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131章真相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乾心殿外,群臣依然在细雨中等待着,时间慢慢流逝,可是乾心殿内却无丝毫动静传出,而韩玄道和韩漠也无一人出来,那一道由白甲武士组成的白色钢铁壁垒后面,乾心殿厚重的大门紧闭,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在发生着什么。

  群臣之中,已经有人在不停地打着喷嚏,更有人瑟瑟发抖,甚至有些人脸色苍白摇摇欲倒,但是这种时候,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倒是四名护卫着棺材的骑兵,如同石雕般一动不动,手中长枪指着棺材,他们任意一人只要轻轻击打一下,便能启动棺材里的机关。

  韩淑和韩秦氏相携站在侧门边上,韩秦氏的神情倒是平静,而韩淑脸上的表情那是愈加的凝重,韩玄道将前事缓缓说来,听在韩淑的耳中,当真是惊心动魄。

  她不得不承认,韩玄道的演技,实在不比戏台上的戏子弱,当初一副道貌岸然的长者之相,当他撕下那副皮囊,掩藏在皮囊背后的,却是如此卑鄙阴险。

  此是韩漠却已经淡淡向韩玄道问道:“太子自然不会任由你摆布!”

  韩玄道冷笑道:“他自以为很聪明,自以为掌握全局,只可惜最终也只不过是这局棋的一枚棋子而已。”他禁不住再次抚须道:“他暗中与花庆夫人私通,自以为无人知晓,可是我却是了若指掌。此子倒也算得上是心机狡诈之人,为了对付萧怀玉,竟然主动接触花庆夫人,为的就是与庆国人勾结上,想要借助商钟离的手除掉萧怀玉!”

  韩漠自然知道太子在这一计划中所起到的作用,但是此时却第一次知道,原来太子竟然暗中与花庆夫人私通,甚至利用花庆夫人与庆人勾结。

  “太子主动找上庆后,那岂不是正中你们的下怀?”韩漠叹道:“他自以为庆后真心与他合作,却不知道庆后早已经和你勾结在一起,当他找上庆后的那一刻,就注定成为你们局中的棋子!”

  韩玄道笑道:“不错。太子与庆后联系上,我们就知道等候已久的时机终于到来。”他的眼中微显锐色:“真要说起来,庆后那女人的心机当真是险恶无比,她得到这个机会,竟然与商钟离商议起了对付萧怀玉的对策……!”

  “要除掉萧大将军,自然要惹得商钟离出手才成。”韩漠道:“庆后找到商钟离,那也是可以想象的!”

  “庆国军方虽然与后党关系紧张,但是在对除掉萧怀玉一事之上,庆后和商钟离却是保持了一致。”韩玄道缓缓道:“商钟离年事已高,据说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他自知一旦死后,庆国必将陷入危境,所以如果有机会在自己临死之前除掉萧怀玉甚至是司马擎天,他当然是乐意去做。”

  艳雪姬听到这里,幽幽叹了一声,并不说话。

  韩玄道和南蛇自然早就看出艳雪姬是女人,更知道能够随着韩漠入殿,也必不是泛泛之辈,心中其实都是很为疑惑,不知道艳雪姬是什么来头,也是暗自戒备的。

  “庆后一面与太子这边商定了计划,一面又与商钟离计划,她手腕极高,最后终于计划由太子借巡边的机会,借机将萧怀玉引到天涯峰,而事先则在天涯峰设下埋伏,只要萧怀玉能够被引到天涯峰,那必是九死一生了。”韩玄道平静道:“商钟离虽然知道这个计划很有可能有性命之危,但是有这样的机会除掉萧怀玉,他当然不会舍弃。而商钟离在十多年前去过风国,那时候与南蛇有过一场缘分,所以当这次机会出现之后,商钟离为了万无一失,竟是暗中前往风国,想要找寻南蛇出手相助!”

  话到此处,南蛇布速甘的神情反倒是微显黯然,眉宇间甚至显出一丝丝愧疚之色,随即才淡淡道:“商钟离当年前往风国,对我的武技有过指导之恩,他前往风国寻我相助,更是承诺,一旦事成之后,庆国会拿出十万两黄金,另有大批的物资……!”

  韩漠冷笑道:“燕太子和商钟离虽然都不是愚笨之辈,但是他当然不可能想到,四国之间,早就布下了一个利益相连的大网,如此黑幕,匪夷所思,商钟离没有想到,那也是正常之事。他将你当成知己,前往风国寻你相助,只是他难以想到,他这样做是正中某些人的下怀,更想不到,最后出卖他的人,也正是你南蛇布速甘!”

  当初韩漠前往风国,那是两次遇见商钟离,一直都不明白商钟离为何会往南风而去,直到今日,他才明白这个中缘由。

  布速甘长叹一声,显然对于此事还是心中有些愧疚。

  “后来的事情,你韩漠自然是清楚了。”韩玄道淡淡道:“你护送太子前往西北,在那边太子故意失踪,其实便是按照他与庆后的计划,秘密与商钟离会合,然后派人送了书信给萧怀玉,引诱萧怀玉前往天涯峰相救,实际上就是在等着萧怀玉进入陷阱!”说到这里,韩玄道脸上微显一副感慨之色,道:“真要说起来,萧怀玉算得上是一条好汉。虽然陷阱布下,但是萧怀玉是否赴约,却又是最为关键的……只不过当时我们就知道,萧怀玉性情之中,最大的一个弱点就是‘义’字,他统领十万雄兵那么多年,却从无不臣之心,一旦得知太子落入商钟离之手,以他的性子,便是有天大的危险,那也是一定会前去相救的!”

  韩漠此时终于将整个事情的脉络理顺,太子引诱萧怀玉前往天涯峰,而商钟离却早已经在那里等候,或许商钟离当时就已经知道,即使自己不能杀死萧怀玉,但是只要尽最大可能消耗萧怀玉,那么太子便可以成为最后的杀招。

  商钟离当然想不到,他与庆后所谋的计划,仅仅是事情的一小部分,当商钟离以为最大的合作伙伴是燕太子之时,其实背后那张最大的网已经开始启动。

  杜无风是这张网的一部分,当他知道天涯峰的计划之后,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司马擎天知道此事,而且会尽最大的能力蛊惑司马擎天前往一探究竟。

  司马擎天自然也不会想到杜无风幕后之事,如果天涯峰之事属实,他和杜无风联手上峰,完全有机会占得巨大的便宜。

  天涯峰之上,商钟离和太子等候着萧怀玉,萧怀玉因为太子的原因而孤身登上天涯峰。魏军当时正与庆军僵持不下,有机会能够除掉商钟离,司马擎天自然也是不会放过,他也就与杜无风一明一暗登上了天涯峰。

  一切都如幕后黑手所计划,三大名将决战于天涯峰颠,司马擎天本以为杜无风会突然出手,两人合力击杀另外两大名将,可是事起突兀,杜无风在最后一刻,竟然将那支铁箭射向了司马擎天。

  商钟离,死!

  司马擎天,死!

  萧怀玉身受重伤,最后被太子所刺,死!

  结果完全都在那张大网的预料之下,那一张编织多年最阴险的一张大网,用一次阴险无比的计划,达到了除掉三大名将的目的。

  当大战结束之后,事先答应与商钟离联手的布速甘才姗然来迟,其目的不过是要登山峰巅看看最后的结果。

  韩漠深吸一口气,闭起眼睛,乾心殿内一时死一般的寂静。

  半晌过后,韩玄道才缓缓道:“那一次为了万无一失,我已经暗中去了西北,而万俟青也已经暗中领兵接应于我,本来按照我们的计划,等到名将俱死,再由南蛇登上天涯峰将太子灭口,尔后取得西北兵符,我便可在万俟青的协助下,统领整个西北军……有了兵权,便可回师京城,平定苏家的叛乱……只不过计划之中,却生出了你这个变数,只叹我当时心还太软,没有出手击杀你拿住兵权,否则你又怎能有那样的机会,趁机取得了西北兵权!”

  “不要说什么心太软,如此冠冕堂皇之,亏你现在还能说出口!”韩漠冷笑道:“如果时机成熟,你那时候又岂会又不忍之心,无非是觉得时机未到,你不便太早露出身份破绽。而你心中当时一定也觉得,兵权在我手中,也就等若在韩家手中,你完全可以放心暗中进行其他的谋划,而等到你真需要兵权的时候,就像后来那样,一道伪诏便可以夺我兵权!”随即皱起眉头,冷声道:“那时候京中苏家叛乱,你一定是事先就知道情况,可是你还缺不顾家人的死活,依然离开京城,你这心肠却也是薄情寡义至极……是了,我还记得回京之时你便在京中,如今看来,那个人只不过是你的替身了!”

  “戏子会演戏!”韩玄道神情开始变的阴冷起来:“该告诉你的,你也都知道了,现在就算死,你也不会是死不瞑目了……这也是算我对你最后的善待吧!”

  韩漠大声笑起来,抬起手中的血铜棍,指向布速甘,冷然道:“就凭一个出卖朋友的无义之人,也想取我韩漠性命?”他的劲气开始布满全身,淡淡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如今还没有到盖棺定论之时!”</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