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395章迫害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掏坟掘墓,天理不容!

  这八个字从庄渊的口中说出来,包括阿迪在内,顿时间都是豁然变色。这三个人也都是智商极高的人物,阿迪虽然身处南风国,对于中原其他三国的文化了解的不是太多,但是这八个字的含义,他还是能够听得懂的。

  鬼陵藏着鬼谷手的要诀,那里都是鬼谷历代先辈的坟墓……!

  萧灵芷咬着香唇,而韩漠的眼中显出了凶狠的杀意。

  “你们只怕已经猜到了,我那师弟,独自守卫着鬼陵……他在那里,以守墓为名,暗中挖掘鬼谷先辈们的坟墓,找出鬼谷手的要诀……!”庄渊的情绪没有了之前的平和,虽然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他的眼泪却禁不住地从他的双眸中流出,从眼角顺着干枯的脸颊往下滚落。

  “禽兽之辈!”韩漠冷声道。

  他能够体会庄渊的心情,这个可怜人的心,只怕因为此事已是伤痕累累。令他痛苦的,绝不是肉体上的这种折磨,而是精神上的那种摧残。

  身为鬼谷派的宗主,因为自己的心慈手软,竟然让鬼谷先辈的坟墓被挖掘,扰乱无数鬼谷先辈们的英灵,庄渊心中之痛,绝不是用语便可以形容的。

  萧灵芷银牙紧咬,这种禽兽之举,让这个姑娘也是恨之入骨。

  “一年后,当他出现在我面前时,他已经学会了鬼谷手。他的武技,已经可以在鬼谷之内为所欲为。”庄渊缓缓道:“那夜风雨交加,我还在沙盘上推演军阵,他不经许可,推开我的房门,进入我的房中……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先前的仁慈,换来的是他歹毒的反击。那一夜,他凭着鬼谷派最强的武技,杀光了鬼谷之内的所有使徒,做的悄无声息,到得我的房中时,他双手满是鲜血……!”

  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

  那个耸人听闻的风雨之夜,谁能够想到,鬼谷圣地的鬼谷之中,竟然发生了那样惨绝人寰的一幕。

  时间流逝,韩漠三人都是静静地看着庄渊。

  或许是沉寂于那个惨绝人寰的夜晚,庄渊久久没有说话,他的眼睛紧闭着,眼泪却是禁不住地溢出滚落。

  “他的鬼谷手,我是抵挡不住的。”庄渊那嘶哑的声音重新响起:“我败在了他的手里……他挑断了我的脚筋手筋,却没有杀死我……只因为他要让我看到他功成名就的那一天……!”

  “是他将你从鬼谷之中带出来?”

  “是。那天夜里,他便带着我,离开了我生活三十多年的鬼谷……自此之后,我便再也没有回去过鬼谷……他就像对待牲畜一样,将我带在身边,混迹过魏国,也到过庆国,最后来到了燕国……来到了宜春郡……!”缓缓道:“那已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他为何要选留在这里?”萧灵芷问道:“莫非他以为贺学之是个英明之主,又或者……贺家能够成就霸业?”

  “并非如此。”庄渊道:“燕国九大家族,最可能成就霸业的,只有三家!”

  “三家?”韩漠看了萧灵芷一眼,“请教先生,却不知是哪三家?”

  庄渊道:“萧,韩,苏!”

  韩漠和萧灵芷不约而同地互相看了一眼,韩漠忍不住问道:“却不知先生为何有此一?”

  “萧家有萧怀玉,苏家有最强的人脉,而韩家……有着其他家族无法比拟的地理优势和民心基础……!”庄渊轻描淡写地道:“只要萧苏两家对峙之势不消,那么韩家终有一日会超过这两家,也是最有希望成就霸业的家族!”

  韩漠愕然。

  这庄渊深处地下石窟,却是对燕国的形式了如指掌,而且他所的萧苏对峙之势不减,韩家将崛起的论调,如今正在燕国形成。

  这还真有点当年三国时代诸葛孔明身在隆中,却已定天下三分的那个意思。

  “那么贺家呢?”

  “燕国有三家最可能成就霸业,也有三家最不可能成就霸业!”

  “哦?”

  “第一不可成就霸业的,自然是西门家。地小人稀,实力薄弱,不足与任何家族抗衡。吴家则位列第二。叶吴两家联盟,实际上就是叶家在控制着吴家,吴家处处受制于叶家的控制。最后一个最不可能成就霸业的,就是贺家!”庄渊淡淡道:“如同吴家一样,贺家也是处处受制于萧家,贺家自以为能借萧家之势崛起……只是他们不知,借势终比不上有势,萧家的势力,足以控制住贺家!”

  韩漠眯着眼睛。

  很显然,从庄渊的口中可以知道,这个鬼谷众并不知道燕国在这一年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口中的叶吴两家以及西门家,已经是昨日云烟,不复存在。

  阿迪冷冷一笑,问道:“这就奇怪了,既然贺家是最不可能成就霸业的,你那师弟却为何要选择辅佐贺家?”

  庄渊燕眼睛瞅了阿迪一眼,“我所说,只是整体形式而已,而自古至今,很多的事情的变化,都会因为人的出现而改变。”

  “人?”

  “且说三国,刘备不过织鞋贩席之辈,却为何能够成就帝王之业?他白衣之身时,亦是绝不可能成为一国之君,但却为何能够达成不可能之功业?”庄渊声音再次平和起来,“只因为他有人,文有孔明,武有关张,更有一批杰出之士辅佐于他,因此,他才能变不可能为可能。我论燕国之势,只是目前之势而已。贺家挣不脱萧家,吴家挣不脱叶家,不过是目今这两家并无胸怀大才之士辅佐而已,一旦出现扭转乾坤之辈,进入这两家幕僚,便有可能摆脱控制,形势自然是另一番景象!”

  阿迪显然难以理解庄渊的这番话,皱着眉头,眼中显出一丝茫然。

  韩漠却是明白,这种冷兵器时代,充斥着个人英雄主义,往往一个强大的人物,就能够改变历史的进程。

  “先生的意思,令师弟自认为是扭转乾坤之辈吗?”韩漠问道。

  庄渊微一沉吟,才道:“他虽品性卑劣,但是不可否认,他的才干……却是可以改变一些事情……!”

  “既然有如此才能,投身强势家族门下,岂不更容易达成功业?”萧灵芷轻轻道:“投身强势家族,他更能施展自己的才华!”

  庄渊叹道:“你们并不明白,他既然桀骜不驯,野心勃勃,那便是自以为才干天下无人能及……只有投身不可能成就霸业的家族,而后成就一番霸业,才能显出他的本事来,也才能满足他内心的虚荣……而且投身强势家族,所得到的依赖和尊敬,定然是要比弱势家族少得多……!”

  庄渊这样一说,韩漠和萧灵芷似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宁为牛首,不为凤尾!

  那个欺师灭祖的家伙,性情既然傲慢,自以为是,那自然是希望得到不容马虎的礼遇和尊敬,这种满足他个人虚荣心的要求,在弱势家族自然比在强势家族更容易得到,而且为了显示自己是一个扭转乾坤的纵横家,他自然是要以一个相对较弱较低的家族为根基,展开他纵横天下的野心。

  “以他的本事,自然很容易便被贺学之所接纳。”韩漠淡淡道:“贺学之正愁贺族人才不足,这时突然天降一名身负奇才的鬼谷纵横家,他自然也是欣喜若狂,这两人自然是一拍即合,相见恨晚了!”

  “不错。”庄渊道:“三年前,我那师弟投身贺族门下,自此成为贺家的一位幕僚……而贺学之更是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了我那师弟,显示他对师弟的信任……你们自然知道是什么样的秘密!”

  “阴阳谷八卦困!”韩漠立刻道。

  庄渊道:“正是。将这样大的秘密告诉我那师弟,可见贺学之也确实需要他……而从那天开始,我便被带到这里来,囚禁于此,直到今天,我再也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

  “阁下说话也太过夸张了吧!”阿迪冷笑道:“在这里三年,就是神仙恐怕也被饿死渴死吧,你却能活到现在,难不成你还真成了神仙?”

  庄渊并不在意阿迪语气中的讽刺,只是道:“你觉得我那师弟在达成霸业之前,愿意看到我死吗?他每隔两日,便会亲自来一趟,给予我能够活下的食物和水……他自然不会让我吃饱,看到我肉体受到的折磨,对于他来说,那也是一种享受!”

  阿迪忙问道:“你在这里三年,那你可知道那个活眼在哪里?你有没有法子让我们出去?”

  庄渊并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只是看着韩漠,问道:“年轻人,你可知道,我为何要告诉你这些,这本是我鬼谷派的秘密,我为何要告诉你们?”

  韩漠皱起眉头。

  庄渊以枯竭的精力,耗费这么长时间,对几个从未见过的陌生落难者陈述着鬼谷派当年发生的惨剧,这当然不是庄渊闲来无事,更不是这位鬼谷派的宗主喜欢说话。

  他将这些事情娓娓说来,告诉三人,目的何在?

  身为鬼谷派的宗主,当然没有兴趣来给别人讲故事解闷。

  萧灵芷微一沉吟,终于道:“先生可是有事情要吩咐我们做?”

  庄渊眼眸子里显出一丝笑意,“姑娘,你们与我没有任何渊源,我又凭什么吩咐你们做事?只不过……我确实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去帮我做……所以,我告诉你们我的这个故事,是想与你们做一笔交易……一个很公平的交易!”</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