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427章无名寺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宜春郡夕春县城往南几十里处的一处荒郊,渺无人烟,杂草丛生,一条涓涓小溪流淌着干净的溪水,自北向南蜿蜒流过。

  小溪岸边的蓬蒿有一人多高,其中满是杂草荆棘,布满了方圆好几里地,这一代荒芜的紧,甚至找不到一条正规的道路,有从这里经过的路人,必定会被这里的阴森冷清气息吓到。

  两株老树,枯藤缠绕,暮色苍苍之下,这两株十多年的古木老树,就如同荒郊的妖魔一样,几只老鸦立在老树枝头,发出古怪的叫声。

  枯藤老树昏鸦,却无小桥流水人家。

  苍凉,萧瑟,阴森,冷清!

  世居夕春县的老人们也都知道,当年这里倒是热闹得紧,更有一座古庙,虽然不大,但是对于笃信佛法的燕国人来说,这处小庙也是他们精神依附所在,香客不绝,都是田间地头的普通百姓居多,也有些买卖人和旅人往这处古庙中捐献香火。

  只是不知道哪一年,古庙中的七八名和尚,一夜之间被人杀的干干净净,尸首更是被挂在门头屋檐下,官府追查,也没出个结果,只传说是有盗贼窥伺古庙里的香火银子,所以杀人劫财,但是事情究竟如何,早已经尘封在历史之中。

  但是自那以后,古庙便破落,没了和尚,自然也就没了香客,更加上当年数条人命丢在这里,这里也就无形中有一种诡异阴森的气氛。

  本来古庙边上一开始还有三五户人家,那次事情后,早就迁走,方圆几里之内,罕有人至,也渐渐成了荒芜之地,人烟难寻。

  似乎是在几年前,又有一群和尚来到了这里,将残破不堪的古庙重新收拾了一番,就在这边落下脚来,只是没有供佛,也没有香客过来烧香。

  就像居于世外一样,虽然当地人隐隐知道有这么一回子事,但是很快地,大家都忘记这边还有一座破败的古庙,忘记这里还有一群和尚。

  简简单单的古庙,一栋灰暗颜色的正殿,后面有两间小砖房,其中一间是平日里用来煮食的厨房,另一间则是用来摆放木柴的柴房。

  正殿有几处居室,和尚们都是在正殿内居住。

  虽然是经过重新收拾,但是远远望去,灰暗的小古庙还是显得阴气沉沉,那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昏暗,而那两株站立着老鸦的古树,就在古庙正门前。

  韩漠是在黄昏时分,才到了这里,跟随他一同前来的,只有李固一人。

  将马缰绳交给了李固,韩漠想了想,才道:“你莫进去了,找个地方自己歇歇!”说完,径自进去了古庙之中。

  李固将马拴好,便靠着古树坐下,只是枝头的老鸦叫的让人心烦,他手一扬,一道光打向了枝头的其中一只老鸦,那老鸦“哇”地发出最后一声怪异的叫声,从枝头上像石头一样坠落下来,而其它几只老鸦则是被惊吓的展翅离开,一时间这里变得更是冷清寂静。

  李固神情漠然,这才从怀中拿出一支木头,死气沉沉的木头,很快就会被他的刀子变成灵气十足的仕女----那一段不可磨灭的故事,不能遗忘的人!

  古庙的门头,竟然还挂着一块匾,这块匾虽然不显新,却也不如何的成旧,上面刻着“无名寺”三字,字如流水,看上去便有一股祥和的意思。

  韩漠进门时,早有一名和尚迎上前来,合十道:“韩施主!”

  韩漠笑着双手合十,温道:“这几日,有劳几位师傅了。”

  “阿弥陀佛,出家人,本就是济世度人而已。”和尚道:“韩施主放心,寄居此处的几位施主,伤势都已无大碍,只是恢复还要几日……!”

  韩漠真挚道:“有劳师傅了!”从袖中取出几张银票,往和尚手中塞过去:“师傅,这是韩漠捐献的香火钱,还请收纳!”

  和尚急忙后退一步:“韩施主,普救世人,乃是佛门之任,你这……!”

  韩漠诚挚道:“师傅莫急,韩漠捐献的这香火银,绝不是因为几位师傅收纳我的朋友。只是韩漠知道,贵庙的师傅每日里都是四下里为灾民免费诊治,更是免费赠药,此等菩萨心肠,韩漠是深为钦佩的。韩漠这香火银,只是助诸位师傅一臂之力,能救更多的百姓……还请师傅明白韩漠的用心!”

  “阿弥陀佛,韩施主宅心仁厚,贫僧就受领了!”和尚接过银票,收了起来,才道:“韩施主,几位施主都在后面,你可自去,贫僧这边还要备药!”

  韩漠深深一礼,这才穿过正殿,出了后门,到了后院中。

  两间破败的居舍左右相对,虽然简陋,但却很是干净,这院落里的地面上,更是扫得极为干净。左边居舍的大门微敞着,右边的厨房却是虚掩着。

  院落里很是冷清。

  韩漠上前推开左边的大门,进去之后,回手轻轻掩上,这小房舍内,被隔成了三段,中间进门这一处,整整齐齐摆放着劈好的木柴,左右两边,又各有一处小门,那里面是两处房间。

  韩漠显示往左边轻轻推开门,只见里面放着一张简陋的小木床,一名少女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褥,呼吸匀称,睡得极沉。

  韩漠也没进去,轻轻带上门,这才到了右边,轻轻推门而入。

  这间屋内,却是摆放了两张小木床,里面的一张床,一名男子躺在上面,一动不动,身上盖着薄薄的被褥。

  靠外面的木床上,却是坐着一名瘦弱的中年人,见到韩漠进来,这中年人脸上显出一丝笑意。

  “先生!”韩漠上前去,恭敬试了一礼。

  这名中年人,当然就是暂时安置在这里的鬼谷宗师庄渊,比起地下迷宫时候的样子,此时的庄渊已经大大的变了样子。

  那个奄奄一息惨不忍睹的庄渊,此时自是早就洗过澡,身上换了一身轻便的锦衣,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也刷洗扎了起来,虽然依旧是瘦弱无比,但是此时展现出来的形貌,却是一位淡定儒雅的中年儒士。

  庄渊看起来精神似乎不错,微笑道:“坐下吧!”

  韩漠这才拉过旁边的一张成旧椅子,坐了下来。

  “我猜你这两日也该来了。”庄渊平静道:“宜春的事情,是不是处理得差不多了?”

  韩漠点头道:“京里已经派了大理寺和吏部的官员,昨天夜里抵达,这边的烂摊子,他们正在收拾。八卦困里的粮食,也正往外运,用来赈灾之用!”

  庄渊微微点头:“该你做的,已经做了,这剩下的事儿,你还是让他们去做的好。你先前太过显眼,接下来……该低调一些才是!”

  “是。”韩漠点头道:“如今的事情,主要是由司徒静和诸葛民去布置……司徒静知道这是将功赎罪的机会,倒也很是用心。此人当初能成为宜春郡守,才干还是有一些的,只是骨子太软,沦为了贺家的走狗……!”

  “真正的用人者,那是君子兼小人都要用。”庄渊平静道:“善用人者,非看用什么人,而是如何去用!”

  韩漠恭敬道:“弟子受教!”顿了顿,皱眉道:“只是还有一事,弟子到现在也不能想通。”

  庄渊凝视着韩漠,用眼神提出疑问。

  “诸葛民!”韩漠说出了一个名字:“先生,诸葛民这个人,按照一般说法,那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从不轻易插手任何的纷争事务,但是这一次……在诛灭贺家的问题上,诸葛民表现的很积极,从头至尾,也是站在我这一边,虽然看起来似乎是好事情,但是……弟子以为,这中间恐怕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吧?”

  庄渊微一沉吟,忽然道:“我一直很少看佛经,但是这几日在此处,却是看了不少,记住了一段话,你可愿意听一听?”

  韩漠立刻起身,恭敬一礼:“弟子领教!”

  庄渊缓缓道:“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韩漠想了想,才道:“先生的意思……!”

  庄渊凝视韩漠道:“诸葛民如此积极,自然是因为他也想贺家覆灭。他一反常态,很显然,他背后的靠山也是迫切希望贺族覆灭。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心中是想猜出他背靠的究竟是谁……其实正如方才那句话所说,你如今不需要动心去猜,等到该浮现的时候,你自然知道他是谁的人。你现在即使动心,却也是难以猜测出来……!”

  韩漠点头道:“不错。想贺族覆灭的,除了萧家,其他几大家族都会存有这个心思……包括我们韩家!”

  “所以说不准韩家就是诸葛民幕后的靠山!”庄渊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你能否定这一可能吗?”

  韩漠微皱起眉头,虽然他不可能相信诸葛民是韩家潜藏的人,但是自己难道真的能够否定?毕竟家族上层的许多事情,自己还是不知道的。

  “他可能是你们韩家的,也可能是苏家的,胡家的,范家的……甚至本来就是皇族的人!”庄渊平静道:“所以不必去猜,这个时候,他毕竟与你暂时在同一阵线,若是起了猜疑,正如佛经所说,那是妄动,伤及自己……!”

  韩漠深吸一口气,笑道:“明白了,多谢先生教诲!”瞥了旁边床上一动不动的男子一眼,那自然是阿迪,轻声问道:“他……还没醒过来?”

  庄渊道:“虽未醒,不过已无性命之虞……!”

  韩漠起身走到阿迪的床边,只见那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已经有了几许血色,呼吸也匀称的很,看起来倒也无甚大事。

  毕竟这古庙中的几位和尚,都是精通医术,在他们几人的诊治下,阿迪等人的伤势已经迅速恢复过来。

  就自此时,听得窗外传来脚步声,韩漠转过身,透过窗户,看到一道曼妙的身影从后院门进来,手里提着菜篮子,里面放着刚刚洗好的青菜,显然是刚刚洗菜回来。

  曼妙的身影与菜篮子搭配在一起,竟是异乎寻常地不协调,韩漠却是没有想到,萧灵芷这样冷傲的佳人,竟然也有提着菜篮子的时候。

  萧灵芷的冷傲,给人的是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冷秀之美,而菜篮子,恰恰是最直接的人间烟火。

  这种景象看在韩漠眼里,虽然让他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地让他感觉到,这个时候的萧灵芷,却是美得惊人,美得让人窒息。

  峨眉清扫,冷秀面庞,皎如秋月,行走间,柳腰款腰,香.臀扭动,摇曳生姿,在这一副简陋的画册中,萧灵芷这一笔,便是让人惊艳的绝美景色。

  看着萧灵芷进了对面的厨房中,韩漠兀自呆呆出神。

  “她是个好姑娘!”庄渊在身后轻轻道:“这些日子,可亏了她!”

  韩漠闻,回过神来。

  这几日来,他在夕春城处理贺族事务,不敢丢以轻心,一刻也不敢离开那边,所以这边那是有好几日不曾过来。

  这几个人出了八卦困,被韩漠安排到这里来,自然是隐秘无比,韩漠自然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即使是今日,也只是带着自己十分信任的李固一同前来。

  因此情况,自然是不便安排其他人来照顾的。

  萧灵芷四人,阿迪和小君尚未醒转,庄渊更是手脚不能动弹,所以只能是萧灵芷来伺候这几个人。不过瞧她行走的姿势,腿上的伤势只怕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韩漠喃喃道:“是,她……是一个好姑娘!”轻轻走出门,经过院子,轻步到了厨房门边,站在门边,看着里面,只见萧灵芷正在灶边引火,那是要准备煮饭了。

  祥和宁静!

  韩漠忽然觉得,自己这一阵子紧张的心情,在这一刻竟是化的无比的轻松,眼前这个画面,让他充满着亲切之感。

  那个美丽的女子,让他感觉到一股难以描叙的温暖感。

  这个冷清萧条的地方,因为这个女子的存在,却有着一股乡野的宁静祥和意境,韩漠呆呆地看着那个女子,不油然间,忽然吟道:“田家衣食无厚薄,不见县门身即乐……!”</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