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61章寂寞庭院深几许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大宗主端起酒盏品了一口,微笑道:“玄昌,你觉得如何?”

  韩玄昌想了想,才道:“大伯,你的意思我明白。既然分了首功,这工部和礼部总是我们两家一家一席。大哥举荐萧怀金为工部尚书,以萧太师之老奸巨猾,该当明白我们的意思,他们也会将吏部尚书的位置举荐给我们韩家。只是玄昌不明白,我们为何要礼部,而不要工部?工部管理着燕国大小土地工程,从中牟取到的实际利益,似乎要比礼部大!”

  韩漠忽然蹦出一句道:“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

  几人都看向他,神色都很是古怪。

  韩漠尴尬笑了笑,低下头吃东西,这是前世的一句口头禅,刚才不知怎么福临心智,突然从口中蹦出来。

  一直靠在椅子上养神的二宗主睁开眼睛,看着韩漠,忽然笑道:“玄昌,你这做父亲的,连我的孙子都比不上啊。”

  韩玄昌忙道:“父亲教训的是。”

  大宗主赞许地看了韩漠一眼,微笑点头道:“小五说的不错。只从表面看,工部所得的利益似乎要比清水衙门礼部大得多,从中捞取大量钱财不成问题,但是诚如小五所,金钱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要人。咱们韩家掌握了礼部,就掌握了京试,可以得到大批的人才,有了人,咱们韩家才能慢慢壮大起来。”顿了顿,冷冷一笑道:“只有钱财而没有人才,就好比叶家,占有最富庶的州郡,穷极奢华,那是真正的富可敌国,可是叶家却没有可堪大任之才,最终惨遭灭门之祸。”

  几人都是一阵黯然。

  叶吴两家的灭亡,固然让各大家族微微松了一口气,可是吐出那一口气的时候才豁然明白,那两家的灭亡,只是给其他家族一个警示而已。

  不可否认,这场战争过后,各大家族会加快发展的速度,互相之间的斗争会更加激烈。

  “只怕二哥不习惯礼部的规矩。”韩玄昌叹道:“二哥向来喜欢在军队之中,让他去繁文缛节的礼部,还真是难为他了。”

  大宗主摆手道:“玄龄身负镇抚军重担,那是不能离开东海的。镇抚军是我们韩家的根基,有玄龄在,根基就在,你们在京里就有底气。这礼部尚书的位置,还是由你去担任吧,虽然京中环境恶劣,艰险了些,但是为了韩家的大局,这个担子你必须挑起来!”

  京中狼烟滚滚,比起身在东海郡,那自是要险恶百倍。

  但是为了韩氏家族,韩家子弟一批又一批地往京里去,在那险恶的环境中,死于权力斗争各种阴谋的不在少数。

  韩玄昌站起身来,没有推辞,他恭敬一礼,道:“玄昌领命!”

  大宗主欣慰地点了点头,转视二宗主,问道:“二弟,你不会怪我吧?”

  二宗主摇了摇头,平静道:“韩家的子弟,每一个都必须时刻准备着为韩族去流血牺牲,没有任何人可以凌驾于家族利益之上。”轻轻抚摸着韩漠的脑袋,柔声道:“漠儿,到了京里,要听你大伯和你爹的话,千万不可惹是生非。燕京是个大染缸,你既不可惹是生非,亦不可丢了韩家的颜面!”

  韩漠眨了眨眼睛,问道:“我也要去京里吗?”

  “你是大功臣,皇帝总要给你一官半职的,否则他如何赏罚分明,重建皇威?”二宗主微笑着,虽然脸上在笑,但是韩漠分明看见,在老人家的眼眸子深处,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黯然。

  “那是不是家里的人都去?母亲?姨娘?妹妹?”韩漠忍不住问道。

  二宗主微笑道:“她们自然是要去的!”

  “爷爷你呢?”

  二宗主摇了摇头,叹道:“我已经老了,受不得颠簸,这把老骨头也只想葬在大东海里……!”

  韩漠情不自禁握着老人的手,而老人更是用力地回握着自己孙子的手。

  燕京风雨,沉浮不定,谁知道这一去会是什么结果。

  大宗主微一沉吟,让韩玄昌坐下,才继续道:“这么多年来,我们韩家在京里最主要的力量就是玄龄。我也曾想方设法让你进京,只是内阁和皇族害怕我们韩家实力增大,多番阻扰,一直未能成行。如今大功在身,更与萧家联手,他们也就无法再阻止了。你进京之后,要多加小心!”

  “玄昌知道!”韩玄昌点头道。

  夜色深沉。

  后花园内积雪很深,寂静无声,只有花院子里的小榭之内,兀自点着孤灯。看到孤灯昏暗的灯火,韩漠轻轻叹了口气,这一阵子,柳如梦一定很孤独吧。

  他走上小桥,发现桥上却是干净的很,没有一片积雪,而柳如梦穿着棉衣,手里拿着铁锹,正背对着自己在桥上清理积雪。

  她的背影看起来很柔美,却又显得那样柔弱,天地之间,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

  “如梦姐!”韩漠轻轻叫道,声音温柔无比。

  柳如梦娇躯一震,缓缓转过身来,见到韩漠近在眼前,露出笑容:“你回来了?用过晚饭了吗?”

  韩漠闻到一阵香味,那是莲子的香味,所以笑道:“虽然吃了一些东西,但是我还留着肚子,等着回来喝你熬得莲子粥呢!”

  柳如梦轻轻一笑,道:“你怎知我会熬粥?”

  韩漠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柳如梦,这个命运多桀的女人,似乎正在走出她内心中的那片阴霾,至少她的眼睛看起来已经有了许多的神采。

  “天冷,你还出来做这些粗活做什么?”韩漠走上前,接过铁锹扔在一旁,握着柳如梦滑腻的手儿,只觉得冰凉透骨。

  “我知道你要回来。”柳如梦轻声道:“总要打扫干净,让你走回屋子的。”

  韩漠叹了口气,捧着她两只冰凉的手儿,呵出热气帮她取暖。

  柳如梦没有挣脱,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一双狐狸般妩媚的眼睛凝视着韩漠,只是目光却没有丝毫异色,纯净如水。

  “回屋吧!”韩漠柔声道,牵着柳如梦的手回了屋内。

  屋子里的炭火烧得正旺,桌子上放着大瓷碗,盖子盖着,一股热气从缝隙间冒出来,那里面显然是莲子粥,而且熬出来不久。

  柳如梦盛了一碗莲子粥,韩漠接过,三口两口就狼吞虎咽下去,啧啧嘴巴道:“正是好吃。如梦姐,你正是聪明,照着食谱也能做出如此香醇的莲子粥,佩服佩服!”

  “不敢当不敢当!”柳如梦轻轻笑道:“五少爷过奖了。只怕是五少爷行军打仗,吃的东西少,所以才会有此感觉!”

  韩漠呵呵一笑,忽地递给碗去,咳嗽一声,正儿八经地道:“柳婆子,再给我来一碗!”

  柳如梦一愣,但她反应奇快,知道韩漠是在开玩笑,于是也一本正经地道:“好的,韩老汉!”接过碗,又盛了一碗粥,韩漠接过,又是三下两下解决,放下碗,拍拍肚皮道:“不错,柳婆子的手艺很好,说吧,想要些什么赏?”

  柳如梦忍着笑道:“韩老汉,你要是真想赏,那就将这一大碗粥都喝完!”

  韩漠做出惊骇的样子道:“都喝完?那韩老汉岂不成了韩大肚!”

  柳如梦再也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韩漠也哈哈大笑起来,二人都觉得气氛极为愉快,融洽无比。

  自从那夜说出心里话后,两人的关系更是融洽,而柳如梦的心情似乎真的放开不少,时不时地与韩漠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都是乐在其中。

  韩漠见到柳如梦开心,那也是由衷地开心。

  笑过之后,屋子里沉默了一下,韩漠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笑问道:“如梦姐,知道里面是什么吗?”

  柳如梦摇了摇头,颇有些好奇。

  “这是我的战利品!”韩漠微笑道:“也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

  “礼物?”

  韩漠打开小盒子,小心翼翼地取出来,却是一支紫金钗,做空缺形状,那孔雀的眼睛,却是以蓝宝石镶嵌而成,这可是从叶家宝库找出来的珍贵首饰。

  韩漠拿着紫金孔雀钗站起身来,道:“我给你戴上!”

  “这个太贵重……!”柳如梦柳眉微蹙,虽然如今和韩漠相处的颇为融洽,但是接受他的礼物,会不会……!

  但是见到韩漠真诚的微笑,她终是点了点头。

  灯火下,美人如玉,韩漠站在柳如梦身后,闻着她身上那股荡人心魄的体香,那白腻雪花的颈项圆润而挺直。

  小心翼翼地将紫金孔雀钗插在盘起的秀发上,韩漠轻声道:“果然适合你,这支钗子今日才遇上真正的主人。”

  “好看吗?”柳如梦轻声问道。

  韩漠点头道:“好看,你去照照镜子。”他转到柳如梦面前,往后退了几步,只见的佳人如画,妩媚不可方物,情不自禁地轻吟起来。

  “冰肌玉骨,

  自清凉无汗。

  水殿风来暗香满。

  绣帘开,

  一点冬雪窥人,

  人未寝,

  欹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

  庭户无声,

  时见疏星渡河汉。

  试问夜如何?

  夜已三更,

  金波淡,玉绳低转。

  但屈指西风几时来,

  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柳如梦抬头看着韩漠,听他吟诵长词,有些发呆,一词吟完,她才如梦方醒,轻声问道:“五少爷,这是你做的?”

  韩漠自无窃诗盗词的烦恼,满面含笑地道:“你以前可曾听过?”

  柳如梦轻轻摇头,道:“原来你不但会写聊斋,还会吟诗作赋,看来是个才子了!”

  “如梦姐过奖了。”韩漠嘻嘻笑道:“只是一点小小的天赋而已!”

  柳如梦起身来,轻轻摸了摸头上的紫金孔雀钗,微微一笑,转身走到韩漠的床边,道:“五少爷,你今日长途跋涉刚刚回来,早些歇息吧。我将床给你铺好……!”她提起韩漠的锦被,就听韩漠惊悚的声音叫道:“不要……!”

  却听“啪”的一声,从锦被下拖出一件东西落在地上,乃是一本书籍。

  柳如梦急忙起身拿起,拿在手中,目光到处,“呀”地叫了一声,面红耳赤,将那书丢在地上,她分明看到书上的画儿,那是一男一女在行颠.鸾倒.凤之事。

  这是韩漠藏在被子下的《春.宫图》。

  她狠狠瞪了韩漠一眼,快步回到内屋。

  “如梦姐!”韩漠急忙道:“这是谁放在我被子下面的?我屋里来了外人吗?这……这是什么玩艺吗?有辱斯文,有辱斯文,我这样的正人君子会看这种玩意吗?如梦姐,你听我解释……!”</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