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359章阿迪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露出和善的微笑,那年轻人并不领情,只是冷冷看了韩漠一眼,撇过头去。

  那二人点了菜,叫了酒,灰色的包袱放在脚底下,二人都是双手抱在胸前,如同冷漠的打手一样,也不说话,微闭着眼睛,径自在等着酒菜上来。

  韩漠看这两人,愈发觉得有趣,肖木也回头看了一眼,凑近过来,低声道:“那两个家伙,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风国人!”

  韩漠微一皱眉,随即显出笑容来。

  莫非这两个家伙是药商?

  不过韩漠是见过风国药商的,那是在燕京城的一家酒楼中,一群风国药商调戏花庆夫人,韩漠帮助花庆夫人解围。

  他与风国药商接触不多,但是那日却是闻到风国药商的身上有那么一股子浓郁的药材味道,难以驱散,但是这两个人身上并无那种药材之味,药商的可能性却是小的很。

  对于风国人,韩漠是有一定了解的。

  风国人是一个极其留恋故土的民族,轻易不出本国,在中原大地上,除了风国,其他三国并不多见风国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风国人在中原大地上愈发显得神秘诡异。

  大多数出现在其他各国的风国人,那都是药商,魏国与风国那是仇怨极深的两国,在魏国更是连风国的药商都很少见到。

  不是药商的风国人,韩漠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而且这两个家伙身着燕国服饰,遮遮掩掩,并不暴露他们风国人的真实身份,这让韩漠顿时对这两个人的来意很感兴趣。

  酒菜上来,两名风国人睁开眼睛,开始很有规律地吃饭喝酒,他们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似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用餐上。

  韩漠与肖木边喝着酒,一边似有若无地看着两个人的动静。

  眼见那二人便要吃完酒菜,韩漠终于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走到那张桌子边,拉开一张椅子,大大方方地坐了下去。

  两名风国人立刻停止用餐,抬起头,用一种异常阴冷的目光看着韩漠。

  韩漠微微一笑,问道:“萍水相逢,不知道能不能一起喝上几杯?”

  那汉子立刻道:“不能,你最好赶快离开,否则我的拳头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无礼!”他说话很缓慢,那音调,果真夹杂着风国人的味儿。

  “四海之内皆兄弟。”韩漠叹了口气:“我好心结识二位,二位却是拒人千里之外,这才是无礼吧?”

  年轻人冷眼看着韩漠,等韩漠说完,才淡淡道:“我们不是兄弟,也不会成为朋友,所以……我请你现在离开!”

  韩漠耸耸肩,厚着脸皮嬉笑道:“如果我不离开呢?”

  那汉子立刻握起拳头,怒视韩漠,看那样子,随时都要打出那石头一样的拳头来。

  年轻人看了韩漠片刻,终于起身,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脚底下的灰色包裹,二话不说,抬步就往馆子外面行去,那大汉也起身,快步跟了出去。

  这倒让韩漠怔了一下,随即露出笑容,这两个南风人,倒还真是有趣的很。

  两名南风人出了羊肉馆,径直往东边行,那汉子似乎还有些气不过,低声问道:“阿迪,为何不教训那个猪男子?”

  被称为阿迪的年轻人停下步子,看了汉子一眼,淡淡道:“屈狄汗,某是来办事,不是来闹事,此处,不可节外生枝!”

  屈狄汗点了点头,问道:“某何时去见那人?”

  阿迪道:“先找地方歇息下来,等到街上没有人,某自会去!”

  屈狄汗点点头,这才随着阿迪混入人群中,很快就消失了踪迹。

  韩漠是在当日半下午时分,应司徒静的传讯,来到夕春县县衙。他知道司徒静是要在宋车儿之死上纠缠自己,或许那名妇人已经被他们找到,甚至已经被那帮家伙威胁着作伪证。

  韩漠虽然是护粮官,身份不低,但是宜春郡郡守亲自过问此案,传人过去,即使韩漠心里对这个司徒静厌恶无比,但是他还是按照燕国的律法,应传来了县衙,肖木则是领着几十个御林军士兵,护卫前来。

  韩漠与宜春贺系官员的矛盾已经是摆在台面上的事儿,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带一群御林军在身边,那是必须的事儿。

  县衙门外,不知是老百姓闲来无事,还是司徒静那一伙人有心为之,数百名闲人聚集在衙门外头,里三层外三层,都在等着看好戏。

  韩漠觉得这应该是司徒静故意找来的一群闲人,毕竟这一群人并不知道今天要审查的对象是护粮官韩漠。

  司徒静的用心,自然是这事儿越多人越好。

  见到韩漠带着大批御林军过来,围观的人群还以为这位年轻的将军又是前来主持公道,那日为田布仁和夕春米商们主持公道,搞垮大鸿米店,这事儿那可是大街小巷人人皆知,对于这位年轻将军大部分人都是及钦佩又敬仰。

  “韩将军来了!”有人立刻喊道。

  于是人们主动地闪开一条道来,都是眼中闪着光,看着韩漠。

  韩漠背负双手,身后带着肖木和两名御林兵士沿着人群中的道路往衙门走去,其他的御林军则是布阵在县衙大门前,气势森然。

  见人群都是带着敬慕看着自己,韩漠拱起手,对着两边的人群行礼,看起来谦虚温和,又是博得众人的一阵欢呼。

  县衙大门敞开,韩漠远远地就看见,今日的大堂正座上,高高坐着宜春郡守司徒静,看来这家伙今日是要主审自己了。

  韩漠嘴角泛起不屑,既来之,则安之。

  进入衙门,韩漠这才发现,今日坐在大堂内的人,那还真是不少,除了司徒静,正座左边坐着几日不见的监察使凌垒凌公公,右边却是神情诡异的贺学之,下面又是座了一群子衣着华贵的士绅官员,夕春知县今日在这大堂上,却是身份极低,坐在了左边靠下首。

  韩漠进贺学之正襟危坐,还真是佩服此人的定力,事关生死的账本被盗走,还能有此镇定姿态,至少老家伙表面功夫真不是盖的。

  韩漠一进大堂,凌垒却是第一个站起来,远远拱手行礼笑道:“韩将军,来,到我这边坐!”

  凌垒似乎并不知道要审的是韩漠,表现的极其亲切,还以为韩漠今日也是前来听审的。

  除了凌垒,其他官员士绅也都起身拱了拱手,只有司徒静高高坐着,一脸阴沉,贺学之则是起身上前来,皮笑肉不笑地道:“世侄,这一起案子,非比寻常,特别是发生在这个时候,我们夕春县那是极其关注的。毕竟此事是涉及到民心大事,马虎不得,所以贺族的长老以及宜春一些官员都是极其关心此事,也是要过来看看情况……大伙儿都相信世侄是清白的,乃是义愤杀人,不是因奸杀人……!”

  韩漠心中冷笑:“这个时候和老子提民心?”脸上却淡然道:“世伯,你这话可是说的让我冷汗直冒啊!”

  “哦?”贺学之眯着眼道:“却不知此话怎讲?”

  “世伯,韩漠不是为义愤杀人,也不是因奸杀人,而是……因公杀人,这一点,你可莫说错了。有时候罪名错上一两个字,那意思大不相同,所面临的麻烦也就大不相同了!”韩漠淡淡笑着,缓步上前,向凌垒凌公公一拱手,微笑道:“凌大人,这几日可好?你今日怎么也有雅兴来此?”

  凌垒刚听贺学之一番说话,似乎明白了什么,看了贺学之一眼,感觉这中间似乎大有纠葛,只能笑道:“贺大老爷对咱家……唔,对本官说今日有大案子,关乎民心社稷,更关乎宜春的局势稳定,所以请我前来听审……韩将军,这……究竟是何案子?”

  “凌大人竟然不知道?贺大老爷请您过来,竟然连是什么样的案子都没告诉你?”韩漠冷冷一笑,道:“凌大人,或许你还不知道,今日要审的对象,那可是我韩漠!”

  “什么?”凌垒大吃一惊,神色豁然变了。

  贺学之忙上前来道:“凌大人,事情你也想必清楚。韩将军初来夕春县之时,错手杀死一名衙差,那衙差叫宋车儿,是夕春县衙的都头。”

  韩漠淡淡笑道:“世伯,你又说错了,我不是错手杀人,而是有意杀人的!”

  贺学之一怔,神色随即变得有些难看。

  凌垒立刻道:“有这事儿,我知道这事儿。那宋车儿欺辱妇女,被韩将军看见,一刀给砍了……怎么,这事儿也要审吗?这……这不是瞎胡闹吗?”

  韩漠闻,心中顿时对这个太监还是生出大大的好感。

  贺学之打从心里那是瞧不上这阉人,但是如今这阉人恰是监察使,虽无多大势力,但却是一道极为有效的牌子,所以笑道:“我也是这样认为,韩将军为公杀人,平息民怨,那是大大的好事啊。不过……据随同宋车儿一同前去执行公务的衙差们所陈述,这事情中间,却是另有蹊跷!”

  “什么蹊跷?”凌垒皱眉问道。

  这一阵子他身为监察使,人人见他都是恭恭敬敬,在春园那也是好好地滋润了几日,所以他现在倒是有了几分官威。

  往日里若是见着韩漠和贺学之这样一干人,那自然是卑躬屈膝恭恭敬敬,但是短短时间的锻炼,已让他陷入了监察使这个身份,所以说话也是颇有底气。

  “据那帮衙差所说,韩将军……是因奸杀人!”贺学之故作为难道:“所以两下各有说辞,一时不好决断,而且宋车儿的家人数番上告,夕春县城都是知道这事儿,若不好好审理,还韩将军清白,只怕老百姓心中的疑团不解,这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凌垒摇头道:“韩将军的为人,本官是知道的。他年少英俊,身份高贵,若是要女人,那是成千上万涌来,绝不会少。区区一个民妇,岂能让韩将军动心?而且那日我们到达夕春县,已是连续数日赶路,人困马乏,精力疲惫,韩将军一路辛苦,那更是疲倦得很,哪有那样的心思?贺大老爷,那几名衙差,必是造谣生事,想要污蔑韩将军,重重一顿板子,让他们如实招来,自可向百姓交代!”

  贺学之眉头微蹙,他倒想不到凌垒如此帮衬着韩漠,这几日他可是费尽心思取悦凌垒,各种新奇玩意,各种珍稀美食,再有数名美女陪着,让凌垒如同置身天堂,本以为至少已经拉住这太监一些立场,想不到到了这个时候,这宦官却是毫不犹豫帮着韩漠,倒真是让他有些意料不到。</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