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391章酒尽后,风依旧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佳肴已经凉了,但是贺学之的话依旧在继续:“苏大人或许还不知道,这几日你抓人倒是抓的爽利,但是造下的祸患却是不少。你共抓进十四位大小官吏,这些官员无一不是地方要员,负责的也是地方的主体事务……换句话说,如今的灾情,还需要这些人尽力维持着。你大刀一挥,将他们抓来,十几处衙门的公务也就歇了下来,你却不想想,这样一来,只会让宜春的局势愈加的混乱,让那些本就痛苦不堪的百姓更加痛苦。”他看了看苏克庸,继续道:“百姓们如今都知道,造成局势更加混乱的罪魁祸首,正是你苏大人……而我们贺家,也尽力将这一缘由传给了百姓知道。还有被你抓进来的官员,从这里出去后,浑身是伤……那些伤痕,更是你身为暴吏的铁证,所以……朝廷如果有人来调查你的死,我们就会禀报上去,因为苏大人你的办案不利,导致宜春混乱,宜春大小官员受尽屈辱,百姓更是要声讨苏大人你,苏大人自觉羞惭,愧对朝廷,饮毒酒自尽……这应该说的通吧?”

  苏克庸脸色发青,浑身颤抖,他明知自己的死期将至,但是他最为畏惧的,却是自己死后,还要担下无尽的臭名。

  “莫非你以为朝廷会相信你的一家之。”苏克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你莫忘记,抓人……并不只是我吏部官员下令,那是经过监察使的许可,监察使代表的是朝廷,也就是说,抓人,那是朝廷的意思。”

  “你是说凌太监?”贺学之不屑地笑了起来,“苏大人啊苏大人,你还真是天真啊,难不成你还以为那个没有卵蛋的太监能为你作证?”

  苏克庸冷声道:“难不成你连他也要杀?”

  “杀他?”贺学之哈哈笑道:“苏大人,不瞒你说,杀那头阉货,我还真怕脏了我的刀。而且……他是有用之人,我又何必要杀他。我还等着他帮我作证,来指证苏大人您呢!”

  苏克庸眼皮跳动。

  “韩漠死了,那凌太监便已经没了靠山,你若西去,他一个无能的太监,还不由我随意控制。而且苏大人也应该看得出来,那个凌太监倒也是一个聪明之人,对于形势的判断也是有些眼力的,他很快就会清楚,宜春东部三县,终究是我贺家的天下,他若想平安返回燕京,就得好好地按照我贺学之的意思去办事……!”贺学之带着得意的笑容:“苏大人,你猜他会不会听话呢?”

  “好手段,好手段!”苏克庸怒极反笑:“贺学之,自始至终,你眼看着我动手抓人,严刑审讯,却是一不发,原来早就设下了这些阴谋……人都说贺家大老爷脑满肥肠,脑子里放的都是草,如今看来,那都是别人太小看你了。”

  贺学之也不生气,嘿嘿笑道:“我倒喜欢别人那样说我……不被人防备,总是件好事情!”他向窗外看了看,缓缓道:“苏大人,夜深了,这盏酒……!”

  苏克庸冷然地注视着贺学之,并没有说话。

  贺学之叹道:“苏大人,你也是有身份的人,自己如果不愿意动手,我就只好让人来帮你了……!”

  苏克庸脸上显出不屑的笑容,伸手端起酒盏,看了看里面的酒水,才看向贺学之,淡然道:“多算计者,终被算。贺学之,你终究不会是胜利者!”说完,他很痛快地将酒盏中的酒一饮而尽。

  酒虽尽,这窗外却依旧清风悠然。

  夜更静!

  阴阳谷地下迷宫的大石窟中,韩漠三人都是死死地盯着石柱子下的那个人,火折子散发出的光芒,可以让三个人清晰地看到那个人的样子。

  蓬头乱发,骨瘦如柴,身上的衣裳已经破旧的不成样子。

  这或许是韩漠见过的最邋遢最不修边幅也是最寒酸的一个人,那个人靠坐在大柱子下面,身体四周满是铁镣,因为距离原因,几人一时间还不能确切地知道那些铁镣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那个人就真如地下的厉鬼一样,韩漠甚至感觉到背上的萧灵芷微微颤抖了几下。

  韩漠并没有畏惧,他甚至往前走了两步,想看看这个人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阿迪的胆量自然也是不小的,看到石柱子下的这个人,他先是一阵惊讶,但韩漠向前走了两步后,他也捏着火折子,往前走了几步,更加靠近了那个人。

  一股子酸臭之味扑面而来,钻进鼻子里,让人感觉到一阵恶心。

  韩漠这下子终于看清楚,那些铁镣,乃是为了用来锁住这个人,这个人的脖子上,双肩,手腕,腰间,脚腕子,全都被铁镣锁住。

  铁镣极为粗重,堆积在那里,看着都让人有一股重量感的压力。

  几人更是看到,此人的两只手臂软软垂下,皮肤干瘪,就像手臂上已经没有血液在流淌,他的两条腿也是瘦弱不堪,只剩下皮包骨头。

  那人披散着长发,此时却抬着头,露出一张干瘦没有血色的脸庞,双颊深陷,眼眶更是凹了下去,但是出人意料的,他却有一双很明亮的眼睛,那双眼睛内的神色,竟然是极其温和。

  韩漠震惊了,他不油然往阿迪望去,而阿迪却也恰恰向他看来,两个人脸上除了震惊,更多的是疑惑。

  他们实在想不到,在这地下迷宫之中,在这巨大的石窟之内,竟然还锁着这样一个人,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他又是被谁锁在这里?是贺学之吗?

  “你们不必怕,我是人,不是鬼!”韩漠几人尚未开口,反倒是这个厉鬼一样的可怜人先说话,他的声音嘶哑干涩,就像喉咙里卡着什么东西。

  “你是谁?”阿迪沉声问道,他依旧紧握青藤鞭,眼角余光警觉地打探着左右,存着小心谨慎之心。

  他无法确定,这样一个可怜人,会不会是陷阱中的一个环节。

  可怜人的眼神依旧温和,他似乎想用他的眼神来表达他的友善,来显示他并不是恶人,“既然到了这里,你们先坐吧,我看你们……吃了不少苦,能活着走到这里……不容易……!”

  韩漠也确实感到疲惫,小心翼翼地将萧灵芷放在地上坐下,这才直接向那人问道:“前辈,这里可是中央石窟?”

  可怜人抬头看了看韩漠,声音虽然嘶哑,语气却是很温和:“原来你们知道这是八卦困?你猜得不错,这里确实就是中央石窟,你们要找的活眼,就在这里面!”

  韩漠只觉得紧绷的神经此时才稍稍松了一些,虽然并不知道活眼在这石窟的哪一处,但是对方既然说这里是中央石窟,那就表明出路离得近了,几人离死亡又远了一步。

  阿迪已经坐下来,伸手擦去额头的几滴汗水。

  “前辈是被贺学之害成这个样子?”韩漠看着可怜人凄惨的样子,皱眉问道,虽然一时间并不知道可怜人的真实身份,但是韩漠还是感觉出,这个可怜人并非敌人,从这个人的身上,他感觉不到一丝敌意。

  “我的手筋脚筋都已被挑断……!”可怜人声音很平静:“但却不是你说的那个人所害!”

  他此一出,韩漠三人同时惊住,萧灵芷美眸看了看可怜人的手脚,美丽的脸上显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被囚禁在这个地方,那已经是痛苦不堪,这个人竟然手筋脚筋都被挑断,那是要忍受何样的痛苦啊。身处这种环境,普通人即使不因精神崩溃而死,也一定会怨念深厚,满腹怨毒,但是这个可怜人表现出来的,却是平和的友善,听他的声音,看他的眼神,你绝想不到他是一个受尽折磨的人。

  “谁……谁如此狠毒?”萧灵芷禁不住问道。

  可怜人并没有隐瞒:“一个当年与我亲如兄弟的人,一个当年我可以为他死的人……一个比我更有才干的人!”

  这句话,可怜人说起来,没有带任何感情,就像是在陈述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实。

  你听不出他是悲伤还是痛苦,是愤怒还是温和。

  “他为何要害你?”韩漠皱眉问道:“他是谁?”

  “为何要害我?”可怜人闭上眼睛,似乎在想着这个问题的答案,片刻之后,才睁开眼睛道:“或许……他不喜欢我,又或许……我的存在让他很不舒服……也许,根本不需要理由......!”

  这短短一句话,竟是说得有些凄凉。

  “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萧灵芷又问道,她终究是个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女人的好奇心总是最重的,她很想知道这个深陷地下迷宫的可怜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遭遇。

  如果是往日,如果是在落入这地下迷宫之前,以她冷傲的性情,她是没有兴趣去过问别人的事情,更没有兴趣去知道别人的遭遇。

  但是经过地下迷宫的十几个时辰,她明白在这种绝境要生存下来,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她无法想象,这样一个手筋脚筋被挑断的可怜人,是以什么支撑他活下来。

  肉体被折磨成这个样子,难道他的毅力和勇气依然不屈地存在着?

  萧灵芷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一个人,落入这阴暗的地下迷宫,即使再坚强,只怕也会因为寂寞和恐惧,精神一点一点的崩溃,直到最终无法忍耐,自己结束生命。

  可怜人用那嘶哑的声音平静道:“因为……我不愿意死!生命的价值是很可贵的,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到必死之时,我们又何必舍弃自己的生命呢?”

  “请问前辈尊号?”

  “我是……鬼谷庄渊!”可怜人的声音充满了骄傲。</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