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398章逆徒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包括韩漠在内,这个声音对于三个人来说,那是极其陌生的,但是他们却在第一时间,知道来者究竟是谁了。

  称呼庄渊为师兄,并且能够来到这八卦困之中,也似乎只有那个鬼谷逆徒徐游能够做到吧。

  这世上许多的事情还真是巧的很,目前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徐游到来,但是最担心的事情,却在瞬间变成了现实。

  韩漠瞳孔紧缩,不自禁握住了血铜棍。

  即使他胆魄极大,自小到大,很少有事情令他感到畏惧,但是这个徐游突然到来,还是让他的心紧了起来。

  徐游武技的恐怖,他是十分清楚的,面对这样一个武技高强的鬼谷众,韩漠明白,虽然自己这边人数看起来似乎不少,但是要想击败徐游,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可能。

  且不论萧灵芷的武技是否高强,她的腿部受伤,已经无法再战,至若庄渊,被坚固铁镣锁住,更没有战斗的可能。

  能够坚持迎战的,只有自己和阿迪。

  只不过,两人如今的身体状况,那已经是精力匮乏疲倦不堪,即使要战,也只能凭借着强撑,而仅仅依靠意志,就能够抵挡得住身负鬼谷手绝技的徐游?

  韩漠与阿迪落入八卦困之内时,在阴阳谷内一场激烈的对战,可说是将两人的体力消耗了大半,坠入八卦困之后,十几个时辰,时刻处于紧张状态,更是拖着本就疲惫的身体,小心翼翼地闯过无数道陷阱,这才到了中央石窟来。

  虽然到的这里之后,短暂地歇息了个把时辰,但是二人之前消耗的体力和精力,区区一个时辰,又怎么可能恢复的过来?

  阿迪眉头紧皱着,他也握紧了青藤鞭,顺着声音,一脸冰冷地向声音望过去。

  只见从他们进来的那处石壁空隙中,火光亮起,一位青色锦衣的中年人右手举着一支火把,左手背负在身后,缓缓地走进了中央石窟。

  这个人看起来四十岁上下,相貌竟是颇为儒雅,看起来就像一位博学多才的儒士,儒雅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看起来竟是给人一种极为和蔼的感觉。

  任何人第一次见到他,一定会觉得这个人很有修养,很有学识,绝不会想到他竟是一个欺师灭祖心狠手辣的鬼谷叛徒。

  这个人当然是贺学之身边的第一幕僚徐先生,鬼谷众徐游!

  徐游走路的姿势甚至都很儒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文人的气息,若是走在大街上,不清楚底细的,谁能想到他竟是一名身负恐怖武技的高手。

  他带着笑容,扫了韩漠三人一眼,看到萧灵芷,脸上的笑意更浓:“姑娘便是萧太师的干孙女吧?听说你一直在暗中打听我的消息……如今你已经知道我是谁,只可惜……这个秘密只能留在这里,再也带不出去了!”

  他的声音温和的很,但是话中透漏出来的意思,却又是残酷的很,充满着杀意。

  萧灵芷冷冷一笑,“你便是徐游?欺师灭祖屠戮同门的徐游?”

  徐游叹了口气,缓步走向庄渊,“师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就算想清理门户,也不该将鬼谷派的事儿就这般轻易地让外人知道啊。而且……我鬼谷派历来择徒甚严,你就这样冒冒失失地收取三个徒弟,而且直接纳为嫡徒,这可是坏鬼谷门规的事情,要是被鬼谷派历代先辈知道,只怕你更是没有颜面去见他们了……!”

  他缓缓靠近,韩漠与阿迪对视一眼,二人脚步同时移动,竟是一前一后,将徐游夹在了中间。

  二人都明白一个很现实的情况,徐游既然到了这里,那自然不会让几人活下去-----至少不会让韩漠三个人活下去,他亲自来到石窟之中,自然就是为了杀人而来。

  一场死战,那是无可避免的。

  既然要战……那便战!

  韩漠和阿迪这两个男人,是从不畏惧战斗的,他们心中也十分清楚,要想对付这样一个恐怖的鬼谷众,联起手来,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否则……绝无生路!

  徐游看到阿迪移步挡在自己的身前,不由停下脚步,摇了摇头,叹道:“我还真是没有想到,你们三个人竟然能活着到达这里,不得不说……你们的运气真是不错。只不过……你们很快就会明白,到达这里,还不如死在其他地方来的痛快……!”

  韩漠竟然笑了起来:“徐游,你的伤……痊愈了吗?你自信……真的可以杀死我们?”

  “伤?”徐游眼皮子跳了跳,眼眸子里闪起阴鸷之色,也不回头,淡淡道:“你与那贱妇果然是在做戏……她是什么人?你若告诉我,我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他口中的贱妇,自然是说艳雪姬。

  他被艳雪姬击伤,此事知道的人极少,除了贺学之,也恐怕只有艳雪姬才知道。如今韩漠出口这般说,毫无疑问,定然是艳雪姬告诉他,这也就证明,艳雪姬与韩漠确实有瓜葛,两人几夜在一起,派人听房,房内颠.鸾倒.凤,一开始还以为韩漠是迷恋艳雪姬的美色,现在确实能够确定,二人一直是在做戏,故意装出郎情妾意,用来迷惑听房者。

  徐游当然不知道,韩漠与艳雪姬假戏真做,已是有了合体之实。

  对于艳雪姬的身份,徐游自然是非常疑惑,那是很想知道的,他隐隐觉得艳雪姬很有可能是十方名将中的人物,但是他始终无法确定这一点。

  毕竟他无法想象,如果艳雪姬真的是十方名将的人物,却为何要来到宜春郡,来参与这样一件燕国世家之间的争斗。

  萧灵芷闻,竟是瞥了韩漠一眼,咬了咬红唇。

  韩漠在春园与艳雪姬共处一房,留宿几夜,这事儿萧灵芷自然是十分清楚的。萧灵芷的年纪,对于男女之事,自然是清楚的,在她看来,韩漠与艳雪姬共处一室,若是没有发生一些粉红色的事儿,那是谁也不相信的。

  韩漠已经笑呵呵地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她是谁?看来你的智慧也不过如此了。你智慧不高,就连武功也及不上一个女流之辈……还自以为是鬼谷高人,这还真是有些自以为是……!”

  大战在即,韩漠知道,与这样的强敌对战,虽然要小心谨慎,但却绝不能紧张,所以他尽可能地放松自己,甚至用语去扰乱徐游的心神。

  他当然知道,这种小动作,对于徐游这样阴险狡诈之辈可能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哪怕起到一丝儿的作用,他也会尽可能的使用。

  面临的对手越强,就越要注意每一个小细节,尽可能地利用任何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细节,说不定在战斗中,这些小细节就能创造出奇迹。

  阿迪看起来倒是镇定得很。

  或许这个家伙经过的战斗太多,无论对手时强时弱,他都能够保持淡定的心态,这也许是他最大的优点之一。

  一天前还你死我活在阴阳谷内生死对决的两个人,如今却成为师兄弟,还要联手对付一位恐怖的鬼谷高手。

  人生总是如此荒谬。

  果然,韩漠的讽刺语,对徐游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只是温和地笑着,捋着颔下的一绺青须,“韩漠,我若是再年轻三十岁,或许真的会被你激怒,只可惜……!”他无奈地摇摇头,似乎对韩漠这种幼稚的做法感到好笑。

  从徐游进来,庄渊便闭上眼睛,一直未曾说话,老僧入定般,似乎睡着了一般。

  这个时候,他终于睁开眼睛,声音也很淡然:“师弟,今天,你本不该来的……!”

  徐游呵呵笑道:“我只是想念师兄,所以前来看看……!”

  庄渊平静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今天来到这里,只会白白丢下一条性命……!”

  徐游微微皱眉,似乎不明白庄渊的话。

  在他的眼中,韩漠几个人遇上自己,就等于是几个哇哇学语的婴儿碰上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兵,他有自信在片刻间就取下韩漠几个人的性命。

  只是庄渊忽然说出这样奇怪的话来,却是让他有些疑惑。

  “师兄,你想耍什么花招?”徐游依然捋须道:“你该明白,你这一生……终究不是我的对手,你……斗不过我!”

  “你的伤并未痊愈……!”庄渊显得很淡定,似乎是在陈述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事实:“你虽然修成鬼谷手,却一直没有以佛气融合,你的五脏六腑,已是深受其伤……你与他二人交手,五十招之内若是不能取胜,你必会死在他们的手里!”

  徐游眼眸子里闪着怪异之色,脸上却依旧保持着淡定的笑容:“师兄,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庄渊嘶哑的声音道:“你已经相信!”

  “五十招?”徐游笑道:“你觉得他们两个能撑得住五十招?”

  庄渊以一种极其肯定的语气道:“当然,他们当然可以!”他的声音忽地肃然起来:“我的弟子们,清理门户的时候……到了!”</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