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475章小天使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再热闹的场面,也终有散去时,又是一阵礼乐声中,宾客们开始慢慢退席,韩家上上下下,都是小心谨慎地送着一位又一位宾客离开,至于从东海而来的长老们以及关少河杜冰月等人,自然又有着另一番的安排。

  今夜喜宴,倒也有几位好酒的官员在这样的热烈气氛下,喝的醉醺醺,被下人扶上了轿子。

  这一年来,朝堂风云变幻,处处紧张,每一个臣子都是提心吊胆,生怕自己会沦为朝堂政治风暴的牺牲品,今日韩范两家联姻,欢声笑语一片,一直积压在官员们心中的阴霾在今夜稍微放松了一些,多喝上几杯,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等到宾朋散尽,韩玄道这才来到韩漠的身前,轻轻拍了拍韩漠肩膀,露出少有的笑容:“小五,这以后便是真正的大人了,凡事都要更加谨慎才是!”

  韩漠忙道:“大伯放心,小五一定小心做事!”

  就在此时,老大韩沧缓步走过来,淡淡道:“小五,恭喜了……你比我这做大哥的强,以后咱们韩家可都指望你了!”

  他话声冷淡,也不知是挖苦还是真心话,韩漠只是淡淡一笑,道:“日后还要大哥多多教导才是!”

  “所有人都夸你年少有为,还用得着我这个做大哥的来教?”韩沧冷冷一笑,随即向韩玄道恭声道:“爹,我回营了……!”瞥了韩漠一眼,再不多说,快步而去。

  韩漠望着韩沧远去的背影,不由微微皱眉。

  韩玄道也微微皱起眉头,终是没有说什么。

  夜深时,韩漠终于回到了新房的院子里,新房的门儿关着,两边贴着大红喜字,屋内更是红通通的一片,他站在门前,一时并没有敲门,屋内也是静悄悄地一片,并无声息。

  沉吟片刻,韩漠终是轻轻推门,“嘎吱”声响起,那门儿只是虚掩着,他一推开门,屋里快步上来两个人,一起叫道:“姑爷回来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不到四十岁的中年妇人,丰满圆润,颇有几分姿色,另一个则是十五六岁的俏丽小丫鬟,伶俐可爱,都是范小姐陪房带来的人。

  像这些世家大族嫁出闺女,也是担心自家女儿过门后在那边什么都不熟悉,所以都会赔上个把丫鬟,一来也是有个说话的人儿,让小姐不至于寂寞,另一个原因,那也是让小姐有一个心腹丫头,可以使唤做一些不方便外人插手的事儿。

  范家选来的这两个陪嫁,那妇人唤作慧娘,是个极精明的妇人,丫鬟则是叫做云茜,毕竟是世家出手,范家陪出的下人,那自然也不是随便找两个人就成。

  这慧娘在范府的时候,便是老太君身边主事的婆娘之一,精明能干,能说会道,而且虽然年近四十,但是保养的却不差,细皮嫩肉,丰满圆润,姿色着实不差。也正是因为慧娘能力极强,所以老太君才将她陪给范小姐。

  范小姐终归是韩家的少主母,在这样庞大的家族中,身边自然需要得力的人物帮衬着,而慧娘便是这样的角色。

  至若云茜,那是自幼便与范小姐一起长大,情同姐妹,而且聪明伶俐,所以她自然责无旁贷地陪着范小姐入了韩家。

  这两个人,那自然是范小佳身边的嫡系人物。

  见到韩漠推门进入,慧娘和云茜都急忙上前来,叫着“姑爷”,人也已经跪伏在地,对韩漠叩起头来。她们十分清楚,当她们踏进韩家的一刹那,往后的日子便与范小姐紧紧捆在一起,而范小姐在韩家的靠山,那自然便是韩漠,所以换句话说,她们日后在韩家的真正靠山,也就是眼前这位年轻的姑爷。

  韩漠微笑道:“起来吧,我这块儿,不兴下跪!”

  慧娘这才和云茜起身来,说了几句吉利话儿,韩漠才笑道:“累了一天,你们也倦了,先下去歇着吧!”

  云茜还要说什么,慧娘却已经扯了扯云茜的衣角,行了一礼,笑道:“姑爷也累了一天,早些安歇!”回头看了新娘子一眼,抿嘴一笑,这才拉着云茜出了去,顺手带上了门。

  此时屋中,便只剩下了韩漠和范小姐二人。

  韩漠缓步走到桌边,并没有立刻去摘凤冠,只是坐了下去,桌上尚有两只空杯子,还有一瓶包着红绸的酒壶。

  他很快就明白,这只怕是用来喝合欢酒之用。

  除此之外,桌上还放着一根用红绸包起来的棍子,那棍子前端儿还有一个勾子,毫无疑问,这挑杆儿乃是用来挑起凤冠珠帘所用。

  屋子里一时很寂静,悄无声息,只有那两根红烛兀自流玉!

  韩漠凝视着坐在床边的新娘子,新娘子的两条大红广袖搭在一起,但是袖中却轻轻动着,想来是两只小手儿有些不安地在袖下绞在一起。

  这就是自己的妻子?

  韩漠只觉得世事实在是有些荒谬的紧,眼前这个女子,二人之前的生命轨迹从未交错在一起,从未见面,从未交谈,但是猛然间的交错,却让两道生命轨迹重合在一起。

  正如他心中所想,他对于政治婚姻,那是打心眼里感到厌恶,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对范小姐有反感情绪。

  范小姐无非也是整治联姻中的工具而已。

  自己总是抱怨要迎娶一个从未见过没有半点感情的女子做妻子,但是从范小姐那头来看,她又何尝不是嫁给一个从未见面没有丝毫感情的男人?

  不管如何,这个女子已然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这已是无可更改的事实,自己要做的,只是尽心去爱护她,让她明白,虽然是政治婚姻,但她却并没有嫁错男人。

  就如同自己的父母,当初他们也是政治婚姻,但是如今他们相敬如宾,过得非常幸福。

  韩漠终于站起身子,拿起挑杆儿,故意咳嗽了一声,这才缓步走到了新娘子的面前,并没有立刻去挑珠帘,只是透过珠帘的缝隙,又一次看到了新娘子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此时也正透过珠帘子,带着几分好奇看着韩漠,这一次并没有像之前那般躲避,而是与韩漠对视起来。

  时间似乎凝固,两人就这般互相看着,都是一动不动。

  如果对方是男人,韩漠相信能以眼中的锐气击退对方的眼神,但是与范小姐这一番对视,这个新娘子却毫无畏惧。

  似乎先前已经从珠帘子里多次看到过韩漠,已经并不陌生,所以范小姐根本不畏惧韩漠的眼神,反倒是韩漠被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得心中有些发毛,难不成自家这位新媳妇,是一个胆子极大的姑娘?

  韩漠又咳嗽了两声,这一次终于探出手中的挑杆儿,从中挑起了一边的珠帘子,显露出新娘子的容貌来。

  这种脸蛋给韩漠的第一个感觉,那便是白。

  韩漠见过许多的美女,无一不是肤白似雪,但是范小姐的皮肤,那竟似乎是比白雪还要白,白得耀眼,也正因如此,她脸蛋上那两处胭脂红,就显得更加的亮眼,如同雪地上的两颗红玫瑰,红白相耀,互相映衬。

  而她的五官,就像是天上最好的神匠雕刻出来,精雕细琢,毫无瑕疵,更紧要的是,精美的五官组合在一起,那是一种带着灵性的美丽。

  就如同一个水晶娃娃一般,似乎轻轻触碰一下都会将她碰碎,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澈无比,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那一双柔软红润的唇儿抿着,看起来竟是无比的可爱。

  她就如同上天下凡来的小天使!

  韩漠虽然见过许许多多类型的美人,但是此时看到范小姐的模样,还是有些呆住了,就像猛然间看到一件失传已久的绝妙艺术品。

  他早就觉得,范云傲气质优雅,那是堂堂美男子,而且自己的岳母大人范夫人那也是美艳无比,他们的女儿,在相貌上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但是此时才知道,自己的想象力终究是匮乏了一些,自己妻子的美丽,真的是无法用语来形容,而更吸引她的,便是她脸上那股子可爱却又有些懵懂的娇态。

  有着一张绝美娃娃脸的可爱水晶娃娃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竟是问道:“你……就是我的相公吗?”

  韩漠一怔,随即脸上显出微笑来,轻轻点头:“是,我就是你的相公!”

  “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范小姐可怜巴巴地道:“奶奶说凤冠不能自己摘下来,可是真的好重,相公,你能不能帮我摘下来……!”

  韩漠看着她眼眸子里那股无辜的神色,忍着笑,点点头,将手中的挑杆儿放在一旁,伸出手,极其小心地为范小姐摘下了凤冠,就似乎稍一用力,这水晶娃娃便要破碎一样。

  凤冠取下后,范小姐那一头如浪般的秀发才显露出来,她顽皮一笑,道:“谢谢相公……终于不用遭这个罪了!”

  韩漠将凤冠放到桌上,这才转过身来,温和笑道:“你是不是很累了?”

  范小姐用力点点头,随即道:“那你也很累了吧?我看你今天比我还要忙的多……呀,是了,相公,你先出去一下好不好?”

  韩漠一愣,哪有新婚之夜新娘子将新郎官向外赶的,只是瞧范小姐脸上绯红一片,不由问道:“怎么了?”

  “我有急事!”范小姐道:“你先出去一下,我马上叫你进来……!”

  “要不要我帮你的忙?”

  范小姐脸上红晕更浓,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你帮不上忙……!”

  韩漠一时也闹不清范小姐要做什么,见范小姐显出急切之色,无可奈何,只能出门,范小姐更是道:“相公,你守在门前,可不许别人进来哦!”

  韩漠出了门,顺手带上门,虽然不知道范小姐要做什么,但是想到她那股子天真可爱的样子,只能摇摇头,毫无疑问,屋子里的这个姑娘,日后还真是自己重点爱护的对象了。

  等了片刻,却听到屋内脚步声来来回回,韩漠更是疑惑的很,问道:“筱倩啊,你在找什么东西吧?你告诉我,我帮你找吧!”

  范小姐闺名范筱倩,韩漠叫不惯“娘子”这一类称呼,只能叫筱倩。

  范筱倩也没有回答,屋子里又是响动片刻,终是听到身后房门“嘎”地打开,韩漠转过身,只见筱倩雪白的脸上绯红一片,神情很是不自然。

  “怎么了?”韩漠奇道。

  筱倩轻轻咬着嘴唇,一脸的羞容,看了韩漠一眼,低下头,用蚊子般的声音道:“相公,我……我找不到马桶……!”</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