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335章激愤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贺学之亲自扶起那年轻人,劝道:“贺羽,你且起来,你父亲若真是冤死,我定当要为他洗刷冤屈的。”说完,转头向韩漠道:“韩世侄,这位是贺达的长子,姓贺名羽!”

  韩漠点点头,道:“节哀!”

  贺羽眼圈通红,眼泪未干,向韩漠拱拱手,才道:“家父确实是被逼死,大老爷,你看这个,这是家父临终前留下的血书!”说完,从袖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纸来,呈给了贺学之。

  贺学之看了一眼,便将血书递给了韩漠,道:“世侄,你且看!”

  韩漠接过,打开血书,只见上面字数不多,但却殷红可怖,还真是以鲜血所书。

  “欺人太甚,天理不容。悠悠天地,何处雪冤?”这十六个字下面,正写着“贺达”二字。

  韩漠看了贺学之一眼,只见贺学之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看起来颇有悲愤之色,将手里的血书递给旁边的贺知县,道:“贺知县,这起案子,发生在你的辖区,该由你来细查!”

  贺知县接过血书,只看了一眼,立刻道:“这却是贺清吏司的字迹,我是见过的,绝不会有假!”咬牙切齿道:“如此看来,贺清吏司真是死得冤枉啊!”

  贺学之一副感叹之色,长叹一声,闭上了小眼睛。

  韩漠淡淡一笑,问道:“贺知县以前见过贺清吏司的笔迹?”

  “见过见过。”贺知县不迭地点头:“同僚相叙,贺清吏司精于丹青妙笔,时常提上几幅好字,我是铭记心中的。”

  韩漠摇摇头,不动声色道:“这不对吧?”

  “韩将军指的是?”

  “贺知县,这是以手指上的鲜血所述,贺知县平日所见,应该是贺清吏司以毛笔着墨所写吧?这手指与毛笔之间,那是相去甚远,字迹已然变形,怎可能是一样的?”韩漠淡然道:“贺知县莫非曾经也见过贺清吏司的血书?”

  贺知县一愣,尴尬不已,不知如何应答。

  贺学之皱起眉头,却见韩漠已经凑近过来,附耳低声道:“世伯,贺清吏司或许真是冤屈,但是咱们提供证据时,一定要谨慎小心。贺知县一眼就看出这是贺清吏司的笔迹,那是说不过去的,我倒罢了,但是到时候别人来调查,或者有其他人从中作梗,别人以此为漏洞,便能给贺知县找到不小的麻烦……世伯,你说是吗?”

  贺学之眯着眼睛,本来皱起的眉头展开来。

  他禁不住狠狠瞪了贺知县一眼,这才笑呵呵地向韩漠道:“世侄说的是,咱们做事,那是要谨慎才是。不过这血书应该是贺达亲自所书,若是有人怀疑,咱们可以让仵作验血,看看这血书上的血迹与贺达的血液是否相同。”

  韩漠道:“我想也不会差。照着血书看来,贺清吏司自尽,莫非真的是因为受到苏侍郎的侮辱,这才看不开?”

  贺羽已经跪下道:“求大老爷,韩将军和知县大人为家父做主!”

  此时队伍已经靠近,哭哭滴滴之声更盛,凄凄惨惨戚戚,白幡在空中随风飘动,更是有不少百姓已经离得远远的往这边看。

  贺学之皱着眉头,走到县衙西院大门前,高声道:“苏侍郎在吗?在下贺学之,贺大人能否开门说话?”

  他话声刚落,就听到屋子里一阵骚动,更听到苏克雍大声喝道:“你们不必拦我,我还怕他们不成?本官秉公办事,神鬼不惧,闪开,谁再拦我,本官必定重责,打开了门,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将本官怎样!”

  听他话的意思,显然是他的部下的官员将他拦住,怕开了门后,出现更大的变故。

  那西院子里一阵嘈杂后,忽地安静下来,过了片刻,那大门“嘎嘎”地缓缓打开,苏克雍阴沉着脸,背负双手,站在大门后面,高声道:“苏克雍在此,你们想如何?”

  宜春一众官员士绅顿时都往大门处靠,人群密密麻麻,一时间便将大门堵住,只不过此时贺学之正站在大门前,却没有人敢冲进院子里去,不过看这一众官员士绅的架势,只要贺学之轻轻摇摇手指头,势必如同洪水猛兽般冲进去。

  贺学之盯着苏克雍,拱了拱手,道:“苏大人,打扰了!”

  苏克雍冷笑道:“贺大老爷,你带着一大帮子人,是想绑我,还是想杀我啊?苏克雍人头就在项上,你们尽管来取。”

  贺学之岂会被他这语激怒,淡淡一笑,道:“苏大人误会了。我是刚刚得到消息,听说苏大人这里被围,所以才匆匆赶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哦?”苏克雍一脸不屑:“贺大老爷如今可知是什么情况?本官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我堂堂吏部侍郎,奉旨来到宜春彻查案子,这一大早,却听到这外面喊声震天,更有人扬要取本官性命……这宜春的官员,就这般没有规矩?当了这么多年官,他们其他的没有弄清楚,难道这以下犯上的大罪也弄不清楚?”

  苏克雍的声音极大,众官员听他这样说,更是愤怒不已,不少人更是握起拳头来。

  那吏部的官员,更是心惊肉跳,他们已经看到眼前的局势,不说衙差护卫们,只说这上百的官员士绅,正要冲进来,那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在他们看来,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只能是忍气吞声,低声下气地抚慰着一群人,万万不能让事态继续扩大。

  可是苏克雍到了这般田地,兀自傲慢不屑,这不但不能平息事态,反而会更一步加剧局势的严重性。

  不但外面的官员士绅对苏克雍恨之入骨,就是苏克雍带来的部下,此时也大部分对苏克雍满腹意见,更是担心自己也被牵连进去。

  贺学之神色严峻,缓缓道:“苏大人,他们并非对大人不敬,只不过是要来向苏大人求证一件事情而已。”

  苏克雍盛气凌人地道:“求证?有这般求证事情的吗?”

  他话声刚落,从人群中挤出一人,到了大门前,指着苏克雍鼻子道:“你……你逼死我父亲,还这样没事人一样?你还我父亲的命来……!”

  这挤上前来的,自然是贺达的儿子贺羽。

  苏克雍冷笑道:“逼死你父亲?你父亲是贺达吗?原来这一大清早死的人,就是你家老子!”

  “你……!”贺羽眼中喷射出燃烧的怒火,看他那样子,似乎手里有一把刀,就能上前砍了苏克雍。

  “苏大人,贺清吏司昨夜上吊自尽,留下了一封血书。”贺学之阴着脸道:“那血书上的字,我且念给你听。”一字一句念道:“欺人太甚,天理不容。悠悠天地,何处雪冤?”

  苏克雍背负双手,依旧是一片镇定之色,淡然道:“我听不懂。”

  贺学之道:“苏大人听不懂不要紧,我可以为苏大人解释。这意思其实很简单,贺达自尽,那是因为有人对他大肆污蔑,他一个读书人,心高气傲,知耻晓廉,硬是被那些恶毒的污蔑活活逼着自尽……这样一说,苏大人该明白了吧?”

  苏克雍哈哈大笑道:“有人对他污蔑,逼他自尽?好,贺大老爷,你说,是谁污蔑他?又是何人逼他自尽?”

  “是你!”贺羽立刻道:“是你逼死我父亲。所有人都知道,你们吏部的人进了清吏司衙门之后,自持是圣上所派,在这清吏司衙门横行无忌,更是对家父百般污蔑,短短两日,家父便被你辱骂无数次,这是很多人都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事情,难不成你还想狡辩吗?”

  他话声刚落,身后便有一大群人叫道:“不错,这事儿大家都可以作证。”那人群中更有一名清吏司衙门吏员大声叫道:“苏侍郎自进清吏司衙门之后,仗着权势,越权查看我清吏司衙门所有账目,我们的账目干干净净,他们找不到罪证,苏侍郎便以口舌污蔑我等,更是几番侮辱清吏司大人,而且是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

  他这一说,后面又上来十几名清吏司衙门的官员,一起指责苏克雍。

  苏克雍身后的吏部官员,都是面面相觑,苏克雍几次奚落贺达,他们也是见到听到,所以这一帮清吏司衙门官员的指责,却是真实存在,让人无可辩驳。

  本来他们也知道苏克雍的脾气,冲动火爆,在京里便是出了名的,所以几番斥责贺达,他们也是看在眼里,习以为常。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贺达堂堂清吏司,竟然因此而自尽,那当真是晴天霹雳,这贺达一死,自上至下这一干吏部官员却是面临着极艰难的局面。

  群情再次激愤起来。

  贺达的家人此时抬着贺达的尸首过来,众人立刻拉开一条道,让贺达家人进入,贺达家中老小嚎哭着,齐齐大叫“冤枉”,那家仆更是向空中洒纸钱,凄惨一片。

  苏克雍毫无惧色,大声道:“本官身为吏部侍郎,考核官员那是分内之事。地方官吏若是事情没有办好,本官也是有权斥责……你们说贺达被我逼死,当真是荒谬,他七尺之躯,岂能被我几句语斥责就上吊自尽?他究竟是不是自己上吊,本官还是怀疑的很呢!”

  贺学之脸色愈加阴沉,而贺羽少年性子,见苏克雍到此时兀自这般态度,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便往上冲过去,贺学之本是伸手去拉,但是伸到一半,却嘎然停住,那贺羽已经是冲过去,一头撞在了苏克雍的胸口。</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