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305章仓中无粮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不动声色,只是微笑道:“司徒大人,此事我正要与你禀报,你看是在这里便向你说明,还是先入城将粮食入库再说?”

  司徒静尚未说话,贺学之已经笑道:“郡守大人,韩将军杀人,想必也是有其原因,否则谁也不可能糊涂到初来宜春郡便胡乱杀人的……此事回头再议,先请监察使大人还有韩将军以及送粮过来的诸位兄弟一起进城歇息再说。”他话中带棒,肥胖的脸上却满是笑意。

  这凌垒一路上颠簸,虽是坐在马车中,却也是疲惫不堪,此时忙道:“韩将军,咱们还是先进城吧!”

  韩漠点头,吩咐车队开始前进,司徒静等一众官员士绅也都翻身上马。

  当下也不多作停留,车队跟着一行人,直奔夕春县城。

  夕春县城比起燕京城,那就是可怜的一隅之地,但是如今夕春县城却成了宜春郡东部最热闹的地方,受灾的普通百姓自然只能在县城四周的聚集地居住,而那些达官贵人富商士绅,那都是在城里落脚的。

  贺学之本是居住在新义城,不过新义城被洪水包围,贺学之带着家人来到夕春县暂居。

  这夕春县城之内,虽无奢华无比能与郡城之中相比的大庄园,但是一些小庄园还是有的,这东部三县那也是处处有着贺家的产业,夕春县城的“春园”便是贺家其中的一处产业,亦是整个夕春县城内最大的庄园,如今贺学之和大部分家人便是暂居在春园之内。

  此时的宜春郡乃是非常之时,贺家虽然是东部三县首屈一指的第一世家,但是这种时局下,为了安危起见,春园四周那可都是布置了重兵守卫,除了县衙派出一部分衙差守护外,贺家本身的武师护院下人也是一大群,更有临时组织的五六百人的世家卫队,将春园护卫的铜墙铁壁一样,高高的院墙之内,更是每隔十多米就有一处箭塔,一名弓箭手在箭塔中守护,严阵以待,十分森严。

  进了城,韩漠自是让车队往县城西北角的粮署司官仓过去,而监察使凌垒则是和萧灵芷一起,被迎去春园暂住。

  行在县城的街道上,街道并不宽敞,但是城内的各处商行却依旧很热闹,依旧有络绎不绝的人群,与城外寂寥悲惨的景象大不相同。

  这城里大都是逃灾过来的东部三县官员士绅,大常江决堤后,拖家带口甚至带着大量的家财躲到这边来,城中本就不多的客栈早就变成了这些官员士绅的临时居所。

  粮署司司库贺寅领着三四名粮署司官员,骑马跟在韩漠的身边,往官仓过去,他跟在韩漠身边,神情看起来是小心谨慎。

  “贺司库,这官仓如今还有多少粮食?”韩漠瞥了贺寅一眼,淡淡问道。

  贺寅叹了口气,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回将军话,这仓里,粮食已是不多……将军到了,就能知道的。”

  韩漠皱眉道:“不多?我临来时,户部可是对我说过,这护送过来的赈灾粮,那是压仓粮,非到万一之时,不可轻易动用。先以地方官仓的粮食为主……!”

  贺寅一副苦相:“将军有所不知,这官仓所存的粮食本就不多,自打灾民过来,那是几十万张口,都是要喂饱的,这粮食实在顶不住,若不是将军及时赶到,下官都有自尽的念头了……!”

  “喂饱?”韩漠淡淡一笑:“我在路上,可没见着有吃饱的灾民。”

  贺寅尴尬一笑,并无说话。

  “本将是知道的,大常江决堤虽然突然,但是在这之前,为了预防大常江决堤,你们宜春郡东部三县已经将各处官仓的粮食往这边调集过来。”韩漠平静道:“三县之地,那可是几万石粮食的库藏,这应该不会差吧?那么多的粮食,即使灾民众多,也足够你们支撑一段时间的,这才过了几日,你就说仓中粮食不多,这却实在有些令人费解了?”

  贺寅急忙道:“韩将军这是从哪里听来的?哪里来的几万石粮食,这……这是万万没有的事情!”

  韩漠冷冷一笑,道:“户部几个月前刚刚派人下来清点过官仓储粮,那都是有记录的,莫非他们所记有假?”

  贺寅脸色有些难看,只是道:“下官可没见过几万石粮食。”

  县城的西北角是一片仓库,占地极广,锥形的官仓又高又大,四周也是有上千城守军在把守,衣甲森严,不过比起装备更加优良的御林军,那却是弱了一截子。

  这里是禁止闲人前来,显得很清静,车队从大门进入,韩漠就见到无数锥形大仓林立其中。

  这边更有一排小房子,那是属于粮署司的仓管处所,用来进行办理粮食出入仓库的最终手续。

  “还有几仓有粮?”韩漠望着密密麻麻的粮仓,问贺寅道。

  贺寅指着前面的三处大仓,“这三仓还有粮,只剩三万多斤……!”

  韩漠先是一愣,迅即心沉下来,“三万斤?贺司库,你在开玩笑吗?”如此大的仓库,竟然只有三万斤粮食,那简直等同于仓中无粮了。

  “确实如此。”贺寅看起来虽然很急,但是他的眼眸子却很镇定:“将军若是不信,可以开仓验粮的……将军是护粮官,除了保护运送来的这批赈灾粮,官仓粮也是在将军的保护下,是能够查验的。”

  “贺司库,我问你,户部说其他各县调粮过来储存在这里,莫非不对?”韩漠看着贺寅问道。

  贺寅立刻摇头道:“户部所,下官实在不知道,下官担任此职后,却是未曾见到有一颗粮食从其他各县运过来……将军明察!”

  韩漠冷笑道:“那么自灾情出现后,从这里又放出多少粮食了?”

  贺寅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地道:“回将军话,东部受灾的两县,共是涌来近二十万灾民,分设为三十多处聚集,各处煮粥赈灾,近十日来,已是发出二十五万斤粮食。”

  “你的意思是说,你这库里在灾情出现之前,存粮不足三十万斤?”

  “正是。”贺寅道:“下官担任粮署司司库后,账目都是一清二楚,我倒是可以交给将军可以查看!”

  韩漠心中大是震惊,临行前,韩玄道可是找他说过,东部三县地方官仓的粮食,应该达到两百万斤,足够支撑一段时间,但是此时这贺寅竟说不足三十万斤,这出入相差的宛若天地了。

  瞧着贺寅镇定的眼神,韩漠知道,自己一时之间,就算要深究,也是查不出丝毫问题的,这些人必定是做了极为周密的准备。

  他也不多说,让贺寅开始清点粮食,做好文书,更是盖上印章,将粮食搬入仓中,更是要贺寅迅速放粮出去赈灾。

  “放粮自是要郡守大人批示的。”贺寅笑眯眯地道:“下官先要请示郡守大人才成,否则少了一颗粮食,郡守大人追问起来,下官的脑袋可就保不住了。”

  “那你速去请示郡守大人!”韩漠淡淡道,回头吩咐部下:“自今日起,薛绍薛护军尉率领一千御林军长驻仓库,城守军可迅速撤离……此事我回头会与城守军指挥使协商……苗参领与肖木肖护军尉率领余下一千御林军,随时听我调遣,维持宜春郡的秩序……!”

  “遵令!”

  韩漠又向贺寅道:“贺司库,圣上委任我为护粮官,除了这批粮食,那还是要保护整个夕春县官仓,以后从各地调拔来的粮食,入库之时,我御林军都要清点统计,从这里调拔出去的粮食,本将也要知道粮食的去处,你可听清了?”

  “该当如此,该当如此!”贺寅笑眯眯地道:“下官这就去请示郡守大人开仓放粮……灾民无粮吃饱肚子,我这心里也难受啊……!”一脸的伤感,抱了抱拳,这才迅速离去。

  苗武握着拳头,目眦俱裂,在韩漠身边低声道:“大人,你……你看到了吧?他们这是在捣鬼,这里的地方储粮,怎么可能连三十万斤都没有?其他的粮食都去了哪里?”

  薛绍也是一脸的火,怒道:“这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看他对答如流,只怕我们还未从京里动身,他就准备好了应对说辞。”

  韩漠皱着眉头,微一沉吟,道:“一个小小的司库,是无法控制这样的事情,这后面……只怕是另有玄机。”

  就在此时,忽听外面传来一阵嘈乱声,韩漠出了仓库大门,却见贺寅被堵在门前,堵住他的,却是十多名官员,都是骑马而来,一个个都是叫叫嚷嚷,幸好有守在门前的城守军士兵拦住,否则这些官员只怕要冲进仓库来。

  “韩将军在这边吗?”那群官员中有人叫道:“我们要找韩将军,贺寅,你快去请韩将军出来……!”

  “韩将军,救救灾民吧……!”

  一阵嘈杂声此起彼伏,虽然只有十多名官员,但是他们的气势却是盛的很。

  韩漠皱起眉头,不知道这些官员是何来历,为何自己前脚进仓库,这后脚就跑过来。

  看来自己在宜春这边绝对不会顺顺利利的。</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