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302章死囚夕?死士乎?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肖木见那群骑士离开,这才催马上前来,翻身下马,走到韩漠身边,轻声问道:“大人,你无碍吧?那些人……!”

  韩漠看了肖木一样,摇摇头:“无妨。让大伙儿先将粮食带回去吧。”肖木立刻对那边的骑兵们吩咐,令他们带回粮食,尔后低声对韩漠道:“大人,那人的功夫可真是不弱,这抢了粮食又还回来,想做什么?”

  韩漠微一沉吟,低声问道:“肖护军尉,你可听过‘墨十二郎’这个名号?”

  肖木想了想,摇头道:“没有听过。那人……叫墨十二郎?”顿了顿,轻声道:“这名字只怕是假的了……他们行动敏捷,来去如风,而且此人武功极高,断然不是无名之辈,他戴着面具,又报出这样一个假名字,只怕是不敢暴漏真实的身份!”

  韩漠挥了挥手,道:“走吧,天都黑了,早些越过蜈蚣岭!”

  当下众人将粮食带回到官道上,见到车队的阵型井然,方才那阵慌乱已经过去。

  苗武见见韩漠等人从树林中出来,紧绷的脸微微放松,快步上前,恭敬道:“卑职无能,被他们劫去粮食,还请大人降罪!”

  他在车队负责后方,墨十二郎是从后方打开缺口,抢粮而去,他自是要主动请罪的。

  韩漠摆手道:“苗参领无须自责,这一伙贼寇不是普通人,而且准备充分,更是选在这容易逃逸的处所,怪不得你。好在这粮食已经夺回,并无大碍……咱们快些赶路,这蜈蚣岭不可久留。”

  苗武见韩漠竟是将那一批被抢的粮食夺回来,一袋不少,心中更是钦佩,当下也不多,呼喝着车队重新前进,那是要尽快翻越蜈蚣岭。

  好在绵绵细雨已经歇止,车队点起火把,逶迤前行,在向导的引领下,终是翻越了蜈蚣岭,到得山脚,前方已是一马平川。

  车队又行了一段路,人马实在疲惫,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便找了空旷之地扎营歇了一宿。

  那名暗探此时已经不成人形,韩漠来到他面前时,此人两眼迷蒙,有气无力,就连气息也弱了不少,眼见也是撑不了多久。

  韩漠带着一丝笑,很和气地看着他,轻轻道:“还要不要撑下去?实在撑不下去,点个头,我会给你最好的食物……!”

  人们总以为严刑拷打就是最大的折磨,实际上有时候折磨的手段很简单,饥饿就是最简单的一种方式。

  就像历史上,百姓们或许可以忍受鞭笞,忍受肉体的凌辱,但是却难以忍受饥饿。

  没有被饥饿折磨过的人,永远不知道饥饿给人带来的恐惧。

  暗探的脸上肤色已经苍白无血,眼眸子已没了初始的杀气,更没有了初始的犀利,只是黯淡地看着韩漠,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韩漠伸手将塞在暗探口中的棉布取出来,他倒不必担心暗探会咬舌自尽,这小子此时全身无力,就算只怕连咬舌头的力气也没有,就算想要,以韩漠的身手,自能在瞬间阻止。

  暗探嘴唇泛青,喘着粗气,嘴中轻声道:“给我……给我水……!”

  韩漠从腰间摘下水袋,喂他喝了两口水,这才收起水袋,温道:“你该说了!”

  “不是……不是我不想说!”暗探无力地道:“我……我也不知道是谁派我来烧粮食的……我是拿人钱财……为人消灾……!”

  “拿人钱财,为人消灾?”韩漠皱起眉头:“拿了谁的钱财,为谁消灾?”

  暗探苦笑道:“罢了,事到如今,只怕我的家人也死了……你既然聪明,为何不想一想,我被你们抓住,为何一路上却没有人来救我?即使不救我,他们……他们也该派人来灭口吧……他们为何不这样做?”

  韩漠淡淡笑道:“这该是你告诉我吧?”

  “因为他们知道……你从我口中得不到什么……!”暗探盯着韩漠道:“因为我知道的太少,就算将所知告诉你,你也不会察觉到什么,他们……没必要为了我这个没用的活口来冒险……!”

  韩漠托着下巴,打量着暗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仓!”

  “哪里人?”

  “燕国会稽郡!”

  “你是燕国人?”韩漠皱眉问道,心中生出厌恶之心:“既然是燕国人,你可知这粮食是用来做什么的?你堂堂燕国人,要看着自己的同胞被饿死吗?”

  陈仓眼眸子深处显出愧疚之色,垂下头去。

  韩漠紧蹙剑眉,却是心中震惊,这陈仓既是燕国人,难道这一次谋划烧粮的不是敌国奸细,却是燕国内部的人吗?

  难不成是哪个世家要动手?

  “如果不是我们老大,我只怕早就死了。”陈仓垂着头道:“三年前,我误伤了人,那人死了,我被关进了死囚牢……只有等死!”

  韩漠凝视着他,聆听着。

  “可是行刑之前,我在一天夜里被人从牢里救出去……!”陈仓缓缓道:“从那天开始,我就被带到一处极偏僻的庄园,那里不能得知外面的任何动静,只有一群像我一样的死囚犯,救我们出来的人,便是我们的老大……!”

  韩漠淡淡道:“他救你们,自然不是发了什么善心!”

  “从那天开始,我们便接受老大的训练,共有三十八个人……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像我们这样的人,我只知道,我们三十八个人被编为‘乙辛组’。我们都是在夜里接受训练,练杀人,练潜伏……老大对我们说过,只要我们听话,就不愁吃穿,家人也会安全……!”

  韩漠托着下巴,只是看着陈仓,并没有说话。

  “我们不知道我们所住的庄园究竟处在何处,我只知道,三年以来,我们每日里重复着训练,重复着吃喝睡觉,一切都是听从老大的安排。”陈仓喘着气,他看向韩漠的腰间:“再给我水喝!”

  韩漠将水袋丢给他,陈仓接过水袋,一口气降水袋里的清水全部饮完,这才擦了擦嘴角,道:“三十八个人,有些受不住严酷训练,中途便死了,尸首就在我们眼前被两头大狼狗吞噬下去……到我们这次行动之前,只剩下了十八个人!”他的嘴角抽搐,眼眸子里终于显出了一丝惊惧。

  “你们本就是他们的工具……他们将你们最后的人性一丝丝剥夺,变成杀人的工具而已。”韩漠嘴角泛起冷笑,“有时候,以人的身份去迎接死亡,比以畜生的身份苟延残喘要高贵得多!”

  陈仓抬起头,道:“说得好听,你可知道,老大对我们说过,如果我们是战死,我们的家人将永保富贵,但是我们若是……因为抵挡不住训练而死,那么我们的家人也会遭受同样的厄运,为了家人,我们必须活下来!”

  韩漠心中一寒,如此看来,陈仓口中“老大”那一伙人,实在阴险毒辣,毫无人性。

  “你们老大又是何人?”韩漠问道。

  陈仓摇头道:“不知道,三年来,他每一次出现都是带着面具,穿着大黑袍子,将身体掩藏在里面,我们甚至没有看过他的手,只是听着他为我们布置一道又一道任务……直到那夜前的两天,我们才接到老大的嘱咐,偷袭你们的车队。老大吩咐我们趁夜暗杀你们的人,换上你们的衣裳,然后趁换防之时混入车队里,等到时机同时下手烧粮食……!”

  “那一群骑兵与你们有何干系?”

  “骑兵?”陈仓一脸茫然:“什么骑兵?”

  韩漠见他神情没有半丝作伪,顿时明白,这一群在镇上偷袭的刺客们,甚至不知道有一群骑兵在配合他们的行动,如此看来,策划那次行动的幕后主使,当真是谨慎无比。

  “你继续说!”

  陈仓继续道:“老大答应过我们,只要我们完成任务,就会放我们离开,而且每个人会有五十两金子……!”

  韩漠冷笑道:“痴人说梦而已,你们即使做成了,也不过是一群等待着被屠宰的羔羊而已。他们处心积虑训练你们,就是用兵一时,用完之后,你觉得他们还会将你们这些工具显露出去吗?”

  陈仓一阵黯然,并没有说话。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韩漠淡淡道:“你可记得你们训练的那处庄园在哪里?”

  陈仓摇头道:“不知道……当初被救,我是被蒙上眼睛坐着马车到了庄园,出来时,也是那般出来……那庄园很大,但看起来很偏僻,庄园除了老大和我们,没有三年来没有见过外人……也曾有人想偷偷逃跑,还没出庄园就被抓住,当夜就被老大当着我们的面,割断了脖子……!”顿了顿,看了韩漠一眼,道:“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们潜伏在其中,被你们发现……!”

  韩漠站起身来,背负双手,若有所思,许久之后,才道:“这就是你知道的全部?”

  “是!”陈仓苦笑道:“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们行动之前,根本不知道你们的粮食是用来赈灾的……!”

  韩漠向旁边的看守士兵道:“给他拿些吃的……看好他……!”不再理会,而是转身离开。

  按照陈仓的交代,诚如陈仓自己所,韩漠从中得不到太多有用的线索,幕后主使显然也做足了保密工作,严丝无缝。

  韩漠不能判断那所谓的“老大”究竟是燕国本土势力还是敌国设在燕国的培训点,三年来没有被发现,那么隐蔽性一定做得极好。

  如果是敌国倒罢了,若是本国人,那么这一股势力还真是有些可怕,其心也是异常的歹毒!

  他思虑间,竟是不知不觉走到萧灵芷的马车边,听到小君叫了一声“韩少爷”,抬起头来,只见到小君正站在马车边,一旁的秦山正对着自己恭敬行礼。

  韩漠微笑点头,已是见到离马车不远处的一条河边,萧灵芷婀娜的身姿正立于河畔间,看起来异常的孤单寂寥,夜风吹拂,她一头的秀发随风飘起,乌黑秀丽,极是飘逸。</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