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60章凯旋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自翰叶城回军,行得几日赶到黎谷关,又依来时路,韩家的军队径自往东海郡回返,一路上纪律严明,毕竟所经的会稽郡是萧家和苏家的地段,惹出乱子来,实在不好交代,所以韩玄昌传下军令,那是要部将好好约束将士,循规蹈矩。

  将士们的心情都是很好,那一车一车的金银财帛,回到东海郡之后,自是要论功行赏的,这一次非但灭掉了叶家,除掉了一个眼中钉,更是得了许多货真价实的东西,也算是没有白死那么多将士。

  韩玄昌心情倒也很好,出了黎谷关时,他就得到飞鸽传书,那是从蓝田城那边过来的,吴家的蓝田城也被攻破,吴家亦步叶家之后尘,走向了灭亡的深渊。韩玄昌欣慰之时,却也警告自己,这就是世家灭亡的后果,他的脑子里,依稀还记着叶氏族人被处决的那个晚上,上千个头颅,就在大刀之下,人首分离,惨不忍睹。

  韩玄昌知道,虽然除掉两个家族,但是日后的政治环境只怕会更险恶,韩家更要小心应对各种变故,谁都无法肯定,自己的家族会不会步叶吴两家的后尘。

  会稽郡是燕国最大的郡府,东西横跨数百里,东部是苏家的地盘,西部是萧家的地盘,而燕京城坐落于两家的交界处,巍峨磅礴,即使是在几十里外,也能望见高大巍峨的燕京城,肃穆大气,就如同千年巨兽匍匐在苍茫大地上。

  韩家的军队是按照兵部给出的路线撤军,自然不可能经过燕京城,只是远远地望着燕京城那朦胧的轮廓而已。

  韩漠遥望燕京城,也是颇感震惊,他来时也未曾到过燕京城,所以此时望去,只觉得气势惊人,不得不佩服故人的魄力,这样从远方望去就气势磅礴庄严肃穆的燕京城,是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智力才建造成功,古代人民的文化造诣,实在是不同凡响。

  “五少爷似乎对燕京城很有兴趣!”朱小的声音从旁传过来,他的眼中带着一丝疑惑:“你不会没有进过燕京城吧?”

  韩漠白了他一眼,撇撇嘴道:“莫非那是一个好地方?”

  说来惭愧,他还真是未曾到过燕京城。

  这当然不是他不想去,不过韩家向来行事严谨小心,对族中的子弟管教也比较严格,更何况燕京城是是非之地,韩漠乃是韩家直系子弟,所以为了保护韩漠的安全,族中是不允许他擅自进京的,也正是如此,如今十八个春秋过去,韩漠却未曾踏足燕京城的土地。

  朱小淡淡道:“那里有血腥,有阴谋,有背叛,有淫.欲,有杀戮,又残忍,但是那里也有最美的女人,有最烈的酒,最飘逸的舞姿,最奢华的宫殿,最名贵的珠宝,最动人的歌喉……!”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触动到什么心事,脸上一片漠然。

  跟在韩漠身边的韩青道:“少爷,你这次立了大功,是不是快要到京里来做官了?”他也遥望着远方的燕京城,眼中充满渴望。

  见识到燕京城,才会感觉到东海城的渺小。

  韩漠瞥了韩青一眼,问道:“你很喜欢到京里去?”

  韩青缩了缩头,嘻嘻笑着,道:“少爷到哪里,我就到哪里。”

  韩漠平静道:“随遇而安!”

  韩家军由于带着大量的财物,所以行路并不快速,而且兵部指定的道路也不是如何好走,再加上寒冬积雪,每日所行不过两百里左右,只行了三日才穿过会稽郡,进入了东海郡的境内。

  境内的沿途官民都是大张旗鼓,迎接着他们凯旋而归的战士,一路上吹吹唱唱,热闹无比,也算是军民同欢了。

  军队至洛宗县盘虎口安营扎寨,这里早就有兵部派出的特使等候,按照民间的话来说,那就是要“兵器入库,衣甲还朝,孑然一身,荣归故里!”

  整营整营的将士脱去衣甲,缴上兵器,然后按照军功领取奖赏,战死者自然少不得抚恤银,一切都井井有条。

  记功领赏连续三日,从翰叶城搜刮的财物倒有一般分发了出去,那叶家财势滔天,翰叶城亦是繁华无比,虽然大肆分赏,金银财物却依旧有余。

  至于从渤州郡得到的马匹,连上从叶府得来的近百匹好马,共有五六百匹,除了选出二十匹良驹带回东海城,更有那腾霜白.带回送给韩源,其它的马匹全都交给朱小和风骑带回马场,风骑是这次的大功之臣,韩玄昌自是吩咐韩漠大加赏赐,每一名风骑骑士都是所得颇丰,至于战死的风骑骑士,韩漠更是吩咐朱小不计数目厚加抚恤。

  等兵部使官带着兵甲器具返京时,韩家军的将士也都各自回家与家中老小团聚,大战过后,能够活着回来与家人团聚,对于将士们来时,无疑是最幸福的事情。

  到了第五日上,近两万韩家军都已经各自回家,朱小也早就带着风骑回了马场,韩玄昌父子只带着不到百名亲随部将回东海城。

  时值黄昏,寒风萧瑟,渐近东海城,就见到城外黑压压的一大群人,最前面的,豁然是韩家的两位宗主,其后是族中的长老们以及家中亲人,韩秦氏,韩夫人,碧姨娘,韩沁,韩伯还有府中其他大小,都在静静等候着。

  韩玄昌翻身下马,领着韩青上前拜倒,恭声道:“玄昌幸不辱命!”

  大宗主上前扶起韩玄昌,微笑道:“玄昌,你飞鸽传书的书信我都看到了,你处置的不错,没有辜负我的心思。”他看着韩漠,笑道:“小五,起来吧,你父亲在书信里说,这次你立下了大功,看来大爷爷要赏些东西给你了。”

  韩漠嘻嘻笑道:“大爷爷,出了东海郡,我就没吃过一顿丰盛的大餐,你就赏我一顿大餐吧!”

  大宗主抚须笑道:“你放心,八珍阁已经包下来了,今儿都去八珍阁热闹!”

  韩漠上前对着二宗主拜了拜,见他年纪如此大,却依旧在寒风中等候,心中感激,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瓷瓶子,双手奉上,柔声道:“爷爷,这是孙儿的战利品,听说是延年益寿的仙酒,孙儿来孝敬您的!”

  他这倒不是什么仙酒,乃是当日从那个袁道灵手中夺过的布袋子里得到的,知道这是补气养元的好东西,所以孝敬出来。

  二宗主笑呵呵地接过,塞进怀里,道:“我还在想着,要是你忘记该给我带礼物,我该如何惩罚你!”

  韩沁在旁已经叫了起来:“哥哥,我的礼物呢?”

  韩漠呵呵一笑,往后指了指装着财物的车子,道:“那都是哥哥的战利品,回头你尽管去挑。”又见过韩秦氏,碧姨娘和韩伯等人,才到了韩夫人面前,甜甜叫道:“娘!”

  韩夫人见到韩漠俊秀的脸上因为寒风吹拂,都裂开小口子,看起来真个人风尘仆仆很是疲惫,心中一酸,整了整他的衣裳,柔声道:“回来就好!”

  自东海出师,韩夫人和碧姨娘等人都是日夜担心,父子俱在前线,刀兵之危,谁也不敢保证出现意外,那是日夜祈祷着他们父子能平安归来,如今韩玄昌和韩漠毫发无伤地回来,大家心中的石头也终于落地。

  瞧见家人松下心来的欣慰眼神,韩漠知道,也许有无数家庭此时正在嘶声哭泣着,死在战场上的上千名兵士家小,此时定时肝肠寸断。

  入城之后,大街上充斥着居民,大家欢呼着,敲锣打鼓,迎接他们的英雄。

  韩玄昌骑在马上,对道路两侧的百姓挥手致意,他知道,每一次胜仗,都会让东海百姓对韩家的信心增长起来,也更能让东海百姓团结在韩家的周围。

  韩家绝不能像叶家那般,不顾民心,到后来出现百姓叛离的局面。

  韩漠跟在父亲身后,感受着百姓们的欢呼,在人群中,他分明看见了关少河的身影,挥手致意。

  当夜韩家族人以及此番出战的韩家重要将领,据都在八珍阁欢庆,女人们自然有女人们的包房,男人们则是不醉不休。

  两位宗主和韩玄昌父子自然不在大堂之内,而是在雅间相谈。

  “玄昌,这次分功给萧家,你做的很正确。”大宗主平静道:“这对两家都会有好处。若是执意与萧家相争,到时候得利的是其他家族,我们韩家未必能得到什么好处。但是既然和萧家分了功劳,就等于这首功是我们两家的,最大的肉也要由我们两家来吃,虽不能整块吞下,但总有我们韩家的一份!”

  韩漠忍不住问道:“大爷爷,我们会得到什么好处?”

  大宗主抚着胡须道:“叶吴两家即去,六部之位,工部和礼部就空缺出来了。我们韩家如此大功,这两个位置,总要占一席之地的,无论哪一个位置,对我们韩家实力的增长,那都是有大大的好处。”

  之前叶家占着工部尚书一位,吴家占着礼部尚书一位,如今两家被剿,这两个位置也就空缺出来。

  燕国除了内阁之外,沿袭了齐朝的六部制度,国家的政策制定虽然在内阁,但是操作却在六部,换句话说,兵,工,吏,礼,户,刑六部是燕国朝廷的六个主要零部件,维护着燕国这个庞大国家机器的运转。

  韩玄昌道:“工部掌管各项工程、工匠、屯田、水利、交通等政令,若是为我韩家所得,在土地以及工程上,总是能有些益处的。礼部最大的益处就是负责京试,从中收揽有用之才为我所用,那也是大有裨益的。”

  大宗主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韩玄昌,轻声道:“这是我写给玄道的信,你且看看!”

  韩玄昌小心翼翼打开,看了一看,皱起眉头,有些吃惊道:“大伯,您是要大哥举荐萧怀金为工部尚书?”</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