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119章真相大白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乾心殿内,皇后韩淑素颜惨白,她的眼睛早已没有了任何光彩,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衰老,也十分的虚弱,她此时正趴在一具玉石制作的棺材边上,在那玉石棺材里,满是冰块,大燕皇帝曹鼎的尸首安静地躺在里面。

  一直以来,皇帝的尸首都是被冰块镇住,免得腐坏,直到昨日,才从冰库中将皇帝的尸首取出来,由皇后亲自为皇帝换上龙袍,然后安静地躺在玉石棺材之内。

  虽然经过妥善的处理,但是皇帝的遗体却还是受到了破坏,他的脸部已经完全浮肿变形,甚至肌肉也变得如同石头一样僵硬,可是皇后却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庞,就像他还活着一样,没有光彩的眼眸子里,却带着几分柔情。

  她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坏人,更不是一位昏君。

  终其一生,他一直以全部的精力期望去重振皇权的威信,他无愧于燕武王子孙的称号,更无愧于一个男人的称号。

  只有韩淑知道,这是一个好丈夫,只有韩淑知道,这个男人骨子里流淌着骄傲的血液,却压抑着骨子里的骄傲去找寻更高的荣光,也只有韩淑知道,这个男人内心是多么的细腻和温柔。

  她轻柔地抚摸着皇帝发冷僵硬的脸庞,默默无语。

  太监总管凌磊轻步进了屋内,跪在韩淑身后不远处,恭敬道:“皇后娘娘,群臣已经齐聚太极殿,一个时辰后,便会前来乾心殿祭拜,还请娘娘更换凤袍!”

  韩淑就似乎是没有听见。

  看着韩淑消瘦甚至有些颤抖的背影,凌磊轻轻摇了摇头,心中颇有些感叹,神情也颇有些黯然。

  这一阵子,都是他每日亲自送来饭食,但是韩淑要么根本不吃,要么就只食用一点点,看着韩淑味同嚼蜡的模样,凌磊明白韩淑的心思。

  韩淑内心一定早已经崩溃,如果不是为了等待皇帝发丧,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一位代王,她恐怕早就支撑不下去。

  “人死之后,是不是真的有灵魂?”凌磊正感叹之时,耳边忽然传来韩淑的声音,他抬起头只见韩淑依然伏在玉石棺材上,脸颊贴在棺材的边沿。

  “皇后……!”凌磊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韩淑轻声道:“就算真的有灵魂,我也不能再见到圣上……圣上是天子,他要回到天上去,而我……!”她凄苦一笑,“我助纣为虐,断送圣上的江山,只能下地狱。也只能如此了……否则我有什么面目去见圣上……!”

  “娘娘,你……你是好人!”凌磊脱口道:“你有情有义,对圣上情意深重,奴才……奴才看在眼里,知道你是一个好人!”

  “好人?”韩淑发出怪异的笑声:“韩玄道滥杀无辜,权倾朝野,我岂不是最大的帮凶?许多正直官员死在他的手里,却是借助圣上的名义……是我坏了圣上的名誉,如果圣上天上有灵,一定不会原谅我……!”

  凌磊见到皇后凄苦模样,鬼使神差道:“皇后……您……您一直都是被……被韩尚书愚弄,圣上不会怪您……!”说到此处,凌磊忽地醒悟自己的话有些多了,急忙住嘴。

  “连你也知道本宫被愚弄?”韩淑转过头来,瘦消苍白的脸上满是自嘲之色。

  “奴才失,求娘娘恕罪!”凌磊惶恐道。

  韩淑摇头道:“本宫不怪你。你说的不错,从头到尾,本宫明知道被他愚弄,却没有抗拒……!”她苦笑道:“本宫要为圣上保住皇族血脉……无论遭受何等的委屈,无论遭受何等的愚弄,本宫……为了代王,只能挺下去……!”

  “娘娘,其实代王……!”凌磊显出怪异之色,眼角跳动,说了一半,却立刻住了嘴,没有说下去。

  韩淑虽然精神恍惚,但她本身却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人,凌磊神情怪异,欲又止,她隐隐觉得事有蹊跷,蹙眉问道:“其实代王什么?”

  凌磊忙道:“是奴才失,其实……其实代王……!”他垂下头,“其实代王乃是圣上之子,有上天护佑……终会君临天下……!”

  韩淑冷声道:“这便是你想说的话?”

  “奴才……这是奴才心里话……!”凌磊脸色有些泛白,心中却是犹豫不定,更是十分忐忑。

  韩淑上前两步,走到凌磊身前,居高临下看着跪在地上的凌磊,凤目微寒,一只手微握粉拳,冷笑道:“是否看到本宫这个样子,就以为本宫杀不了人?本宫告诉你,本宫若想取你性命,不费吹灰之力。”她脸色骤冷,厉声道:“告诉本宫,是不是韩玄道对代王做了什么?代王如今究竟怎样?”

  她见凌磊欲又止,脸色怪异,心中顿时便担心起代王的安危来。

  韩玄道控制内宫之后,后宫嫔妃俱都被严密监控,而韩淑也一直被困在乾心殿中,这大半年来,除了韩玄道亲自抱着代王过来让韩淑见了两三次,韩淑再无其他机会见到代王,甚至连代王的消息也是难以知晓,最后一次见到代王,那已经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

  皇帝驾崩,韩淑苦撑下来,唯一的寄托就是代王,在她心中,无时无刻不牵挂着代王的安危。她已经看透韩玄道的残忍本性,深知韩玄道为了权势,那是什么也能做出来,此时凌磊显出异样,口留余风,韩淑自是惊急交加。

  凌磊连连叩头,颤声道:“娘娘,是奴才失,奴才日夜伺候在乾心殿,真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韩淑气急,瞥见挂在不远处的一只利剑,几步上前去,抽出剑刃,回头用剑对着凌磊的心口,厉声道:“快说,你若隐瞒本宫,本宫……现在便杀了你!”

  凌磊抬起头,看着韩淑焦急而愤怒的脸,终是苦笑道:“娘娘,其实……其实这事儿压在奴才心里已经很久,奴才时常看到娘娘郁郁寡欢愁容满面,几次想要将此时禀明娘娘,可是……可是奴才一来怕死,二来也怕娘娘知道此事之后对娘娘不利,所以……所以一直不敢说……!”

  韩淑柳眉紧蹙,她缓缓收回剑,道:“究竟是何事,你尽管说来……有本宫在,保你性命无忧!”

  凌磊微一沉吟,终于道:“皇后娘娘,奴才能有今日,实乃韩家五公子所赐,五公子大仁大德,对奴才恩重如山。奴才算是不全之人,但也知道恩义二字……!”

  韩淑闻,微有些吃惊,实在想不到凌磊竟是与韩漠扯上了关系,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轻声道:“你起来吧!”

  凌磊也不拘束,起身来,却是走到房门处,贴着耳朵听了一听,随即将门闩拴上,这才快步回来,低声道:“娘娘,此事……奴才实不知该不该。奴才这条性命不打紧,只是……只是奴才担心娘娘知道此事之后,会……会带来灾祸!”

  凌磊如此小心谨慎,韩淑愈发觉得事情古怪,“本宫如今这个样子,还害怕灾祸吗?到底何事,速速说来!”

  凌磊显然还有些犹豫,见到韩淑脸色再次沉下来,凌磊终是道:“娘娘,奴才在宫里没有几个知交,像咱们这样的奴才,难得有一两个说话的人……!”

  韩淑听他突然扯起这样的话,便觉得十分的怪异,可是她心中却也明白,凌磊这番话既然说出来,绝不会无的放矢,总有原因,所以耐着焦急的心请聆听下去。

  “奴才入宫那年,结识了贵喜儿,奴才与他一开始都在尚衣监办差,后来他去了药膳司,这个些年下来,他也在药膳司担任了总管太监!”

  韩淑蹙眉道:“你要说的事儿,与这贵喜儿有何干系?”

  “奴才知道的这道惊天秘事,便是从贵喜儿的口中得知。”凌磊脸色有些发白,额头微微渗出一些冷汗:“而皇后娘娘当日诞下龙种之日,在那边服侍的,便是这位贵喜儿!”

  韩淑陡听凌磊提起这件事情,心中竟是没来由的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她急问道:“什么惊天秘事?贵喜儿说了什么?”

  凌磊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皇后娘娘,奴才……奴才真的不敢说!”

  “那本宫现在就杀了你!”韩淑长剑剑锋直指凌磊的咽喉。

  凌磊一咬牙,心下一横,压低声音道:“娘娘,代王……代王并非真正的皇子,他……并非是娘娘所生!”

  韩淑骤闻此,如惊雷盖顶,身子晃了一晃,几乎要跌倒,凌磊惊道:“娘娘,你……!”

  韩淑却强自撑住,手中长剑微微向前,甚至已经刺入了凌磊的咽喉一寸,刺破肌肤,鲜血出来,凌磊脸色惨白,却不敢闪躲。

  “你……你这奴才,胡乱语,信不信本宫一剑刺穿你的喉咙?”韩淑咬牙紧咬,可是握剑的手却在急剧颤抖。

  凌磊苦笑道:“娘娘,奴才这话,任谁听到都会觉得是胡乱语。而奴才一直不敢露出口风,便是知道此一出,奴才这条性命十有八九便没了。可是韩五公子对奴才有大恩,而奴才也不忍娘娘被永远欺瞒下去,如果奴才不说,娘娘只怕这一辈子都要被蒙在鼓里,永远不会知道当初生下的乃是一位公主,这代王……这代王是韩尚书偷梁换柱,娘娘生下的公主……早已经不在宫中……!”</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