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310章柔术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众人开始都只看到是一片金色霞光自厅外飘入,待看清后,这才发现,哪里是什么霞光,乃是一名身着金色缕衣的女子翩然而入。

  那金缕衣就如同金色的渔网,极有规则地显出一个个菱形小孔,那小孔之间,显出女子里面肉色的紧身内衣来,女子头上戴着小金箍,金箍边沿飘下金色的帘子,将女子的容貌遮挡住,但是女子的身形却是遮挡不住。

  她的身材犹若魔鬼般,前凸后翘,腰肢纤细的就如同一阵风吹过便要折断,两条粉嫩嫩白生生的玉臂显露出来,如同蛇一般扭动着,浑圆的臀部圆润异常,那金缕衣到得膝盖处,下面的小腿处完全现露出来,白得耀眼,曲线起伏有致,那腿肚子上的白肉儿看起来结实无比,只看上一眼,就知道充满了弹性。

  金色的衣裳,肉色的内衣,白色的肌肤,组合在一起,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感,更让人感觉到诱惑的是,这名女子飘至厅中,便开始跳起舞来,舞姿妖艳,动作之间,竟是夹含着不少暧昧的体态,时而跪在地上,撅起浑圆的翘臀在地上爬动,时而双手拂过丰满起伏的高挺酥胸,嘴中甚至发出一阵阵似有若无的低吟声,那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里,就如同此女便是凑在自己的身边,与自己欢爱发出的娇.吟,直让人血脉喷张,呼吸急促。

  厅子里不少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眼也不眨,看着女子那暧昧无比的舞姿,妖艳诱惑,那金缕衣金光闪闪,愈发让这火辣身材的女子更加神秘。

  凌垒是一个阉人,但是见到这样的女子,也是睁大了眼睛,那司徒静更是咽了咽口水,不知这样让人色授魂予的火辣女子从何而来。

  韩漠却是微微皱起眉头来,倒不是他不欣赏这样的女子,相反,食色性也,韩漠从不觉得自己对性感的女人有排斥的心态,他和大多数正常的男人一样,喜欢美女,只是这个妖艳的女子,却让他生出一种熟悉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并不能看清这个女子的样容,但是她的动作,却让韩漠发现了一丝熟悉的痕迹。

  韩漠仔细地看着这女子的动作,希望能从她的动作间发觉出更多熟悉的东西,这看在贺学之的眼中,还以为韩漠也对这女子动了心思,嘴角泛起得意的笑意,抚摸着光秃秃的下巴,伸手拿起酒盏,自己独饮了一杯。

  那女子就如同一条金光光闪闪的美女蛇,娇躯宛若无骨,做出各种让人吃惊的高难度动作,而且这些动作愈来愈让人不可思议。

  韩漠瞧在眼里,也颇是吃惊,这女子的动作,竟似乎是他听说过的“柔术”。

  柔术是一种人体达到极致的特殊本事,表演起来,就似乎真的没有骨头,柔韧性超出普通人的想象,与后世的瑜伽极为类似,但是却比瑜伽难度还要高。

  当然,在场大多数人当然不知道何谓“柔术”,他们只是感觉这名女子做出各样不可思议的动作,正应了那一句“天生媚骨”之,不少人心中已经龌龊地想着:“此女身体可以随意做出各种动作,若是与之交.合欢好,个中滋味当真是美妙异常,少活十年也是乐意的,却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这样的女子?”

  那女子靠近到韩漠的案前,韩漠顿时便闻到她身上传来的幽香味道,却见到她伸出一只白玉般的手儿来,要往自己脸上摸来,韩漠神情淡然,一只手却是握住酒盏,挥手间,竟是挡住了女子伸过来的手儿。

  那女子轻声一笑,身体又如蝴蝶般,飘至了场中。

  韩漠动作虽小,但是却有不少人看见,心中都是嘀咕:“人都说年少好色老年贪财,韩漠一个年轻人,本就该喜好女色,更何况这等尤物,他却为何阻止这佳人伸手摸她,难不成……他却不喜欢女人?”更有人想道:“这韩漠虽是年少,但行事却谨慎,不让这美人去碰,只怕是提防美人伤他!”

  众人痴迷间,等那女子飘然而去,尚有许多人没有回过神来,只感觉到厅子里弥漫着那女子留下的余香。

  韩漠是练过《长生经》的,心神自然比一般人要淡定得多,他承认这个女子确实也让他的血液在方才有些沸腾,不过当那女子飘然离去之时,他的心神也就静了下来。

  满厅没有声息,韩漠却是拍起手来,道:“好精彩,好精彩,果真是好节目,舞姿优美,人间难得啊!”

  他一拍手,顿时惊醒不少人,也都纷纷拍起手来,连声夸赞。

  贺学之眯眼笑道:“韩将军还看得上?”

  “何止看得上。”韩漠笑道:“想不到世伯的府上还有如此佳人,我从未见过这般美丽的舞姿了。”

  司徒静喉咙动了动,转头问贺学之:“大爷,这……这女子从何而来?”

  贺学之轻轻笑道:“诸位尚未看到她的容貌,若是看清容貌,只怕诸位更是惊叹了。”向韩漠笑道:“韩世侄,你可愿与她见一见?”

  厅中众人都不是蠢笨之辈,听贺学之这样一说,立马明白过来,看来贺学之是想以美人计来拉拢韩漠了。

  能够拉住韩漠,一起对付苏克雍等人,那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以如此佳人使用美人计,看来贺学之还真是下足了本钱,贺学之既然这样说,都知道这个女子是为韩漠准备,所以每个人便息了那龌龊的念头。

  司徒静似乎有些肉疼,他对那女子也是有着极强的欲望,但贺学之的意思,看来自己是享用不上了。

  韩漠心中还在寻思那女子的来历,听贺学之这样说,不由四周看了看,见到不少人都以一种羡慕的目光看着自己,不由微微一笑,“世伯,这……唔……!”

  “哈哈哈!”贺学之还当韩漠不好意思,大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世侄青春年华,那佳人方才已是向世侄传情,看来对世侄也是颇有情义了……!”

  韩漠立刻道:“世伯,这……这……!”他故作矜持,脸上甚至带着羞涩之意。

  贺族的势力,他已是从刚才的场面看出来,他可不会糊涂到与苏克雍一般,与贺家直接对抗。真要正面相对,那么身为地主的贺学之这一帮子人非但不会畏惧自己,反而会对自己严加提防,自己要想做些什么事请,那就更加困难了。

  贺族在这块土地世居百年,关系错综复杂,根深蒂固,韩漠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在正面相斗中占到太大的便宜。

  贺族主动显出拉拢之意,韩漠岂能不知他们的心思,想来是要联手自己先对付苏克雍,更是希望自己对宜春郡的事务不要过多参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既然对方有这个意思,韩漠自然是要虚与委蛇,静观其变,只有如此,或许才能有一些收获。

  贺学之对韩漠的反应似乎很满意,已经起身过来,附耳低声道:“世侄随我来,我有好宝贝请世侄观赏!”

  韩漠不动声色,轻声问道:“却不知是什么宝贝?”

  “既然是宝贝,那先说了,反而没意思了。”贺学之轻轻拍了拍韩漠肩头:“你随我来!”

  韩漠向苗武那边看去,二人对了一个眼色,韩漠才起身来。

  “郡守大人,这边就劳烦你先陪陪凌大人和苗将军了。”贺学之微笑着,向凌垒和苗武抱拳道:“失陪一下,失陪一下!”

  不少官员看着韩漠随同贺学之从偏门离开,都是一阵妒忌,看来贺学之是在拉皮.条,要成就韩漠与方才那佳人的美事了。

  司徒静眼中掠过艳羡之色,端起酒盏,向凌垒笑道:“凌大人,请,来,苗将军,咱们干一杯!”

  韩漠随着贺学之从侧门出了大厅,抬头望天,夜色之中,天空竟然有一弯明月,月光幽幽,洒射下来。

  “韩世侄,今日你也看到,苏克雍这一伙人打着圣上的旗号,来我宜春郡,那可是来者不善啊。”行走在寂静的走廊里,贺学之忽然轻声叹道:“我待他们为上宾,可是他们……哎!”

  韩漠已经笑道:“世伯切莫因此生气……!”

  贺学之微微点头,轻声道:“宜春受灾,我贺家受创之重,外人是不明白的。东部三县无数灾民流离失所,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的。今日迎候世侄之时,世侄也曾问我们,为何灾民吃不饱,我也不瞒你,实在是粮食短缺,无可奈何……灾民饿死,也确实属实,但这种景象,实非我所愿见到……这老天无情,我辈除了尽心挽救,又能如何,大灾之下,死一些人,那也是迫不得已的事儿……!”

  韩漠神色平静,轻声道:“世伯说的是,老天无情,人力如何对抗?”顿了顿,才轻声道:“世伯,你既然如此诚恳,韩漠也就有话直说了。”

  “该当如此,该当如此!”贺学之频频点头,一脸笑意:“世侄,蒙你称一声世伯,我这人是极重情谊的,你以礼待我,我更是要以礼待你,你我之间,有话但讲无妨。”

  韩漠肃然道:“世伯,自我进入宜春境内,经过那灾民区,见到的是孤鸿遍野,哀号连连,实是让我震惊……!”他瞥了贺学之一眼,见他神情镇定,眯着眼凝视自己,于是继续道:“临来前,我也是受过户部的嘱咐,听说宜春这边的地方存粮不少,足可支撑灾民很长一段时间,灾民是不会挨饿,可是……可是事实所见,却是出入甚大啊。韩漠是晚辈,这些话本不该多说,但是朝廷里也是嘱咐下来,我做这护粮官,就是要看到百姓吃饱,不至于出现局势混乱的状况……!”

  贺学之轻轻拍了拍韩漠的肩头,温道:“世侄,你这都是实在话,我是明白的。我们宜春郡,仓库的储粮那一直是捉襟见肘,并无太多的存粮。而且宜春郡地方仓粮的账目,那都是在宜春清吏司……!”压低声音:“户部说宜春存粮甚多,我看不是户部出了差错,而是我宜春清吏司出了问题,清吏司官员只怕是为了功绩,虚报了储粮的数目……!”

  韩漠皱眉道:“哦,会有此事?”

  贺学之叹道:“世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要说整个宜春郡的官员都是清廉无比,这是连我都不信的。世侄放心,司徒郡守近日也正彻查清吏司,只要清吏司真的存在问题,哪怕是我贺家的官员,我也必不容情……!”

  “世伯公私分明,韩漠钦佩万分!”韩漠恭敬道,心中却冷笑:“看来你们早就准备好替死鬼了。”

  贺学之轻声道:“苏克雍他们已经开始着手彻查清吏司,虽然他们今日无礼,但是若真的秉公办理,我是全力支持的。不过……!”更是凑近韩漠,一脸真诚道:“韩世侄,苏家自持势力,仗势欺人的事儿那是举国皆知,苏克雍前来查案只怕是幌子,我看是想在这边闹出点事情,以公报私而已。我想世侄如今的心思与我一般,都是要宜春郡顺利渡过灾情,中间不至于出现波澜,从而让百姓受更大的苦楚……!”

  韩漠立刻点头道:“正该如此!”

  贺学之轻轻一笑,道:“世侄果然是与我一般心思,那便好。我明人不说暗话,苏克雍他们若是秉公办理,我们贺家绝无二话,他们若是想挑起事端,祸害百姓,那我贺家可就不能坐以待毙任他们宰割……到时候还要世侄主持公道,为我们贺家做主,可不能由他们胡来!”凝视韩漠,轻声问道:“却不知世侄意下如何?”

  韩漠知道,这句话实际上就是在间接询问自己是否愿意和贺家联手对付苏克雍。

  “世伯,韩漠年幼,不会说话,但是有一点却肯定……!”韩漠轻声道:“如果苏克雍真要因私废公,在宜春挑起事端,我韩漠是不会眼看他祸害百姓的!”

  他这话模凌两可,颇有太极之道。

  贺学之却以为韩漠是靠近自己,嘴角泛笑,点头道:“有这话就好。世侄,你我两家从前若是有什么误会,自今日起,你我都不必放在心上,当务之急,则是要一起为灾民排忧解难才是!”

  “世伯说的是。”韩漠显得很谦恭。

  有些话点到为止,贺学之对于韩漠的回答已经颇为满意,知道也是该给甜头韩漠的时候,只有那样,才能真正拉近双方的关系。

  他二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一处极雅致的小院子,院子里有一小阁,阁内灯光明亮,院中更是植满红花绿柳。

  站在院门,贺学之指着小阁子,笑眯眯地道:“世侄且自己进去,那里面便是宝贝了!”</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