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29章各怀心思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萧幕瓒在次日正午时分就得到银车出事的消息,但是并不清楚萧景已经被杀,心惊之下,连派出几拨人马打探消息。

  他现在是真的怕了。

  东海郡整整一季的税银,若是在运输途中出了问题,就算萧太师竭力在朝中维护,或可保得住他性命,但是这东海郡守的位置,只怕是坐不下去了。

  这批银子可是韩家上供给朝廷的,若是韩家也知道税银被劫,他们也一定会借此对萧幕瓒发难,这一点,萧幕瓒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若说从前韩家没有发难是因为没有一个绝对的机会,那么这一次,天大的机会就降临到韩家的头上了。

  说也奇怪,得知税银被劫,萧幕瓒脑中第一时间怀疑的对象不是韩家,而是流匪,但是这个念头很快就打消。

  这一次护银车队可是有两百人,而燕国境内虽然也有流匪,但是在世家大族的控制下,还真没有形成气候,大股的流匪是很少出现的,通常情况下不过是几十名实在混不下去的穷人组成一个抢劫性的团体,偶尔劫劫行人,对官家的队伍向来是很少下手的,更何况两百人的车队,护卫兵丁都算得上是精兵强将,几十名乌合之众的流匪是不可能有胆子敢去触碰的。

  第二个浮现在萧幕瓒脑中的怀疑对象还不是韩家,而是苏家。

  青浦县是苏家的地盘,青浦县的县令更是苏家内房子弟,若是苏家化兵为匪,在暗地里整一整萧家甚至是韩家,那是绝对有可能的。

  至于韩家,萧幕瓒自然也不排除怀疑,但是他却觉得可能性不会太大,毕竟他也知道韩家的几位首脑人物如今都是安静得很,也没听说韩家背地里有什么行动,要想劫持银车,那可是要动用不少人的。

  至于韩漠韩源,在萧幕瓒眼中的两个世家子弟纨绔公子,是不值得去关注的。

  当青浦县令苏定海亲自领人运回萧景尸体的时候,萧幕瓒只感觉两眼一黑,几乎瘫倒下去,也幸亏边有其他官吏上前扶住,才让他在衙门口呆呆地站了许久。

  “下官青浦县苏定海。”苏定海身材矮小,长着八字须,貌不惊人,若不是一套官府在身,倒像是一位教书先生。

  萧幕瓒忍住心中的悲愤,指着运送萧景尸体的车子,带着颤音:“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定海很恭敬,至少表面上做到了下官对于上官的恭敬:“回大人,下官今日清晨得报,鄙县野雀儿林出了事情,好像是官家车队遇到了劫匪,被劫了银子。下官不敢怠慢,赶到现场,一片混乱,原来是东海郡的税银车队被流匪下了迷药,劫了银子,而贵公子……因公殉职!”

  “因公殉职”四字,苏定海说得极其平淡,萧幕瓒的肺都要气炸了,看着自己宝贝儿子已经成为一具尸体,老来丧子的悲痛和被人后面戳刀子的愤怒让他的脸部肌肉扭曲,声音甚至有些凄厉:“流匪?是你会稽郡的流匪,还是你青浦县的流匪?流匪二字便解释清楚了?”

  苏定海也很坦白:“解释不清楚,所以下官也不是前来解释的。下官已经派人着手调查此案,而且已将税银被劫一事写了折子呈交内阁。”

  萧幕瓒知道税银被劫的事情迟早会传到朝廷耳中,在他原本的估计中,应该是韩家去做这件事情,但是想不到苏定海却先下手为强了。

  毫无疑问,自己的东海郡守之位算是到头了。

  “在你青浦县出事,你苏定海逃脱不了干系。”萧幕瓒怒着。

  这话有些隐晦,表面看来是说苏定海治理不善,出现流匪,但是暗里的意思,那却是直指这件事情有可能就是苏家宗主暗中指使,苏定海亲自领人做下这件事情。

  “此事发生在我青浦县内,下官罪责不轻。”苏定海平静地道:“所以下官已经向吏部请辞,或许明日,下官便要卸甲归田了。”

  萧幕瓒一怔。

  正在此时,一名官员匆匆赶来,正是闻讯赶来的清吏司韩玄昌,他先是对萧幕瓒拱了拱手,瞧见车子上的尸体,皱起眉头,旋即道:“郡守大人节哀顺变。”

  若说先前萧幕瓒对韩家还有三分怀疑,那么看到韩玄昌的表情,这三分怀疑顿时也烟消云散了。

  韩玄昌没有惺惺作态的悲伤,却更没有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情绪,而韩玄昌初见萧景尸体所表现出来的吃惊,萧幕瓒看在眼里,明白那绝不是作伪。

  韩玄昌对于萧景的死,显然是发自内心的吃惊。

  如果说此时真是韩家所为,韩玄昌必定也会深知内情,一个深知内情的人,即使再会演戏,也不会有这样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吃惊。

  萧幕瓒更加肯定,此事十有八九是苏家暗中所为,而这个苏定海,绝对逃脱不了干系。

  他眼中带着阴冷的杀机,紧紧盯着苏定海。

  “苏大人,如今情况如何?银车都被劫走?”韩玄昌神色严峻问道。

  韩玄昌,萧幕瓒,苏定海,这三人在这种场合下,所代表的就是各自的家族,若从官家角度来说,此时三人自然是要同心协力缉拿所谓的流匪,但是各人心思各人唱,究竟有什么打算和心思,那也只是放在各人心中罢了。

  “银车倒没有被全部劫走,留下了数车,我已命人就地看守。”苏定海缓缓道:“想来是流匪人手不够,一时之间,没有那么多人手运走银车吧。”

  萧幕瓒攥着拳头道:“实以虚之,虚以实之,我看未必是人手不够,只是为了向外面证明所谓的匪徒人数少,这才忍疼留下了几车税银吧?”他这话其实说的已经很白,那是暗苏家不缺人少,故作此态,不过是嫁祸给流匪而已。

  “郡守大人说的是。”苏定海不动声色:“或许流匪是故意为之,若是人数多了,成了气候,那是一定要剿灭的,流匪害怕这一点,所以故意示弱,那也大有可能。”

  “你……!”萧幕瓒又气又恼,狠狠甩了衣袖,缓步走到车子旁,抱着萧景的尸体,老泪顿时滑落出来。

  “若真是流寇所为,东海郡洛宗县必定会协助苏大人全力调查此事,一定要找出背后的凶手,绳之以法。”韩玄昌冷冷地道,在他看来,这事儿还真有可能是苏家所为,毕竟能干下这种事儿,胆识和实力都不可缺少,能有这样胆识和实力的,在这一片区域,无非是韩家和苏家。

  韩玄昌即自以为韩家必定没有动手,那就只能是苏家了。

  他自然不会介意苏家杀死萧景,虽然他也明白此事的后果必定能让自己一直以来极度厌恶的萧幕瓒从东海郡守的位置滚下去,但是他却深深担忧另一个后果。

  东海郡整整一个季度的税银被劫了大半,那么所缺的银两将如何补上去?

  朝廷户部没有接受到税银,即使户部尚书韩玄道有心为东海郡减轻压力,但是内阁那些大臣们绝对不会那么轻易让韩家好过,一定会达成协议,勒令东海郡尽快缴纳该交的税银,他们才不管路途发生什么事情,见不到银子,内阁就会逼迫户部催银,否则韩玄道坐着户部尚书这把椅子,屁股一定会被烧得很难受。

  所以韩玄昌听闻税银被劫,并没有因为萧幕瓒即将因为此事滚蛋而高兴,反而为如何重新筹措税银而感到担忧。

  诚然,一旦查实确实被劫银车,韩玄道在燕京竭力周全,筹措补缴的税银可能会稍微减轻一些,但是即使减轻,一郡一季的税收,那也不是小数目啊。总不能再找老百姓收一次税,那可真的闹不好会引发民变,韩家族人说不定为此真的向大宗主请愿,就他妈反了!

  但是韩家族会是知道的,这个时候,韩家根本没有对付朝廷的实力,一旦起事,反而会正中其它世家的下怀,乘机将东海韩家尽数诛灭,去掉一个对手。

  韩玄昌越想越觉得此事很是蹊跷,很有可能真的是苏家暗中策划,那样一来,苏家得了银子,又狠狠地打了萧家一巴掌,更是给韩家带来税收难题,可谓一箭三雕啊。

  他的眼眸子深处隐着杀机,冷冷地看着苏定海,淡淡问道:“苏大人,护银队的兵士们呢?我可没见有人回来。”

  “银车被劫,在鄙县境内,兹事体大,所以下官已经吩咐部下将护银队的人暂时扣押起来。”苏定海缓缓道:“这是大案,总要等朝廷下来旨意,下官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