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099章情义三子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玄道盯着韩玄昌的脸,看了半晌,终于摇头道:“不行,大燕的每一件事情,如今只能由我做主,你……没有任何权利要求我做任何事情!”

  韩玄昌眼中显出厉色,道:“此时与父亲无关,你为何要将他牵连进来?他年事已高,你为何还要打扰他老人家的清静?”

  “年事已高,并不代表无用!”韩玄道脸上那柔和之色在瞬间尽去,“你莫忘记,当初你的父亲在京中为官之时,韩家多少危机都是被他与家父挡住,没有他,韩家也没有今天。”

  “你既然知道他们为韩家付出了这么多,为何临到老了,还要饶他安宁?”韩玄昌霍然起身,脸上显出极愤怒之色:“你做了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我没有兴趣去管,但是你不能伤害我的父亲。我现在就要带他离开,我要回东海……你想怎样折腾大燕国,那都是你的事情……!”他转身便走,只是走出两步,就感觉头晕眼花,摇摇晃晃,一把扶住了亭子的石柱。

  韩玄道起身来,淡淡道:“回东海?想要在东海蛰伏缓图吗?”

  “有毒……!”韩玄昌握起拳头,扶着柱子慢慢转过身来,脸上此时反倒没有了怒色,一脸平静,“他们说的不错,你……已经为权势迷失了心窍,你再也不是我的大哥……让父亲他们回去东海吧,如果你还承认自己是……天涯公的子孙……!”

  韩玄道凝视着韩玄昌,面无表情道:“你不会死,但是……你既然不想管天下事,我便助你一臂之力。从今以后,你就可以什么都不想……!”

  韩玄昌还想说什么,但是却感觉头脑一片昏沉,脑子一时间变的极是凌乱,似乎在瞬间想起了这一生所有的事情,但是所有的事情却又是那样的模糊不清,而且无数的事情在脑中交缠着,很快,他的眼睛就开始涣散起来,身体缓缓软下去。

  韩玄道冷漠地看着韩玄昌缓缓坐倒在地上,这才一步一步走上前,在韩玄昌的身边蹲了下去,此时韩玄昌的目光已经显得呆滞,而那双眼眸子黯淡无光,毫无神采。

  韩玄道看着他那昏暗无光的眼睛,轻叹道:“你不要怪我……!”

  酒中无毒,杯中有毒。

  不以铜盏却以玉杯,只因铜质显毒而玉杯隐匿。

  杯中的毒称作“醉生梦死”!

  前有韩漠使用忘情水抹去了太子的一切记忆,今有韩玄道的“醉生梦死”将韩玄昌的脑神经完全破坏,此时的韩玄昌宛若植物人,其脑神经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完全被麻痹,如果不出现奇迹,这一生将永远没有知觉,是一个活死人。

  便在此时,韩隐匆匆而来,见到亭中场景,瞳孔深处显出古怪神色,但还是上前来,轻声道:“老爷,东花厅穆信有紧急情况禀报!”

  韩玄道皱起眉头来,看了看韩玄昌,吩咐道:“将他带下去,严加看管……我倒要瞧瞧,韩漠那小子是否会不顾父母死活,永远待在南洋?”

  韩隐答应一声,吹了一个口哨,立刻有一条黑影飞快过来,韩隐吩咐道:“将三老……将他带下去,严加看管……!”

  韩玄道见那黑影背着韩玄昌离开,这才快步离去,去见穆信。

  那条黑影自然是韩隐手下的影子卫,他自然明白主子的意思,知道要将韩玄昌带向哪里,夜色之中,背负着韩玄昌从侧面小门而出,顺着了无人迹的青石小道迅速前行,箭步如飞。

  到得一处假山处,影子卫转身便要拐到另一条小道上,冷不丁从那假山之后窜出一个人影来,速度快极。

  影子卫吃了一惊,自是想不到在府里还有人对自己出手,他此时背负韩玄昌,只能探出一只手,手中一把匕首往那突然而出的人影刺了过去,而且身形更是迅速后撤。

  这批影子卫都是韩玄道手下极重要的暗黑力量,在他们极幼小的时候便开始培养,一个个武技高明,能力极强。

  假山后的身影似乎也想不到影子卫的反应竟是如此迅速,闪身躲过影子卫的匕首,立于一旁,

  影子卫一击未中,后撤停手,依稀看到对方是一个锦衣公子,凝神细看,吃了一惊,道:“三少爷!”在他面前出现的,豁然是韩家三少爷韩滨。

  各大世家的影子卫,平日里其实就是府中下人的打扮,或许是马夫,或许是车夫,甚至有可能是看门的小厮,只要到了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才化身成影子卫,所以身为府中的下人,他们自然十分熟悉韩滨的动作身形。

  韩滨听影子卫角“三少爷”,这才问道:“这大半夜的,你是遇到鬼了啊?跑什么跑,惊了我一跳,还以为有贼呢!”

  影子卫忙道:“是小的冒失了!”不敢多说,便要从旁过去。

  韩滨忽问道:“大半夜的,你背着谁呢?”说话间,已经靠近过去,那影子卫急忙闪躲,韩滨厉声道:“不要动!”

  韩滨终归是少爷,这影子卫被这声音一喝,立时不敢动,孰知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韩滨的右手却已经握着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望着影子卫的小腹扎过去。

  这一下袭击十分突然,影子卫想不到韩滨会对他下死手,好在他自幼训练,时刻保持者警惕,韩滨虽然出其不意,但是影子卫还是迅速反应过来,一手探出匕首去抵挡韩滨,两腿却已经使力,想要逃开。

  “蹭”的一声响,两把匕首相击,溅出火星来,那影子卫尚没有闪身躲开,却不防韩滨左手却冷不丁陡然探出,其速甚快,已是一把就掐住了影子卫的脖子。

  影子卫来不及哼一声,韩滨全力一捏,硬是将影子卫的脖子生生捏断,那影子卫双眼暴突出来,脑袋耷拉下去,整个人便一头栽到。

  韩滨解决影子卫,立时上前抱起韩玄昌,低声道:“三叔,三叔……!”只见韩玄昌双目一直睁开,但却毫无光泽,呆滞无比。

  韩滨咬着牙,将韩玄昌抱在怀中,声音发颤:“三叔,不要怕,滨儿在这里,我现在就带你走!”左右看了看,除了那一具尸首,再无他人,将韩玄昌背起,往另一条小道插了过去。

  户部尚书府面积巨大,大小道路交错,一般人初入府邸甚至都有迷路的可能,但是韩滨闭着眼睛也能知道道路所在,更知道此时哪条道路最是安全,不被人发现。

  他顺着小道行了片刻,便拐进一处小林子里,那是要穿过小林子翻墙而出。

  林中阴暗无比,毫无光亮,韩滨负着韩玄昌迅速前行,眼见便要穿过林子,却陡然瞧见前面显出一条人影来,竟似乎是早就等在那里。

  韩滨心里一沉,匕首在手,停下了脚步,隐隐瞧见那人正看着自己,凝神细看,惊道:“隐……隐伯,是你!”

  挡住他去路之人,竟豁然是韩隐。

  韩滨眉头皱起,却见韩隐一步步走过来,他立刻抬起手,匕首横于胸前,“隐伯,你不要过来……我不想伤你!”

  韩隐距离韩滨三四步远停下,凝视着韩滨,轻叹一声,道:“三少爷,你自问以你的武艺,是我的对手吗?”

  “打不赢也要打!”韩滨坚定道:“隐伯,你让我离开,难道你想看着三叔这样?父亲已经疯了,他……他竟然下得了手……!”说到这里,一股无助的感觉涌上心头,只觉得心里一阵刺痛。

  韩隐盯着韩滨的眼睛,问道:“你这样做,不怕老爷知道后迁怒于你?”

  韩滨淡然道:“他若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要杀,那就尽管动手……我既然敢这样做,就不怕承担所有的后果!”

  “三少爷,我没看错你!”韩隐叹道:“韩家数子,你是最有情义之人。”顿了顿,压低声音道:“你翻过这道墙,绝不能往左走,那边有我韩家的暗哨,往右行三十步远,对面有一条小胡同,里面平日里都准备了一辆马车,你带着三老爷穿过那条胡同往左拐……!”说到这里,轻叹道:“现在绝不能出城,此事老爷很快就能发现,你还没有出城,老爷的人就会满城搜寻,你们必不能走脱……!”

  韩滨听韩隐这样说,惊喜道:“隐伯,你……你是放我走?”

  “快走吧!”韩隐闪身让开,闭上眼睛。

  韩滨看着韩隐,终于道:“谢谢!”再不耽搁,迅速前行,走出几步,韩隐突然道:“三少爷等一等!”

  韩滨心中一沉,立刻回头,“你反悔了?”

  “记住,最迟两个时辰之内,你就要找到一处隐秘的地方将三老爷安置下来,而且绝不能让那辆马车显露你们的行迹。”韩隐迅速道:“不要相信任何人……!”

  “我明白了!”韩滨点点头:“隐伯,你保重!”再不多说,迅速离开。

  韩隐看着韩滨的背影自林中消失,半晌无语,许久之后,才摇头轻叹道:“老爷,你所做一切……是对是错……!”</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