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089章轮到你了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死亡一直在继续,那个在杀手们眼中看起来十分秀气的年轻人,真的如同他方才所说,当他动起手来,确实没有丝毫的手软,视生命如草芥,辣手无情地在片刻间就已经夺取了六七人的性命,而这帮人的兵器甚至连他的衣襟也没有碰上。

  看到韩漠血腥的杀戮,韩沧脸上也显出惊恐之色,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两步。

  死亡和鲜血也确实一度让这帮亡命高手产生了惊骇和恐惧,但是却并没有让他们退却,那浓郁的血腥味刺激了他们骨子里的凶恶,前赴后继杀过来。

  韩漠低头、转身、屈膝、后仰、腾挪,已完全超乎凡人想象的冷静和计算能力,恰到好处地让开所有可能伤害到他身体的兵器,手中的血铜棍简单有效地抵御和攻击,撕破刀光剑影,尽展杀伐之气。

  血铜棍又击中了一名杀手的肩头,将他击飞出去,种种砸在一张案几上,桌上的碗碟一片凌乱,此人尚未爬起身,韩漠的身形却如同鬼魅般杀到,血铜棍照着那脑袋砸下,竟是将那头颅砸进了玉案之中,那玉案案面碎裂一片,头颅陷进去,出现了一个坑洼。

  相比起头颅的硬度,玉桌的硬度显然及不上。

  但是被血铜棍击中的后脑,却是惨烂一片,脑子里迸出的脑浆子与桌上的菜汁混在一起,异常的可怖。

  此时此刻,这些有过得以战绩不知恐惧为何物的杀手们终于感到了寒意,他们的全身上下就像在寒冬时节被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冷水,那股子寒意渗透到了骨头里。

  恐惧会让人变的呆滞,而在这样的生死时刻,呆滞却只能让他们死的更快,韩漠既然已经放手一杀,在不该停手之前,他是绝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韩绪跟着韩沧许多年,他也出身于东海,此前并非没有见过韩漠。

  在他以往的记忆中,韩漠时而顽劣时而温和,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十分容易亲近,与韩漠在一起的感觉绝不会和韩沧相同。

  接近韩沧,就算韩沧平静,也会让人有一种寒意和一种压抑感。

  但是韩漠不会,与韩漠在一起,会很轻松,也会很愉快。

  可是今天在韩漠的身上,却已经找不到那种感觉,韩漠就像一个从地狱而来的死神,带来的是死亡,带来的是恐惧。

  他瞧见又有数人死在韩漠的血铜棍下,心知今日莫说要将韩漠斩杀在大厅之中,只怕连耗费无数时间精力和钱财的杀手团也要全军覆没。

  他迅速后撤,从怀中取出了一直青色的竹筒,然后将目光投向了韩沧。

  韩沧却已经瞧过来,见到韩绪手中的青色竹筒,嘴角瞬间浮起阴冷的笑意,微微颔首,示意韩绪不必犹豫。

  他当然知道那竹筒的杀伤力,那是从风国流入进来的风巧弩。

  韩沧得到一批风巧弩,数量有近百只,但是他却并没有配备给手底下的杀手团。

  道理很简单,在这天下之间,能够让他相信的人极少,即使是自己花了大力气培养的暗黑杀手,他也并不会真心信任。

  他知道这种风巧弩的威力太过惊人,一旦将这种风巧弩配备给这群杀手,那么这群杀手的破坏力固然大幅度提升,可是自己却也存在着一定的安全隐患。

  这群杀手都是以钱财收拢,双方实际上是一种雇佣关系,韩沧出银子,而杀手为他卖命。韩沧的性子高傲,自然不可能出现所谓的礼贤下士,也正是这个致命弱点,让他不可能用真心去结交武者为他卖命,只能以这种利益交换的方式建起了暗黑杀手团。

  如此利益结合,韩沧自然不会对这群杀手真正的信任,甚至于这群杀手跟在身边保护他之时,他都小心戒备,谨慎无比。

  虽然这群杀手的身份极其隐蔽,一直以来都隐藏的很好,但是天下没有绝对之事,谁敢保证这些人不会被自己的敌人收买,若真是如此,哪天突然反戈一击,自己猝不及防,后果可是不堪设想,也正因如此,他才不会讲风巧弩配备给这些杀手,以减低他们的杀伤性,从而让自己更加的安全。

  这防范措施固然让自己的安全得到了一定的保证,但是在今日一战之中,显然却是一个败笔,如果这群杀手真的全都配备了风巧弩,韩沧相信韩漠就是插翅也难飞了。

  眼看着自己花重金培养的杀手一个接一个地成为韩漠的棍下亡魂,韩沧的心就似乎被刀子一点一点地割裂,却也十分后悔事先没有给这群人配备风巧弩。

  而恰恰在他暗自懊恼之时,却瞧见了韩绪那处风巧弩,当真是兴奋不已,他虽然不相信这群杀手,但是韩绪是一直跟随他的心腹,他倒是给韩绪配备了一只,想不到此番竟然派上了用场。

  韩绪见韩沧点头,当下一咬牙,横下心来,抬起手臂,对准韩漠。

  只是韩漠的身形在仅存的不到十名杀手中间,来去无影,犹若鬼魅,韩绪一时间却也不好瞄准。

  韩漠越战越勇,棍如游龙,大厅的地面上在双方的厮杀之中,已经残破不堪,裂痕斑斑,那些白玉案几在打斗中也是变得东倒西歪,地上散乱着菜肴酒水,鲜血和油脂混在一起,一片狼藉,而且十几具尸首横七竖八地或躺或趴在大厅各处,早先灯火辉煌富丽堂皇的汪府大厅,此时已经形同地狱修罗场。

  韩绪身体晃动,一只手左右晃来晃去,可是韩漠的身形此时却变的实在太快,他迟迟找不到机会下手。

  他哪里知道,韩漠眼角余光瞥见他拿出风巧弩,一眼就认出来,而韩漠对于风巧弩的威力自然是一清二楚,脚下生风,太极步已经施展出来。

  八卦太极步已经尽数学全,当今天下论起步法之巧妙,无一人超出韩漠。

  韩沧见韩绪闪闪绰绰一直没有出手,顿时恼怒起来,大声喝道:“杀死他,杀死他!”眼见得韩漠将自己手中最强的暗黑力量几乎全歼,韩沧心中的怨恨可想而知,所谓的兄弟之情一丝也不存在于他的心中,他现在只想着用一切手段除掉韩漠。

  韩绪听到韩沧厉声叫喊,不敢怠慢,一咬牙,心中暗想:“风巧弩射出的箭矢含有剧毒,只有有一支击中韩漠,他必死无疑。”虽然在这个时候发出箭矢很有可能射中自己人,但是为了杀死韩漠,此时也顾不得许多,韩绪飞步上前,要让距离近一些,如此韩漠更是难以逃脱。

  韩漠保持着绝对的冷静,知道风巧弩非同小可,不可硬挡,在霍霍刀光之中,已经闪身到一名杀手身后,太极步轻灵如燕,直往那名杀手肩头抓过去,那是准备将这杀手控制在手中,当作人盾来抵挡风巧弩的箭矢。

  他的手刚刚搭在那杀手的肩头,猛听得一声惨叫,却见本来向这边冲过来的韩绪身体猛地向前一头栽倒在地,几乎没有任何预兆。

  韩漠见得此景,抓向杀手肩头的手变抓为砍,手成掌刀,狠狠地砍在了那人的脖子上,只听得“咔嚓”一声响,此人的颈骨竟是被韩漠的掌刀生生砍折,惨叫声中,脑袋软拉拉地耷拉过去,手中兵器落地,抱着脖子嘶声惨叫,显得痛苦到极致。

  韩绪突然倒地,当真是出人意料,那边韩沧先是一怔,随即显出惊骇之色,四周扫了扫,高声叫道:“是谁……是谁暗箭伤人?给本将出来!”

  他自然明白韩绪突然倒地,定是暗中有人偷袭,心惊之下,身体如鹰鹫般腾身而起,飞身向前,直朝韩绪扑过去,想要拾起韩绪手中的风巧弩。

  他速度亦是奇快,眼见便要靠近过去,却听得耳畔传来“嗖嗖嗖”的响动,近在咫尺,当即身体侧闪,就地一滚,躲了过去。

  却听得“叮叮叮”三声响,韩沧眼角竟是瞥见,有三枚银针竟是刺入了玉石地面上之中。

  银针破玉,这绝非普通武者所能做到,韩沧心中大吃一惊,本来一个韩漠就十分麻烦,此时却又出现一个不见踪迹的高手,那就更加难以对付了。

  他只觉得来者定是韩漠事先安排好的策应之人,顿时全神戒备,四周张望,但是却不见其他踪影,便是那银针也没有再射出来。

  韩沧不敢掉以轻心,又去看韩漠,却发现此刻又有两人横尸地下,自己苦心培养的杀手团,难免全军覆没的下场。

  大厅门外,一干将领都聚在院子里,大厅之内的厮斗声都是听得清清楚楚,众人神色各异,铁奎双拳紧握,凌云已经凑近过来,压低声音道:“铁总兵,里面有埋伏……咱们是不是进去?”

  铁奎微一沉吟,摇头道:“韩将军没有下令,咱们暂不能进去……而且以韩将军的身手,宵小之辈也难以伤他!”

  今日之事,也是他此生见过的最诡异之事。

  韩沧与韩漠是堂兄弟,一个是朝廷下旨钦封的西北大将军,而另一个则是握有代表调军之权的兵符,谁能想到,今夜这一对堂兄弟竟会在此处生死相搏。

  满厅皆尸首,血水染红了地面,火光照射在地面之上,整个大厅光线的颜色也变成了鲜红色,当所剩下的最后一名杀手惊魂丧胆想要逃开之时,却被韩漠从背后洞穿了胸膛,然后将尸首甩在了韩沧的身前。

  韩漠的身上沾满了道道血水,神情极度冰冷,立于横七竖八的尸首之间,横提血铜棍,面无表情地望着对面的韩沧,淡淡道:“虽然我不经常杀人,但是总有人忘记,杀人……也是我的特长之一!”铜棍缓缓前指,棍端朝着韩沧,一字一句道:“轮到你了!”

  韩沧冷笑着,缓缓拔出腰间的佩刀,刀锋向前,厉声道:“你当真以为你能杀的了我?”</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