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461章人生二十年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一句让韩漠实在听不明白的话,感觉着秀公主那双滑.嫩的小手儿抚摸着自己的脸庞,看她的表情,没有一丝放.荡之色,有的只是满面柔情,就像一个美丽的妻子在看着让她爱恋的相公,柔情似水。

  韩漠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秀公主那张绝美的脸孔就在他的眼前,肤白如雪,星眸皓齿,空气中散发的血腥味和秀公主身上散发的幽香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很诡异的味道钻进韩漠的鼻子中。

  秀公主就这样看着韩漠,韩漠也凝视着秀公主,时间如流水,悄悄流逝,二人就这般对望着,一直没有说话。

  直到天空中响起一声惊雷,秀公主才回过神来,她收回手,看到韩漠肩头鲜血溢出,肩头的衣衫破烂一块,更是被鲜血殷红,轻声道:“你坐下,我给你瞧瞧伤!”

  韩漠发觉到四下里本就不是充足的亮光愈加昏暗起来,听到天空中又是泛起阵阵惊雷,道:“公主,只怕是要下雨了……咱们快些离开这里,我这伤势不打紧,回头敷点伤药就无碍了!”

  秀公主轻轻摇头,只是道:“你坐下,我给你瞧伤!”

  韩漠见秀公主的神色很是坚决,不好再说,到旁边坐在地上,道:“有劳公主了!”

  秀公主走到韩漠的身后,小心翼翼地撕开那处衣襟,露出了里面的肌肤来,上面三道爪痕,皮肉翻开,那黑豹的利爪,果然是厉害得很,现在想来,如果不是韩漠挺身而出将秀公主推下马,秀公主这娇滴滴的一朵花儿,只怕要丧命在一头黑豹爪下。

  秀公主掏出香罗帕,轻轻地擦拭着韩漠肩头的血迹,擦得很轻,很小心,更是轻声问道:“疼吗?”

  韩漠笑道:“公主尽管下手,我小的时候在东海,那总是往林子里打猎,被野兽伤过很多次,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

  秀公主显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轻声道:“男人身上有伤疤才会好看,伤疤是男人的象征……!”

  就在此时,一道光幕划过,照亮着整个森林,这是天上打下的闪电,随即又是一阵惊雷,瞬间,漫天的雨点便开始撒落下来。

  韩漠抬头看了看,林荫繁茂,一时却看不见天上的景象,“出城的时候,就觉得要下雨,本想劝公主改日再来……!”

  “我知道要下雨!”秀公主此时自称“我”,不称“本宫”,显得很是亲近:“若是今日不下于,我便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这是为何?”韩漠好奇问道。

  秀公主为韩漠擦拭肩头血迹的手儿停了一下,微一沉吟,才道:“二十年前……也是下着雨!”说完,她又轻轻擦拭起来,脸上的神色却显得很平静。

  她再一次说出这样让韩漠莫名其妙的话,韩漠终于忍不住问道:“二十年前……公主也来过这里?”

  秀公主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将韩漠肩头的血迹擦干净,随后从身上取下金疮药,为韩漠敷在伤口处,她是东花厅厅长,身上自然也是不缺这种药性极佳的上等疗伤药物。

  雨水终究是从树林的缝隙中落下来,如同水珠子般,韩漠急忙道:“公主,找个地方先避避雨!”他肩上的伤势已经被秀公主处理好,起身来,过去捡起秀公主先前摘下的斗笠,拿回来为秀公主戴在头上,笑道:“公主若是被这大雨淋湿了,我这个护卫可就是罪该万死了!”左右看了看,皱起眉头,自语道:“马都死了,这要走出林子,只怕咱俩都要成为落汤鸡了……唔,公主,我看咱们先找个地方躲躲雨,等雨势小一些咱们再出去,你意下如何?”

  秀公主忽地牵起韩漠的手,道:“你跟我来!”拉着韩漠的手,往林子更深处去,这下子韩漠有些急了:“公主,咱们还要往里面去吗?那里面的猛兽更多,咱们还是别去了……公主啊,别走这么快,咦,你真是身轻如燕啊……!”秀公主虽然穿着所以戴着斗笠,但是步伐却极是轻盈,拉着韩漠的手,穿过一处处荆棘藤蔓,终于到了一处地方,道:“你瞧这地方避雨如何?”

  韩漠往前看去,只见前面是密密麻麻的几株大树,极为巧妙的是,繁茂的藤蔓缠绕着几棵大树,左右延伸着,中间出现一个凹槽,竟是形成了一出极大的古藤屋,那古藤屋里面容纳三五人还真是不在话下,只是高度有些矮,只有韩漠胸口那般高,要进去还必须弯着腰才成。

  古藤堆积的极厚,密密麻麻,雨水还真是进入不到里面去,而且这些古藤大都比韩漠的手臂还要粗,那是正宗的老树藤了,也不知道存活了多少年。

  韩漠笑道:“公主,还是你有办法,这样的地方也能被你找到!”又道:“我先去看看,你等一下,可别这里面已经变成了虎豹们栖息的地方了!”也不等秀公主说话,拔出腰间的佩刀进了去,,很快就出来道:“公主,里面倒是有两位朋友,不过……它们愿意和我们和睦相处,咱们就暂且打扰它们片刻吧!”

  秀公主这才进了古藤屋,里面比之本就昏暗的树林更是昏暗了不少,不过至少能够依稀辨别一些东西,朦胧之中,倒也看见古藤屋的角落处,竟是有两头麋鹿偎依在一起,一动不动,竟也不害怕有人来,又或者它们故意装作一动不动,免得被人发现。

  韩漠早就在地上手势一块地方,更是从自己衣服下摆撕下一条布襟,铺在地上,道:“公主,先坐在这里歇息吧,这雨势……一时半会只怕停不了!”

  他却也不知道秀公主愿不愿意坐在这里,毕竟是出身高贵的皇族,锦衣玉食,金枝玉叶般的存在,就这样坐在地上,似乎也太寒酸了。

  只不过秀公主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适应这种环境,坐了下去,轻声道:“你也坐下吧!”

  韩漠摇头道:“不了,公主坐吧!”

  “你既然不想做,为何要铺上两个人坐的地方?”秀公主摘下斗笠,放在旁边,双手往后拢了拢自己的乌发,这个动作十足的女人味,当真是美不可。

  “这……本是铺给公主一人的!”韩漠忙道,他方才扯下一大片衣襟,那本就是存着两人坐在一起的打算,此时被秀公主揭穿,有些尴尬。

  “一个人坐?”秀公主似笑非笑:“你以为我的屁股有那般大,坐下这么大一块地方?”忽地想到自己这话当真是有些暧昧,自己便禁不住咯咯娇笑起来,目如春水,轻声道:“你不是摸过我的屁股吗?不知道有多大?”

  这话顿时让韩漠的心儿一跳,正在揣摩秀公主这话是不是要勾引自己,却听到秀公主已经道:“还不给我滚过来好好坐下!”

  韩漠呵呵一笑,这才屁颠屁颠地弯腰上前,挨着秀公主坐了下去,看到秀公主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于是接着那话茬低声道:“摸倒是摸了,只是……只是记得很滑很挺,忘记有多大了!”

  秀公主似笑非笑道:“那你还想不想再摸摸?”

  韩漠一愣,随即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道:“这……这不好吧?这是……这是公主殿下的命令吗?”想到有可能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再次摸一摸秀公主那丰润肉感的香.臀,韩指挥使还是多少有些激动与期待的。

  秀公主虽然不是老虎,可是这天下间能摸到她屁股的,恐怕比摸过老虎屁股的还要少。

  只是让韩漠很失望,这一次秀公主并没有就“摸屁股”这个问题继续讨论下去,而是两手抱着自己的膝盖,下颚搭在膝盖上,倦着身子,堂堂的燕国秀公主,内库总管,东花厅厅长,此时却像一个小女孩一般,如果是其他人看到,一定是惊讶的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韩漠看到秀公主这样,邻家小妹般的姿势,顿时再一次体会到秀公主的另一种风情。

  他见过秀公主性感妩媚的一面,见过秀公主英姿飒爽的一面,如今更是见到秀公主秀气自然的一面,一时间韩漠实在分不清楚,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秀公主。

  她就如同一个百变魔女,随时能够显出不同的风情。

  每一种风情从她的身上散发出,都表现的那般自然那般真实,每一种风情的出现,似乎证明她本来就是这般样子。

  到现在,韩漠也糊涂了,或许……复杂多变就是真正的秀公主,天上地下,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秀公主!

  “二十年前,我也在这里避过雨……只是那个时候,这里的藤蔓还很小……!”秀公主小姑娘们抱着自己的双腿,美丽的下颚顶在膝盖上,那双美丽的眼眸子望着古藤屋外面,轻轻道:“人间二十年,一岁一枯荣,二十年过去了,这里的藤蔓……枯荣二十次!”

  她转过脸来,脸颊贴在膝盖上,那张成熟妩媚的脸,却有着可爱之态,嘻嘻一笑,问道:“臭小子,想知道二十年前,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她看起来有些顽皮,有些娇俏,更有些……纯真!</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