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276章老狐狸心思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薛红袖说的很淡定,就像要杀的只是一条狗,韩漠心中只能感叹,幸亏这丫头是自己的部下,是友非敌,否则遇上这样一个红颜敌手,那还真是很头疼的事情。她夜中取回宝刀,足以证明她的暗黑技能已经非常出色,若要刺杀某人,恐怕并不是难事。

  只是薛红袖主动提出要去刺杀慕容鹤,倒是让韩漠的心情舒畅不少,这至少表明,自己在这个丫头的心里,还是值得她冒险的人。

  韩漠在西花厅做的事情,已经足够让年纪轻轻的他在西花厅形成了威信,也足以让西花厅的人以他为标杆去做一些事情。

  “不行。”不待韩漠回答,裴英侯已经沉声道:“万万不可。”

  韩漠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收起刀,缓步走回桌边,坐了下去,这才道:“裴主事,你有何担心?”

  裴英侯拱手道:“大人,慕容鹤有行刺大人之心,大人如今手上掌握了人证物证,交到刑部……!”他话没说完,韩漠已经摆手道:“你错了,我只有这把刀,并没有人证……莫要以为我带回施连云就是让他做人证,如果他真的做人证,我反而不会救他。施连云就算是死,他也不会出卖慕容鹤,为我作证,只要施连云不出面作证……!”他指了指桌上那把鲨鱼皮宝刀,淡淡道:“那么这也就算不得物证!”

  裴英侯恭敬道:“卑职明白大人的意思。慕容鹤为人如此歹毒,卑职也很不得杀之而后快,但是咱们切不可因小失大。这慕容鹤终归是朝廷的大将,西花厅刺杀朝廷大将,一旦被查出,大人势必要受到牵连的。卑职坦诚而,若是只有我西花厅一处,西花厅行事之隐秘,倒是无所畏惧,但是……但是如今毕竟有东花厅存在,其他衙门查不出真相,东花厅却是有这个能耐的。”

  韩漠知道裴英侯是好意,乃是未了大局着想,微微点头。

  裴英侯见韩漠并无怪罪之色,才继续道:“慕容鹤算不得什么,但是大人比我更清楚,他是萧太师的人,一旦有事,萧太师必定会追查,以他的影响力,应该能够挑起东花厅对此事进行调查。”顿了顿,继续道:“东花厅对我西花厅向来是存有芥蒂的……只要他们查出此事与我西花厅有关联,后果对于大人来说,那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韩漠道:“你说的不错。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要用花厅的力量去对付慕容鹤,他的身份还不值得西花厅出手。”

  裴英侯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大人,慕容鹤既然对你存有杀心,这之后,我们是不是要加强对大人的保护?”

  韩漠微笑道:“不必。慕容鹤有心要杀我,一次失手,还会有第二次……我也在等着他下一次的行动。”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缓缓道:“有一类疯狗,总以为自己很强大,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虎。当野狗在放声犬吠四处攻击的时候,它并不知道,有一头虎会在他发疯的时候,找准机会,嗖……一下子咬断它的脖子,将它撕成粉碎!”

  他的眸子里带着寒芒,裴英侯和薛红袖对视一眼,他们觉得,这个看起来很斯文的年轻厅长,善良起来比谁都善良,但是阴狠起来,那是比谁都阴狠。

  太师府的花园中,萧太师在池边坐着,靠坐在大椅子上,看着两条狗儿在草地上撒的正欢,他那张向来阴郁的脸庞却是带着一副老人家慈和的面孔。

  一件衣裳轻轻搭在他的身上,听到萧灵芷轻柔的声音响起:“爷爷,夜里凉,多穿些衣裳。”

  萧太师转过头,看到萧灵芷,微笑道:“满府上下,也只有你能想着嘘寒问暖。”

  萧灵芷柔声道:“大家只是敬畏爷爷,不敢上前来打扰而已。”

  “你就是会说话。”萧太师微笑着,忽然问道:“事情办得怎样?”

  萧灵芷微微蹙眉,终于道:“韩漠还是出手了。”

  萧太师眯着眼睛,神情波澜不惊,只是淡淡道:“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样说来,施连云没有死?”

  “施连云是自杀,按照慕容鹤的说法,施连云是死了。”萧灵芷轻声道:“不过我们没有检查到尸体,所以不能确定。”

  萧太师苍老的手微微握成拳头,声音有些发冷:“这个愚蠢的东西,做事拖泥带水不利落,如今收拾烂摊子也无法收拾……!”

  萧灵芷轻轻捶着萧太师的肩头,“爷爷,施连云既然能够自杀,那说明他还算是一条汉子,我想他并不会向韩漠透漏慕容鹤的事情。”

  “老夫也清楚。”萧太师缓缓道:“不过慕容鹤做的一些事情,施连云太过清楚,落在韩漠手里,总是后患。施连云能去赴韩漠的酒宴,这两人之间必定有了某种关系……我们做事情,但求小心谨慎,不可出纰漏……毕竟慕容鹤还是有用的,我不想看到这个蠢货被别人吃掉。”

  萧灵芷柳眉微蹙,道:“爷爷,其实目前的局势,我们并不该太过计较韩家的举动,苏家才是最为关键的敌手。”

  萧太师似乎很疼爱这个干孙女儿,神情很柔和,声音也很平静,“灵芷,老夫岂能不知这个时候树立太多直接对手,对我们萧家并不是什么好事。这苏观涯老谋深算,凡事看似退避三舍,可是他的用心反而是最为险恶的。他掌管着吏部,每年都会借考察官吏的机会,找出我们萧氏官员种种不是,筛选下去,虽然我们可以重新补充官员,但是进了衙门,要想重新控制住,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反倒是他苏家的官吏,虽然看似职位都不高,但是掌握着许多要害衙门,而且根深蒂固,整个朝堂,也只有他苏家的官吏在各衙门是最稳固的,长此下去,对我们来说危害甚大。老夫也是有心将心思都放在苏家身上的。”

  他接过萧灵芷奉上的清茶,喝了一口,才将茶杯交还给萧灵芷,轻叹一口气:“这韩家虽然忽然崛起,各衙门进了不少官员,但是真要在各衙门坐牢固,没个一两年功夫,那也是难以做到,即使是韩玄昌,身在礼部,上任快两个月,如今还是在摸索头绪之中,对礼部根本没有形成控制权。所以韩家看似崛起,实际上真正的实力还是有限,他们自己也是明白,绝不敢与我们萧家正面交锋,拉上范家,也只是证明他们对我萧家很是畏惧而已。对于韩家,老夫也是早有对策,每隔上一年,集中全力对韩家的官员进行一次清洗,或者调动他们的衙门,让他们的官员在衙门坐不稳,只要这样,韩家看似声势浩大,实际上却翻不起大浪来。”

  萧灵芷微微点头,轻声问道:“既然如此,爷爷为何最近对韩家的情况那般关注,特别是……韩漠!”

  “还不是因为慕容鹤这个无能之辈。”萧太师叹了口气,眼中带着一丝阴沉:“御林军是我燕国最精锐之师,五大御林军,我堂堂萧家却不能掌握一营,这终是不利的情况。那苏家官员稳固,苏雨亭更是控制着鹰翔营,这对我们萧家来说,实在是极大的威胁。所以这种形势下,我们必须要掌握一支御林军,这样……才能确保我萧家的安全。”看了身边仔细聆听的萧灵芷一眼,继续道:“而慕容鹤恰恰是最好的人选。颚青仑年事已高,疾病缠身,虽然在豹突营威望极高,但是终究不能亲自主事,慕容鹤借着这个机会,有秀公主在身后支持,再加上我萧家助力,本来是能够轻松登上豹突营指挥使的位置,如果事情真是这么发展,我们自然是暂时将韩家放在一边,只要注意一下便是,用不着费心对付。可是……韩漠突然出现,让慕容鹤慌了手脚,也打乱了老夫的计划,老夫自然要留神的。”

  他虽然年事已高,但是精神却极健烁,一番长篇大论说下来,不急不喘,呼吸亦是匀称的很,起伏不大,看不出丝毫疲惫之态。

  “爷爷是觉得韩漠会威胁到慕容鹤的地位?”萧灵芷面如湖水,很平静地问道。

  萧太师冷冷一笑:“已经威胁到了……而且慕容鹤已经处于下风!”

  萧灵芷美丽的眼眸子里显出极其复杂的神色,并没有说话。

  “秀公主那边,慕容鹤一个三十多岁经过风雨的大男人,竟然敌不过一个黄毛孺子。”萧太师右手握成拳头:“慕容鹤能不能成为豹突营指挥使的关键,就在于秀公主,如果连那个女人都控制不住,慕容鹤又怎能爬上去?除此之外,韩漠这小子的威望也开始响起来,西门一族的阴谋,最终出来破获的却是韩漠的西花厅……慕容鹤花费周章想在兵演中除掉韩漠,谁知道反被韩漠壮了微风,嘿嘿……慕容鹤是处处落于下风,如果再教施连云成为韩漠打击慕容鹤的工具,这个蠢货可就全毁了……!”

  萧灵芷听到“除掉韩漠”四字,眼角微微跳动,虽然明知韩漠无事,但她的眼中还是划过一丝担忧,心中顿时想道:“那个……那个家伙,我……我为何要为他担心?我才不会为他担心……!”但是这种想法一产生,却感觉是那么的无力。

  韩漠毕竟救过她数次,虽然立场不同,各为其主,但是在她内心深处,实在不愿意看到韩漠有什么意外。

  女儿家心思,永远是让人难以捉摸的。

  “爷爷接下来准备怎么做?”萧灵芷小心翼翼问道:“还要……对付韩漠吗?”

  “此事需要缓一缓。”萧太师捋着胡须道:“因为施连云的关系,我想韩漠已经心生警觉。他毕竟是西花厅厅长,也是个聪明的小子,一次失手,这第二次便不能轻易出手了。我并不想将韩家真的推到苏家那边去……当务之急,却是要让慕容鹤登上指挥使的位置。且让慕容鹤去到秀公主那边起起作用,让秀公主向圣上举荐慕容鹤为豹突营指挥使,老夫再联合一些人上折子,颚青仑老了,该退下去享清福,这担子交给慕容鹤来承担吧。只要慕容鹤登上指挥使的位置,对付起韩漠,那就容易多了……!”</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