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428章冷香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一开口,萧灵芷这才惊觉,转过头来,看到韩漠就在门前,她那一双漂亮的美眸闪出一丝惊喜,但是只一瞬间,那惊喜之色便消失,冷秀的俏脸上,依然是冰山一般毫无表情,只是淡淡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韩漠走到厨房内,里面打扫的干干净净,带着一股子青菜的香味,凝视着萧灵芷,柔声道:“来了有一会子了……怎么不让庙里的师傅们帮忙?”

  萧灵芷轻声道:“他们每日里都要采药配药,还要出去诊治灾民……我的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总不能一直耽搁他们……!”

  韩漠走到萧灵芷身边,看了看她引火的手,只见那一双白白嫩嫩的葱指儿,此时却出现了好几处血口子,心中顿时升起怜爱,道:“我来引火!”

  萧灵芷摇头道:“不用你,没有男人下厨房的,你快些出去!”

  韩漠一怔,这才醒悟过来,这终究是古代,男人是不下厨房的,女人才是厨房的主宰。

  不过瞧见萧灵芷引火有些吃力,他坐在萧灵芷身边,“没那事。我这人也不讲究那些,你让我来……!”

  萧灵芷看了韩漠一眼,轻推韩漠的肩膀:“你过去,你若真要做事,将那药材熬上,小君和红蛇都要服药的!”

  她推韩漠时,俏脸娇俏无比,带着一股子女人的唯美嗔态,韩漠竟是看的呆了呆。

  萧灵芷身上那一股子幽香,只往韩漠的鼻孔中钻,这让放松下心情的韩漠,如同身在天堂一般,凝视着萧灵芷桃眼杏腮,冰肌雪肤,此时靠的甚近,见得萧灵芷的肌肤嫩的真是如同水儿做的,只要轻轻一碰,便能滴出水儿来。

  韩漠这般如同欣赏绝美艺术品般看着萧灵芷,萧灵芷终有察觉,转头来,见韩漠正呆呆地看着自己,一时间俏脸飞红,撇过头去,“你……你看什么?还不去熬药!”她虽想做出冷漠之态,但是不知怎地,此时一颗心儿不停地跳动着,如同一只飞奔的小兔子般,非但没有冷下来,反而似娇似嗔般,雪白面庞白里透红,更是诱人。

  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韩漠竟是伸手去握住萧灵芷的柔荑,柔声道:“疼不疼?”

  萧灵芷的手儿又嫩又滑,握在手中,就如同白玉般光滑,又如瓷器般细腻。

  “韩漠,你……!”萧灵芷猛地挣开手,闪到一旁,瞪着韩漠:“你……你想做什么?”

  韩漠一怔,随即苦笑道:“我只是想问问你……疼不疼?”他颇有些尴尬,本以为这种唯美的场景,摸摸手也是正常之事。

  毕竟在那八卦困之中,连萧灵芷的屁股也是摸过的。

  他想不到萧灵芷竟然这般激动反应,弄得自己还真是大为尴尬。

  萧灵芷咬着香唇,恨恨地看着韩漠,似乎想说什么,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韩漠却也能够理解萧灵芷,虽然在八卦困中有肌肤相接,但那个时候也是形势使然,迫不得已。萧灵芷本身是一个洁身自好极有原则的女人,此刻已经脱离险境,再去触碰她的身子,她自然是反应激烈的。

  这反而更加证明萧灵芷是个贞烈女子。

  韩漠虽然尴尬,但是内心来说,反而更为敬重萧灵芷。

  他起身来,问道:“药材在哪里?我去煎药!”

  萧灵芷似乎也感觉自己方才的反应有些失常,神色恢复平静,摸摸地走到灶台后面,取了药材出来,交给了韩漠。

  韩漠也不多说,在厨房中找到瓦罐,将药材清理干净放进瓦罐中,然后添了水,灶台后面还有一个小炉子,将炉子放到厨房门前,将瓦罐放上去,烧上木柴,就在炉子边站住。

  天色渐黑,他先回去那边,将含香和庄渊的屋子里点上油灯,这才回来在厨房中也点了油灯,之后依然出去,就站在门前。

  自始至终,二人在没有说一句话,气氛十分诡异,四周也更是异常的冷清。

  韩漠在门前看着萧灵芷默默地煮饭做菜,虽然身为富家小姐,但是很意外的,他却看到萧灵芷做起来竟是很为熟练。

  韩漠当然不会相信,仅仅几日的时间,萧灵芷就能够做得如此熟练。

  他依稀觉得,如果自己判断没有错的话,萧灵芷曾经或许经常下厨房,否则如今她不可能这般熟练地在厨房煮饭烧菜。

  世家小姐,这样的粗俗活计,是不可能做的,就算想做,但是身份使然,那是没有脸面的事情,府中定然是阻止的。

  如此一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萧灵芷的身世,韩漠知道的不多,但是却知道,当初是萧太师收养下来的,是萧太师的干孙女,是萧怀金的义女。

  也就是说,萧灵芷在进入萧府之前,很有可能经常性地下厨房。

  那么萧灵芷进入萧府之前的背景,又是如何呢?至少在韩漠所知的信息中,那是一片空白。

  暮色降临,药也已经煎好,饭菜也已经做好。

  两人将饭菜和汤药都拿到对面房中,在庄渊那边的房间摆好饭菜,不过是一盘青菜,一碟干豆腐,一碟竹笋子,还有一碗清汤。

  菜虽然简单,但是色样极佳,而且漂浮着香气。

  萧灵芷端了一碗汤药去了小君那边,韩漠则是拿起另一碗,去喂阿迪,他用勺子小心翼翼地舀起半勺,随后吹凉,再放在阿迪的唇边,慢慢流进去。

  庄渊终于叹了口气,喃喃道:“糊涂事儿……糊涂事儿……最大的糊涂事儿……!”

  韩漠知道庄渊这奇怪话语的意思,转头看着庄渊,苦着脸道:“先生,是不是想帮弟子把这糊涂事儿理顺了?我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你!”

  庄渊立刻闭上眼睛:“不闻如是,不闻如是!”那自是不想插手这种小儿女感情的事儿。

  韩漠喂了大半碗,这才回到桌边,此时萧灵芷也过了来,看见韩漠坐在桌边,桌上饭菜没用动,她终于轻声道:“你……先用饭,我来喂先生!”拿了小半碗米饭,添了些菜,这才过去,小心翼翼地给庄渊喂食。

  一切都很自然,没有半丝忸怩,韩漠心中暗暗感叹,说到底,萧灵芷的骨子里还是贤惠的。

  萧灵芷瞥见韩漠坐在桌边,并没有吃饭的意思,淡淡道:“韩大人吃不惯这种清淡的饭食吗?”

  韩漠嘴角泛起浅浅的笑意,这才是他熟悉的萧灵芷,一副冷秀的模样,说着一些看似很冷漠的话语。

  “有没有酒?”韩漠笑道:“菜香袭人,没有酒……就缺了味儿!”

  萧灵芷冷哼一声:“酒包子!”喂着庄渊吃了一口,才道:“这是寺庙,和尚能喝酒?”

  韩漠哈哈一笑,从怀里摸出酒瓶子来:“幸亏我带了来!”

  “你那是酒?”庄渊忽然问道,他的眼睛在这一瞬间,似乎亮了起来:“那是什么酒?”

  韩漠一愣,瞧庄渊灯下那灼灼生辉的眼眸子,难不成这位鬼谷宗师也是酒中妙客?

  “是宜春本地产的雕花子酒!”韩漠道:“先生……要不要来一点?”起身走到床边,萧灵芷微微蹙眉,往后缩了缩,韩漠就当没看见,将就塞子拉开,将瓶口对着庄渊的嘴巴,庄渊立刻凑上来,贪婪地吸吮着瓶里的美酒,喉咙起伏,如同喝水一样,竟是没有歇下来的意思。

  韩漠看着有些吃惊,这酒瓶虽然不大,但是却也盛了不少酒,庄渊这般喝酒,那不是品酒,而是牛饮了,就是一旁的萧灵芷,也是有些吃惊。

  等到庄渊歇下来时,那张瘦弱干枯的脸,竟然出现了红晕,啧了啧嘴巴,叹道:“好多年没有尝过味儿了……!”

  韩漠禁不住看向萧灵芷,萧灵芷也正看着韩漠,二人四目相对,随即眼眸子中都流露出一丝笑意来,之前那种僵硬的气氛,顿时消散不少。

  “回头少不了先生的酒喝!”韩漠笑道,这一瓶美酒已经被喝了个精光,韩漠只能回到桌边,就菜用饭。

  自打来到宜春,韩漠还真没有舒舒坦坦地吃过一顿好饭,此时就着几样清淡的素菜用饭,虽然不是山珍海味,却觉得这些菜肴有着别样的口味,极是可口。

  萧灵芷又喂了几勺,庄渊便不再吃,她便将饭碗放回桌上,见韩漠吃的有滋有味,只是道:“待会我来收拾!”

  “你不用饭?”

  “我不饿!”萧灵芷说完,曼妙的身影便袅袅出了屋子。

  韩漠透过窗户,看到萧灵芷经过院子,出了后门去,此时一轮明月高悬天幕上,四下里倒也不昏暗。

  他匆匆扒了几口饭,看了看庄渊,只见那位鬼谷宗师正闭目养神,也不知是不是还在回味美酒的醇美芬香。

  韩漠起身出了门,经过院子,也出了后院门。

  后院有一条小径,弯弯曲曲往前蔓延,月光下,倒是清晰的很,小径两边则是一人多高的杂草蓬蒿,遍布方圆几里,四下里一片幽静,杂草蓬蒿之中,隐隐传出草虫的低低叫声。

  若是没有月光的晚上,这里必定阴森森的怕人,但是今夜还好,虽然月光不是非常明亮,但却也足够的清晰。

  韩漠顺着小径前行,很快就看到前面竟然有一处不大的池塘,水面上漂浮着荷叶,荷塘不大,但是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如同点睛之笔,如同入画。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大地的之上,草叶被月光温柔地抚摸,轻轻摇晃着,如同撒娇般。

  幽静而祥和!

  月光也洒射在荷塘边的一处身影上,白衣飘飘,身形婉约,曼妙修长,如同从天上下凡来的仙子一般,这本来显得冷清阴森之地,却因为女子的存在,异常的唯美,异常的和谐,异常的……不可亵渎!</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