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246章暗议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玄道和韩玄昌对视一眼,眼中都显出古怪之色,微一沉吟,韩玄道才反问道:“小五,你为何要问这件事情?”

  “我似乎已经和慕容鹤有了仇隙。”韩漠很坦白:“此人看来是个心胸狭窄之辈,我不能确定他是否会对我有什么不利的图谋,所以我想知道他的底细,知己知彼,我才好知道如何去应对他。”

  韩玄道皱起眉头,才道:“慕容鹤本身并不可怕,但是他却牵扯着一些关系,如果没有必要,目前这样的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他究竟是什么人?”韩漠对慕容鹤充满疑惑:“他并非世家子弟,我瞧他的本事和为人也并不如何高明,为何要忌惮这样的人?”

  “因为秀公主,也因为萧太师!”韩玄道很严肃地道:“打狗看主人,如果狗的主人不好对付,那么这条狗自然也不能轻易去碰。”

  韩玄昌凝视韩漠道:“你进京也有些时日,对于秀公主,应该也听过一些风声……秀公主的生活,在外面人看来,并不……检点!”

  韩漠微微点头:“我知道!”

  “据说慕容鹤是唯一可以自由出入秀春.宫的人,所以……!”韩玄昌顿了顿,终是没有直说出来:“他与秀公主的关系很密切。其实一直也有很多人在奇怪,慕容鹤虽然外表看起来也算得上英武,但却算不上俊美男子,论气质,比他更加威猛的男人也是多如牛毛,可是秀公主却偏偏看中了他……他本是豹突营的一名小小校尉,两年前在宫中负责巡卫之时,碰上秀公主……自那以后,不过半年时间,就坐上了豹突营护军参领的位置,谁都知道,这个位置,那是秀公主送给他的。”

  韩漠皱起眉头,想到秀公主竟然和慕容鹤这样的人缠在一起,心中顿时对秀公主大是反感。

  “他既然和秀公主在一起,又怎的混到萧家门下?”韩漠很奇怪。

  韩玄昌解释道:“其实这倒是根基的问题。这慕容鹤曾在西北大营当过兵,在边疆倒是立下过功劳,后来豹突营补充编制,萧怀玉便举荐过慕容鹤,所以慕容鹤回到京城后,进了豹突营,更是得了一个校尉之职……萧怀玉对于朝中的事情,向来是不过问的,他好不容易举荐一个人来,圣上自然是当即照准了。慕容鹤是萧怀玉举荐过来,自然感萧家的情,也就和萧家混在一起,来京没两个月,就拜在了萧太师的门下,所以与萧家也是大有渊源的。”

  韩漠此时才明白,慕容鹤为何脸上总是一股盛气凌人的傲慢姿态,原来他身后竟然有这两座大靠山,也怪不得他连自己都不放在眼里。

  “我记得慕容鹤当初刚进京的时候,倒也有一身子骨气……!”韩玄道不屑地笑道:“不过终是没能抵挡住权势美人的诱惑,如今后面有了靠山,倒是越来越不长进了。”

  他手掌扑在桌面上,弹着二指,眉头微皱,倒似是在思虑什么,微一沉吟之后,才道:“如今说来,那个慕容鹤倒也是一颗扎眼的钉子,如今豹突营指挥使年老体衰,这要是如此下去,保不准豹突营指挥使一职便要被慕容鹤得去,那时候萧家更是如虎添翼,对我们可就大大不利了。”

  韩玄昌也肃容道:“大哥,昨夜西门府黑旗行刺,守在府外的御林军正是慕容鹤统领……咱们能不能借此参他一本,再不济也安他一个玩忽职守的罪责……!”

  韩玄道立刻摆手道:“万万不可。慕容鹤后面是有那两座大山的,要参他下来,难于上青天,而且此时我们更不宜与萧家正面相对……慕容鹤是萧家在军方的一粒棋子,他们可不甘心这颗棋子被我们拔去。”

  “咱们总不能看着这颗棋子在棋盘上越来越扎眼!”韩玄昌皱眉道:“有时候一盘棋局,那些不起眼的棋子反而成为胜败的关键。”

  韩玄道神情阴鸷,冷冷道:“慕容鹤此人,终是要除去的……只是此事要做的悄无声息,不可正面相斗……!”他摆了摆手,道:“此事回头再商议吧。小五,若无他事,明天晚上,我领你先去范府走一遭,有些事儿还是早些办妥为好,你这亲事,越早办成,对韩范两家也就有早一分的好处!”

  韩漠忙道:“大伯,明晚只怕不成!”

  “为何?”

  “秀公主让我明晚去秀春.宫。”韩漠只能道:“她的旨意,总不能违抗的。”

  韩玄道眼中顿时显出奇异之色,“秀公主要你去秀春.宫?”

  韩漠只感觉韩玄道的眼神大不寻常,心中顿时有些发毛,不知道这位行事诡异的大伯又有什么想法,只能硬着头皮道:“是!”

  韩玄道与韩玄昌对视一眼,都是露出怪异的神情,随即韩玄道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小五似乎为我们找到除掉慕容鹤的法子了。”

  韩漠一脸疑惑,不懂韩玄道此话的意思。

  韩玄昌却是一副担忧之色,缓缓道:“大哥,你是想……这只怕有些不妥吧?既然要和范家结亲,这条路子还是不走为妙!”

  韩玄道淡淡道:“亲事定是要结的,但是秀公主真有那种意思,我们若不抓住机会,日后只怕不会有更好的法子了。”

  韩漠机灵的很,韩玄道那怪异的神情,顿时让他有一种极怪的预感,心中一沉,只望韩玄道出的主意并不是自己心中所想。

  韩玄昌表情看起来有些为难,看了韩漠一眼,眼神中颇是不舍之色。

  “小五,慕容鹤能够在京城里混的风生水起,靠的是背后的两座山。萧家重视慕容鹤,一来是慕容鹤手上确实有一些兵权,但最重要的却是他们想利用慕容鹤来对秀公主形成影响……!”韩玄道凝视韩漠道:“秀公主或许真的迷恋慕容鹤,所以慕容鹤自持秀公主撑腰,在燕京嚣张跋扈,做了不少恶事,如今有个机会可以打掉慕容鹤背后这根柱子,小五,你可愿意去做?”

  韩漠勉强笑道:“大伯,不知小五要做些什么?”他感觉自己的心儿直突突。

  “让秀公主离开慕容鹤!”韩玄道肃然道:“只要秀公主心中没有慕容鹤,慕容鹤的这根柱子就算倒了,如此一来,慕容鹤就会很好对付。”

  韩漠硬着头皮道:“秀公主既然喜欢慕容鹤,要让她离开慕容鹤……这个实在有些困难!”

  “本来是很困难,不过……秀公主既然让你去她的秀春.宫,此事便大有转机。”韩玄道平静道:“据我所知,真正能够接受秀公主邀请进入秀春.宫的,并没有几个人,你能得她的邀请……她应该对你有了好感!”

  韩漠眼皮子一跳。

  作为穿越者来说,韩漠的心里年纪远远超过他现有的年纪,对于那些妇人,他是并不排斥的,相反,凭心而论,在韩漠的内心深处,对于碧姨娘这一类的风姿妇人是很有好感的,秀公主年纪虽不算小,但是风姿卓越,性感媚人,韩漠初见时,从男人角度来说,也是有几分心动。

  但是韩漠对秀公主自然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秀公主再诱人,终是堂堂公主,立场和身份的区别,韩漠深知和秀公主不可能有什么男女方面的情愫。

  对于秀公主奢靡的生活,韩漠也是从心中反感,今日得知秀公主和慕容鹤的关系颇为暧昧,那更是厌恶。

  此时隐隐明白韩玄道话中的意思,感觉颇有些不可思议,忙道:“大伯,这……秀公主令我前往秀春.宫,或许只是有些事情要谈……!”

  韩玄道摇头道:“此事只怕不会那么简单,秀春.宫是秀公主的寝宫……能有什么大事要你前往他的寝宫相谈?”

  韩漠瞅瞅韩玄昌,直往父亲赶快出来圆场,韩玄道明摆着是要自己去勾搭秀公主,从慕容鹤手里抢过秀公主,从而让秀公主对慕容鹤失去兴趣。

  韩玄昌皱着眉头,似乎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成为秀公主的玩物,“大哥,漠儿尚且年幼,这事……这事还是另觅他法吧!”

  韩玄道微微皱眉,靠在椅子上,神色阴鸷,一时并无说话。

  书房内的气氛顿时颇有些压抑。

  “三弟,小五,非我心狠。”许久之后,韩玄道才一声长叹,“小五若真得秀公主喜爱,非但能够拔掉慕容鹤这颗钉子,最为紧要的是,日后秀公主大可为我韩家做些事情……秀公主的能力,我不说,你们也是知道的。她手掌东花厅,又控制内库,圣上对她还是颇为信任的,这样的人若是帮着我韩家,萧苏两家便更不会轻易对我韩家下手。”

  韩漠皱眉道:“秀公主既然是皇族的人,又是心机深沉的女人,岂会因为个人情.欲,便会置皇家利益而不顾?”

  “你说的不错,秀公主终归是皇家的人,她最终考虑的还是皇家的利益。”韩玄道嘴角泛起冷笑道:“但是皇家如今正是冷眼旁观,说白了,他们是坐山观虎斗,就是要看我们这些世家斗个你死我活,最后再出来收拾残局。皇家是很愿意看到我们世家相斗的,斗的越狠,他们会越高兴……其实我们各大世家也明白这个道理,我们既要斗倒别人存活下来,却又不能斗的元气大伤……皇家会插手让我们斗的更凶,所以秀公主是愿意出手从中搅合的。”

  燕国的世家之争,其实是很玄妙的事情,既想除掉其他家族,一家坐大,却又不敢太过用力,消耗自身的势力,否则即使斗垮了其他家族,到头自身元气大伤,皇族到了那个时候可是不留情的。

  “小五,大伯也不多说,该怎么做,你心中有数就是。”韩玄道站起身来,上前轻轻拍了拍韩漠的肩膀:“一切为了家族!”</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