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218章口供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虽然很欣赏西花厅审讯的手段,但是那些手段毕竟太阴森,韩漠还没有发展到喜欢那些刑罚,所以审讯室的闻讯工作,完完全全都交给了李固,而李固果然不负他的期望,次日韩漠就得到了第一手的资料。

  这个时候,韩漠正在自己的地下档案室里,而李固则站在前面汇报情况。

  “这些黑旗是五日前潜入燕京城内。”李固简洁明了地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将在三月初一,也就是八日后前往一个地方集中。”

  “集中?”韩漠皱眉道:“他们有几路人马?”

  “他们也不知道。”李固回道:“我相信他们确实不知道,因为黑旗向来有这样的规矩,无论几路人马行动,在行动之前,他们非但不知道最后究竟要执行什么任务,而且究竟自己的同伴有多少,他们也是很难清晰的。”

  韩漠靠在椅子上,沉思着,问道:“他们为何要刺杀我?这一次他们的行动目标,总不会是专门为了刺杀我吧?我值得他们这样劳师动众吗?”

  李固道:“虽然不能确知这些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以卑职判断,刺杀大人,并非他们的真实目的。”

  “哦?”韩漠道:“他们如何解释刺杀我?”

  “只是一个命令!”李固很平静地道:“据他们所供,当夜除了他们五个,应该还有一个人也在现场,那是他们这次行动的头领!”

  韩漠皱眉道:“还有一个人?”这还真是让他有些想不到,那天夜里,出现这五名黑旗,后被白夜郎等人一起拿下,除了这些人,难道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

  李固缓缓道:“黑旗负责行动的称为刀组,而这些人,都是刀组的吏员。刀组的首脑称为刀影,刀组是黑旗的主力部门,成员最多,分为很多的小队,而各小队的首领称为黑旗校,一共设有八名黑旗校,这一次来燕国负责行动的就是其中一名黑旗校,按照他们的招供,那是刀组中最强的乾字队黑旗校,而那天夜里命令他们对你发动攻击的,就是那名乾字队黑旗校!”

  “乾字队黑旗校?”

  “是。八支小队,按照八卦方位立名,加起来有好几百人!”李固道:“不过至于究竟有多少人,他们也不清楚。”

  韩漠手里拿着一支毛笔,轻轻敲打着桌面,思考着,皱眉道:“如果这批人目的不是为了刺杀我,而是另有目的,我们且不说有何目的,只说这贸然行刺我,岂不是打草惊蛇,将他们自己暴露出来?这对他们接下来的行动会有什么好处?难不成悄无声息地行动,反而不如被我们知道他们的存在?”

  李固也是有几分疑惑:“按理说黑旗做事,向来就是鬼鬼祟祟,这般暴露行踪,实在有些反常!”其实这句话很有趣,因为三国暗黑力量,一直将自己的行动成为神秘莫测,而将他国的敌对暗黑势力行动称为鬼鬼祟祟,表明着对敌方的不屑。

  “不会是想着顺手干掉我吧。”韩漠托着小巴微笑道:“或许他们没有想到自己会失手,不过是来了兴趣,随手解决一个达官贵族而已。”

  李固摇头道:“大人,黑旗与我们西花厅一样,只要确定目标任务,就不会做一些影响主要任务的事情。即使他们心里想顺手除掉你,但是只要有一丝风险,他们也不会轻易动手……几乎来说,如果没有特殊原因,那么刺杀大人,或许是他们此次计划中的一部分!”

  “不介意行踪暴露,也要行刺本官,看来他们这次的计划实在不小。”韩漠冷笑着,“除此之外,还从他们口中得到了什么?”

  “问出这些东西之后,他们已经晕死过去。”李固很平静地道:“他们的体力极度匮乏,精神恍惚,如果还需要问一些东西,只怕要等上一天了。”

  韩漠点点头,他自然明白,既然能从黑旗嘴中得到口供,那使出的当然不是一般的刑罚,黑旗体力匮乏精神恍惚,那也是意料中事。

  “他们三月初一聚集的地点在哪里?这个可问出来了?”

  李固立刻道:“侯林戏园子!”

  “侯林戏园子?”

  “是!”李固解释道:“卑职已经查清楚,侯林戏院是燕京的老戏园子,三十多年前就存在,里面除了燕腔角儿,偶尔还有庆国的庆曲角儿搭台,据说偶尔还出现魏国的刀马旦,每三日开一场大戏,热闹得很。”顿了顿,才继续道:“之前这戏园子称作老艺戏园子,不过三年前来了个小戏班子搭台,是地地道道的燕国人,中间有两个角儿,一个姓侯一个姓林,唱了两出就火了起来,于是这个戏班子就被留了下来,那两个角儿也就成了压阵的名角,这戏园子的名字两年前就改成了侯林戏园子。”

  韩漠眯着眼笑道:“有些意思,莫非如今这戏园子已经成了黑旗潜伏的点儿。”

  李固冷笑道:“若真是黑旗的点儿,东花厅就该负完全的责任。侯林二人在燕京城也算得上是名角儿,亮堂堂地摆在那里,东花厅查不出他们的底细,那还能干什么?若是我们西花厅出马,早就查出他们的底细来!”

  韩漠摇摇头,道:“你也莫小看黑旗。我看了他们的档案,能够屹立几十年不倒,他们还是有一套的。所谓大隐隐于市,当所有人都以为探子都是低调行事是,他们反其道而行之,未必没有好的效果。正因为谁都知道侯林戏园子的名声,反而让人忽略他们可能是探子!”

  李固闻,不置可否,并没有说话。

  “是否派人去监视了?”韩漠淡淡问道。

  李固回道:“回大人,因此事事关重大,并未擅自安排……不过侯林戏园子对面有一间茶馆,我们有一位弟兄就在那茶馆当伙计,已经令人嘱咐他留意,至于是否全力监视,还要大人示下!”

  韩漠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做的不错,让他盯着就是,但是万万别露出马脚!”

  “大人放心,论起跟踪监视,西花厅的人没有一个弱手。”李固很自信地道。

  “好。尽快从那几个犯人嘴中得知更多的信息,特别是他们的联络方式,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得到!”韩漠命令道。

  “卑职遵命!”

  韩漠站在院子后面的阳台上,望着清澈而恬静的雾水湖,湖面上已经钻出了莲枝,他知道,用不了几个月,这片宽阔的污水湖面,将布满莲叶荷花,那个时候,莲香扑鼻,一定会非常美。

  他很清楚,西花厅私下里对黑旗的计划进行暗查,东花厅知道,或许会弹劾西花厅越权,毕竟如今西花厅对付黑旗的职责并不是西花厅所有,但是韩漠却已经下定决心,此事非要干涉不可。

  他已经想好了一些理由,日后论起,他只需要说是暗查刺杀自己的凶手,并不知对方是黑旗的身份。

  堂堂西花厅厅长遇刺,要查出凶手,那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这一次意外事故,让韩漠看到了西花厅众人的办事效率,更从李固等人的眼眸子里看到了熄灭很久的热情。

  将军总是希望发生战争,然后纵横沙场,文人也总是希望能够他们提供一个一展才学的平台,而沉寂太久的西花厅,也需要一些暗黑任务来刺激他们几乎要沉睡的热情和斗志。

  阳光明媚,洒射在雾水湖面,随着风儿泛起涟漪的湖面亦是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

  今天实在是一个很好的天气。

  韩漠伸了个懒腰,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来。

  他的脑中闪过那个瓷娃娃霜儿的面容,依稀记得,自己可是和她有一个约定的,似乎就是在今天。他抬头望了望天空,骄阳如水,离约定的时间并没有多久。

  韩漠是一个讲究诚信的人,更何况对方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自己更不能以失约来伤害小姑娘纯洁的心灵吧。

  当韩漠骑着马,来到约定的地点时,远远就望见了霜儿,正俏生生地站在大槐树下,见到韩漠,立刻甜甜笑了起来。

  霜儿今天穿了一身乳白色的衣裳,乌黑的发丝儿顺垂下去,后面用一条白色的丝绢系着,前面留着几绺发丝儿,风儿一吹,轻轻摆动,满是干净利落,青春俊俏的感觉,透着一股子灵气。

  大槐树下系着一匹骏马,韩漠一瞧那马,膘肥腿长,还真是良驹。

  韩漠下了马来,霜儿已经笑嘻嘻地道:“漠哥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既然有约定,总要信守承诺的。”韩漠笑呵呵地道:“只是来晚了些,让你久等了。”

  霜儿忙摇头道:“已经很早了。是我来的早了。是了,你今天没有事情吗?衙门里没差事?”

  韩漠一愣,但迅即想起,当日在燕京府衙,霜儿就知道自己是一个厅长,虽然她未必知道厅长是什么官儿,但总是一个办差的。

  “有事儿也不办了。”韩漠笑道:“我想还是出来透透气的好。”

  霜儿显出感动之色:“漠哥哥,你真好。”

  韩漠哈哈一笑,“你这话倒说对了,我还真是一个好人。”又问道:“今天还吃面吗?我请你吃面!”说话间,便要将马系在大槐树下,却见霜儿摇头道:“不不不,今天咱们不吃面,漠哥哥,我求你个事儿成不成?”

  韩漠一愣,但看霜儿一脸的期待之色,心中暗想:“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大事儿,不过是逛街而已,就当带着自己的妹妹四处逛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倒是没有想过,一男一女两个人堂而皇之地走在大街上,非亲非故,还真是有些不妥。

  “你说吧,想要漠哥哥做什么?”看着霜儿小巧玲珑的样子,韩漠甚至将自己定位为一个邻家大哥哥,这种感觉……实在很好。

  毕竟这个邻家小妹妹娇小可人,天真烂漫,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这样的小妹妹。

  霜儿眨了眨眼睛,满是期望地道:“漠哥哥,你能不能带我出城,我想去一个地方!”</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