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340章二十四式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看着艳雪姬那凹凸起伏的身体和那颠倒众生的媚笑,韩漠只能感慨,这样的尤物实在能令每一个男人疯狂。

  他并没有猴急地扑上去,虽然他也想将这尤物按倒身下,肆意驰骋一番,但是韩将军做事向来有计划有分寸,这种事儿也不例外。

  她上前,横着抱起艳雪姬让人喷血的身体,将她轻轻放在榻上,艳雪姬已经闭上眼睛,两只手手儿环住韩漠的脖子,似乎害怕韩漠就此离开一样。

  韩漠将她放好,才轻声道:“宝贝儿,我有一样好东西,正好是这个时候可用,不如你我一起研究一番!”

  艳雪姬睁开秋水般的眸子,疑惑道:“什么?”

  韩漠在她的坚挺肥硕的大胸部上摸了一把,才从怀里取出一本书来,道:“这是房中秘宝,是大大的好东西!”

  艳雪姬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春.宫秘术二十四式》,封面上竟是画了一副极暴露极大胆的春.宫图,正是一式“观音坐莲“,人物逼真,线条流畅,就是人物面部表情也是栩栩如生,那画风当真妙极。

  “这……你这坏东西……!”虽然自己一身赤裸,但是看到这露骨的春.宫图,艳雪姬更是羞涩万分,撇过头去,粉拳轻轻捶着韩漠的胸膛:“看起来斯斯文文,想不到你骨子里却……却如此……!”

  韩漠笑眯眯道:“闺房乐事,但求欢乐而已。”

  他翻开第一页,却是一式“水乳.交融”。

  这是韩漠今日好不容易从书铺子里寻摸到,一开始倒是不好意思购买,而且这种东西,书铺子也是收的严严的,不会轻易拿出来。

  韩漠与那掌柜聊了半天,双方默契之后,一开始那掌柜拿出几本凡品,图像粗糙,而且姿势稀少,生硬得很,韩漠不屑地拒绝。

  那掌柜最后才将这稀世珍藏拿出来,韩漠大是欣赏,这才花重金买了来,就是想和艳雪姬好好参悟一番。

  这“水乳.交融”,顾名思义,不走正道,而是走胸道。

  韩漠初看此书时,却也是惊骇万分,想不到古人在房事上的造诣已经这般高明,后世那些招数,在这本书上竟然都有介绍,而且解释的极为详细精妙。

  古人的魄力,实在令人折服。

  而且照这本书最后一页所说,每次行房,如果能将这二十四式全都用上,那就可成为男女双修,对于男女双方的精气元神那是大有裨益,非但不会因为纵欲而让人疲倦,反而会姿容补颜,让人精力旺盛,那是房术中的绝顶秘籍。

  “妙极!”韩漠看着艳雪姬那一对丰满肥硕的雪兔,正是用来修习“水乳.交融”的极品场所。

  艳雪姬虽是羞涩,但却有满是好奇,情不自禁地看过来,看到“水乳.交融图”,媚眼顿时春.情无限,环抱住自己丰满的胸,媚声道:“你……你想这样吗?”

  韩漠眼中显出奇异的光芒。

  艳雪姬轻轻舔着自己的嘴唇,妖媚入骨,腻声道:“奴家弱质……你要怜惜一些……!”

  她那风骚.媚人的风情,再是让韩漠忍耐不住,压上了她绝美的性感娇躯。

  艳雪姬的身体软弱无骨,异常柔弱,韩漠凝视她的脸庞,眉若远山,眸如春水,明眸皓齿,粉光脂艳,那春水般的眼眸子里春.情浓郁,带着期待,殷红的香唇而微微张开,气息有些急促,一对硕美的大.奶.子随之上下起伏,乳.浪阵阵,令人炫目。

  韩漠情不自禁地将头深埋于艳雪姬那胸前雪白深邃的丘壑之中,乳香四溢,沁人心脾,更是让人血脉上涌。

  “漠,我……湿了……好好爱我……!”艳雪姬那销魂噬骨的声音在韩漠耳边升起。

  这一场欢爱,耗时极长,二人都不是普通人,体格健康,竟是按照《春.宫秘书二十四式》一一双修下去,只有那最后一式,却是不敢尝试。

  这二十四式中间有诸多高难度动作,有些普通人根本无法修习,但是艳雪姬却是习练过柔术,身体的柔韧度,是非普通人可比,那身体婉转妖娆,极尽合欢之能事,二十三式竟是配合韩漠一一完成,韩漠当真是快活无比,更是爱煞这熟美尤物。

  等到欢爱过后,艳雪姬白雪般的娇躯已是香汗淋漓,秀发披散,俏脸红润,一副满足之色。

  昨夜初欢,多少还有些放不开,但是今夜却是纵情放.荡,纵情迎合在她娇躯上驰骋的男人,婉转承欢,更是体会到其中巨大的欢乐。

  她浑身已是酥软无力,缩在韩漠的怀中,让他抱住。

  韩漠依旧是不舍地轻轻揉捏着她肉感十足弹性无比的美白臀.瓣,光滑腻手,纵情欢乐时,美.臀荡出的雪白臀浪,真是让韩漠流连忘返。

  “我好快乐!”艳雪姬轻声道,手儿在韩漠的胸口轻轻抚摸着:“我现在才知道,为何世人要追求此道了!”

  韩漠柔声道:“这种事,只有跟自己喜欢的人,才真正快乐!”

  艳雪姬娇媚一笑,轻声问道:“漠,我……我方才是不是……是不是太放.荡了?你……你怪我吗?你喜欢我那样子吗?”

  想着艳雪姬刚才在床第间放.荡的情景,韩漠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我喜欢你那样……既然要快乐,自然是要那般疯狂……!”

  艳雪姬娇滴滴地道:“那我……那我以后还那样子……!”

  韩漠抱紧艳雪姬,亲她滑.嫩的额头,低声笑道:“我们修习了二十三式,那最后一式……!”

  艳雪姬咬牙道:“你……你想试吗?”

  “我怎么舍得!”韩漠抱紧她:“我已经很快乐……!”

  “我本想与你一夕之欢后,一切都忘记。”艳雪姬幽幽叹道:“可是我现在才知道,这一些,我只怕是很难忘记的……今天一天,我脑子里都是你……!”

  韩漠轻轻一笑,手儿在她的臀部轻轻揉捏,“我也是……!”顿了顿,轻叹一声道:“还是练过武功好啊!”

  艳雪姬“哦”了一声,这声音中充满询问。

  韩漠的手已经摸上她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蛮腰,轻笑道:“若是没有练过武功,你这小腰方才如何能摇的那样快!”

  艳雪姬轻啐一声,只她是说自己方才那式“观音坐莲”的表现,“你这死东西,就说这些下流话儿吗?”

  韩漠咬着她粉嫩的小耳朵,轻声道:“莫非你不喜欢我说这些话儿?”

  “我……喜欢!”艳雪姬吃吃笑起来,“那你还要不要我再摇一摇?”

  “你当我是铁打的吗?”韩漠充满幸福的烦恼:“不过……雪姬,我有正经事情要与你说!”

  艳雪姬美眸眨了眨,问道:“何事?”

  韩漠神情肃然起来,轻声道:“贺学之只怕对我已经起了疑心,我以后的行动他一定会严密监视着……!”

  “贺学之吗?”艳雪姬又恢复了那股不屑之色:“老娘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若不是还要从他口中得到一些东西,老娘现在就能杀死他!”

  “杀他很容易,但是我的目的并非只是杀他。”韩漠轻声道:“他对我起了疑心,你的处境也不会安全。虽然你与人有赌约,但是……我希望你尽快离开春园,我可以暂时安排你在其他地方住下!”

  艳雪姬眼眸子泛起寒芒:“我的功力还要几日才能恢复……我的东西还没有到手,如果这个时候离开,那么他们定然知道那夜是我出手,到时候,你的麻烦会更大……!”

  韩漠皱起眉头来。

  “你不必担心,我在这里,没有谁能伤害得了我。”艳雪姬轻声道:“这两日我便会再去一趟,必须要将东西拿到手。”

  韩漠抱紧她,低声道:“你如今是我的女人,我不许你有任何意外,实在不行,宁可放弃!”

  “有你这句话就好。”艳雪姬抚摸着他的脸:“你准备如何做?”

  “双管齐下!”韩漠淡淡道:“明道暗道一起下手,我就不信这贺家是铜墙铁壁,拉不出口子来。”

  艳雪姬微一沉吟,才道:“你们世家之争,我没有兴趣插手。不过你既然身为护粮官,,你可不能让他们饿死!”

  韩漠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贺学之睡到大半夜,被一阵噩梦惊醒,他起床披上衣裳,来到隔壁的屋子里,轻推开门,反手关上。

  这是一间并不算很宽敞却很雅致的小屋子,一道大大的屏风隔着,屏风上画的是《江山风雨图》,在屏风之后,却有一只大浴桶,盛有半桶的药水,徐先生正光着上身坐在浴桶之中,调息养伤。

  贺学之没有转到屏风后面,而是拉过一张椅子,在屏风正面坐下,面朝里面,一时并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徐先生才平静道:“主公是在担心那名刺客?”

  贺学之点头道:“先生,我已派出影子卫,全城暗中搜找,但是却没有发现刺客的任何踪迹,没有丝毫线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刺客究竟死了没有?她究竟是谁的人?”

  徐先生很淡定地道:“主公,那刺客是暗夜高手。我也曾想过是三国的暗黑人物,但是能有如此身手的,暗黑人物之中,无非有两人而已。”

  “哪两个?”

  “黑旗杜无风,东花厅曹秀!”徐先生一字一句道。

  贺学之吃惊道:“先生的意思,难道是……秀公主亲自来了宜春?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徐先生点头道:“不错,我也觉得不可能。曹秀深藏不漏,这种事情,她绝不可能亲自出手……而且,这个时候东花厅四处搜罗世家罪证不假,但是皇族并不会直接卷入世家之间的冲突……曹秀的性情,向来喜欢掌控别人做事,若不是万不得已,她是不可能动手的。”

  贺学之皱眉道:“那件事情我们行事隐秘,绝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即使是东花厅的人,也不可能得到消息,曹秀自然也不可能知道,她既不知道那件事情,便不会亲自来到宜春……可是不是她,又有谁能伤的了先生?先生武技,登峰造极,这天底下可是没有几人能胜过先生!”

  徐先生轻叹道:“主公,在下虽然武道修为不浅,可是……这天下间,至少有十人是在下不愿意面对的!”

  “十方名将!”贺学之脱口而出。</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