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466章倭之丸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海上的贸易,那是韩漠如今掌握在手中的最坚实工具,也可以说是自己日后用来进行各种行动的坚实后盾,所以一听到海路上出现麻烦,他的眉头立刻皱起眉,问道:“什么麻烦?难道又有人惹事?”

  他脑中不由想到东海韩族的那些长老们,总该不会是他们又出来捣乱吧?可是自己已经许下了那些长老丰厚的利益,自己出手一向不小气,难不成他们还是不知足?

  关少河忙道:“五少爷莫担心,并非是咱们这头有问题,是南洋那边出了一些问题!”

  “和他们做生意,就得好好和他们相处。”韩漠道:“海路畅通,对双方来说,是互利互惠的事情,我想他们虽然是蛮夷,但总还是明白这些道理的。是了,哪个菊桑国的王后不就很是明事理吗?”

  灰胡子立刻笑道:“五少爷真是记性惊人,你还记着菊桑国?不错,那菊桑国如今和我们商队极是友好,咱们一到,那藤原王和王后就会专门宴请咱们。南洋岛国,加起来将近二十个国家……哈哈,说起来,也算不上国,有些国家的土地,都及不上我们中原一个郡县大,小的很。那菊桑国在南洋那边,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大国了,如今那些国家与我们商队相处的很是融洽,那些国王贵族们,每次都盼着我们前去,知道我们一到,总要送他们一些新奇的礼物哩!”说到南洋那边,灰胡子显然很兴奋,口沫横飞,毕竟他们这些海匪曾经为了吃喝都要愁烦,如今不得有吃有喝,到了南洋,还要被当做上宾款待,心中自然是有些得意的。

  韩漠奇道:“既既然如此交好,那还有什么麻烦?”

  灰胡子脸色立刻沉下来,握着拳头,狠狠砸在旁边的桌子上,砸过之后,猛地醒悟,这里可是礼部尚书府,若不是因为和韩漠的关系,凭他海上人的身份,那是连大门也靠不近,此时却砸起桌子来,那当真是荒唐的紧,脸上顿时显出尴尬之色,摸摸光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韩漠笑道:“胡子大叔,你我都是性情中人,该怒便怒,该喜便喜,这才是大丈夫的性情,到了这里,一切都不必拘束!”

  杜冰月终于笑起来,道:“小五哥,胡子大叔平时腰中总是挂着酒皮袋,今日进府来,那是连酒皮袋都没带上,他说免得被人笑话,给你丢人!”

  灰胡子瞪了杜冰月一眼,随即摸着大胡子,哈哈大笑起来。

  韩漠和他们说上几句话,只觉得心情开朗起来,也哈哈笑起来,一时间,厅中笑声四起,极是欢快,在门外伺候着的小厮忍不住探头往里面看了看,到了京中之后,他可是头一回看到五少爷笑得如此开怀。

  大家笑过一阵,韩漠才道:“关兄,胡子大叔,月儿,不瞒你们,你们今日到我这里,我是真的很开心。如果不是职责所在,我倒真愿意和你们一起出海,到那南洋诸国去见识见识,和你们在一起,想必一定会非常的愉快!”

  杜冰月忙嘻嘻笑道:“小五哥,南洋那边可是有很多好东西,也有好多美女,你去了那边,只怕就舍不得回来了!”

  她刚才有些拘束,但是几句话一说,那洒脱爽朗的性格便显出来,也就没了拘束。

  韩漠呵呵一笑,道:“好东西,我也是见识过,至于美女,呵呵,有我月儿在那里,只怕没有比你更漂亮得!”

  杜冰月见韩漠当众赞她美貌,还是有些羞涩,不过更多的是高兴,撇嘴道:“等你到了南洋,见到那些大美女,便不会这般说了。”

  韩漠温柔一笑,道:“就是到了那边,我也是这般说。”

  杜冰月闻,嘻嘻笑着,俏美无比,她不像一般女子那般忸怩作态,韩漠这样夸她,她确是很高兴,笑的很灿烂。

  关少河笑而不语,心中只觉得韩漠果然是个风流性儿,至如灰胡子,那本就是洒脱的海上人,韩漠与杜冰月说这番话,看在他眼里,那是纯洁到骨子里,心中却是觉得五少爷是个腼腆的人,要是换了自己,喜欢上一个女人,找个时候抱上床就得了。

  这大粗人,自然是不懂得男女之中那些情调的。

  韩漠随即敛起笑容,肃然道:“胡子大叔,你方才颇有怒气,在南洋那边,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烦?”

  “还不是倭之丸那帮海盗!”本是海盗出身的灰胡子此时义愤填膺:“那帮杂碎,竟敢偷袭我们的船队,更是威胁南洋诸国不许与我们做生意,否则便要攻打人家,妈的,真是气死我了!”

  “倭之丸?”韩漠皱起眉头:“那是什么东西?”

  杜冰月解释道:“倭之丸也是海上的一个国家,靠近东边,在岛国中,那属于真正的大国,据说有八九个菊桑国那么大!”

  韩漠“哦”了一声,奇道:“他们袭击商队了?”

  灰胡子点头道:“不错,上一次我们在菊桑国海域内,眼见便要登陆,却突然杀出三艘战船来,那战船可不小,而且坚固的很,速度也比我们的船快不少。他们有三四百人,拿着大弯刀,竟然要我们交出货物来,我们不答应,他们便攻击我们,差点将我们的一艘商船撞沉,幸好咱们也是砍过人的,可不怕那帮矮子,和他们打了一场,我们这边死了五六个弟兄,伤了几十个,不过咱们也杀了他们好几十人,将他们击退了……!”

  韩漠冷笑道:“敢动我的商队,那帮家伙还真是吃了豹子胆!”

  韩源已经道:“小五,这事儿我知道,父亲也知道。不过父亲说了,咱们镇抚军毕竟是朝廷的军队,没有朝廷的调令,不可轻举妄动,更何况南洋那边路途遥远,若真派战船前往,人力物力耗资巨大……就算我们真想派军队过去,没有得到南洋诸国的同意,那也是不可轻易出动,以免被人说我们中原人好战,穷兵黩武,到时候只怕影响双方的关系。”顿了顿,继续道:“不过父亲倒是可以给商船上配备弩箭台,还可以提供一些精良的铠甲兵器……!”

  韩漠点头道:“这个我明白,镇抚军要跑到南洋去打仗,总是有些不现实的!”转头问灰胡子:“胡子大叔,如今商队有多少艘船?”

  “上一次出海,有九艘船,不过那一次大战,损毁一艘,经不起长途跋涉,如今还留在菊桑国的海港修复,这一次只能去八艘船了!”灰胡子回答道:“这几艘船,也都或多或少有些破损,如今杜岛主正在海港那头修复,这一趟,个把月后才能出海!”

  韩漠想了想,若有所思,却听灰胡子接着道:“五少爷,那事儿可没完。后面的事儿,可更加精彩了……!”看了看杜冰月,粗声笑道:“冰月头一次去南洋,带人抓了菊桑国那个外贸大臣道野星,这一回去,那可是又干了一桩漂亮事!”

  杜冰月已经道:“胡子叔,都过去了,不用说了!”

  “怎能不说?”灰胡子眼睛一翻,摸着光头:“那是大老爷们儿都干不了的事儿,你一个姑娘家干得出来,胡子叔佩服你,这事儿就得说道说道!”

  韩漠顿时来了兴趣,问道:“月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胡子叔都佩服,这可不容易!”

  杜冰月嘻嘻一笑,向灰胡子道:“胡子叔,小五哥要听,你就说给他听,可说好了,不许添油加醋,不许吹牛,要是故意为我说假话,我可不依你!”

  灰胡子拿过桌上的茶盏,一口牛饮,将一杯茶喝的干干净净,随即舔舔舌头,道:“这玩意倒是香的很,怪不得当官的都喜欢喝这玩意。”这才道:“将那帮矮子打跑后,咱们登陆菊桑国,一问才知道,那帮海盗是从倭之丸国跑来的,凶残霸道,总是时不时地侵袭南洋诸国的海域,抢夺渔民,甚至偶尔登陆抢夺,他们的船速又快,南洋诸国没有一个国家的战船有那帮矮子的强,所以最后他们达成协定,每年各国都交上一批钱财货物,还要献上一些女人,那帮矮子才不来侵扰……!”

  韩漠皱着眉头,静静聆听着,不过眼眸子里,却已经泛起杀机。

  不管那倭之丸是个什么狗屁国家,阻挡自己的海上贸易发展,这就是可恨的敌人,对于敌人,韩漠向来是不手软的。

  “藤原王后告诉我们,那帮海盗为首的两个,一个叫九鬼兴隆,一个叫岛津犬九郎……都是凶残无比的人物,杀了不少南洋人,更是糟蹋了不少南洋姑娘……!”灰胡子眼露凶光:“他们有三艘战船,手底下加起来有五六百人,不居住在倭之丸本岛,而是在南洋靠东边的月亮岛上,靠勒索威胁南洋诸国为生,就是压在南洋诸国头上的一块大石头!”

  韩漠越听越稀奇,方才国家的名字就让他有一种熟悉感,此时听到这种怪异的名字,更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心中猛地想到前世记忆中的某个国家,不由有些惊讶,原来某个国家在这个时代也是存在的,只不过名字有些变了而已。

  “五少爷,后来的事儿,你便猜不到的!”灰胡子摸着胡须道:“当天晚上,冰月便不见了踪迹,而且还少了三四个人,我和杜岛主没瞧见她,可是急得够呛,四处找人。一天过后,这丫头才回来……!”说到这里,灰胡子看了看杜冰月,脸上满是钦佩之色。

  杜冰月嘻嘻一笑,也不说话。

  “这丫头回来时,领着一个袋子!”灰胡子道:“到了菊桑国的皇宫,冰月将袋子交给了藤原王,五少爷,你知道袋子里是什么?”

  韩漠隐隐猜到什么,情不自禁问道:“是……什么?”</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