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209章不堪一击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慕容鹤以一副不屑的神情看着韩漠,这让韩漠真是有些惊讶,这慕容鹤说起来也是久在燕京混的,难道不知道世家的势力?一个区区护军参领,即使有萧家罩着,但是用这样的态度对自己,也未免太有些不识时务了吧。

  韩漠叹了口气,他实在不想和慕容鹤继续对话下去。

  “下官很早就想与叶天猛一较高下,想看看渤州郡的第一猛将究竟厉害到何种程度。”慕容鹤盯着韩漠道:“但是叶天猛即死,我这个心愿只怕难以完成……好在韩厅长手刃叶天猛,你的武技就算不比叶天猛高出太多,想必也和叶天猛是伯仲之间,所以……打败你,也就等于打败了叶天猛!”

  韩漠皱起眉头,淡淡道:“阁下似乎酒喝得太多了。”

  “你不敢与我一战?”慕容鹤咄咄逼人地道。

  “我为何要与你一战?”韩漠神色冷了下来,他这个人有个好习惯,你要是敬重他,他会给你如沐春风的感觉,但是你若是给他脸色看,得到的也绝对不是什么好待遇。

  慕容鹤冷笑道:“莫非立下不世奇功的韩厅长,却是胆小之辈!”

  韩漠耸耸肩,淡淡笑道:“你可以这么认为。”也不搭理,转身便走。

  慕容鹤上前两步,竟是拦住韩漠,“韩厅长,你当真不给下官面子?”他看来是真的恼怒了,就连萧太师都要给自己几分薄面,这年纪轻轻的世家子弟,却是给自己脸色看,这让他很是不爽。

  “面子?”韩漠淡淡笑道:“我是世家子弟,你是什么身份?我是西花厅厅长,你只不过是护军参领。你凭什么要我给你面子?慕容大人,其实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面子不是靠别人给,而是自己去争取的,连自己都不给自己颜面,别人怎会给你面子,你说是吗?”

  慕容鹤握起拳头,一脸的阴鸷,眼眸子里甚至闪烁着杀意。

  韩漠心中只是叹气,这京里还真不是好玩的地方,自己才来燕京几天,事儿没干几件,敌人倒是树下了不少,至少金钱坊的金笑佛,东花厅的穆信以及眼前这个豹突营的护军参领慕容鹤,肯定都已经将自己划到了敌人的名单中。

  一旁的萧明堂见二人僵住,这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场面,好不容易鼓噪慕容鹤出马,岂能就这样算了?他一脸笑容上来,道:“二位都是太师府的客人,何必如此动怒。”向韩漠道:“韩世弟,慕容大人也无其他心思,只是他为人好武,遇上高手,总想切磋一下。当初韩世弟立下奇功之时,慕容大人就曾对我说过,他很是敬佩韩世弟的本事,只望有一日能与韩世弟切磋一番,你们同殿为臣,互相切磋一下,那也不为过啊!”

  韩漠瞥了萧明堂一眼,倒也觉得奇怪,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这样有心计的人啊,这番话说出来,看似和气的很,实际上还是要挑起韩漠和慕容鹤的对决。

  不过韩漠心思如电,很快就明白,这怕今日这个局面,萧明堂在背后已经设计了不少时间,或许有人就猜测过有现在这番场景,早就教过萧明堂在这个时候该如何挑唆了。

  看着慕容鹤那张孤傲的脸,韩漠心中说不出的讨厌。

  “你真要跟我打?”韩漠淡淡道。

  慕容鹤点头道:“不错!”

  “好!”

  韩漠左右看了看,瞧见旁边有一棵手臂粗细的小树,也就二人来高,走上前去,一拳打在树上,就听“喀嚓”一声,小树应声折断。

  萧明堂有些吃惊,而慕容鹤只是不屑地看着韩漠,他倒是真有几分本事,甭说这样的小树,就是在粗一些,他也能一拳击断。

  韩漠将折下来的树干断成一人高模样,横着树干,望着慕容鹤道:“空手搏击,你不是我对手,以兵器对决吧!”

  “你……!”慕容鹤怒道:“我要与你空手对决!”

  韩漠此时反而显出不屑之色,淡淡道:“等你赢了我手里的棍,再与我空手格斗,我绝不会拒绝!”

  既然此人如此讨厌,而且不识时务,那就抽几下脸吧。

  瞧见这家伙虽然气宇轩昂,不过性子似乎很急躁,既然如此,以话刺激,让他的情绪更加暴躁,这反而对自己很有利。

  就在昨天晚上,那个时而清醒时而疯狂的白夜郎可是说了一句话有用的话:“对敌,心静者,已胜一筹!”

  慕容鹤显然是个心不静的人。

  他愤怒地奔到旁边,找到一棵比韩漠手中还粗的树木,一拳打了下去,“喀嚓”一声,大树也是应声而倒。

  韩漠微微皱眉,如此看来,这个慕容鹤还真不是一个无能之辈,至少手底下还是有些本事的,一般的人可是击不倒那样的树木。

  萧明堂兴奋起来,拍手道:“好功夫,好功夫!”

  慕容鹤也将树木断成韩漠手里的木棍一样高,这才单手提起,其实不小地过来,看着韩漠,冷声道:“请教了!”

  韩漠只看他拿棍子的动作,不由松了口气,毫无疑问,对方的专业武器绝不是棍子,拿棍子的姿势实在有些别扭。

  慕容鹤见韩漠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倒似信心满满的样子,冷笑一声,上前一步,手里的大棒子已经临头砸了下来。

  这人身材健壮,力气也是不小,这一棒子下来,倒也是虎虎生风,一边的萧明堂也是攥着拳头,兴奋无比。

  有仇必报是萧明堂的宗旨,只是萧家的影子卫他无法调动,而且以他在萧家的地位也实在调动不了多少势力,所以只能借这次机会,好不容易才蛊惑慕容鹤出手教训韩漠一番。

  在他的眼里,慕容鹤的武技虽然不是顶尖,但也算是一个厉害的人物,有他出马,年纪轻轻的韩漠自然不是敌手。

  未必真要将韩漠打得满地找牙,只要让韩漠受到教训,杀杀气焰,日后也好出讥讽,这就是萧明堂乐意看到的。

  韩漠没有心情与这个讨厌的家伙久斗,慕容鹤的木棒子砸下来,他立刻后退两步,避开慕容鹤的攻击,慕容鹤见韩漠退后,更是欢喜,上前一步,木棒横扫过去。

  韩漠嘴角带着笑,手中的木棍轻描淡写地戳向慕容鹤的胸口,比起慕容鹤的速度,韩漠出招的速度更轻盈更迅捷。

  韩漠一出手,慕容鹤立刻明白,自己小觑了这个对手。

  比起自己粗蛮的攻击,韩漠的攻击招式更加写意,更加洒脱,也正合了对方贵族的身份,优雅,但却绝对犀利。

  慕容鹤怒喝一声,急忙后退闪躲,手里的木棒子却不停滞,依旧是拦腰向韩漠扫过去。

  韩漠不进反退,眼见木棒子就要打在他的腰间,却见韩漠手里的棍子就像活过来一样,顺势下拉,本应攻击慕容鹤胸口的木棍,竟是直劈下来,打在慕容鹤拿着木棒子的右臂上。

  韩漠是看准了地方,击打在慕容鹤的臂弯关节,那里经脉相交,打在上面,必定会让慕容鹤的整条手臂酸麻。

  慕容鹤勇悍,也并非不堪一击,但是木棒子实在不是他称手的兵器,用起来极为别扭,韩漠的棍子打下来,他手那根粗重的木棒子严重地影响了他本就不快的速度,甚至影响了手臂活动的灵活性,只听“噗”的一声,韩漠的木棍正正打在他的臂弯处,他的整条手臂顿时一阵酸麻,本来扫向韩漠腰间的木棒子一时重愈泰山,一时握不住,竟是脱手落了下去。

  三招制敌!

  韩漠收回棍子,淡淡地看着慕容鹤,神色平静。

  慕容和有些发呆,萧明堂震惊之中,更是深深地失望,他实在没有想到平日里牛气哄哄的慕容鹤,竟然眨眼间就被韩漠击落了武器。

  这下子可是败的彻彻底底,而慕容鹤更是自受其辱。

  无可否认,韩漠的棍法带着《八部棍法》的灵活套路,也是因为他认准了经脉弱点,更加上慕容鹤根本不适宜使用木棒子作兵器,所以三招制敌,也并不是真正实力的体现。

  但是这对慕容鹤来说,足以给他极大的震骇。

  慕容鹤的脸色很难看,眼眸子里闪烁着不服之色,竟是弯身拿起木棒子,恨恨道:“韩漠,你……!”

  韩漠不容他说完,已经丢下自己手里的木棍,背负双手,一副高人姿态,脸上带着笑:“不是粗就好用,这一点你想必已经知道了。”

  “我们……我们再来打过!”慕容鹤咬牙道。

  韩漠叹了口气,淡淡道:“你身为护军参领,自然是通悉武道规矩,既然败了,何须再战?”他看也不看慕容鹤,向萧明堂笑道:“明堂兄,那座亭子实在不错,我看那上面雕饰精美,还真是要细细品鉴一番!”径自沿着大理石小道,往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八角亭走去。

  慕容鹤脸色铁青,站在当地,一时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萧明堂在后面狠狠瞪了呆若木鸡的慕容鹤一眼,这个本在他眼中颇有分量的武将,此时却让他这个纨绔公子都有些瞧不起,但是瞧见韩漠往花园深处走去,他嘴角重新浮起笑容,依旧不怀好意,依旧很贼。

  韩漠在夜色下漫步,重重叠嶂的后花园,比起自己在东海郡的后花园,那是气派的多了。

  他忽然停住步子,望着花园子里那一片竹林,有些发呆,在东海郡自己的后花园里,也有那样一片青竹林,幽静美丽,透着脱俗与神秘。

  园子中的那个女人,如今过得如何?

  长夜漫漫,孤寂一人,被黑夜吞噬!

  轻轻摸着腰间的腰带,那是柳如梦亲手缝制,进京之后,韩漠一直使用着这条腰带,或许柳如梦知道,一定会很高兴吧。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韩漠望着那一片竹林,轻轻吟着,不自觉间,想着孤灯下柳如梦一个人面对深色的黑夜,他心中泛起一阵心酸。

  就在他沉吟之间,耳边忽地想起一个清脆的声音:“是他吗?”

  他皱起眉头,打破他宁静的思绪,这让他很不爽。

  转过头去,只见离自己不到十多步远的地方,一名身着紫色披肩,下身穿一条淡绿色百褶裙的少女正指着自己,向身边的一名丫鬟询问着什么。

  那少女长相也算清丽,只是一脸的凶顽之色,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温顺的主儿。

  那丫鬟点了点头,附耳对那少女说了两句话,那少女立刻不耐烦地道:“知道了,是他就好!”径自向韩漠走来,离有三四步远的样子,停下步子,上下打量韩漠一番,阴阳怪气地道:“傻子一样的家伙,这样的家伙也要我出马!”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她忽然冲上前来,一把抓住韩漠的胳膊,扬起喉咙便喊起来:“非礼啊!非礼啊!”</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