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216章一成股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并没有在西花厅待很久,他知道自己如果在外面太长时间,府中一定会担心,所以将几名黑衣人交到李固等人的手里,即刻牵了一匹马离开西花厅,至于随行而来的马车,更是令人迅速处理掉。

  他并不希望外面的人知道这个消息。

  回到府前,早有人回府通报,在府上正焦急的韩玄昌急忙出来,见到韩漠安然回来,这才松了口气。他一直坐在厅中等候,等待着韩漠的消息,为了不让韩夫人和府中上下担心,此时却也并未告知大家,只是吩咐府中一部分护卫出去找寻。

  他本来打算实在找不到的话,再与韩玄道商议,派出影子卫搜找,既然韩漠回来,一直悬在心上的石头才落了下来。

  韩漠见到韩玄昌过来时,一脸的担心,心中一阵歉然,无论如何,眼前这个男人还是从骨子里疼爱着自己。

  韩玄昌打量韩漠一番,见他无伤无痛,更是放心,脸色好看了些,但还是皱着眉头,沉声问道:“跑到哪里去了?”

  韩漠自然不会将发生的事情告诉韩玄昌,只是乖巧地道:“碰上厅里的部下,一起去喝了几杯酒。”

  “哦?”韩玄昌有些狐疑,但也没多问,只是让人出去召回四下搜找韩漠的护卫,领着韩漠回了西院的厅中,也不急着歇息,关上门,指着韩漠道:“你本是个明事理的孩子,爹对你也满是寄托,但是你这性子,让爹如何放心?”

  韩漠束手站着,看了韩玄昌一眼,并没有多说话。

  见韩漠不说话,乖乖站在旁边,韩玄昌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些,在椅子上坐下,韩漠忙上前为父亲倒了一杯茶,奉上去,韩玄昌叹了口气,接过茶,轻抿了一口,轻声道:“漠儿,自古以来,生在帝王家固然外表光鲜,可是内里的痛楚有几人了解,而我们世家也不比帝王之家好多少。”

  韩漠“嗯”了一声,这句话他当然是明白的。

  “来生不生帝王家!”

  “侯门深似海!”

  这些句子他在前世就熟悉,但是真正了解其中真谛的又有几人。为了保住族群的利益和地位,有时候就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为父与你娘,也是世家联姻,为父当年也不愿意,但是为了家族的利益,我还是答应了。”韩玄昌肃然道,旋即露出一丝笑意道:“但是你如今也看到了,为父很幸运,能娶到你娘,也算是为父的福分吧。”

  韩漠想着父母的恩爱,心中也是一暖,嘴角泛起一丝笑容。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本来这事儿也轮不到你来做主。”韩玄昌凝视着韩漠,“不过为父并不想让你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莫说是你,就是宫里的太子公主们,到了一定的份上,要与他国联姻,难道他们还能拒绝?”

  韩漠深吸了口气,终于道:“爹,我已经见过萧家的女儿!”

  “哦?”韩玄昌一愣。

  韩漠也不隐瞒,将花园子里遇到的事儿都告诉了韩玄昌,只是隐去了萧灵芷的出现。

  “看来此女的心性倒是与萧家人一个样子。”韩玄昌皱起眉头,淡淡道:“我也曾听说萧家的女儿性情刁蛮,如今看来,倒是真的了。”

  “父亲若是觉得娶那种女子回来对我们韩家有好处,孩儿也无话可说。”韩漠耸耸肩道:“红颜祸水,有时候联姻非但不能成为好事,还会埋下祸根。”

  韩玄昌没好气地道:“就算真的将萧家的女儿取回来,难不成你还管制不住她?”

  韩漠淡然道:“那个女子的歹毒性情,岂是好管束的,他自持是萧家的女儿,后面有萧家做靠山,真要娶回来,鸡飞狗跳,鸡犬不宁也未可知,而且……!”他看了父亲一眼,露出笑容道:“父亲也未必真的管束住……管束住母亲了吧?”

  韩玄昌一怔,旋即脸一红,瞪着韩漠道:“真是好大的胆子,有这样和你老子说话的吗?”他作势欲要起来教训韩漠一番,韩漠急忙后退两步,笑道:“爹,我这是打个比方而已啊。”

  韩玄昌叹了口气,道:“罢了,倒也不用管萧家的女儿了。”

  韩漠眼睛一亮,凑上前去,喜道:“爹,你的意思是……咱们不与萧家联姻?”他可是真的无法忍受与萧明玫成为夫妻。

  韩玄昌沉吟着,片刻之后,才低声道:“漠儿,萧家的打算,那是想用一个女儿来换取我们韩家成为他们的工具。我们若真与他们联盟,必定会受到他们的控制,这对我们韩家来说,自然是不能接受的。”

  “是是是!”韩漠点头如同鸡啄米。

  韩玄昌瞥了韩漠一眼,冷冷一笑,道:“你小子也别给我得意的太早,你还当真以为这事儿是以你做主?实话告诉你,虽然不与萧家结盟,但是只凭我韩家如今的势力,说不准哪天萧苏两家就往我们韩家头上动心思,我们如今可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要结盟是免不了的,至于与谁结盟,你大伯也正在思量……他似乎已经为你张罗了亲事!”

  “什么?”韩漠本来心里一番轻松,顿时又愁云密布。

  韩玄昌正色道:“如今我们在朝中的同伴,只有胡家,那也未必稳妥,所以当务之急,必须寻求新的盟友,只有那样,才能保证我们慢慢壮大起来。”

  “范家?”韩漠脱口道。

  韩玄昌一怔,很是奇怪地看了韩漠一眼,瞬间,眼中竟是显出赞赏之色,问道:“为何说是范家?”

  “萧苏贺三家自不必提,胡家亦无须再结盟,至于西门家,就像父亲所说,如今摇摇欲坠,说不定那天便要被萧家或是苏家收拾了,我们自然不能去沾染那潭死水,算来算去,如今也只有范家才是我们可以拉拢的对象了。”

  韩玄昌微笑着,站起身来,道:“夜深了,回去歇着吧!”

  韩漠本想继续谈下去,试探是不是又准备让自己去娶范家的小姐,但是见到韩玄昌一脸疲态,显然是累得很,只能行礼拜安,退了下去。

  第二日清晨,用过早点,韩漠正要出门,两日不见的韩滨突然像幽灵一样钻出来,神秘兮兮地拉着韩漠到了一旁,笑嘻嘻地道:“小五,三哥有好事儿要告诉你。”

  韩漠见他笑的很得意,淡淡问道:“该不会又是看中了哪个漂亮的姑娘吧?”

  “小五,瞧你说的。”自从金钱坊一行,韩滨对自己这个五弟可是从心底里有些佩服的,笑眯眯地道:“燕京城细皮嫩肉的姑娘多得是,三哥一伸手就是一大把,苗条的丰满的也是任我选择,三哥岂会因为那些事儿高兴。”

  “哦,那却不知三哥遇上了什么好事儿,满面春风,不知道的还以为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呢!”韩漠心中叹气,自己的三哥虽然秉性不坏,但是成日里只知道飞鸡走狗寻花问柳,可别真闹出无法收拾的大事来。

  渤州郡大战后,燕京如今看起来平静的很,但是政治格局的重新分配,必定会引起诸多的纷争,愈是平静,等到爆发的时候,愈是恐怖。

  韩滨低声道:“金笑佛是真的服软了。那次过后,他已经找了我好几次,表示歉意,不过三哥可没理会他。昨儿晚上,他又请三哥赴宴,三哥瞧他可怜兮兮的,也就给了他一个机会。这家伙一个劲地道歉,最后……嘿嘿,最后还给了三哥一个大大的实惠。”

  “实惠?”韩漠立刻警觉起来,皱眉道:“什么实惠?”

  韩滨凑近低声道:“金笑佛将金钱坊的一成股分给我,是要向我赔罪,如今这文书都写好了,三哥什么事请都不必做,每月却可以从金钱坊收取一成的红利,你说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韩漠神色冷下来,思考着什么,韩滨已经取出文书,亮在韩漠面前,道:“小五,你看看,这上面没什么差错吧?这金钱坊都是招呼达官贵人,生意好得很,这一成的股,每个月也能有千两银子,这金笑佛这次倒是开窍了。”

  “他为何要给你这么大的好处?仅仅是为了赔罪?”韩漠凝视着韩滨,淡淡道:“有没有其他条件?”

  “没有。”韩滨正色道:“我保证,我没有答应他任何条件,而且也没有留下任何手迹。小五,三哥是吃一堑长一智,他们还想给三哥下套子,那是万万不能的。”

  “一个月上千两银子,金笑佛倒是真阔气啊。”韩漠冷笑着。

  虽然他凭直觉这件事儿一定不简单,但是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金钱坊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金笑佛那样的人,每个月白白送出上千两银子,这若不是有阴谋,还真是见鬼了。

  韩滨见韩漠脸色阴晴不定,一时倒不知说什么好。

  “三哥,你若是听我劝,就将这份文书还给金笑佛。那家伙一看就是心术不正之辈,他那样的人物,能在燕京混的风生水起,后面没有台柱是不可能的。”韩漠语重心长地道:“那一类人,三哥最好不要沾惹上,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些什么……但是总不会有什么好事情的。而且你一定要小心,不要给他们留下任何把柄,他们如今只怕是真的盯上你了……!”

  “小五,你也太多心了。”韩滨满不在乎地道:“金笑佛那样的家伙,三哥还真没瞧在眼里。三哥在京城混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那些三教九流的人物谁不敢给三哥几分面子?那金笑佛要真是耍花样,回头我寻个把柄,让大哥给我调些御林军,将他的金钱坊给铲平啰。”

  韩漠无奈地笑了笑,韩滨毕竟是兄长,自己稍加提醒也就是了,总不能对他有什么吩咐或是训斥,只能道:“三哥,一切小心为是。”

  韩滨嘻嘻笑着,拍了拍韩漠的肩膀,道:“小五,这还是你上次的功劳,三哥记着你的情了。回头三哥单独请你好好乐一乐。”也不多说,喜滋滋地出门去。

  韩漠望着韩滨远去的身影,轻轻摇摇头,喃喃道:“有时间的话,这金钱坊可要好好摸摸底!”

  骑马到了西花厅,进入院子里,早有人上前将马牵下,一到正厅,不由一愣,只见自己的厅里,此时正聚集着十多名身着长袍头戴斗笠的家伙,斗笠下悬着黑色的纱布,一时竟是看不清这些人的面孔。</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