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067章急火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与轩辕无名在南洋巧遇,除了在场三人,自然再无其它人知道,而韩漠这一次巧遇,却也让他的八部棍术完整起来,更是得到了更为高深的妙法心诀《化心功》。

  接下来的一阵日子,藤原王日日设宴,有时候甚至将宴席设到赠予韩漠的南洋府邸中,极力拉拢与韩漠的关系,或许是为了利用藤原王后与杜冰月的关系,让韩漠与菊桑国更为亲近,每一次宴会,藤原王都是让藤原王后向韩漠频频敬酒。

  杜冰月固然留在了菊桑国,而灰胡子却率领了三艘商船前往南洋东部七国,按照韩漠所吩咐,将这一批货物率先往东部七国发货,而且为了抚慰东部七国,关少河作为南洋王的代表前往七国安抚,另外则是负责在东部七国采购当地的货物,让东部七国尽快走出战火之后的低谷。

  虽然倭匪海上主力已经被一网打尽,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巨鲨号跟随前往护航,一来是为了保证几艘商船的安全,另外也是向南洋东部七国展示中原国的实力。

  这一去,海上来回再加上在那边采购的时日,估计少则一个月才能返回。

  以前货物都是直接在菊桑国登陆,再有贸易总行负责向外发运,但是这一次则是商船亲自前往东部七国,所耽搁的时间自然是要长一些。

  关少河和灰胡子离开不过七日之后,韩漠却已经做好了率先返回燕国的准备。

  只因为他放不下。

  虽然知道魏都被攻下,但是他却十分清楚,接下来那边必将发生更多风云变幻之事,许多的人许多的事都会因为天下局势的改变而有所改变。

  虽然对于南洋这边悠闲地生活感到十分惬意,但是他却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好命继续留在这里享受异域风味。

  他虽然带出了一部分家人,但是他还有父母留在京中,还有许多放不下的人和事在等着他。

  身处南洋,难通信息,不知中原境况,但是他十分清楚,自己在这边每多呆一日,中原的形式就有可能变幻一分。

  乱世中原,注定是自己表演的一个大舞台,也是自己必须要演下去的一个舞台。

  因为要扶持东部七国,此番返航要以东部七国货物为先,所以贸易总行虽然库存了大量的货物,却不能全部搬运上传,只是装满了两艘商船,其他货物暂时压存,也暂时在七国之外国度暂时少量采购。

  两艘商船早已经装满了货物,而韩漠也已经准备就此返航。

  韩漠交代寇正设办绣庄,自然是为碧姨娘所置,碧姨娘从东海出发之前,就猜知韩漠是要将家人暂时安顿在南洋,知晓此番韩漠返回,家人须得留在菊桑国。

  但是筱倩听说相公要返回东海,却要将自己和孩子留下来,顿时便十分不情愿,甚至一个劲地流泪,只说相公要丢下妻子。

  韩漠只能好一番安慰,而碧姨娘也是劝慰,那藤原王后知道韩漠要将家人暂时留在菊桑国一段时间,那是求之不得,竟是亲自出马劝说筱倩。

  筱倩在多方劝说下,又在韩漠的一再保证下,这才同意,却让韩漠尽早回来接她回去。

  这一日阳光明媚,藤原王率领文武大臣亲送韩漠到海边,离别之际,少不得又是一番中原最高贵的礼仪,韩漠与藤原王后相拥,再一次感受到了那又香又软的身子,也感受到了那丰硕坚挺。

  只是筱倩抱着孩子依依不舍,眼圈儿泛红,韩漠好好安慰一阵,心中却不知道经此一别,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相见,心中虽然黯然,但是脸上却始终保持着温和笑容。

  他自然又私下与杜冰月一番蜜语,亦是嘱咐杜冰月好好照顾家人,更是保证,等到事定,必将娶杜冰月过门。

  杜冰月含羞带俏,只是这些人中,除了碧姨娘,却并无人知道韩漠此番返回那是凶险无比。

  碧姨娘脸色有些发白,直到韩漠在他身前告别,她的身体差点撑不住,甚至眼眶边有泪水滚动,但是却又怕被别人看出什么,只能轻声嘱咐韩漠,一定要好好地回到南洋,将大伙儿接回去。

  自从两人当日在虎突泉尴尬一幕发生之后,虽然因为禁忌伦常,不敢有丝毫越轨,但是各自心中却又何尝不偶尔翻起一阵涟漪。

  不可否认,二人都是血肉之躯,其心肉长,两人之间的互相照顾,却是让二人心中隐隐都感觉到一丝什么,却又都不敢让这隐隐感觉到的东西放大。

  夜深人静,韩漠脑中未尝没有想过虎突泉那一夜的暧昧之景,而碧姨娘对那一夜又何曾忘记。

  这只是夜深人静孤自一人在心中偷偷流连的感觉,却不能为外人道也,两人也都是极力地压制着这种感觉继续扩大。

  看着碧姨娘俏脸虽然平静,但是那眼眸子里透出的伤感和不舍,韩漠心中感叹,柔声道:“姨娘,你放心,漠儿说过要好好照顾你,就不会抛下你们……漠儿一定会回来接你们回去,让你……幸福地生活……!”

  碧姨娘丰润的嘴唇动了动,终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韩漠深深地注视了碧姨娘一阵,这才回到筱倩身边,从他手中结果小定儿,端详片刻,终是将孩子交还给她,随即在她的额头柔柔地亲了一下,在不多,转身登上了那一叶孤舟。

  在海上,两艘满载货物的商船已经在等待。

  众人净净地看着那夜小舟靠近商船,目视着韩漠登上货船,片刻之后,两艘商船便开始启动起来,韩漠立在船舷边,望着岸边众人,许久不曾离去。

  从南洋返回东海的路途上,韩漠却是终日在船舱之内,船员们难得一见,吃喝饮食都是由身边的御林卫送进去。

  韩漠固然是要参详八部棍术的最后两部,更要将前面七部棍术融会贯通,从而悟透招式之中的精髓,化其为意,合意为一,八部归一。

  除此之外,他也翻阅了《化心功》,在翻看之前,他本以为这门心法必然玄妙无比,也一定繁复异常,但是细细看过一遍,却觉得并不是如何困难。

  这化心功主要是一种劲气运行法门,十分的简单,只是说明劲气所经脉络的先后顺序,运行一个大圆满,起所经脉络的顺序,倒是与韩漠所修习的其他三大气功不同,而且运行一周天的时间,也比其他三大气功要短的多,不消小半个时辰,便能圆满地运行完一周天。

  韩漠虽然觉得平平无奇,但是却也深知,有些看似神秘的事务本身其实十分平凡,而往往看似平凡的表面,却蕴含着大不平凡。

  就好像轩辕无名,若非自己灵光一现,陡然间猜到他的身份,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老头儿,竟然是两大名将的师傅。

  十方名将,在野五人且不去论,仅在朝五人,哪一个不是惊艳绝伦之辈,能够培养出两大名将,轩辕无名的本事也就不需赘。

  这样的人物,在赐予《化心功》之时,看似随意,但是韩漠却能感觉到当时轩辕无名心中是十分郑重的,而且那句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简意赅,却是担心这门功夫失传。

  能够让轩辕无名如此人物担心失传,可见这《化心功》实在是非同小可。

  大智若愚,大妙若简,韩漠心中十分确信,这门《化心功》,定然是无上心法,自己从今而后,却需好生习练。

  在海上归途之中,韩漠一面习练棍术,而且每日都会按照《化心功》的方法运行一个大圆满,虽然一时之间根本感觉不到《化心功》的效果,但是韩漠相信,持之以恒,必有用途。

  如此这般,在海上平静地行了二十多日,这日海船忽然放慢速度,韩漠刚刚运完一个大圆满,感觉到船速慢下来,终是第一次走出了船舱,来到了船首甲板之上。

  此番韩漠率先返航,只有两艘船跟随,便是巨型战舰也都留在后面,韩漠所乘的珊瑚号商船,其指挥者乃是当初在珊瑚岛求生存的海上人,其首领姓陈,因为少了一只耳朵,所以被称为陈独耳。

  见到韩漠来到船首,陈独耳急忙上前来,恭敬道:“五少爷,进了咱们东海海域,那边有信鸽,所以船速放缓,派人去看看是否有传来的情报。”

  韩漠点头,望向海礁石,一艘小舟正向那边划过去。

  海风轻柔,阳光明媚,水天一色,海景如画。

  等到取回信函,陈独耳急忙将信函呈上来,韩漠接过信函,捏破皮膜,取出里面的小纸条,打了开来,只扫了一眼,脸色顿时变的无比苍白,身体僵直,眼眸子里的神色直让人发毛。

  陈独耳和旁边几名船员都是面面相觑,他们多是见到韩漠平易近人之色,便是遇到再大的事情,五少爷也似乎都是胸有成竹,淡定自若。

  但是此时此刻,韩漠露出来的那种震惊和难看之色,实在是从未见过。

  猛听得“哇”的一声,韩漠竟然口中一口鲜血喷出来,一只手向前虚空抓了抓,随后整个人直往后栽倒。

  众人大吃一惊,好在陈独耳就在旁边,韩漠往后栽倒,他已经冲过去一把抱住,大声叫道:“快叫船上的大夫……五少爷昏倒了……!”</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