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244章邀请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慕容鹤见到秀公主出来,非但没有住手的意思,似乎更有了底气,更像是要在秀公主面前表现他的勇猛,提起大刀,往韩漠劈下来,口中还叫着:“谁敢在东花厅这边撒野,老子就劈了谁!”气势凶猛,倒像一头凶猛的老虎。

  韩漠见慕容鹤不知好歹攻来,正中下怀,慕容鹤这一刀倒是气势磅礴,比之普通人要强上不上,毕竟是护军参领,这一刀也没什么花花路子,讲的就是一个效率,韩漠虽然自信武功在他之上,但是却也不轻易去硬接这一招,往后退了一步。

  慕容鹤见势大喜,他是有心要在秀公主面前展示自己的本事,所以韩漠后退,他自以为是韩漠示弱,口中更是大叫一声,抬步上前,大刀斜劈。

  只听“呛”的一声响,这一次韩漠竟然是撩起左臂,用手中的匕首挡住了大刀的下劈之势,慕容鹤一顿之间,还不及换招式,韩漠手里的匕首竟是顺着刀面往下滑,直划下去,往慕容鹤握刀的手扎了过去。

  这匕首寒光幽幽,锋利无比,若是被扎上,不废也要受伤。

  慕容鹤吃了一惊,欲要收手躲过这一匕首,却不防韩漠的另一只手已经握成拳头,照着慕容鹤的肩头一拳击了过来,慕容鹤只顾及匕首之威,一时没有料到韩漠的拳头也打了出来,更想不到这一群不但力量大极,就连速度也是惊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砰”的一声,拳头正击在他的肩头,他只感觉到肩头一股深入骨髓的疼痛,咬牙撑着没叫出来,身体却被打得连退几步,额头上顿时渗出豆大的冷汗来。

  韩漠是从六岁开始习练《长生经》,打小便带着一群“黑豹”进行着先进的特种训练,十几年来,有着深厚的搏击底子,这慕容鹤刀上功夫虽然不差,但真要和韩漠一对一单兵格斗,还是颇有些差距。

  韩漠第二击还没击出,就听到秀公主声音幽幽叹道:“韩厅长,他不是你的对手,你便放过他吧!”

  慕容鹤听秀公主这样说,脸色更是难看,但是瞧见韩漠眼眸子冰冷阴寒,心中竟是生出一股寒意来。

  韩漠收起匕首,上前对着秀公主单膝跪下,行了一礼:“臣参见公主殿下!”

  秀公主抬手道:“罢了,韩厅长,起来吧!”

  韩漠起身来,秀公主才妩媚笑道:“韩厅长来此,有何公干吗?”她虽然穿着正统的宫装,但是却掩饰不了那股子媚劲,那股风骚.劲儿,似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带走一个我该带走的人!”韩漠平静道:“臣还请公主殿下不要怪罪!”

  这个时候,慕容鹤忍着肩头的剧痛,终于发现了那根倒下的木柱子,叫起来:“公主,他……他打断了木柱子!”

  秀公主顿时用一种询问的眼神看着韩漠。

  韩漠点点头,道:“是臣打断的!”

  “尸首呢?”慕容鹤怨毒地看着韩漠:“木柱子上的尸首呢?”

  韩漠并不隐瞒,“在我的车子上!”

  慕容鹤立刻道:“韩漠,那是魏国的刺客,你带走黑旗刺客的尸体,意欲何为?”

  韩漠冷冷道:“我也很想问慕容参领,昨夜西门府可是由你带着御林军在外面守护,你却为何要放这些刺客进去呢?”

  “你……!”慕容鹤急了,他也知道,这事儿真要追究起来,他一定是逃脱不了干系,目前只是萧太师护着,暂时还没有出岔子,若真是有人追究起来,即使不会有什么大罪,但是小麻烦却是免不了的,韩漠此时直指出来,他却是有些慌张,如果韩家真要揪住这一点来对付自己,那还真不知如何应对。

  韩漠冷笑道:“慕容参领可以放刺客进西门府行刺,我却为何不能带着刺客的尸首回去办案。慕容参领或许忘记了,我们西花厅,也算是特务机构,有时候也是要替公主殿下分忧的,只是我却有些好奇,我从东花厅带走尸首,与慕容参领有何关系?我一直只晓得慕容参领在豹突营办差,莫非已经调到了东花厅来办事?这倒是孤陋寡闻了。”

  韩漠这一番冷嘲热讽,只让慕容鹤脸色发青,他强壮的身躯和幼小的心灵连续被韩漠打击,更是在秀公主面前被奚落,只觉得无地自容,但却不知为何,却又不敢上前与韩漠相斗。

  韩漠这小子看起来斯斯文文,还对着你笑,但是动起手来,却是异常的阴狠,慕容和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要恢复正常,没个三五天是不可能的。

  这小子几乎都要将他的肩胛骨击碎。

  秀公主看了慕容鹤一眼,轻叹一声,道:“慕容参领,你先去吧!”

  慕容鹤一愣,“公主,我……!”

  秀公主凤目中闪过异色,柳眉微蹙,慕容鹤无奈之下,只得恭敬道:“是!”狠狠地瞪了韩漠一眼,扶着受伤的肩头,在部下的扶持下上了另一匹马,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自己被杀的骏马,回头向韩漠恨声道:“韩……韩漠,你若有种,我们找个机会再来比过!”

  韩漠淡淡一笑,满是不屑。

  慕容鹤冷哼一声,这才拍马而去。

  等慕容和离开,秀公主才重新显出妩媚的笑容,婀娜多姿性感妖媚的身体袅袅过来,韩漠顿时便闻到从秀公主身上传来的幽香。

  秀公主虽是三十多岁的人,但是无论脸庞,身材,皮肤都如二十多岁的娇嫩少女般,只有那卓越成熟的风姿,才能让人感受到她的成熟。

  “你的胆子很大!”秀公主凝视韩漠,轻轻笑道。

  韩漠平静道:“臣一直以为,做非常之事,要有非常之胆,我们做特务的,总要有些胆魄的。”

  秀公主顿时吃吃笑起来,笑得花枝招展,笑的摇曳生姿,本就丰满硕大的胸部更是波涛荡漾,“韩厅长,你说话很有意思!”

  韩漠淡淡道:“臣说话未必有意思,但想必是有些道理的。”

  秀公主媚笑道:“好好好,小家伙,你说话有道理……!”杏目流转,波光荡漾,柔柔笑道:“韩漠,你到我东花厅来抢尸体,这又是什么道理?你能不能告诉本宫?”

  韩漠平静道:“回公主,臣……只是做一件该做的事情!”

  秀公主看着韩漠,妩媚一笑,“有时候,该做的事情未必能做,要付出代价的!”

  “臣已做好一切准备。”韩漠道:“公主若要降罪,臣自当承担。”

  “要不要进去坐一坐?”秀公主问道。

  韩漠立刻道:“卑职尚有公务在身……!”

  “罢了。”秀公主轻轻一笑:“昨夜的事儿发生,京里现在还乱着,你要走,那便去吧。”顿了顿,扭动纤细腰肢,靠近韩漠,香风四起,凑近过来,那张美丽充满风情的脸庞近在眼前:“明天晚上本宫在秀.春.宫等你,有些话儿想要和你说,你会不会来?”

  韩漠微微皱眉,平静问道:“公主这是旨意,还是要求?”

  “有区别?”

  “若是旨意,臣只能奉旨,若是要求,臣却不能给予肯定答复……!”

  秀公主吃吃笑道:“韩漠,你说话很有趣,就当是本宫的旨意。”

  “臣遵旨!”韩漠稽首道。

  “那本宫就等着你。”秀公主腻声道。

  韩漠抱了抱拳,道:“臣还有一事要禀公主殿下!”

  “你说!”

  “臣以为,黑旗虽是我燕国敌人,但他们也都是为国效命的勇士,我们可以杀他,但却不能不尊重他们的勇气。”韩漠缓缓道:“如此光明正大地羞辱他们的尸体,非大国气度!”

  秀公主幽幽叹道:“暗吏的宿命,本就比一般人要残酷……也许你说的不错,我们可以杀他,却不可以不尊重他们……!”

  离开东花厅,马车飞驰,韩漠安静地坐在车厢内,旁边就是青鹰的尸体,斜靠在那里,悲凉无比。车轱辘在青石板街道发出嘎嘎的声音,极是沉闷。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下来,裴英侯轻声道:“大人,到了!”

  韩漠掀开帘子,马车正停在西花厅那座桥边,西花厅的大门敞开,几名吏员正站在门前。

  下了车来,韩漠将青鹰那边的窗帘打开,正对这西花厅那座四合院子,轻轻道:“青鹰,这就是你的家,你已经回家了!”

  此时的韩漠,只感觉内心一片悲凉。

  “找个地方,好生厚葬,让他好好休息吧!”韩漠轻声吩咐裴英侯道。

  裴英侯此时竟也眼角微微泛红,脸上满是尊敬之色:“遵令!”</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