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251章夜入宫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从宫里来的通事舍人姓姜,尖尖脸,卖相没有韩漠认识的另一位通事舍人凌垒凌公公好,凌公公笑起来让人看着多少不会反感,但是这位姜公公那张瘦长脸一笑起来,却是异常难看。

  韩府得知宫中传韩漠进宫,韩夫人自是很为奇怪,这宫里都是皇室族人,也不知是谁来传。她倒是想到淑贵妃来传,叮嘱韩漠,若是见着淑贵妃,万不可像小时候一样没大没小,必须遵循礼制,韩漠自然是满口答应,韩夫人当然也想不到,韩漠是早就见过了淑贵妃。

  姜公公骑马,却是为韩漠备了马车,二人都是心知肚明,并没有提及秀公主,在数名铁甲护卫的护持下,从韩府出发,径自往宫里去了。

  从东宫门入宫,经外宫往南,从侧道绕过中朝进入了内廷,秀春.宫便是座落在内廷南边的宫殿群处。

  相比起一般的宫殿,秀春.宫更显得庞大贵气,在后宫之内,也只有乾心宫,坤和宫和玉阳殿的规模超过秀春.宫。

  毕竟秀春.宫的主人是皇室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太子所在的承乾宫也是难以企及。

  遥望秀春.宫,就像皇宫建筑群中的一颗璀璨明珠,光芒耀眼,灯火通明,远远望去,就见得流光溢彩,宫殿顶端有一排硕大的夜明珠,夜色之中,灿若明星。

  韩漠心中感慨之余,更多的是惊叹。

  秀公主奢华的生活,他是早有耳闻,但是看到她的寝宫,才有了直观的感受。

  世界上总是有着两种极端的人群,一种是秀公主这般高高在上,自己的意志随时都能够实现,物质上得到充足的享受和满足,然后追求着精神上的野心。

  另一类就是杨树村燕儿母女那一类处在社会低端的人层,他们的追求,仅仅是为了吃饱穿暖。

  人类的社会,总是存在着差别。

  感慨之余,韩漠也不禁感叹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他们没有先进的设备,却有着睿智的头脑,如此庞大的建筑群,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实在难以相信是通过古代的技术水平创造出来。

  秀春.宫外看起来平静的很,并不像想象中那般戒备森严,只从表面去看,防卫似乎还很松懈,但是韩漠却知道这只是一种假象。

  皇族最重要的一些人物,他们的守卫,绝不能以肉眼去衡量。

  马车竟然直行秀春.宫前,姜公公亲自上来为韩漠打开了帘子,韩漠下了马车,看着眼前的秀春.宫,愈发觉得在黑夜中,这座宫殿才能完全展现它的美。

  早有宫女提着极精致的灯笼上前来,盈盈施礼:“公主在里面等候,请随我来!”

  这宫女眉眼清顺,十三四岁年纪,带着甜甜的笑,韩漠跟着她进入秀春.宫,这小宫女便一直低垂着头,提着灯笼在前面带路。

  她对秀春.宫显然已经熟悉到了极点,只低头不看路,却也能轻松摸清这座庞大如同迷宫般宫殿所需走的道路。

  穿过游廊小院,走过亭台小阁,韩漠跟在身后,愈加觉得这座宫殿大的惊人,但是奇怪的是,这座宫殿里的宫女似乎比淑贵妃所在的长春.宫还要少,一路行来,虽然时不时也见到几名宫女,但是数量却极有限。

  经花过树,踩石碾草,皇宫虽大,总有到的时候。

  跟着小宫女到了一处侧殿,门前两名宫女已经盈盈向韩漠行礼,那小宫女这才提着灯笼退下,而门前的一名宫女轻声道:“请随我来!”

  韩漠进入侧殿中,立时感觉里面顿时昏暗下来,这大殿之中,竟然没有灯火,发出来的光芒,完全是由殿内镶嵌在玉柱中的夜明珠所散发。

  夜明珠的光芒宁静幽亮,光芒竟然显得颇有些旖旎。

  跟着宫女往殿中深处走。

  纱,越来越多的白色轻纱,整个宫殿处处布满纱幔,若不是韩漠确信自己所来之处是秀公主的秀春.宫,还真以为到了纱织工厂。

  重重纱幔之后,韩漠却看到了一个极其怪异的地方,那是一圈以湘妃竹建成的围栏,每一根湘妃竹都有两人来高,无数的湘妃竹编成了一个圆形的围栏,围栏之中,远远看去,却从里面升起阵阵雾气。

  韩漠皱起眉头,这湘妃竹围起圈子,倒像是宫殿中的又一处小院子般,但却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东西,更不知道在这里面围成这个圈子做什么用。

  宫殿之中,竹香浮动,更是夹杂着另一种韩漠无法形容出的香气,只觉得这股子香气钻进鼻中,让人心神通泰,说不出的舒服,更说不出的惬意。

  那宫女却从湘妃竹围栏处打开了一扇小小的竹门,恭敬道:“请进!”

  韩漠一愣,问道:“里面是什么?公主呢?”

  宫女抿嘴一笑,道:“您进去就知道了。”

  韩漠眉头皱得更紧,这湘妃竹围栏看起来极其怪异,里面不知是何所在,顿时提神戒备,虽然知道秀公主不可能傻到在这个时候伤害自己,但是若是借机给自己一些苦头吃,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他带着警惕之心走进里面,刚刚进去,就听到后面响起动静,回头一看,那扇竹门却已经被关上,他顿时更加警觉起来,往里面细看,此时才看清楚,这里面竟是一个巨大的水池子。

  四面确实是由湘妃竹围成了一个大圈子,若是顶棚也封起来,韩漠几乎要以为这是一个蔬菜大棚。

  夜明珠散发出的光芒算不得明亮,朦朦胧胧,池水上面一层漂浮着五颜六色的花儿,那香味异常清幽,韩漠这才知道,刚才除了湘妃竹的香味,另一种味道却是满池子的花儿散发出来,怪不得整个殿宇中都充满着芳香的味道。

  满池子的水儿轻轻波动,花儿随之漂浮,一层层雾气从水中冒出来,这一池子的水,竟似乎都是温水一般。

  韩漠更有些惊讶,若是一桶一桶地往这里面倒热水,这一池子的水,恐怕得上百桶才成吧。

  “小家伙,我等你很久了……!”韩漠正惊异地看着满池子的花儿,耳边立刻响起秀公主那酥媚入骨的甜腻声音。

  韩漠循声看去,只见在水池子的角落处,秀公主正浸在池水之中,香肩以下,都隐在水里。

  朦胧的夜明珠光芒下,秀公主的脸庞更是带着妖媚入骨的朦胧美,她露出的一截香肩,光滑无比,如同牛奶一般,雪白耀眼。

  韩漠不得不承认,无论秀公主为人如何,她无疑是一个绝顶的尤物。

  她的魅惑,那并非故作姿态出来,而是浑然天成,从骨子里散发出来,那些普通的风骚.媚女,虽然极尽风骚.媚态,但却不自然,也没有真正的理解何谓魅惑。

  而秀公主的魅惑,那已是一种天然到极致的风姿,已经成为一种艺术。

  岁月对一般的女人来说,那是最大的敌人,可以让女人红颜凋零,朱颜易改,但是对于秀公主来说,岁月只是让她更有女人味。

  女人最害怕的时光流逝,只是秀公主增添自己魅惑风韵的一种工具而已。

  “臣参见公主殿下!”韩漠恭敬道,虽然那边春色无边,虽然韩漠骨子里也想看到水下面更多的春色,但是他还是保持着绅士之态。

  秀公主吃吃笑着,忽然抬起手来,玉臂如雪,指着韩漠旁边一处地方道:“那里有一样东西,你可以看看!”

  韩漠顺着她的手势看去,只见那边放着一张玉石椅子,椅子上放着一份卷宗。

  韩漠走了过去,拿起那份卷宗,只有信封大小,却是牛皮封面,打开了封面,里面是一张薄若蝉翼的小竹片,两指长短,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韩漠皱起眉头来,放下卷宗,只拿起那竹片,借着夜明珠散发的光芒,一路看下去,脸色越来吃惊。

  “很吃惊吗?”秀公主轻轻笑道。

  韩漠放下手中的竹片,抬头望着水中的秀公主,她那乌黑的长发带着水儿,贴在雪白的脸庞上,“这是东花厅的绝密,公主为何要交给我看?”

  秀公主吃吃笑道:“人家只是怕被你瞧不起……人家是要让你明白,很多事情,我心里一清二楚的。”

  韩漠叹道:“这份卷宗里面的消息,想来不会有假?”

  “你说呢?”秀公主两只粉嫩洁白的手儿合在一起,在水面上捧起一手的花瓣,丰润的香唇轻轻在花瓣上亲了亲,然后双手提起,将花瓣撒到半空中,那些花瓣如同五彩的蝴蝶,轻轻飘动,最后落到水面上,“你觉得会是假的吗?”

  韩漠沉吟着,终于道:“这份卷宗说的很清楚,西门雷藏派人往魏国与黑旗有私下的联络,而且这份卷宗呈上来的日子是一个多月前,那时黑旗还没有潜入燕京……公主既然早就知道了西门雷藏的谋划,为何东花厅却一直没有动静……!”

  秀公主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眼波流动,妩媚笑道:“人家说过……只是让你明白我不笨……!”

  韩漠看着秀公主妩媚的神态,再一想到她的年纪,本应产生厌恶的感觉,但是不知为何,秀公主那滑.嫩的脸庞,那妖媚的风姿,那动人的媚笑,非但没有让他产生厌恶之感,反而觉得这本就是一个真正女人应有的风姿。

  但是他的心里却隐隐吃惊,这份东花厅的绝密卷宗看起来不会有假,而且秀公主很显然早就查出了西门雷藏与魏国有勾结,但是秀公主却一直按兵不动,她究竟是何图谋?

  他此时也更加明白,东花厅绝对要比自己想的强大的多,而面前这个风流尤物,显然也比自己想象的要狡猾的多。</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