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439章归家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回到礼部尚书府的时候,已是半夜时分,不过尚书府的正厅内却是灯火通明,韩夫人坐在厅中焦急地等待着儿子的回来。

  从宜春回来的车队已经进城,这个消息自然是有人已经禀告了韩夫人,而韩夫人自然也知道车队的主将便是自己的儿子,所以听到消息之后,便一直在厅中等候着,一脸的期盼之色。

  厅内的丫鬟和几名仆役也都时不时地往外张望着,更有人笑道:“夫人,少爷这次立了大功,一定会升做大官的!”

  立刻有人接道:“是啊,咱们少爷那是平步青云,这才进京没多久,就立了许多功劳……!”

  下人们都是发自内心的欢喜,毕竟都是韩族的人,少爷的发迹,也就等于是整个家族的发迹,家族的发迹,也就等于整族人的面上有光。

  韩夫人虽然欢喜儿子回来,但是内心深处对于韩漠立不立功,并不是如何的关心。作为一个母亲来说,她更愿意韩漠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安安全全快快乐乐地活着。

  但是她知道这只不过是一种奢望,韩漠身为世家弟子,注定就是要参与这一类的权力之争,这是一个生来注定的命运,你不吃人,人便食你!

  当初身在东海,她心里还踏实一些,但是如今入京为官,她却要时刻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担心。

  她的丈夫,她的儿子,他们是韩夫人的一切!

  听着下人们喜气的语,韩夫人脸上微微带笑,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大度的女性,对于下人向来也是和颜悦色。

  下人们笑谈韩漠会加官进爵,这虽然并不是韩夫人喜欢听的话,但她也能理解这些丫环仆役们的心情,只是含笑摇头道:“你们那个少爷,只要不惹出事端来,我便阿弥陀佛烧高香了……是了,后厨是否已经将饭菜准备妥当?那头大.奶奶派人送来的鹿肉,可莫忘记蒸上,那臭小子这阵子在宜春那边只怕是苦死了……也不知瘦了没有,是了,热水赶紧备着,这一路上赶回来,身上只怕是臭死了,可要好好洗一洗……!”

  下人们都笑道:“夫人放心吧,这都已经交待好几次了,都备着呢!”

  韩夫人笑道:“我都糊涂了。”

  此时韩沁从门外进来,看到韩夫人,过来走到韩夫人身后,轻轻为韩夫人捶着背,问道:“大娘,哥哥怎么还没回来……不是说车队都到了京里吗?”

  韩夫人道:“说是往鄂将军府上去祭拜了,这会子也该回来了……!”神色随即显出一丝黯然:“沁儿,你娘怎么样了?”

  韩沁垂着头,眼圈儿有些泛红:“进食越来越少……气力也越来越小了,都不能坐起来……!”说到这里,眼角已经溢出泪珠来。

  韩夫人将手搭到背上,轻轻拍了拍韩沁的手,也有些沉重:“莫担心,那老和尚还有些本事……总能治好你娘的……!”

  “大娘,你……你说我娘真的能挺过去吗?”韩沁用手指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我问那老和尚,他总不说话……!”

  韩夫人并没有说话,只是轻声道:“你哥哥既然从宜春将那和尚请到咱们家来,总是有些门道的。看那和尚沉默寡,我倒是觉得很有本事……别担心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就在此时,却听大门处传来叫声:“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夫人,少爷回来了……!”

  韩夫人精神一振,立马站起,骂道:“臭小子,终于晓得回家了。”脚下如飞,将丫环仆役们远远甩在后面,出了门,远远就瞧见一身戎装的韩漠从正门快步进来。

  韩夫人站住身子,笑盈盈地望着自己的儿子。

  韩漠将头盔摘给旁边的仆役,上前来,呵呵笑着,甜甜叫道:“娘!”

  韩夫人上下打量韩漠一番,感觉自己的儿子愈发地成熟,虽然依旧有着父母眼中的孩子气,但是那股子成熟的气息也是遮掩不住的。

  “给老娘过来些!”韩夫人道:“让我看清楚些!”

  韩漠走上前,笑呵呵地看着母亲。

  “倒也没瘦。”韩夫人笑道:“是了,你父亲也去了鄂将军府,你可碰见?”

  “见到了。”韩漠点头,牵着母亲的手臂往厅中走:“娘,我可想死你了……是了,有没有准备好吃的,我肚子饿了……!”

  “有鹿肉。”韩夫人笑呵呵道:“你大伯母那边送过来的,给你蒸上了……!”看到自己儿子精神地在自己身边,韩夫人的心终于定下来。

  “哥……!”韩沁上前来,轻声叫道。

  若是以往,她必定逼问是否给她带了礼物回来,但是这一次却是心中牵挂着碧姨娘的病情,所以心情很不好,也没闲心思理会礼物不礼物的。

  韩漠自然看到韩沁有些泛红的眼圈,心中微微生出不安的感觉,他现在对于碧姨娘的病情,那也极是牵挂。

  伸手抹去韩沁眼角边的一滴泪水,柔声道:“小妹,不必担心……姨娘会没事的!”

  韩夫人在旁道:“赶紧去洗个澡,换身衣裳吃饭,其他事情,回头再说!”

  下人们早已经准备好了洗澡水,韩漠这一阵子在宜春,还真是没有洗过澡,只觉得身上黏黏的,当下便收拾一番,去洗了澡,尔后换上一身宽软的锦衣,整个人只觉得说不出的舒服,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似乎都轻松了下来。

  鹿肉蒸的很好,再配上其他可口的菜肴,韩漠连吃了好几碗米饭,这才放下饭碗,拍拍肚皮,当真是酒足饭饱。

  “儿子啊,那个范家的小姐,我已经打听过,是个好姑娘。”韩夫人笑咪咪凑过来:“你那未来的岳母,年轻时是众人皆知的美人,你那岳父也算是一表人才,他们的女儿,相貌自然不会差的……我还听说范家小姐的脾气很好,是个贤惠的女子……!”

  韩漠额头冒汗,哭笑不得:“娘,怎么一回来,就与我说这事……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办完……!”

  韩夫人竖起眉头,凶巴巴地道:“怎么,出了一趟远门,回来连娘说几句话也不乐意听了?你这臭小子,难道还要老娘动手不成?”

  韩漠只能乖乖坐在椅子上,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见韩漠老实下来,韩夫人才恢复笑容:“傻小子,我这是为你好,你可不知道,为了打听范家小姐的消息,我和你大伯母煞费苦心……!”

  “大伯母也凑这热闹?”韩漠双目发直。

  大伯母自然就是户部尚书韩玄道的妻子,韩漠听说连她也凑合着打听范家小姐的消息,顿时更是哭笑不得,看来这帮子女性长辈,对于此事还真是十分看重的。

  韩夫人道:“是啊,你大伯母可是热心的很。”顿了顿,道:“你的婚事本来是定在四月底,不过被宜春的事儿耽搁下来,前两日我听你父亲说,你大伯与范尚书重新定了日子,也就这个月的事情……儿子啊,你要争气,早点让老娘我抱上孙子啊!”

  一说到“抱孙子”,韩夫人心花怒放,脸上的笑容更盛。

  韩漠叹了口气,他知道,这门亲事,那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避无可避,虽然很郁闷,但是目前确实没有任何法子摆脱。

  他只能转变话题:“姨娘的病情如何?”

  韩夫人神情立刻黯然下来:“和尚虽然没说什么,不过……看样子是很难恢复了……!”摇摇头:“怎么就会病成这样呢?”

  “玄机大师现在被安置在哪里?”

  “就在后面的院子里,他自己要一个静一点的厢房。”韩夫人道:“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个老骗子……不过你父亲却觉得他有本事,现在看来,还真是有些本事……若不是他,碧妹妹只怕是撑不到今天了……!”

  “我去看看姨娘!”韩漠起身来,神情有些凝重,如果连玄机和尚都无法医治,那么碧姨娘的病情就真是不容乐观了。

  “去看看吧!”韩夫人轻叹道:“莫打扰太久,她精力很弱……!”

  “嗯!”韩漠点点头,起身出门,还没走几步,就听后面传来叫声:“小五,你在这里呢?”

  韩漠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三哥韩滨,只觉得这小子来的真不是时候,转身来,只见韩滨正笑容满面地上来,一拍韩漠肩膀,笑道:“小五,你可真行,贺家就这样被你整垮了……你可不知道,贺俊逸被砍脑袋前,那是吓得都尿了裤子,最后还是被……‘喀嚓’一刀给砍了……!”

  韩漠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韩滨,韩滨被那眼神看的身上有些发毛,一时间竟是笑得有些僵硬,尴尬问道:“小五,你……你怎么了?”

  韩漠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位三哥实在是没有政治才能,甚至是一个政治白痴。

  “三哥……以后这些话,莫在外面说。”韩漠轻轻拍了拍韩滨的肩膀:“祸从口出……贺家不是我们整垮的,他们是亡在自己的手里……!”

  韩滨摸了摸脑勺,一片茫然。

  “小五,你这次辛苦了,明天我请客,给你接风洗尘。”韩滨呵呵笑道:“天大的事情你都给三哥推掉,这一次三哥的面子你一定要给!”

  韩漠想了想,才问道:“三哥,你还在与金钱坊走在一起?”

  韩滨一愣,微微点头:“小五,你莫担心,三哥心中有数,他们坑不了我……!”

  “你自己小心些就是。”韩漠也不多说:“我去看看姨娘,她病得很重……!”并不多,只是伸手拍了拍韩滨的肩膀,转身离去。

  韩滨摸着脑袋,脸上有些迷茫,他隐隐觉得,自己的五弟虽然比自己幼小,但是行动语,却总是给人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