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28章冰山女王之强硬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萧灵芷看着西门雷藏,神情不变,依旧冷漠:“西门世伯是小侄很为敬重的人物,小侄不想与世伯有任何冲突,还请世伯不要为难小侄。”顿了顿,那清脆而冰冷的声音继续道:“叛军拒守,目的就是为了我军内部生出嫌隙,内耗一生,实力大减,他们就会找到空子对我军进行反击。诸位世伯应该明白,这次平叛若是失败,被叛军打赢,那对于我们几大家族来说,都是灭顶之灾。所以,全军必须严格听从调令,有违军令者,小侄绝不留情。”

  西门雷藏一双眼珠子瞪在萧灵芷身上,讥讽道:“军师还真是有威风啊。想让我吴郡勇士去送死,还说得这般冠冕堂皇。实话对你说,吴郡出兵,那是效忠圣上,为燕国平叛,绝不是前来受人欺凌的。军师,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吴郡地小人稀,觉得好对付,所以要我们吴郡将士做先锋?”冷冷一笑,道:“可惜你西门世伯不吃这套。”

  他性情本就有些耿直,往日里有所顾忌,在表面上对于萧家还是足够尊敬的,但是此时已经触及到根本的问题,一旦做先锋,这次出动的一万多吴郡将士,也不知道有多少葬身在此,所以到了这种时候,他性情中的刚猛一面展示出来,说话毫不客气,那是一定要维护西门世家利益的。

  萧灵芷不动声色,声音冷淡:“西门大人的意思,是不准备服从大将军的调令了?”她此时称呼从“西门世伯”转换成“西门大人”,那自然是开始以公事相对了。

  西门雷藏一甩手,粗声道:“我看还是等你想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策略,我再来凑热闹吧。”转身便走,不忘丢下一句:“我吴郡将士是来平叛,不是来受欺送死的。”

  他尚未走出营帐,萧灵芷美丽的脸上已是布满冰霜,美眸生寒,淡淡道:“西门雷藏,你目无军法,若是没有本军师应允,你敢走出帐门,必定军法从事。”

  西门雷藏哈哈大笑,转过身来,怒目而视:“老子可不是吓大的!”

  他虎气生生,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虎气,铁甲在身,刚须张起,普通人见他发怒的样子,必定会被他这种凶悍的模样所吓到。

  萧灵芷却是平静如水,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一双冰霜般的眼睛直视西门雷藏,淡淡道:“西门大人,临行之前,圣上和太师都对我嘱咐过,诸位是小侄的长辈,小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势下,万万不可失了礼数,此犹在耳,灵芷未曾忘记。但是灵芷也深知,法不严则不可治军,没有令行禁止的军法,到最后,整个世家联军都会受害,所以灵芝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诸位谅解。”

  西门雷藏冷哼一声,道:“不要和我说这些虚伪的话,我也不怕得罪你们萧家,和你说句实话,要是你们萧家能够以身作则,我吴郡将士自当为朝廷鞠躬尽瘁,血洒沙场而毫不后悔。但是要趁这场战争弄垮我西门世家,你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倒是毫不掩饰地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

  韩漠静静站在韩玄昌的身后,心中忍不住感叹。

  这就是燕国的弊端。

  世家权势太过强大,实际上就让燕国的政令四分五裂,根本没有强大的凝聚力。韩漠心中清除,若不是因为有军神萧怀玉镇守在燕国边陲,权力分散一盘散沙的燕国恐怕早就被灭亡。

  内耗不断,即使是这种关系到各家生死存亡的大战,这种家族的争斗也从没有停止过,为了保全自己的实力,各家族根本不会考虑所谓的国家利益。

  这样的国家,政体本身就已经危机四伏,燕国看似疆域极大,但实际上不过是一群为了共同利益而联合在一起的家族式集团。

  西门雷藏似乎没有兴趣再谈下去,他大踏步地往帐门兴趣,萧怀金脸色很是难看,那酒色过度无神的眼睛里,竟然带着怨毒之色,一拍桌子,喝道:“西门大人,你还将本将放在眼里吗?”

  西门雷藏停下步子,头也没回,只是冷笑道:“做大将军,也要有大将军的风度,你让我们吴郡将士去送死,可是将我西门家族放在眼里。”

  他掀开帐门,却听金戈声响,掌门之外,一群铁甲卫士佩刀在手,寒光闪闪,围在帐门之外。

  西门雷藏毫无惧色,两只锤子般的拳头握起,哈哈笑道:“这是什么意思?想对老子动手?”

  “这些是圣上从御林军中调拨给大将军的护卫。”萧灵芷淡淡道:“他们不但负责保护大将军,还要维持军中秩序。西门大人要是对他们动一根手指头,就是想谋反了。”

  西门雷藏脸色铁青,回过头来,怒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想将谋反之名加在老子的身上吗?”

  萧灵芷冷笑道:“西门大人,你好歹也是世家子弟,大燕贵族,一口一个老子,不觉得很掉身份吗?”

  韩玄昌和苏观涯也都没有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做起事来竟然这般强硬,都微微皱眉。

  虽然各世家面上笑脸呵呵,但是各自心里却都恨不得对方霉运越多越好,西门雷藏与萧家在军营里针锋相对,他二人还是带着看戏的心情不参与其中。

  不过见到事情越发的严重,萧灵芷对西门雷藏强硬得很,口气也森然,两人都感觉有些话虽然明面上是针对西门雷藏,但其本身的意思想必并不是针对西门家族一家,而是通过对西门雷藏的强硬,以此来警告另外两家。

  韩漠微微瞥了萧灵芷一眼,他只是觉得,这冰山女王般的萧灵芷,采取这样强硬的手段,或许并非是针对西门雷藏。

  在这种世家联军的局势下,散沙一样的世家军迟早会给战争局势带来巨大的隐患。

  萧灵芷坚持强硬.立场,那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确立大将军的威严,说到底,就是要四路世家军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完全听从调配的军事整体。

  好相商,效果几乎是没有,所以她准备先镇住各家主将,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过这样的手法,似乎也不是十分奏效,这西门雷藏若是强硬到底,难道还真要将西门雷藏执行军法?那样一来,大战尚未开始,只怕内乱便要毁了世家联军。

  韩漠更清楚一个事实,世家军一旦内乱,那么这些家族本身也将会面临巨大的危难,就算是东海韩家,也将会因为这场内乱面临大难。

  叶吴叛军等的就是世家军的内乱,一旦这边出现机会,那两头渤州郡的恶狼就会狠狠扑过来,以叛军的实力,发生内乱的世家军是难以抵挡的,到时候定然会被打的溃不成军。

  世家军一旦被打溃,燕国除了西北大营,已经没有任何军队可以抵抗叛军,但是镇守边陲的西北大营岂可轻动?西北大营一动,也就是魏国和庆国动作的时候了。

  取胜的叛军,定会向西风扫落叶一般,对其他家族进行有力的军事打击,到了那个时候,韩家也会面临覆灭的危险。

  看着萧灵芷与西门雷藏冷眼对视,杀气弥漫在整个大帐之中,韩漠终于以一种很柔和的声音道:“大将军,军师大人,却不知韩漠能不能说两句?”

  谁也想不到韩漠会在这个时候说话,所有人的眼睛都向他看了过去。

  这个年轻看起来很谦虚,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看起来干干净净漂漂亮亮,让人看着很舒服。

  “漠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儿。”韩玄昌低声斥道。

  萧灵芷冷冰冰地看了韩漠一眼,淡淡问道:“你是何官位?这是军事会议,你有资格参与吗?”

  韩漠心中忍不住对这个冰山女王一阵心里诽谤,这小妮子还真将自己当成军师了,牛气哄哄的。

  他笑了笑,正色道:“我是燕国韩家的韩漠,大燕贵族,这次和家父领着两万世家军听从朝廷号令,为朝廷平叛,你说我有资格说话吗?”

  苏观涯终于微笑道:“军师,年轻人脑子活,未必没有什么见教。韩世侄虽未有官位,但却是想为朝廷出力,不妨听他说一说。”

  萧灵芷也不看韩漠,只是淡淡道:“你想说什么?”

  韩漠呵呵一笑,看了西门雷藏一眼,道:“其实韩漠是觉得,军师调派吴郡将士攻打黎谷关,是有待商榷的。”

  韩玄昌微微皱眉,他不知道韩漠为何突然为西门家族说话。

  不过他对儿子还是有些了解的,自己的儿子虽然年纪轻轻,看似天真,但却对很多时事有精辟的见解,向来他也是有些打算,便不去阻他的话头。

  “哦!”萧灵芷淡淡道:“莫非韩公子也对大将军的调令有意见?吴郡将士攻打黎谷关有待商榷,莫非东海郡将士想请命攻打黎谷关?”

  韩漠这句话,似乎是在为西门雷藏解围,西门雷藏立刻对这个年轻人大生好感,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望着韩漠的眼神也有了一丝温和之色,看也不看萧灵芷,问道:“韩世侄,你有何计较,但讲无妨!”

  韩漠抱了抱拳,微笑道:“军师刚才说,世家军不可分家族,都是朝廷的兵马,这句话不错,但是要想将四路军队糅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有效的战斗团体,军师只怕是太乐观了。”

  萧灵芷淡淡道:“韩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韩漠笑道:“四路兵马,从未在一起进行过战斗,甚至没有在一起进行过任何的训练。这些兵士所处的地方不一样,生活习性那是大不一样,军师想在短时间内便要所有兵马合在一起,严格地听从调遣分配,只怕是很困难吧。而且军师要吴郡将士去打先锋,那是一块难坑的骨头,要打下来,总要死很多人的,仅凭你一句话,就想让他们去打,他们心里也是不服的。”

  萧灵芷冷冷道:“战争总要死人的,而且军令如山,如果都不遵从军令,我看这场战争也不用去打了。”

  “打自然要打。就像这个黎谷关,咱们是要尽快打下的。”韩漠脸上依然带着笑:“不过让哪支军队去打,而且还要让大家带着信心去打,这都是要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法出来,让大家心服口服才成。”

  萧灵芷看着韩漠,道:“看来韩公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好法子。”

  “韩漠不才,确实有些不成熟的建议冒昧提出来。”韩漠笑眯眯地道。

  为了联军不至于内乱,为了韩家不至于遭受危机,韩漠觉得自己有必要贡献一点“不成熟“的意见。</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