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114章杀燕京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燕国政治风云的变幻,固然让燕京的气氛一直保持着凝重色彩,但是南城流晶河畔却依然是歌舞升平,醇酒佳人,在灯红酒绿之间,倩影穿梭,好不热闹。

  “金石浴”是流晶河畔的一处休闲场所,名字听似富贵,但是说白了就是一个澡堂子而已。

  当然,流晶河畔素来都是达官贵人门消遣的场所,便是澡堂子,那也不是普通地方,里面奢华无比,而且这家澡堂子别出心裁,设有独置浴池,毕竟来这里的客人非富则贵,不可能混在一起来个大众浴。

  这独置浴池内,不但有上等玉石放入其中,而且池子里多放药材,泡在其中,对身体极好,据说可以消灾驱邪延年益寿,当然,如果仅此而已,未必能够吸引那些达官贵人豪掷银子,关键是在泡澡之时,里面会为每位客人配备两名妖娆妩媚的艳姬,让客人欲仙欲死,飘飘欲仙。

  大理寺正令狐复便是这里的常客。

  大理寺素来都是掌控在胡氏一派手中,令狐复一开始是皇帝的人,善于刑讯,心狠手辣,但是在胡雪辛控制的大理寺,素来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后来见到韩玄道势大,这位心狠手辣但是脑子还十分灵光的寺正大人立刻投到了韩玄道的门下,大表忠诚,而他也开始得到韩玄道的重用,在连续为韩玄道逼出许多有用的口供之后,这位寺正大人已经得到了韩玄道的承诺,就在这几日会被提拔为大理寺的少卿。

  而这位寺正大人办事极其负责,投靠韩玄道之后,将曾经花费极大心思的“二十八刑”拿了上来,这些都是被胡雪辛否决的残忍酷刑,而令狐复得到韩玄道重用之后,这些酷刑终于能派上用场,亦是让他十分的兴奋,如今整个京城都知道韩玄道手下有这样一位酷吏,只要这位令狐大人出马,被抓起来的官员几乎不用如何刑讯,就会在事先准备好的罪状上签字画押,这也让大理寺的刑讯效率飞速提升。

  令狐大人风头正劲,胡雪辛失踪之后,这大理寺衙门上下几乎都要瞅着令狐达人的眼色行事,而这么多年的压抑过后,令狐大人终于扬眉吐气,可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在他未得志之时,就时常来到金石浴消遣,只可惜人微权卑,金石浴里的红牌美姬就算服侍人,那也轮不到他。

  但是如今情况大转,金石浴的头牌姑娘固然要陪着他,就是里面进了新的美姬,也要由这位令狐达人先试试活儿。

  今夜虽然阴雨绵绵,但是楼里却派人暗地里去通知令狐大人,楼里来了两个鲜嫩的货色,让令狐大人有空便来尝尝。

  令狐大人自是当仁不让,入夜之后,便即领着十名护卫来到了金石浴,进了最上等的浴房,而十名护卫就在外面守护着。

  令狐大人自知虽然为韩玄道立下了大大的功劳,但是却也得罪了太多太多的人,他不得不小心一些,所以大理寺内武功最高的十名吏员便被他调到自己身边作为贴身护卫。

  奢华无比的浴池之内,水波粼粼热气腾腾,两具光洁白嫩的身子在池水中愈发显得娇艳无比,与御史大夫卢正明不同,卢正明喜欢硕.乳少妇,而令狐大人却喜欢十四五岁如同花蕾般的年轻女子。

  令狐大人曾经也喜欢妖娆风骚的艳姬,但是经得多了,看惯了那种轻浮风骚的烟视媚行,他现在却是越来越喜欢这种青涩的小姑娘。

  两名小姑娘在浴池里披着轻纱,湿透的轻纱贴在那青涩却娇嫩的身体上,在令狐大人的眼中,比那凹凸有致性感妖娆的成熟躯体更有诱惑力。

  含苞怒放的蓓蕾在轻纱的映影下微微凸起,甚至能够清晰看到它的红润娇嫩,而两个小姑娘脸上羞涩的表情,更是让令狐大人心神荡漾,伸出一只手,将一名小姑娘扯到怀中,挑起那尖尖的下巴,望着那因羞涩而酡红的脸蛋,心中更是荡漾,从水面上捏起一朵花瓣,然后按在少女胸前的蓓蕾上,丑态毕露:“老爷觉着,这花儿比不得你的花儿美!”

  另一个小姑娘虽然垂着头,但看到眼前的春景,抿着嘴吃吃笑.

  ……

  这是温柔乡,这是销金窟,有时候甚至是夺命巷。

  十名护卫分居左右守在门外,他们已经习惯在外面等候,也知道没有一个时辰,寺正老爷是不会从里面走出来的。

  他们隐隐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娇笑声,但是娇笑声很快就沉寂了下去。

  寺正老爷在这里享受,素来是没有人赶来打扰,这里是金石浴最好的一处浴室,能够到这处浴室消遣的,不但是高官,而且手中定然有权势。

  一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护卫们在外面百无聊懒地等了一个多时辰,远超出平日的时间,兀自没有见到大老爷从里面走出来。

  寺正老爷年纪不小了,而且家有悍妻,通常情况下不会在这个地方逗留太久,超过一个时辰没出来也是极少发生,护卫们面面相觑,有两名伶俐的护卫凑近门缝想听听里面的动静,可是里面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声音,这让护卫们隐隐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只是这个时候,谁也没有胆子闯进去,又过了片刻,里面依旧悄无声息,一名护卫终于灵机一动,令人去找来金石浴的老板,让他进去看一看。

  如此一来,就算坏了大老爷的好事,倒霉的也只会是老板。

  这位老板面有难色,但是在护卫们冷冰冰的眼神下,终是万般无奈,小心翼翼推开门进了去,很快,护卫们就听到从里面传来惊声尖叫。

  他们听得出来,那是金石浴老板的尖叫,也第一时间知道里面出了变故,数名护卫破门而入,穿过两道青丝纱幔,便看到了那奢华无比镶金嵌玉的浴池。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清澈的浴池之上飘着花瓣,本来应该是一副极香艳的场景,但是此刻那浴池之中却殷红一片,清澈的池水已经弥漫着鲜血,鲜血散开,浓郁的血腥味漂浮在空中,夹带着花香,十分的诡异。

  而令狐复上半身露出水面,两条手臂搭在池边,但是在他的咽喉却已经被割断,而肚子上被拉开一条大大的口子,内脏从里面滚出来,恐怖异常。

  两名少女早已经没有了踪迹,而令狐复身后的墙壁上,却挂着一条长长的白布,白布上用鲜血写着一行大字。

  “凡与韩玄道同流合污者,有头睡觉,无头起床!”

  在那下面,殷红的落款极其醒目。

  “韩漠!”……

  就在这一夜,当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之中时,燕京城内悄无声息地进行着一场血腥的刺杀,韩玄道平日极为信任的十三名官员,为他的清除异己做出巨大贡献的十三个人,一夜之间,竟是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被刺。

  十三次刺杀,无一失手。

  虽然被杀的方式各不相同,但是却清一色死的很惨。

  有的死在自家府邸,有的死在消遣之处,有的死在小巷之中,有的更是死在长街之上,一次干净利落的刺杀。

  这场刺杀自然是不可能隐瞒的住,一夜之间,十三位身处要位的官员同时毙命,死状凄惨,当这道消息在第二天蔓延在燕京城中时,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打了一个寒颤,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和恐惧感袭遍全身。

  更让这些官员们震惊的是,这一次的刺杀矛头直指当朝第一权臣韩玄道。

  十三名官员清一色都是韩玄道重用的官吏,有非世家官员,亦有韩族官员,而且这些官员被杀之后,或直接或间接地都让人知道了一个消息。

  “凡与韩玄道同流合污者,有头睡觉,无头起床!”

  如果这只是某些人放出狂,官员们或许只是不屑一笑,可是这已经不是什么狂,而是真真实实出现在眼前的事情。

  十三名官员,固然有守卫不利者,但是大部分官员都是被严加保护的,而他们死的时候,他们身边的护卫甚至连敌人的影子也没有看到。

  官员们已经相信,那句话是震慑之,却也是能够付诸现实的警告。

  京中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而官员们亦是一清二楚地知道制造这次骇人听闻血案的主角乃是如今掌握着兵权的韩漠。

  韩漠在前线夺权的消息或许能瞒住普通百姓,但是又怎能瞒住时刻关注证据的京官们,他们都知道韩漠是从韩沧手中夺权,自然也知道礼部尚书府已经被韩玄道派人严密控制,如此一来,也就不难推断出韩家的内部出现了严重的分裂,而韩玄道和韩漠也已经刀兵相见。

  如果之前大家只是隐隐猜测,那么这一次震慑的刺杀,却让他们终于确定,韩玄道和韩漠真的是势不两立,燕国的政权和军权将进行一次直接的较量。

  韩漠人未见,但是气势已至------逼人的杀气!</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