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325章玄机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准确来说,夕春县城四周设下的灾民聚集区共有十七处,而最大的一处,聚集灾民一万五千多人,连绵数里,各类帐篷没有秩序地搭建,甚至还有一些临时的木棚子,整个聚集区内一片杂乱,虽然已经歇了雨,但是聚集区的地面还是一片泥泞。

  每个聚集区都有上百名城守军组成的巡逻队随时巡逻,以免聚集区出现骚动的景象,亦有少许的衙差时不时地过来拉走尸体,聚集起来将尸首烧化。

  韩漠昨日悄无声息地做了不少事情,甚至都没能去成春园见艳雪姬,昨夜睡得很晚,但是今日却起的极早,依旧是发出数万斤粮食赈济灾民,更是出了城来,到了这块人数最多的灾民区查看。

  灾民区的外围,早就架起几十口大锅,烈火腾腾,在大锅中煮粥。虽然大锅的数量不少,但是灾民的数目更多,这几十口大锅那是要煮上好几次,才足够每一名灾民分到半碗米粥,为了增加粥量,那米粥中也是要掺上大量的野菜。

  韩漠在灾民区外围就下了马,身后跟着肖木等六七名御林军,走在泥泞的地面,查视着灾民区的动静,瞧着灾民碗里的米粥实在少得可怜,这一碗米粥,却要支撑一天。

  粮署司米库的粮食并不多,灾情也不可能三五天就结束,工部吏员虽然在前方治水,但是洪水何时退却,堤坝何时堵住,那也没个准,这库里的米粮自然不能敞开了发。户部从其他各郡调派来的粮食全无动静,自燕京出发,到今日已是第八日,除了韩漠从京里运来的三十多万斤粮食,再无一颗粮食抵达。

  韩漠不知道那些粮食还有多久才能到达,他如今只能将自己手里的粮食进行合理的调配,虽然每日一顿粥的份额对灾民来说实在太少,但是这一碗粥至少能保证大家不被饿死,这个时候要想吃得饱,那反而是一种奢求了。

  “大人,你看那边!”肖木在旁忽然道:“那边聚了不少人,他们在做什么?”

  韩漠顺他手指看去,只见那边有一处小木屋,木屋不大,门儿敞开着,那门前却排了一条长队,一个个面黄肌瘦有气无力的百姓正排在门前,有些人甚至是坐在泥泞的地上等候着,更有人是抱着自家的孩子,一边哄着,一边焦急等待。

  韩漠大是奇怪,吩咐道:“派一个人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便有一名御林军领命,飞快过去。

  御林军来到夕春县,护粮是一个任务,另一个人物则是协助当地的城守军维持秩序,韩漠就是担心在灾民区有敌国的奸细从中鼓噪,鼓动百姓破坏已经算不得太稳定的局面,导致更大的动乱。

  只片刻间,那御林军兵士回来禀报:“大人,这些灾民都是在等着瞧病,那屋子里有大夫!”

  “大夫?”韩漠一怔。

  “是。那些灾民说,这大夫每日都在这里为他们瞧病,不收诊金,还免费送药,是活神仙下凡。”士兵回道:“他们说那大夫医术极高明,没有他瞧不了的病。”

  韩漠和肖木对视一眼,显出笑来,道:“还有这样的人物?可问出是何许人?”

  那士兵道:“好像......是一个和尚!”

  “和尚?”韩漠更是好奇,加快步子,往那木屋子走过去,他倒真想看看这个被称为“活神仙”的和尚究竟是个什么人物。

  虽然灾民们很自觉地遵守秩序排着长队,但是木屋前还是有两名身材高大的灾民在守着,显然是用来防止有人擅自进入。

  不过这两人见到一身盔甲的韩漠,那自然是不敢阻拦的,韩漠笑眯眯地摆摆手,示意二人让开,那二人对视一眼,也不敢多说,放了韩漠进去。

  韩漠刚一进屋子内,一股子浓郁的药草味扑面而来,这味道并不单一,那是数种草药混合起来的味道,闻到这股子药材味,韩漠却有一种极为亲切的感觉,他穿越之前,就是和药剂打交道,自然也少不得和药剂的原始材料接触。

  他甚至闻到了桂皮、五味子、甘草、黄芪、党参等各样药材的味道。

  屋内果然不是很宽敞,左边放了一排竹制箩筐,箩筐边有三名小僧人合十而立。右边却是放了一张木制小长桌,桌上放有金针等医治工具,而桌子后面,盘坐一名白须和尚,气质淡定,穿着灰色僧袍,如同垂暮谷钟,正襟而坐,正为一名衣衫偻烂的灾民把脉。

  最让韩漠惊奇的是,这和尚的右耳色泽金黄,极是显眼,也极是奇特,就像在耳朵上镀了一层黄金一般。

  韩漠禁不住握了握自己的右手,自己的右手三指色泽也是金黄,不过比这和尚耳朵的颜色淡一些,该不会这老和尚也是穿越过来的吧?

  韩漠进到屋子里,除了那患者转头看了他一眼,几个老小和尚却都是气定神闲,没有人向他投上一眼。

  他走到那一排箩筐边上,随意看了看,就见到这些箩筐里面装的果然是药草,他也能认出不少来,名贵的药材不多,但却都是极实用的药材。

  “按五例给他拿药!”老和尚收回手,声音温和地吩咐道。

  就见到一名和尚立刻上前,捡了几味药,用小纸包包起来,递给那患者灾民,嘱咐道:“温水煎服,两日便可!”

  那灾民接过药包,千恩万谢,退了下去。

  老和尚这才吩咐道:“聪休,让他们稍等片刻,你们三个先出去!”

  三名和尚也不多问,齐齐合十行礼,径自退了下去,甚至顺手带上门,不过这木屋子开了几处窗户,光芒从窗口洒入,倒不显得昏暗。

  “打扰大师了!”韩漠也合十行了一礼,这老和尚普救众生,免费施诊施药,韩漠倒是生起一丝敬意。这个时候,城里那些大夫不高价诊治就是好事,可莫想他们会出城前来免费施诊送药。

  老和尚温和地看着韩漠,声音平静:“施主要看病?”

  “非也!”韩漠道:“只是好奇,所以.......!”

  “原来是好奇。”老和尚眼中显出笑意:“施主当真无病?”

  韩漠皱眉道:“大师有菩提慧眼,难道看到了什么?”

  老和尚微微一笑,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在贫僧看来,施主明知此屋是用来诊病,却依旧进来,虽身体无恙,但却心中有疑!”

  韩漠见他合十,猛地吃了一惊,却是发现,这老和尚的右手竟然少了一根小拇指,只余四指。

  金色的耳朵,四指右手,这老和尚还真是特别的很。

  韩漠走到小长桌边,在老和尚对面也盘膝坐下,合十一礼,带着恭敬之色道:“请问大师法号?”

  “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入巨壑!”老和尚轻声道:“贫僧玄机!”

  “玄机?”韩漠神情肃然:“此玄机与彼玄机可否相同?”

  “玄机即是玄机,诸天诸地,万众生灵,皆有其玄机所在。”老和尚玄机缓缓道:“玄机,即参悟之道!”

  “我知玄机乃不可口语之道。”韩漠凝视玄机和尚,正色道:“大师既是出家人,莫非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玄机吗?”

  “虽是出家人,却依旧身在红尘中,食五谷,自是有不能之处。我佛亦曰:不可说,不可说!”玄机打着机锋,缓缓道:“施主进此屋子,可有玄机可?”

  韩漠微笑道:“如大师所说,玄机只可参悟,不可!”

  玄机和尚微微颔首:“施主能懂,贫僧甚慰!”

  “却不知大师除了不可之玄机,是否有可之训?”

  玄机沉吟片刻,合十道:“贫僧在此,或可救十人百人,而施主在此,只要参悟其中玄机,却可救千人万人。渡一人胜造七级浮屠,渡万人则可顺应天道!”

  韩漠想了想,问道:“大师乃佛门高僧,又自号玄机,弟子愚钝,能否指点迷津。玄机往何方悟?”

  “世人玄机,既是人心!”玄机和尚声音柔和:“欲得人心,必诛魔心,所谓‘魔’,施主可解否?”

  韩漠点头道:“魔道高强,如何诛魔?大师为佛道中人,为何不作狮子吼,除魔卫道?”

  “此依旧是玄机,不可!”

  韩漠站起身来,微微施礼,道:“弟子代灾民谢大师慈悲为怀,施诊舍药,此亦菩提之心!”

  “佛本渡人,何来谢?”玄机合十道:“菩提善心,只是以证佛道而已。韩施主,我佛讲根,寻根则得源,不得根,既不得人心!”

  韩漠笑道:“大师原来知道我是谁!”

  玄机微笑道:“只因我的心上无尘。”

  “无尘?玄机?”韩漠笑呵呵道:“弟子先告退,大师请继续施展妙手,以渡苍生,弟子回头再来请教!”

  “好,你去!”玄机颔首道。

  韩漠施了一礼,这才转身走到门边,打开了屋门,径自出来,那边肖木等人都是有些疑惑,不知韩漠与那和尚关门在里面谈些什么。

  玄机和尚打着机锋,但是韩漠却能领悟到,老和尚话中的意思其实很清晰,那就是劝说韩漠,如果真要得民心,就该除去那些百姓视为眼中钉的恶霸,这恶霸,当然是指贺学之那一群人。

  韩漠对于这个奇怪的玄机和尚,那是很为好奇。

  肖木此时已经迎上来,低声道:“大人,那和尚法号叫做玄机,是南郊一处寺庙的和尚。那寺庙曾经只是一处破败的寺庙,这和尚几年前来到这里,在那里栖息下来,据说庙里如今有了十多个和尚跟着他学法,不过那边离县城远,香火并不盛。这一次来这里施诊,一开始大家并不相信他的医术,不过等他真的治好几个人之后,这名声大了起来,也就每日里在这屋子里施诊治病,并且免费赠送药材。”

  “百姓都夸他医术?”

  “是。这和尚看病极快,顷刻间就能道出患者的病源,而且当即便给患者配药,没有一个看不准的,如今这里都称他为活神仙。”肖木轻声道:“这和尚每日日出便到,晚上半夜才离开,这里的灾民对他都很是尊敬!”

  韩漠若有所思,病症有百样,这个玄机和尚就是能够迅速看出病源甚至配出药方,那手头上的医术当真是了不得了。

  对于和尚的来历,韩漠更有兴趣了。</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