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44章入营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萧同光意图侵犯碧姨娘却反被韩漠暴打这件事情,就像扔在湖水里的一块石头,泛起的涟漪让韩府上下很快就知道,但却没有立刻闹出后续风波。

  萧同光固然是要养伤,而韩玄昌却也保持了缄默,倒是韩夫人要找萧同光理论一番,被韩玄昌阻止,韩玄昌虽然性情温文儒雅,但终究是贵族子弟,骨子里也对妾室并不是十分重视,更不愿意因为此事而与萧家的上层人物撕破脸。

  韩夫人顾全大局,只能瞪着凤目忍气吞声。

  好在韩漠也没有因为此事而受到处罚,只是被韩玄昌淡淡地口头教训了一顿。

  而府中上下对于这个五少爷,更是敬畏到极点,毕竟这天下间没有几个人敢将堂堂户部侍郎打得几日起不了床,更何况这位户部侍郎还是萧家有身份的人物。

  所以走在府中,韩漠感受到男人们的尊敬,女人们的爱慕。

  就连柳如梦得知此事的来龙去脉之后,对韩漠也偶尔露出极少有的温柔笑意。

  只是府中有两颗钉子,练琴是不行了,担心将狼引来,韩漠只能从书房搬了不少书籍给柳如梦打发时间,另外每天还要将前夜的“梦境”写出来,交给柳如梦看。

  好在韩漠对于《聊斋》故事熟读于心,那好几百个精彩的故事,足够他一年所用,而柳如梦对于五少爷的“梦境”也越来越钦佩,知道梦境是假,但五少爷天马行空编织故事的才华却是少有人及了。

  韩漠担心萧同光贼心不死,还要去骚扰碧姨娘,所以将自己的两大心腹韩青和朱小一左一右布置在听水园子外面的两侧,无论萧同光从哪一面进去,都会被发现,而且下了命令,只要萧同光靠近,就用他那一套,拿着黑纱袋蒙着萧同光的头暴打一顿,二人自然是没有异议的。

  韩沁知道母亲差点被萧同光侮辱,几次要去找萧同光,都被碧姨娘拉住,母女二人时常抱在一起,黯然落泪。

  好在韩沁知道哥哥在保护自己和母亲,心中才感欣慰。

  韩玄昌领着东海城大小官吏准备下海采珠的事宜,最重要的便是召集下海采蚌以及从蚌中取珠的人手。

  深海采集珠蚌,没有现代的氧气罐,唯一的途径便是召集水性一流能在海底长时间工作的人,东海居民大都水性极好,但是能在海底连续长时间工作,却也是极困难的事情,这类人手只能慢慢挑选。

  韩家本来的采珠人手并不多,加起来采蚌和取珠的不过二三十人,但是要想完成大规模采蚌取珠,取出数千珍珠,那可是需要大量人手,至少下海采蚌和船上取珠的人手各一百人,这才能尽快完成珍珠采集任务,按时向朝廷缴纳珍珠。

  采蚌人难寻,那取珠的人手也不好找。

  取珠是手艺活儿,细小的珍珠从珠蚌中取出,那不是谁都能做到的,非但手巧心细,而且必须对珍珠有一定的了解。若是随便找人手凑数,手艺不精,只要伤了一丝儿珍珠,甚至在珍珠上划出细小的痕迹,那么珍珠的价值就大大降低了。

  韩玄昌在忙,韩漠也没有闲着。

  按照大宗主的吩咐,韩漠和韩源这一日便要前往东海镇抚军军营去领职。

  所谓的领职,这是世家子弟的待遇。

  九大世家的直系子弟,命中注定都会成为燕国的官员,这是朝廷也无法阻止的特权。

  到了一定的年纪,世家子弟就会前往本族所辖的权力机构任职,这种任职不同于在朝廷的衙门任职,地方性的官职,只需要家族认可就行,甚至不用向朝廷禀报,除非品级太大,才需要上折子交由内阁议定,然后皇帝亲自下旨。

  韩漠临行前,韩夫人好一番交待,无非是让他听二伯父的话,在军营中不同于在家里,凡事要小心谨慎,要维护韩家的尊严和威势,不可任性妄为等等,啰啰嗦嗦大半天,到了正午时分,韩漠才在韩源的叫唤下,各自骑了一匹快马,领了几名家丁前往东海镇抚军行营。

  自东海城东门出城,不过四十里地便可到达东海镇抚军行营,再往东去不过十里路,便是一望无垠的大东海。

  那是韩家的根,韩家的发源地,是韩族老人们喋喋不休诉说的故事。

  “小五,快到了,你看那里!”韩源放慢马速,指着前方道。

  前方不到五里处,黑压压的一片,就像匍匐在苍茫大地的巨兽,蔓延开来,那里正是东海镇抚军陆上军营,不下海的时候,镇抚军将士便是在陆上操练。

  耳畔边,能够清晰听到从大东海传来的海浪声,那股子海上飘过来的腥味,比之在东海城内,更是浓郁不少。

  韩漠倒也不是没有来过,但是这一次的心情和以前是不同的。

  以前不过是带着玩耍的心情过来,是一个旁观者,但是今日入营,就等于要正式成为镇抚军的一员,虽然未必真的会在镇抚军长年累月待着,但是却也是其中的参与者了。

  “四哥,你说二伯父会给我们什么样的官职?”韩漠托着下巴,望着前方的行营,笑眯眯地问道:“总不会一过去便让你我当统领吧?”

  “统领倒未必,但是一个校尉总是有的吧!”韩源喃喃道。

  东海镇抚军虽然在名义上是朝廷的海军,但是实际上还是韩家的私家海军,建制是从东海王韩天涯那个时候便一直承袭下来的。

  但是军费却是要从朝廷里拨下来的,毕竟这支军队是燕国的海上防务力量,比起燕国另一个靠近东海的吴郡的海防力量,东海郡的海防力量要强大得多。

  东海郡的海岸线极长,达数百里,而吴郡不过是突出一角,海岸线还是在狭窄的海港之中,非但不能拥有东海的海洋资源,就连十几艘战船都没有太多的出海经历,而且吴郡所属海域比起东海郡海域的物产丰富,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也正因如此,虽然西门世家控制着吴郡,但由于吴郡面积狭小,物产匮乏,而且西门世家在朝中的势力稀薄,所以在九大世家之中,他们的势力排在最后,还要弱于韩家的姻亲胡家。

  东海镇抚军有战船六十余艘,其中八艘大型战舰,配有长距离投石车和大力弓箭台,十三艘中型战舰,有小型投石车和长弓台,至于剩下的三十多艘战船,那是小型战船,机动性强,配制差了一些。

  东海镇抚军设一名统管全军的总督,下设十五位统领,下面再设四十名都尉,都尉便有指挥战船的资格,其下便设有校尉官衔,那算是管带卫的副将了。

  这便是镇抚军基本官职配制,至于下面的海管和小校,就已经是基层干部,不过是带着士兵动手的官职而已。

  纵马行到辕门处,便见到辕门外竖着数根粗大的旗杆,锦旗飘扬,写着“东海镇抚军”“燕”“韩”等字,字迹宛若龙蛇,很有气势。

  行营占地几十里,镇抚军有将近一半士兵平日里都驻扎在这里,吃饭,睡觉,操练都在这里进行。

  另一半士兵待在停泊于海港的舰只上,更有一部分中小型战舰照例巡海,也不会走太远,更不会真的去打击海盗,无非是给予海盗一些震慑,让他们明白谁才是真正的海上之王,最重要的就是锻炼海军,让他们增加海上作战的经验。

  行营如同蜂巢,连绵起伏,一眼望不到头,远处的演武场上,镇抚军士兵正在操练,整个军营肃然一片,整齐有序,士兵们更是精神抖擞,身强体壮,一看就知道东海镇抚军总督是一位治理有方的武将。

  守在门外的铁甲兵士见到韩氏兄弟,那是认得的,立刻上来恭敬行礼,道:“四少爷,五少爷,总督正在大帐议事,吩咐下来,若是二位少爷到了,先且到大帐外等候,他随后接见!”

  “好!”二人答应,吩咐家丁先且回东海城,家丁们驰马回去,二人才将马匹交给兵士,快步往总督大帐行去。</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