,只是他为人低调,不喜出名,所以真正知道他存在的人并不多,普通百姓更不会知道他的名姓,若非当年的机缘,只怕我也不知道他的存在,更不会知道天下间还有《八部棍法》这样玄妙莫测的功夫。这徒弟名动天下,师傅却籍籍无名,说来也算是美谈了。”

  “二伯父是不是对这个轩辕无名有些担心?”韩漠问道。

  韩玄龄也不隐瞒,点头道:“方才忽见你使出蛇部棍法,我还真是有些担心,以为那轩辕无名暗中控制着你,以你为突破口来洞悉我韩家的事情。他是土生土长的魏国人,那魏国与我燕国虽未接壤,但素来也是关系不睦,两国甚至都没有使者交流。而且魏国一直以来野心勃勃,总想侵吞他国土地,诛灭其他国家,魏国独尊。也正因如此,我刚才还在担心那轩辕无名有可能是来我东海郡制造事端,挑起燕国内乱。不过听你这样一说,而且轩辕无名连《八部棍法》和阴阳棍都扔下,想来没有太大的图谋。”叹了口气,依旧是一脸疑惑:“那他来东海郡究竟是为了什么?如今三年过去了,我韩家在东海郡无数双眼睛,若非今日你突然使出蛇部棍法,竟然无一人知道他曾来过,他现今又在何处?真是令人好生费解。”

  韩漠呵呵笑道:“二伯父,三年未动手,连宝贝都丢下,那轩辕无名想来也不会真的有什么阴谋。”

  韩玄龄看着韩漠,眼中露出笑意,道:“漠儿,今日你打败成胥,虽然有些太露锋芒,不过一来杀了那几个京官的威风,二来也扬了我韩家的气势,算是功大于过了。”

  “漠儿只想让人知道,韩家子弟个个都是真正的男人,不是那帮无能的纨绔子弟。”韩漠坚定地道。

  “好孩子,好孩子。”韩玄龄哈哈笑着,起身拉起韩漠,拍着他的肩膀,尔后低声道:“既然得了那两样宝贝,切莫太过显露,你悉心苦练,终会有一番成就的。这是可遇不可求的缘分,那两件宝贝能到你手中,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切莫辜负老天的苦心!”

  “漠儿遵令!”韩漠笑眯眯地道。

  韩玄龄微微点头,高大的身体就像一头强健的雄狮,但是这头雄狮的脸上依旧充满着疑惑,沉默小片刻,才道:“不管轩辕无名所为何来,既然到了我们韩家的地盘,就是客人,主人如果连客人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那也未免有些荒谬,更有些无能。我还是派些人手暗中查访,看看那轩辕无名究竟要搞什么鬼?”

  “二伯父……!”韩漠欲又止。

  韩玄龄笑道:“漠儿,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这里没有外人,说错话,二伯父也不会责怪你。”

  韩漠正色道:“二伯父,漠儿只是担心,那轩辕无名既然是不世出的奇才,他来到东海之畔的东海郡,而且弃了世俗的宝物,有没有可能是前来东海郡隐居的?目的就是为了隐姓埋名过恬静的日子。若是我们去招惹他,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漏,会不会因此而愤怒,对我们韩家不利?当然,我们韩家不会怕的,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种妖怪一样的人物,我们还是不招惹的好。”

  韩玄龄想了想,点头笑道:“漠儿,你年纪虽小,事情考虑的倒是深远。不错,那轩辕无名还是不招惹的好,若是真的有阴谋,凭轩辕无名的本事,我们也未必挡得住,还是顺其自然吧。”坐回正座,高声道:“都进来吧!”

  他中气十足,声音传了出去,外面的诸将俱都进来,分列左右,韩源和韩漠也很自觉地站到诸将最后。

  虽然二人是韩家子弟,但是如今身入军营,军职以下,在场俱都是统领和都尉,他二人一个校尉一个海管,自然只能站在最后。

  成胥显然是在黎茂的陪同下去看军中大夫,给肩胛骨治伤,所以并不在场。

  “之前所议,是出海剿寇之事。”韩玄龄摸着胡须道:“成胥二人在场,有些话不好交代,但是大家心里也都清楚。所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那几拨海盗若真是都被剿灭了,咱们镇抚军十有八九会被朝廷解散,就算极力争取,我想裁军大半是免不了的。”

  黄静单立刻点头道:“总督大人所极是,这海匪嘛,剿还是要剿的,但是若真想剿灭干净,那实在太过困难。”

  “这一次黑胡子那拨海盗连续劫掠十余艘渔船,令我东海渔民惶恐终日,人人自危,我们若是再不出手,老百姓可就怨恨了。”韩庭戈恭敬道:“总督大人,这一次,便让卑职领军出海,定要给黑胡子敲打敲打,让他明白谁才是东海之主。”

  “这一点,那些家伙也都是明白的。”韩玄龄叹了口气,道:“说起来,那些海上的朋友也都不是大奸大恶之徒,许多还是当年东海王天涯公部下传下的后人,不过是因为不愿意臣服于朝廷,所以才会留在东海,漂浮海上,隐匿东海那上百个小岛之中。这几年海上跑的货船少了,那些家伙也就没了入项,迫不得已劫掠渔船,也多少有几分无奈。”

  “这些年庆商在陆上的商线做得好,沿途都有贸易行,所以也就用不上海运货船。”一名都尉拱手道:“我还听说,那大东海东南边和东北边还有几十个小国,互相之间也有贸易往来,海上商船极多。咱们燕国那几拨海盗趁势进入他们的海域,抢掠了不少商船货船,那些国家都很是愤怒,组成了海上联军,痛击海盗,我燕国海域本来有九股海盗,如今打下来,不过剩下三四股海盗。那些海盗如今忌惮各国海上联军,却不敢轻易过去了。”

  韩漠在旁听见,心中暗想:“原来那边的贸易还很发达?书上说有几十个小国,看来还真不是假的。那些燕国海盗也真是,那些国家虽小,但毕竟是国家,资源比起海盗要丰富得多。海盗船打掉一艘少一艘,而那些国家哪怕折损十艘,也有能力再造,海盗岂会是他们的对手?想必那些家伙当初做的太过猖獗,抢夺的太猛,才会让各国达成一致,若是少抢一些,细水长流,那些小国未必能联成一心。”

  这一点显然是肯定的,各国能够排除互相之间的矛盾与利益纠葛,联成一片,若非是海盗们逼得太猛,也未必能够达成。

  有些事情,就是在逼迫之下才能成功。

  “韩统领,既然你主动请缨,那出海剿匪的事情便交给你。本督拨给你一艘大型战船,五艘中型战船,再配上五艘小战船,你领着出海吧,也让海盗们尝尝我们的厉害。”韩玄龄笑道:“不过事情也莫做得太绝,那些海盗毕竟与我们祖上有香火之情,杀杀他们的威风就好。”

  “遵令!”韩庭戈出列接令。

  韩漠心中直笑,这虽然说不上是官匪勾结,但是官匪祖上香火之情,倒也是东海韩家与海盗的一大特色。

  “除了剿匪,咱们还有一件大事要做。”韩玄龄严肃起来:“东海郡呈缴给朝廷的税银,由于东海郡守萧幕瓒用人不当,中途被劫,如今税银下落不明,萧幕瓒被罢职,朝廷下了旨意,令我们韩家采珠替税。这件事儿,诸位想必也都是知道的。”

  “是!”

  “清吏司韩玄昌韩大人这几日正在招募采蚌和取珠人手,想必用不了几日,便要从我镇抚军调拨海船出海采珠了。这一次昌德候和户部侍郎萧同光一同协助采珠指挥事务,所以我们要好生谨慎伺候。”韩玄龄扫视众部将,缓缓道:“本督已经决定,调派四艘中型战船协助采珠,两艘用来装运采珠人手,用于采珠事务,另外两艘,以作护卫战船。这一次大型采珠,说不得那些海匪还是惦记着,所以要小心为是。只是本督尚未想好由谁担任四船统领任务!”

  “卑职愿往!”

  “卑职愿往!”

  众人齐声道,在场除了韩氏兄弟,都是统领都尉,那都是有资格去统帅的。

  “卑职愿往!”帐外传来成胥的声音,声音中,和黎茂一前一后进来。</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