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18章不怀好意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褐裘公子,他之前就感觉这个人的声音极其熟悉,只是一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此时见到这人的面孔,脑子飞转之间,豁然想起,这位公子竟然是半年前在雨中遇见的那个小君。

  那日在黑森林一战之后,韩漠和朱小兵分两路,他带着韩青从白杨林那条道路回东海城,行路途中,大雨瓢泼,遇上了两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当时还怜香惜玉地送了一把伞,除了那个冷秀高贵的白衣女子外,另一个就是这名叫小君的丫鬟了。

  冬日里都穿的厚厚实实,看不出身段,一时也就没有认出来,此时小君近在眼前,容貌分明,韩漠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而小君显然对韩漠也是记忆深刻,看到韩漠一张俊秀的脸庞,立刻想起来,两人都是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

  两人惊讶叫出声,韩青还以为出了何事,霍地站起,攥起拳头,那边的白裘公子等人亦是纷纷站起,那大汉更是要冲过来。

  小君急忙回头道:“是自己人!”

  韩漠一愣,迅即不由莞尔,他倒不知何时与这伙人成了自己人,这俏丽的小丫头倒也不认生。

  白裘公子皱起眉头,小君已经解释道:“小……公子,这……雨伞……那个送雨伞的家伙!”她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其他人未必懂,但是白裘公子“哦”了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

  韩漠顿时明白,这白裘公子想必就是那日遇见的那个高贵清冷的白衣小姐了。

  他万万想不到,一别半年,竟然在这种地方遇到了她们。

  “人生何处不相逢!”韩漠对着白裘公子那边拱了拱手,笑道:“当日送伞,阁下今日送食,你我也算是两清了。”

  小君闻,先是一愣,旋即露出怒色。

  在她看来,以为多了帮手,想不到这个英俊的公子竟然如此冷漠,看着笑脸盈盈,但是一句“两清”了,就撇开关系。

  韩漠明知这几个家伙后面还有厉害的角色在找他们麻烦,他可不愿意就此掺和进去,谁知道后面那人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可别真的给自己惹上麻烦。

  那白裘公子令小君送食物来,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是谁,如此慷慨相赠,不过是想拉拢韩漠二人,合力对付在后面跟踪的那个家伙,这一点韩漠是清清楚楚,他可不愿意自己被别人利用。

  那白裘公子柳眉微蹙,随即淡淡道:“小君,此人我们不认识,回来吃饭。”坐下身子,冷秀的脸上一脸漠然。

  她是聪明人,韩漠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的牵扯,她自然不会强求韩漠的帮助。

  小君狠狠瞪了韩漠一眼,一跺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撇着嘴低声道:“没义气的男人,回头让后面那家伙吓死他。”

  皮衣大汉低声道:“这两人敢在这荒郊野外投宿在这家客栈,看来也不是普通人。”

  “秦山,你的话太多了。”白裘公子淡淡道。

  皮衣大汉秦山低下头,不敢再多说。

  韩漠二人面前有送来的食物,也不客气,不过片刻功夫,就将食物都消灭的干干净净,这才拍着肚子回自己的客房去,也不理会白裘公子等人。

  小君恨恨地盯着韩漠二人悠然上楼,嘴中又嘟囔了两句,显得很是气愤。

  客房内阴冷得很,韩青只得叫来瘦麻杆,花了五十文钱弄来了火炉子,房间才开始暖和起来。

  韩漠靠在并不算干净的床上,似乎在想着什么,屋外的寒风呼啸之声清晰可闻,这种鬼泣般的寒风声让人心里实在很难静下来。

  “你说这里有赌场?”韩漠沉思许久,忽然问道。

  韩青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这几日一路奔波,人困体乏,本想找个地方好好歇息,却想不到碰上这么个倒霉的地方,他正一肚子愤怒,听到少爷问话,抬起头来,想了想,才道:“少爷,要不要我出去找一找?可是……我记得你好像并不喜欢赌钱。”

  韩漠呵呵笑道:“我有说过我要赌钱?”

  韩青走到床边,笑嘻嘻地道:“少爷,长夜漫漫,要不要我去找那个女人来给你暖暖床?我想我们的银子足够让她脱去她的衣服。”

  “女人?”韩漠一愣,迅即嘿嘿笑道:“你是说那个艳娘?”

  “是啊。”韩青感慨道:“我脑子里现在还是那个骚娘们的影子,只可惜她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韩漠一个电炮敲在韩青的头上,骂道:“想不到你这臭小子色心不小。那艳老板自称是这里的老板,她敢在这个地方开客栈,胆子不小,手底下的功夫自然也不弱。你有没有注意到,那艳老板的手指甲又尖又长,就像长在手指上的利刺,我都怀疑她那指甲不是用来装饰,而是用来杀人的。”

  韩青想了想,叹道:“看来还真是不能打她的主意了。”顿了顿,皱起眉头,轻声问道:“少爷,你说那两个假男人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她们究竟是什么人?谁在后面追他们?”

  “那与我们又有何关系?”韩漠淡淡地道,双手枕头,闭上眼睛道:“睡觉吧,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天一亮我们就走,朱小只怕已经到了黎谷川。”

  韩青点头道:“少爷,你先歇着,我守夜,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韩漠淡淡道:“真要玩花样,守也守不住。不过客栈的人真要动手,我想也会从他们几个先下手,在他们看来,我们或许还不够他们动手的资格吧。”

  忽听到外面的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又听到瘦麻杆的声音传来:“这里就是你们要的客房,都是上好的房间。”自然是带了白裘小姐几人上楼住宿。

  韩青本以为那几个家伙看到客房的惨状,一定会大声斥责,只是左等右等,却没有听到不满的声音传来。

  “别人既然能吃香的喝辣的,住的客房自然也比我们要好得多。”韩漠似乎知道韩青的心思,淡淡地道。

  不过这样也好,虽然条件差些,但似乎表明客栈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兴趣,客栈的兴趣,想必都放在了白裘公子那群人的身上。

  韩漠还没进入睡眠状态,就被敲门声惊醒,他睁开眼睛,看向韩青,只见韩青也正望向自己。

  “谁?”韩青沉声问道。

  门外传来那秦山的声音道:“我住在你们隔壁,不知道方不方便进来打扰?”

  韩漠淡淡道:“夜深人静,人困体乏,有事情还是明儿个说吧。”

  秦山在外道:“莫非两位以为我是坏人不成?我确实有重要事情要向两位说一说,或许对两位有好处。”

  韩漠皱起眉头,终是努了努嘴,示意韩青去开门。

  韩青打开门,那穿着皮质衣裳的魁梧大汉秦山立刻走进来,抱了抱拳,道:“打扰打扰,还请两位不要见怪啊!”等他进来,韩青立刻关上房门,守在房门边。

  韩漠坐起身来,看着秦山,微笑道:“阁下所说的重要事情,不知是何事?”

  秦山靠近过来,开门见山地低声道:“两位难道不觉得这家客栈有些问题?这里方圆三十里之内不见人迹,这家客栈孤零零地在此处,路人稀少,他们为何要选在这里?”

  韩漠不动声色地笑道:“秦兄有何见教?”

  秦山低声道:“方才我出去转了一圈。两位想必知道,这客栈是三栋木屋连在一起的,我经过左边那栋屋子的时候,竟然听到里面传来极为古怪的声音,似乎有人在叫喊,但是声音很小,听不清楚,而且那屋子里没有点灯火……!”

  他露出一副怪异的神色,再加上窗外寒风呼啸,气氛还真是诡异阴森。

  “秦兄在说鬼故事?”韩漠笑眯眯地道:“我听着,身上有些毛骨悚然啊。”

  秦山笑了笑,表情有些尴尬,但还是道:“小兄弟莫误会。其实我是觉得,这店里绝不止出现的这几个人,想必暗中还有不少人,他们今夜或许会对我们不利。”

  “我们只是投宿的客人,付银子住店,不惹是生非,为何要对我们不利?”韩漠淡淡道:“更何况我们身上也没有银子,对我们不利,也不会有好处的。”

  秦山摇了摇头,叹道:“小兄弟恐怕出门不多吧?这人心叵测,看来你还是不懂啊。”

  “请教了!”韩漠笑容可掬地道。

  秦山一副老大哥的样子道:“小兄弟或许不知道,有些黑店,他们不一定要劫财,而是杀人,然后将人肉做成包子卖,而且还是挑选那些细皮嫩肉……!”指了指韩漠,道:“就像小兄弟这样的,即使没有银子,只怕他们也会下手的。”

  韩漠故意露出一副惊恐的模样道:“此话当真?”

  见到韩漠露出惊恐之色,秦山眼眸子里划过一丝笑意,但脸上却很是严肃地道:“绝无虚。小兄弟,我是看你们为人忠厚,出门也不容易,所以才出提醒,可别怪我多嘴啊。”

  “不敢不敢。”韩漠连声道:“如此看来,还真是危险了,我身在险境却不自知,多亏秦兄提醒。秦兄,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秦山微一沉吟,才道:“本想让两位小兄弟和我们一起联手对付这帮人,不过……不过局势未明,我们未必就是他们的对手。想来想去,两位兄弟还是趁夜赶路的好……只是寒冬之夜,天寒地冻,两位小兄弟的衣裳未必能够抵御寒气啊。”

  韩漠心中冷笑,大概明白了这个家伙的心思,面上却还是谦虚的样子:“是啊,这身衣裳在夜里赶路,只怕要被冻死啊,那还不如和客栈的人斗一斗!”

  “我家公子感念小兄弟上次送伞之情,所以准备将他们的裘衣送给两位,两位穿上裘衣,连夜离开,想必就可以御寒了。”秦山眼中闪着怪异的光芒:“两位若是愿意,我这便去取衣裳。”

  韩漠沉吟着,忽然笑道:“倒也是个好主意。不过这外面漆黑一片,我们该往哪个方向去呢?”

  “东南边。”秦山立刻道:“西北那边如今正要打仗,是去不得的。两位一路往东南方向去,自然无事。”

  东南方向,也就是去往燕京的方向,也就等于是让韩漠往回返。

  “好主意。”韩漠笑眯眯地道:“再问秦兄一句,这主意是亲兄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你们那位白裘公子吩咐你来做的?”

  秦山一愣,旋即皱起眉头,脸色沉了下去:“小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漠脸上带着怪异的笑,淡淡道:“我听说几位似乎有些麻烦,好像是有人在追踪几位,也不知可有此事?”

  秦山脸上更是阴沉,眸子里闪过杀机。

  他们在楼下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大,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却是听到了。

  “我们两人穿着裘衣,半夜离开,往东南方向去,若是顺利倒罢了,若是不顺利……哎,若是碰上追踪你们的人,深更半夜,他看不清我们的样子,只看到我们身上的裘衣,你说他会不会以为我们就是你家的那两位公子?你说他会不会继续跟踪我们?”韩漠淡淡道:“秦兄似乎是想让我们两个替你们引开跟踪你们的那个人啊?”

  秦山脸色大变,后退一步,显得很是震惊。

  本以为这两个年轻人涉世不深,不会洞悉其中的诡计,谁知道自己的心思,却被这年轻人轻描淡写就点破,他如何不震惊。

  正在此时,韩漠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那是笛子的声音,吹着曲子,在寒风呼啸之中,竟然传了进来,虽然未必很清晰,但是能从外面将笛音透过呼啸的寒风传进房间内,那吹笛子的绝非泛泛之辈。

  听到那笛声,秦山脸上的肌肉抽搐,眼中满是惊恐之色,猛地转过身,拉开房门,冲了出去。</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