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48章青楼立威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扫视了众女一眼,才看着韩思远,见他脸上有一处刀伤,一眼就瞧出是新伤,知道是这次征讨中留下的伤痕,只怕身上的伤痕也不少,温道:“远叔,此次征讨,你居功至伟,血战当先,没有辱没韩家的声威,小五亦是好生钦佩!”

  韩思远哈哈笑道:“五少爷,咱们东海人,生来就是不怕死的性情。”

  韩漠微微点头,问道:“远叔,叶家的财富,在燕国位居首位,而且他们的装备比之我们,那是要强上许多,你可知道为何他们却如此不堪一击,不到十日,就败在我们的手里?”

  韩思远愣了愣,想了想,才道:“那是我们攻破了黎谷关,而且叶家军毫无斗志,懦弱如鼠,岂能是我们的对手?”

  韩漠摇了摇头,道:“远叔,这只是表面的原因而已。远叔试想,叶家军的军饷,比起我们世家军,那是高出许多,他们的装备精良,又有地利之优,为何被我们攻破黎谷关后,却丧失了斗志?远叔也看到了,世家军一入关,渤州郡西部地区六县都有百姓起义,为我们捉拿叶家族人,他们为何要如此做?”

  韩思远呆了一呆,不知如何回答。

  “民心!”韩漠平静地道,他虽然年纪轻,但是说起话来,却老成的很,缓缓道:“因为叶家失去了民心,所以即使他们有着强大的财力和装备,但在遭遇挫折时,便一溃千里,百姓们更是离心离德。”

  韩思远似乎明白了什么,点头道:“是!”

  韩漠嘴角泛起一丝微笑,道:“我就知道远叔一定明白的。叶家的失败,那是给了我们警示,更是在告诫我们,不管我们家族如何的强盛,我们的根基还是在民心,民心不可违,有违民心者,势必会自食恶果的。”顿了顿,才道:“但是远叔今日所为,却是大违民心之举。她们老老实实交出了她们的一切,那些都是她们强颜欢笑换取过来的卖笑银,我们应该知足,更应该尊重她们,但是远叔不但没有善待她们,反而……哎,远叔,我们是第一支进城的军队,而且楼下都是将士百姓,这件事情若是传扬出去,百姓将如何看待我韩家?我韩家所要的民心,又从何而来?”

  虽然韩漠脸上还有淡淡的微笑,但是韩思远已经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森然之感,忍不住道:“五少爷,这一群贱货,有何值得尊重?她们是一群婊子,比一匹马还要不如。”

  韩漠淡淡道:“她们有手有脚,五官俱全,从哪里看出她们不是人?”

  “可是……!”韩思远有些急了,他还真想不到韩漠会为一群“婊子”来与自己为难。

  “可是你觉得她们以卖笑为生,如同行尸走肉,身份卑贱,所以没有资格做人是不是?”韩漠的声音森然起来:“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们为何会在此任男人欺凌,为何要整日里强颜欢笑苟延残喘?我想她们也并非生来就是如此吧,她们能有今日,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痛苦的故事,你又凭什么折磨她们?你是不是觉得咱们是贵族,她们的生命在我们眼中不堪一提?远叔应该没有忘记,叶家也是贵族,但是如今他们却是连猪狗也不如,随时都会失去生命,所以,贵族不可能永远富贵下去,而贱民……也有她们自己的尊严!”

  韩漠并不是伟大的自由主义者,他有野心,有抱负,但是毫无疑问,他是来自文明世界,知道人的财富有高低,身份有尊卑,但是生命和尊严却是相同的。

  他身为贵族,却从未自居为贵族,从某种角度来说,对于那些贫贱的百姓,他是有很深同情心的。

  这种理念,当然不是所有贵族能够具有的,所以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韩思远张大了嘴,不知如何回答,而韩漠身后的朱小,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那一群姑娘,却是惊讶万分,随即却是深深的感动。

  没有谁会想到她们身后的辛酸,也不会有人去关心她们的痛苦,那些贵人们只知玩弄她们的肉体,乐此不彼,所有人都在骂着她们是一群千人摸万人骑的婊子,可是有谁想过,她们为何会沦入娼门。

  强颜欢笑之下的悲痛,又有几人能体会到。

  她们或被抢掠,或被诈骗,或被官府发配,或因买卖而堕落于娼门之中,寒暑不断,勤练琴棋书画,为的就是取悦男人们,等到人老珠黄,势必凄苦终老。

  可是这个年轻的贵族,却字字珠玑,说到她们的心坎上。

  无声之中,竟有不少姑娘轻轻抽泣着,眼圈红肿。

  韩思远硬着头皮道:“五少爷,这次是我错了!”

  “你不是错了,而是违反了军令,更是亵渎了韩家的声威。”韩漠平静地道:“如果不给大家一个交待,我们韩家的声誉将受到重挫。”他凑近韩思远的耳朵,低声道:“不管其他家族如何胡作非为,但是我韩家,绝对不能坠了声誉,更不能失了民心,远叔,你明白吗?”

  韩思远皱起眉头,终于道:“五少爷,你说吧,该如何发落,韩思远没有二话。”

  世家军自然不同于官军,他们终究是以家族为载体的军队,韩漠是韩家直系子弟,辈分虽低,但是身份却极高,他的话在世家军这种以家族为载体的军队中,自然是军令。

  韩漠沉吟着,终于道:“韩必图,军令是怎么说的?”

  “回五少爷,军令说得清楚,入城之后,有擅杀无辜者,杀无赦!”韩必图回道。

  韩思远一怔,凝视韩漠道:“五少爷,难道你要我死?”

  韩漠没有回答,只是望着那十多名战战兢兢的兵士,冷冷道:“是谁将那姑娘扔下楼的?”

  有两名兵士出来道:“是……是我们!”

  韩思远立刻道:“与他们无关,是我吩咐他们扔下去的,所有罪责,我一力承担。”他起身拿起刀子,奉在韩漠面前,道:“五少爷,你要我死,我没二话,你这就杀了我。”

  韩漠叹道:“远叔,在战场上,你是一位英雄,小五敬重你,更钦佩你。但是你犯了错,总要给大家交代。”顿了顿,继续道:“他二人或许是奉了你的命令,但是明知有犯军规却不劝你,而且他们手上沾了血腥,也只能以死谢罪!”

  韩思远握着大刀,闭上眼睛,苦笑道:“五少爷,但愿我韩家真能成就一番事业!”

  他当然明白,韩家收买民心意味着什么,韩漠要杀自己,只是杀鸡儆猴,用来立威,用来表明韩家的道义立场。

  自己一死,不但能挽回声誉,而且能够给其它的将士以警示。

  “家中老小,日后仰仗五少爷照顾了。”韩思远一躬身,行了一礼,再无二话,刀光闪动,抹过了脖子,鲜血喷出,他的身体倒在血泊中。

  那两名兵士眼眸子里闪烁着惊恐之色,但很快就一咬牙,各自拿起自己的佩刀,齐齐躬身道:“日后有劳五少爷照顾家中老小!”亦是各自自裁而死。

  转眼间,三具尸体横陈地下,鲜血泊泊直流。

  韩漠闭上眼睛,心中道:“韩家有此将士,如何不能成大业!”许久之后,他才站起身来,望着其他兵士道:“回到你们的营中,各领三十军棍!”

  众兵士齐声称是,整理好衣甲,抬着韩思远三人的尸体,离开了望月楼。

  楼内一片沉寂,倒是楼下很快传来惊呼声,跟下去的韩必图已经高声对众人道:“此三人滥杀无辜,有违军法,已被五少爷处死,若再有滥杀无辜者,亦同此下场!”

  很快,楼下就传来一阵欢呼声,那都是老百姓的声音,能够从严治军,至少让百姓们的生命得到了保障,不少人已经开始询问起这“五少爷”是何许人也。

  倒是楼下的那些兵士,见到身为副将的韩思远亦不能逃过军法,更是肃然。

  楼上的那群姑娘们只觉得不可思议,这年轻的公子,竟然真的为她们主持公道,将几个主犯当场杀死,这几乎如同梦幻一般。

  贵族凌辱弱小,司空见惯,可是今日之事,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强悍如韩思远,只因韩漠轻描淡写几句话,就自裁谢罪,这在姑娘们眼中,简直不可思议。

  姑娘们看韩漠的眼神,顿时有了敬畏和感激。

  “各自寻出路吧,回头都找他领些盘缠,该怎么走,你们自己决定。”韩漠看了众女一眼,叹了口气,转头向韩青道:“你去军中支些银子出来,每人分些,让她们活下去吧。”再不多,带着朱小等人,快步下楼。

  出了望月楼,几骑飞驰过来,背上都插着旗子,那是传令兵,韩漠见他们行色匆匆,叫住道:“出了何事?”

  几名骑兵也识得韩漠,已经有一人道:“回五少爷,其它各门都已经告破,叶家军全都投降了,我们正要去禀报大人!”

  “父亲在哪里?”韩漠问道。

  “在郡守府。”骑兵回道:“大战开始的时候,渤州郡郡守赵夕樵便被叶家关在郡守府大佬里,刚刚才被放出来,如今大人正在郡守府!”

  韩漠点了点头,道:“我们还有人在叶家府邸吗?”

  这么快其它三门告破,也不知叶府宝库的东西都被运出来没有。

  “回五少爷,我们的人还在。”骑兵道:“不过萧大将军却带人进了府,而且他派人四处找寻大夫,我们有兄弟看见,他们似乎有人受了重伤,被抬进韩府安置,萧大将军似乎很着急。”

  韩漠有些疑惑,普通将士受伤,萧怀金可不会着急,能让萧怀金着急起来,自然不是普通人,皱眉问道:“知道是谁受伤了吗?”

  骑兵回道:“我们没有看见,所以不能确定。但是有兄弟说,好像是随军军师被刺客刺伤,伤势很重,如今是找寻大夫为军事诊治!”

  韩漠吃了一惊,随军军师,那岂不是萧灵芷?难道萧灵芷被黑老鼠所伤?</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