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424章帝怒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燕国皇宫。

  乾心宫御书房内,燕国平光皇帝坐在案前,手里依然是捧着《史记》,细细地品读着,时而皱眉,时而发出轻轻的笑声,在这个时候,这位燕国的九五之尊,就像一个孜孜不倦的学子一样,贪婪地吸吮着书中的知识与智慧。

  有时候,这位皇帝甚至放下书,拿起笔来,在纸上写上一些东西。

  旁边磨墨的是一名长相清秀的小宫女,看起来有些忐忑不安,时不时地偷偷看看皇帝,一脸的紧张,当皇帝再一次提起笔要蘸墨的时候,这位小宫女更是因为紧张,差点弄翻砚台。

  皇帝皱起眉头,转头看了小宫女一眼,灰色平静之色,蘸了蘸墨,提笔又在纸上写了一些读书心得,这才轻轻放下毛笔。

  “可认识这个字?”皇帝拿起手里的纸,指着其中的一个字,忽然问道。

  那小宫女一怔,随即明白,皇帝是在问她的话,一时间白白的小脸儿憋得通红,紧张无比,“奴婢……奴婢不敢!”

  “朕问你识不识这个字……有何不敢?”皇帝的声音很柔和。

  小宫女听皇帝声音柔和,紧张感顿时消了不少,看了一眼,终于道:“是……是‘废’字!”

  皇帝放下手里的纸,淡淡笑道:“看来朕猜得不错,你果然识字……前日磨墨的似乎不是你?”

  小宫女急忙跪下,解释道:“奴婢……奴婢是昨日刚派过来伺候万岁……!”

  皇帝靠坐在豹皮大椅子上,闭上眼睛,看起来很疲惫,又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双手扣在胸前,一时间并没有说话。

  小宫女惶恐不安,跪在地上,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进宫多久了?”半晌过后,皇帝终于问道。

  小宫女垂着头:“奴婢……奴婢进宫两年了!”

  “进宫前……可识字?”皇帝的声音依旧很柔和,但是小宫女并没有发现,在那柔和的声音之中,却是隐藏着异样的寒意。

  小宫女颤声道:“奴婢进宫前……识字不多……!”

  皇帝眼睛依旧没有睁开,看起来就像是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声音柔和:“进宫分在哪里的?”

  “回万岁,奴婢先进了教乐坊,后来又被派到尚宫司……!”小宫女诚惶诚恐。

  朝中的世家重臣或许不会太过在意皇帝的威严,但是对于皇宫内院的太监宫女们来说,皇宫中的主人们那都是尊贵无比的人,而皇帝,那就是他们心中神圣不可亵渎的天之子,皇帝的威严在这些人的心中,那还是根深蒂固的。

  “教乐坊……尚宫司……!”皇帝喃喃道:“跟了谁?”

  尚宫司是后宫的一处部司,进入这一处的宫女们,都是从各部中挑选出来的精明能干善解人意之宫女,其作用,便是从这里分派宫女去伺候宫里的妃嫔娘娘们。

  燕国虽然算不得超级大国,但是三宫六院也还是有的,六妃九嫔,婕妤、美人、才人分布在皇宫内廷的各处宫殿中。

  从某种角度来说,燕国皇室也算是节俭的,比起庆国皇宫中的四五千名太监宫女,燕国的数量只有其一半而已。

  这位小宫女既然说被分进了尚宫司,那自然是要被派出去伺候妃嫔贵人的。

  小宫女犹豫了一下,很快就回道:“回万岁,奴婢是被派去……永春.宫!”

  皇帝眼角抽动了一下,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出话来,却见他的手缓缓地抬起,坐正身子,将手放在了龙案之上。

  砚台是和田玉制成,精致贵重,皇帝的左手轻轻地抚摸着砚台,忽然间,他的手闪电般地扣住砚台,一甩手,对着宫女的额头狠狠地砸了下去。

  “啊!”

  宫女一声惨叫,滚倒在地,额头被砸开,鲜血冒出,殷红的鲜血和漆黑的墨汁混合在一起,从宫女白皙的皮肤流下,异常的恐怖。

  那宫女在地上滚了两下,忍着剧痛,跪伏在地:“万岁……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万岁饶命……!”

  这个可怜的小丫头,根本不知道方才还和蔼的皇帝陛下,为何在这一瞬间像一头兽性大发的野兽,突然出手用砚台砸自己,她忍着痛,瘦弱的身躯颤抖着,虽然额头已经破裂,她还是不停地用已经破裂的额头往地上叩头,乞求皇帝的宽恕。

  “朕就知道你是她派过来的。”皇帝脸上的肌肉因为愤怒而扭曲着:“那个贱人,竟真是明目张胆地派人来监视朕了……识字……将朕写的字都记住吗?”他又是一脚将那宫女踹翻在地上,冷笑道:“天下人都以为朕是一个傀儡,以为朕是无能之君……你这蚂蚁一般的贱人,也赶来奚落朕吗?”

  小宫女痛苦地卷伏在地上,她想重新跪下,但是被皇帝一脚踹的呼吸急促,竟是不能爬起来,而她额头的鲜血,兀自流淌,本来一张清秀俏丽的脸儿,此时沾满了鲜血和墨汁,不成人形。

  皇帝喘着粗气,坐了下去,两只手握成拳头。

  一直以来,他的心中都充满着愤怒与委屈,但是为了一些东西,他一直在忍耐着……但是今天,他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无法忍受。

  太累!

  忍耐的太艰辛,他需要发泄一下。

  “贱人!”皇帝眼眸子望着前方还在冒着飘渺云烟的铜鹤,嘴中如同诅咒般,恨恨地低语着。

  他可以忍受很多的事情,但是这般明目张胆地在自己身边安置一双眼睛,这是皇帝无法忍受的,对于永春.宫那位主人的怒火,已经在皇帝的胸中燃烧的太久,到了如今,已经是越烧越旺。

  御书房的房门被轻轻推开。

  能够不经召唤就敢推开这扇房门的,放眼天下,也只有易空霆这位大总管了。

  佝偻的身子进了来,似乎没有看到卷缩在地上的小宫女,上前去,恭敬道:“圣上,是宜春那边过来的折子,总共十三道红头折!”

  皇帝恢复了平静,刚才那扭曲的脸庞平复下来,又变得如同平日般慈和。

  “内阁的人都进去了?”

  “是!”易总管回道:“都进去了……!”

  皇帝从桌上拿起一份书信,已经拆过封,“秀儿做事,朕总是很放心……她呈上来的消息,比内阁得到消息可是快了好几个时辰!”

  “秀公主聪明过人,手底下也都是精兵强将,自然是非同一般的。”易总管微笑着:“贺家……这次只怕是劫数难逃了!”

  秀公主掌管东花厅,虽然与韩漠一样,是燕国两大暗黑头子之一,但是凭心而论,秀公主本人以及东花厅的实力,那是完全压倒韩漠以及由韩漠领导的西花厅。

  宜春八卦困的事情,虽然只是一些官员以及贺族的几名长老知晓,但是善于谍报工作的东花厅,潜伏在夕春的探子自然是知道了那些该知道的情报,迅速地传到秀公主的手上,又从秀公主的手上到了皇帝的龙案上。

  皇帝将书信丢在桌子上,冷笑道:“朕倒要看看,内阁那帮人今次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不过,这一次让朕最满意的,还是韩漠!”

  “圣上的借势之道,看来已是初见成效了!”

  皇帝微笑着,看起来很开心,方才的怒火也似乎已经烟消云散:“老易,你说是韩漠太聪明,还是……贺学之太愚蠢?怎么这么快就败了,而且……败的如此彻底?”

  易空庭沉吟着,片刻之后,才道:“韩漠很聪明,贺学之也太蠢!”

  皇帝从豹皮大椅子上起身,背负双手,从龙案后走出来,轻叹道:“韩漠没有让朕失望,朕没有看错人!”顿了顿,脸色微显阴沉之色:“只是……贺家的本事也实在太大,竟然修建起那样而隐秘的地下迷宫……这样浩大的工程,修建时悄无声息,更是能将无数的兵器甲胄甚至是粮食藏在里面……朕现在想想,还是心有余悸啊!”

  “好在被韩漠揪出来……!”易总管缓缓道:“这是贺家的死穴,贺家……在劫难逃。不过……韩漠很有本事,老奴倒是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查出这样的证据来……贺学之虽然蠢,但是能将八卦困的存在隐藏至今不被发现,应该也是个谨慎的人……怎么就斗不过韩漠?”

  皇帝拍了拍易总管的肩膀,微笑道:“我们要看到的,就是结果……如今出现的,是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好的结果……至于过程,朕并不是很在意。”顿了顿,才道:“老易,派人随时打听结果,朕今天就坐在这御书房中,等着内阁那帮人拿出一个结果来……!”

  “是!”易总管恭敬道:“属下这就去安排!”

  皇帝微微点头,回到了坐上,继续拿起《史记》,饶有兴趣地继续研读。

  易总管看了看兀自在地上挣扎的小宫女,摇了摇头,更是轻叹一口气,上前去,出手如电,左手的一根手指戳在小宫女的咽喉,就那么轻轻一碰,喉骨碎裂的声音响起,那小宫女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声音,那一双无辜的眼睛一片茫然,瞳孔转了两转,便即凝固不动,人也没了气息。

  “老奴告退!”易总管向皇帝一躬身,这才用一只手提起小宫女的尸首,佝偻着身子,却毫不吃力,打开门,拎着尸首出去之后,又关上了门。

  皇帝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拿起先前丢在桌上的那张纸,眼睛死死地盯着纸上的那个“废”字,眼眸子中,怨念极深。

  内阁中,六名内阁成员已经聚集起来,在正室内屋中,坐成一圈,十三道红头折就摆放在中间的大桌子上。

  萧太师,韩玄道,胡雪辛,苏观涯,贺庆之,范云傲!

  燕国世家六大首脑人物,燕国政坛最强势的六大巨头,围坐在圆形大桌子四周,虽然每个人的神色不一,但是眼睛,却都是看着桌上的十三道红头折。

  “开印吧!”内阁首辅大臣萧太师终于道,“胡大人,今日你是轮值官,你将折子分发一下吧!”

  虽然各大世家明争暗斗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当这些燕国的政治巨头在处理紧急事务时,却表现的都很冷静。

  萧太师是首辅大臣,在内阁中的地位最高,同样在这里面也得到了与他地位相称的尊重。

  出了衙门,大家可以继续斗下去,但是在这里,那就是为燕国处理事务,维护的是整个燕国的利益,燕国的利益,也就等于是各大世家的利益。

  胡雪辛起身来,仔细看了看折子上的署名,当他看到中间有一份折子署名“韩漠”时,竟是一阵激动。

  能上折子来,至少证明韩漠没有死!

  所以他立刻看向韩玄道,将韩漠的那一份折子,交给了韩玄道,韩玄道看到署名,眼眸子里光芒闪动,看起来似乎也有些激动。

  六位巨头,每个人都分到一份红头折,尚有七份留在桌子上。

  韩漠,司徒静,诸葛民,凌磊,吏部数名官员,甚至有两份还是宜春当地官员的折子,这种大集体上呈红头折,还真是开创了内阁的新历史,在内阁的历史中,还从未出现过这样诡异的场面。</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