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57章谁的功劳?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玄昌起身抱拳道:“回侯爷,翰叶城破,是小儿率人在城中埋伏,等大军到达,这才轻而易举地攻克了翰叶城。”

  曹殷现出笑容,看着韩漠,问道:“韩漠,城门是你打开的。”

  韩漠只得上前,从叶家派出黑老鼠刺杀开始,尔后乔装打扮入城,骗出叶淼,在城内等候大军到达打开城门,简要地说了一遍,他也并没有添油加醋,更没有胡吹大气,只是照实说出来。

  但是这一系列的手段,非但曹殷很是震惊,就连苏观涯和萧怀金也微微变了颜色。

  曹殷显出赞赏之色,叹道:“韩漠,你年纪虽轻,但是聪慧机敏,而且胆子也大得很。我记得神武将军萧怀玉十七岁的时候,在西北大营只是一校尉,却率领三十名兵士,夜冲庆国大营,抓住了不可一世的庆国临淄王,那可是神威凛凛,如今看来,你倒有几分神武将军年少时的风采!”

  萧怀金听到萧怀玉年轻时的风姿,却也是洋洋得意,仰起头来,倒好像他便是萧怀玉一样。

  韩漠对于萧怀玉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只是断断续续地从不少人的口中得知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名将,文武双全,治军有方,此时听说萧怀玉年轻时竟有那等的功劳,似乎比自己所建的功劳还要大得多,心中颇有些神往。

  “侯爷过奖了。”韩漠忙道:“都是家父的主意,韩漠只是遵从军令而已!”

  曹殷微笑道:“居功不自傲,懂得谦让,大器之相。韩漠,有此功劳,圣上定会厚赏你的。”

  韩漠这件功劳,大部人都知道,那是无可非议的。

  赵夕樵亦是频频点头,更是道:“侯爷,韩少爷非但打开城门,建下大功,更是为了严肃军规,重重处理了几名违反军规的部下。”当即将望月楼的事儿说了一遍。

  曹殷更是欢喜,笑道:“韩漠,干得不错,没有辱没东海王的声明。我进城之后,亦听说西城那边秩序井然,却原来是你杀鸡儆猴的大功劳啊,恩,孺子大有可为!”

  赵夕樵也不吝美词:“侯爷说的是,五少爷却是一个少年英雄。”

  韩玄昌忙道:“侯爷,赵大人过奖了。”

  “韩大人,那黎谷关的大门,又是谁打开的?”曹殷继续问道。

  韩玄昌道:“回侯爷,这个下官倒是不知道,想来萧大将军是知道其中内情的。”

  “哦!”曹殷不动声色,神情自若地转头看萧怀金,问道:“大将军,你知道?”

  萧怀金感觉到韩漠一双眼睛正盯在自己身上,他在燕京争权夺利的事儿干的多了,从来都是趾高气扬,但是此时却感觉有些发虚,硬着头皮站起身来,抱拳道:“回侯爷,那个……那个黎谷关的大门,是……是灵芷安排的内应打开,功在灵芷!”

  说完这句话,他抬起头,望向韩漠,只见韩漠正笑盈盈地望着自己,那笑容说不出的怪异。

  曹殷靠坐在大椅子上,若有所思,忽然问道:“是灵芷那丫头吗?圣上派她做随军军师,她倒没有给圣上丢脸。”他显然也早就认识了萧灵芷。

  曹殷心中却不像面上这般平静。

  萧家如今的势力已经极大,且不说他们有远在边关的军神萧怀玉,只说朝中,除了首辅大臣萧太师,萧家在六部都有官员,而且大小衙门也多少充斥着萧家的人手,可以说萧家目前的势力已经是皇族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黎谷关大门真是萧家的人打开,那更是事关战争全局的大功劳,萧家有了这个巨大的筹码,朝廷不封赏也是不成的。

  叶吴两大世家反叛,京中对两家斩尽杀绝,腾出了大片的官职,握有大功,萧家必定还会蚕食许多的官位,如此一来,势力更胜,一旦其它世家都无法掣肘,那么皇族的平衡术就会失效,这对皇族来说,无疑是巨大的灾难。

  曹殷身为皇族,对于萧家的势力扩张,那自然是从骨子里反感的。

  “灵芷为国效忠,为圣上效忠。”萧怀金大声道:“她早在渤州郡安插了内应,所以才会一击奏效。”

  曹殷问道:“灵芷现在在哪里?让她跟本侯说说,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叶家对于渤州郡可是控制严密,大小官吏都是叶家的人,要在战时进到黎谷关下,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要打开大门,也不是几个内应便能做到的。我想过程一定很精彩,所以我很想知道过程。”

  萧怀金忙道:“回侯爷,灵芷……灵芷她受伤了……!”提及萧灵芷的伤势,他的神情很不自然,目光闪烁,似乎心中有鬼一般。

  韩漠瞧得一清二楚,心中更是疑惑,也更加肯定,萧灵芷受伤,绝非被刺客刺伤那么简单,背后必定另有隐情。

  “受伤了?”曹殷皱起眉头,声音中带着一丝担忧:“伤得重不重?”

  韩漠见曹殷担心的语气,倒有些意外,燕京的贵族们不是从来不计较他人的生死吗?更何况萧家是皇族的眼中钉,曹殷为何还会担心萧灵芷的伤势?

  他心中顿时有些发毛,这曹殷不会是双性恋,对萧灵芷也有意思吧?若真是如此,这真是一个让人汗毛直竖的男人啊。

  有着风华绝代的外表,却又腐化的私生活,实在让人大倒胃口。

  不过他流露出担心的语气,至少还有些感情,有些人情味,比起萧怀金对于萧灵芷伤情的冷淡,那要让韩漠欣赏得多。

  萧怀金瞥了韩漠一眼,回道:“倒是请大夫看过了,诊治了一番,如今又寻些药材养着,倒是要过一阵子方能痊愈。”

  他自然已经知道是韩漠出手救了萧灵芷,但却对韩漠并无任何感激之心。

  曹殷松了口气,道:“好好将养着。大将军自率军明日撤军,灵芷先在这边修养一阵子,回头随我回京便是。只是那军功要等灵芷痊愈之后,由她亲自报功才好,这件功劳不比寻常,马虎不得。”

  萧怀金眼角抽搐,但还是恭敬道:“是!”

  苏观涯忽然问道:“大将军,入关之后,你们萧家安排的内应却一直没有出现,他们如今在哪里?”苏观涯相貌伟岸,神情自若,此话看似随口问来,但却用意颇深。

  苏家可也不想看到萧家做大,对于苏家来说,各大世家之中,最大的敌人恰恰就是共处会稽郡的萧家了,双方在交界线上,每个月都会发生摩擦,两家族人亦是动不动就会武行相见,在京里的家族高层人员,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萧怀金沉下脸来,问道:“苏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倒是好意。”苏观涯不动声色,露出一丝微笑,声音温和:“只是如今军师养伤,多有不便,大将军只需将那支内应军队找出来,向侯爷禀明事情的原委,那岂不方便的很?”转头向昌德候曹殷道:“侯爷,您说是吗?”

  曹殷何等聪明,苏观涯忽然说出这番话,他岂能不知是在向萧怀金发难,微笑着,看起来很是温和地道:“大将军,苏大人所极是,你们安插的那支内应骁勇无比,本侯倒想见一见,如今他们在哪里?快带本侯去看看。”

  韩漠笑眯眯地看着萧怀金,他倒真想知道,萧怀金从哪里拉出那样一支军队来。

  韩玄昌至今还被蒙在鼓里,并不知晓其中原委,但是瞧见萧怀金神色有些尴尬,甚至有些紧张,很是纳闷,他亦是含笑道:“大将军,那帮勇士机智而勇猛,该当好好奖赏!”

  韩玄昌这话听在萧怀金的耳中,却是说不出的刺耳,只觉得韩玄昌是在奚落自己一般,冷哼一声,瞥了韩玄昌一眼,才回道:“回侯爷,那支内应是由灵芷安排,他们如今身在何处,也只有灵芷知道。这本就是隐秘的事儿,知道的人还是少些的好。回头灵芷有了精神,让她将详情禀告侯爷!”

  他一口一个“灵芷”,那也是有心为之。

  他当然不甘心这件功劳被韩家拿去,那是费尽心思要抢占过来的,只是自己派出的那支军队没能找到韩家的内应,而且韩漠也好好地活着,要想抢夺这件功劳,还真是有些不容易,所以将萧灵芷搬出来,那是为了若是有变,也好将一切责任往萧灵芷身上推去。

  更何况当初是萧灵芷亲口告诉大家,她在关内安排了内应,其他三位主将也是亲耳听到,自己到时候往萧灵芷身上推责任,其他人也是无话可说,毕竟这事情是从萧灵芷口中说出来,而不是他萧怀金。

  见到韩漠一脸奇怪的笑容,曹殷忍不住问道:“韩漠,你在笑什么?”

  韩漠立刻收敛笑容,恭敬道:“韩漠失礼,请侯爷降罪!”

  曹殷温道:“也并无失礼之处。只是我见你一脸笑容,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吧?”

  “其实……!”韩漠欲又止,但还是摇头道:“韩漠不敢胡说。”

  韩玄昌回头道:“漠儿,你想说什么?侯爷问你,你老实回答便是,切不可胡乱语。”

  “是,父亲大人!”韩漠恭敬道,微一沉吟,才向曹殷拱了拱手,正色道:“回侯爷,其实韩漠倒知道有一支内应军队正在城中!”

  萧怀金神色巨变,低声喝道:“韩漠,你胡说什么?我萧家的内应,连我都不知道在哪里,你如何知道?还不给我退下。”

  曹殷不悦地瞥了萧怀金一眼,淡淡道:“大将军,韩漠说他知道内应的下落,总不会是信口开河,让他说下去就是,你何必如此激动?”

  韩漠心中冷笑,暗骂萧怀金有些愚蠢,这功劳是风骑用上百条性命换来的,岂容你萧怀金抢过去?平静道:“回侯爷,回大将军,韩漠所说,并非你萧家安置的内应,而是我们韩家的!”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都是脸色大变。</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