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082章犒赏宴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万俟青不知韩沧为何突然提及孔非,但还是点头道:“此事末将却也听说过。若非韩总督思虑周全,想到庆军有可能会西进取安西郡,恐怕是真的要误了大事。”

  听得此,韩沧眼中划过一丝异色,脸上的表情也颇有些古怪,但是他很快就掩饰住这种表情,轻叹道:“老将军,当初韩漠主持西北军,调拨两万大军给予孔非截断魏军粮道……看来这孔非与韩漠的交情实在不浅啊!”

  万俟青何等圆滑,韩沧此一出,他立刻就明白过来。

  他自然知道韩沧与韩漠水火不相容,如今韩沧登上大将军之位,清除异己自然是刻不容缓之事,压低声音道:“大公子准备怎样做?”

  “两万大军,非同小可。”韩沧森然道:“这支军队若是不攥在手中,我实在是心中不安……!”他凝视着万俟青,正色道:“所以我想让老将军去接替孔非之职,将他调回我身边,而黑林沼……则交由老将军去扼守!”

  万俟青颔首道:“大公子所谋甚是。”顿了顿,皱眉道:“但是若在此时轻易将他调回来,只怕……!”

  “我知道老将军在担心什么。”韩沧冷冷一笑:“你是担心临阵调将,会让西北军那群将领心中不满……虽然如今确实是用人之时,但是要用也需要用一些同道中人。这其中有不少人与韩漠大有牵扯,那铁奎更是韩漠一手提拔起来,另有王思宇、秦洛、凌云等一干人,皆与韩漠颇有交情,这些人便是我西北军中最不安稳的存在,我只怕到得危急时刻,这些人都会成为大患!”

  万俟青轻声道:“大公子,铁奎此人确实不可再用……西北军中并非所有人都与韩漠有牵扯,其中也不乏诸多将才……只不过若是在此时大肆换将,是否会导致军心不稳?而且如今庆人在北面虎视眈眈,这城中指不定就有他们的探子,一旦军心出现波动,这庆人……!”

  韩沧摇摇头,露出几分得意笑容:“你放心,庆人绝不会打过来。只要我们不主动出击,他们是绝不会打过来的……就算他们违背誓……!”说到此处,他陡然停住声音,神情古怪,显然是一时说漏嘴,显得很是不自然,但很快还是道:“就算他们打过来,我韩沧也绝不畏惧!”

  万俟青若有所思,微一沉吟,才道:“大公子想让末将如何做?”

  韩沧缓缓道:“我已经传令下去,自打攻入魏都之后,一直没有举行犒赏之宴,所以明天晚上我会召集诸将参加宴会。宴会之上,我便将调令宣布,将铁奎调到恶阳岭……那里只有几千人马,就算他心有异志,区区几千人马也不足惧。若是他明日听从军令,便可让他连夜前往恶阳岭,将韩漠交给他的兵权收回,若是他不遵从号令……!”说到此处,他目露凶光:“宴会之上,我会埋伏人手,到时候一声令下,老将军便可领人将铁奎拿下,以违抗军令当即斩杀……这就当作是本将上任的立威宴了!”

  万俟青眼中显出一丝惊骇之色,韩沧却已经过来轻声道:“老将军放心,韩漠绝不可能再起来,铁奎身后没有任何靠山,绝不会有后患。至于那些西北军将领,与韩漠有牵扯的,咱们先给他们杀鸡儆猴,若是老实,咱们再徐而图之,否则……也怪不得本将心狠手辣。至于那些与韩漠并无关联的将领,咱们受之以恩,择而重用……这一切都还要老将军鼎力相助才是!”

  万俟青立刻道:“大公子放心,末将定然唯大公子马首是瞻!”

  韩沧设宴的地点是在之前魏国降臣汪敬卫的府邸。

  汪敬卫作为魏帝的第一宠臣,利用皇帝宠信,大肆敛财,其府邸的规模在魏都城首屈一指,占地不但广阔,而且奢华无比,大门大院,楼阁如林,层层叠嶂,其大厅更是奢华宽阔的惊人。

  黄昏时分,西北军诸多将领安排好各自军务,军中包括偏将统领在内的高级将领,俱都前来参加这次宴会。

  虽然有些将领感觉在这种时候举行什么犒赏宴破有些不合适,但是韩沧如今乃是圣旨钦封的燕军主将,主将有令,自然没有人敢违抗军令。

  在府邸那宽阔奢华的大厅之内,已经摆设好宴席,这汪敬卫果然是奢华无比,府邸之内的宴会案几竟然全都是白玉制成,厅内的石柱之上,灯火辉煌,那灯火照射在玉石地面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而那白玉案几更是泛着柔和的光茫,整个大厅之内亮如白昼。

  案几之上摆放了美味的佳肴和上等的佳酿,另有新鲜的水果,这些都是汪敬卫府上库存之物,汪敬卫被抓捕之后,这座府邸便被韩沧令人封锁起来,直到今日才开始重新打开了大门。

  铁奎、夏侯德、秦洛、凌云、万俟青等三十多名将领分居两侧落座,而主座暂时却还空着。

  众将并不知道万俟青被韩沧调过来,在府内见到万俟青,都是感到十分的疑惑,铁奎并非蠢人,见到万俟青陡然出现在这里,就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大多数将领却真以为这是所谓的犒赏宴,虽然韩沧尚未过来,但是诸将还是欢颜笑语,这大厅之内,除了极少数人,大多数人还是十分的愉快。

  正当众人欢谈之时,忽听得厅外脚步声响,随即诸将就看到十多名健硕的兵士抬着数口大箱子进来,那几口箱子都被锁上,看上去显然是十分的沉重,抬箱子的壮汉虽然都是孔武有力,但是一个个面红耳赤,脸上冒出汗水,显然抬的十分吃力。

  七口大箱子被抬到了厅中,俱都摆放在大厅中间,等到壮汉们退下,众人便瞧见一人身着铠甲从厅外大步流星走进了厅内。

  这自然是韩沧。

  韩沧进了厅内,左右扫了一眼,这才快步走到主座,而众将俱都站起来,齐齐躬身道:“末将参见大将军!”

  韩沧也不急着坐下,抬起手,含笑道:“诸位都请坐。今日请诸位过来,想必大家也清楚是为什么,犒赏之宴,大家就不必拘礼,都请坐下吧!”

  众将谢了,俱都坐下。

  韩沧等众人坐下,这才缓缓坐下,与万俟青交换了一个神色,又瞥了铁奎一眼,这才笑道:“诸位自兵出临阳关至今,俱都是带甲在身,为国鞠躬尽瘁,诸位的功绩,本将早就禀报了朝廷,而朝廷对诸位的功劳甚是嘉许,着本将举办犒赏之宴,只因军务繁忙,拖到今日才能将大家聚到一起痛饮几杯,还请诸位不要见怪!”

  众将齐声道:“末将不敢!”

  韩沧微笑颔首,随即指着那七口大箱子道:“诸位可知那是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倒也有人隐隐猜测到什么,只是却并无人直,而韩沧却已经道:“这里都是从麒麟阁缴获的珍宝玉器……这魏帝的麒麟阁之内,珠宝如云,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本将已经请示过朝廷,朝廷传来命令,从麒麟阁取出一部分珍宝,用来犒劳有功将士……这七口大箱子里的珍宝,稍后诸位便将它们都分了吧!”

  此一出,顿时便有不少将领显出欣喜之色。

  燕军入城,韩玄龄仿照汉高祖刘邦入咸阳,约法三章,燕军自然不能对魏都城有任何劫掠行为,实际上自燕军入城之后,魏都城几乎没有遭受到任何的破坏。

  虽然这对稳定局势起了极大的作用,但是对大部分燕军将士来说,心中却颇有些不快。

  拿下魏国固然是将士们所愿,但是不少人在进城之前,就准备着大干一场,好好地劫掠一些财物。大家也都知道魏都乃是魏国第一城,其中金银财宝多如牛毛,即使不能盘满钵满,但是总能得些好处。

  不少将领早就听说过麒麟阁的大名,入城之前,就下定决心,要在麒麟阁大干一场。

  谁知道入城之后,韩玄龄军令一下,所有人都失去了借机劫掠一番的机会,兵士们心中不快倒也罢了,但是将领们却是觉得如同嘴中飞进了苍蝇,十分的别扭。

  此时见到韩沧竟然拿出满满七大箱财宝出来分发,心中兴奋之情溢于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军人为国效命自是天职,但是军人也是血肉之躯,也有七情六欲,对于财富的欲望自然也不比常人弱。

  铁奎等极少数人眼中却显出怪异之色。

  “诸位军功卓著,出生入死,这些财物只是暂时的犒赏。”韩沧缓缓道:“以后建功的机会还很多,朝廷不会亏待诸位,我韩沧更不会亏待诸位。”他举起酒盏,诸将也都跟着举起,只听韩沧缓缓道:“我韩沧今日在这里先把话说清楚,为朝廷效命,跟着本将出生入死建功立业,本将保证诸位的前程……!”顿了顿,后半句却没有说出来,只是将酒盏中的酒一干二净。</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