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066章八部归一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却是深深一礼,肃然道:“南洋王之称,实在愧不敢当,韩漠今日能得见前辈,当真是三生有幸!”

  这小屋之前,乃是放了三张很简陋的竹椅,恰好足够三人落座,老者示意韩漠坐下,微笑道:“南洋王客气了。三生有幸之,实在让老俗夫汗颜,老俗夫此前似乎与南洋王并无交集,今日能得南洋王亲临鄙舍,很是惶恐啊!”

  他口中说“惶恐”,却无丝毫惶恐之色。

  韩漠笑道:“虽然素未谋面,却是对前辈敬慕许久。”

  “在下无名之辈,南洋王说笑了!”

  “无名是无名,无姓却是虚。”韩漠平静道:“轩辕古姓,可非一般人能够拥有!”

  那老者眼中划过一道厉色,但是那厉色瞬间淹没,轻叹道:“南洋王只怕是认错人了。那位轩辕无名,老俗夫当年在中原之时,却也听过他的名姓,碌碌无为之辈而已!”

  “前辈若是无名之辈,便不会知道轩辕无名这个名字。”韩漠正色道:“只是前辈即说此处已无轩辕无名,那么晚辈不敢反驳,只当确是再无轩辕无名!”

  他二人你一我一语,旁边的寇正睁大眼睛,却是一点也听不明白,脸上一片茫然之色。

  老者打量韩漠一番,忽然笑着指向葡萄道:“南洋王既然来此,不如尝一尝这葡萄!”

  韩漠摘了两颗葡萄放入口中,确实颇为可口甘甜。

  只是当他吃完两颗葡萄之后,老者却陡然下了逐客令:“老俗夫如此待客,也不算失礼。只是听闻今日海中有大鱼,所以老俗夫想去打几尾鱼下来做下酒菜……所以今日却不能多陪了!”

  韩漠笑而不语,寇正见到以五少爷之尊前来你这个破地方,你不毕恭毕敬好生伺候,竟然还要下逐客令,顿时拉下脸来,“老无名,你要干什么?是要赶咱们走吗?那好,要咱们离开也可以,现在便将欠我们的酒钱还回来。”他心算一下,立刻道:“共是六两四钱银子,拿银子,我们走人,否则别说打渔下酒,、便是鱼刺也不让你得到一根……!”

  老者叹道:“咱们都老朋友了,说了欠你的酒钱……!”

  “指导师老朋友还赶我们走?”寇正不等他说完,气不打一处来:“我和南洋王从城里跑这来找你,你一篓葡萄就想把我们打发了?”

  韩漠抬起手,示意寇正不要多,向老者拱手道:“前辈,韩漠不才,想向前辈表演一技,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赐教不敢当!”老者叹了口气。

  韩漠起身来左右看了看,恰好看到葡萄架子下有一根木棍,上前去拿起木棍,又是向老者深深一礼:“献丑了!”

  韩漠长棍点地,猛地向上挑起,本来老者还是一片平静之色,但是韩漠这起手式一亮出来,老者的表情便严肃起来,眼眸子中甚至带着一丝惊讶。

  寇正实在闹不清楚,五少爷如此尊贵身份,为何会对这样一个糟老头子如此敬重,甚至还要表演棍法给他看?心中暗想:“难道五少爷是个喜欢书画之人,听说这老头子会画画,所以这才过来结交,以求一副好画?只是那传说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是假的,五少爷今日算是白忙活了。”他虽然并不懂棍法,但是此时却也只能看着,却也觉得韩漠的棍法凌厉无比,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那一根简简单单的木棍,到了五少爷的手中,便似乎拥有了雷霆之威。

  老者越看越惊讶,他从椅子上缓缓起身,背负双手,只是这一瞬间,他的整个人便似乎改变,虽然依然是那副村夫打扮,但是全身上下散发出的气势,绝非一名普通老农夫能比。

  韩漠的棍法一开始行云流水,但是到了后面,却在某些地方显得有些呆滞,难以完全流畅起来,寇正看不懂,但是那老者却是看的十分清晰,一开始在眼眸子里还显出几分赞赏之色,到得后来,却是抚须轻轻摇头,显得颇有些不满。

  他自然不知,韩漠施展的这套八部棍术,前面已经练的得心应手,至少前四部棍术已经悟出了其中的精妙处,能够融会贯通,所以能够施展的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但是到得第五部“犬部棍术”之后,后三部棍术却已经遗失,没有了后三部棍术,棍法自然就显得呆板生硬起来。

  等到犬部棍术终,韩漠收势,老者却显出疑惑之色,皱眉问道:“南洋王这一套棍法莫非已经演完?”

  “韩漠所学,仅至此处!”韩漠恭敬道。

  老者沉吟片刻,似乎在想着什么,寇正见他深沉,正要说话,却见韩漠微微摇头,便不敢多说。

  许久之后,老者才缓缓上前,伸出手,韩漠立刻将木棍双手奉上,老者接过木棍,淡淡道:“你能够得到这套棍术,你我冥冥之中自有一段缘分。今日是我此生最后一次使棍,你若能记住,便是真正的缘分,否则,此棍法便就此失传……!”

  他不等韩漠说完,整个人却已经轻灵地飘至瓜地,长棍前点,起手式与韩漠一模一样,韩漠肃然而立,睁大眼睛,知道这或许是此生最大的一次机遇,不敢眨一下眼睛。

  比起韩漠的凌厉带有杀意的棍法,老者的棍法却是祥和许多,但是祥和之中所蕴含的劲霸之气,绝不比韩漠少一分。

  寇正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看着这位七十岁的老头儿游龙般在瓜地轻灵飘忽,甚至难以抓住他的影子,只觉得宛若梦中。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头子,怎会有如此高深的棍法?

  到得犬部棍法之时,韩漠更是屏住呼吸,不敢有丝毫错过,他到得此处棍法便会呆滞生硬,可是老者却依然十分流畅地演示了下去。

  前五部棍术,韩漠本就觉得精妙非凡,但是今日见到老者将后面的棍法一一演练出来,只觉得隐隐夹着气吞山河的风雷之势,那棍法已经远非用精妙来形容,当真是匪夷所思,令人震撼。

  寇正只见到瓜地里人棍合一,棍影闪闪,人影飘忽,已经分不清哪里是人影,哪里是棍影。

  等到老者收棍,却是脸不红心不跳,反倒是韩漠头上渗出冷汗来,不知是震惊于棍法的玄妙,还是因为太过集中精力而有所紧张。

  老者演完之后,立于瓜地,抬头望天,良久不语,许久之后,却听得“咔嚓”一声响,他手中的木棍竟然断成了两截。

  韩漠上前,便要跪倒,老者却已经淡淡道:“萍水相逢,还是不要太过牵扯的好。”

  韩漠一愣,随即明白,当年这老者轩辕无名收有两徒,最终却被两个徒弟伤害,他自然对授艺之人十分的冷淡。

  “你有五部,是为蛇、虎、蛙、蝠、犬!”老者平静道:“今日所演,乃是龙与象!”

  “龙?象?”韩漠此时才知道,这后面三部棍术,其中有两部是为“龙部棍术”和“象部棍术”。

  只是心中顿时又生疑惑,便算加上龙象两部,却也只是七部,那最后一部又是什么?

  老者自然看出韩漠疑虑,缓缓道:“八部棍术最后一部,乃是八部归一!”

  “八部归一?”

  “前七部在于势,最后一部在于意!”老者凝视韩漠:“七部可以势相授,而第八部,则无势可授。八部归一,乃是前七部化势为意,合意为一,便是八部归一!”

  韩漠只觉得这话大有奥妙,只能慢慢领悟,躬身行礼道:“晚辈记住了。”

  老者却不再看韩漠,径自回到小屋之中,等他出来之时,却已经带上了斗笠,腰间挂着酒葫芦,手中却是拿着一本册子,慢慢走到韩漠身边,将册子递给韩漠,平静道:“这是《化心功》,留在我身边已无益处,但是弃之可惜,你若喜欢,尽管习练……或许七十岁之时,也能与我这般种田打鱼……!”

  韩漠深知这《化心功》绝非普通之术,甚至要比自己所学的《气经》、《长圣经》甚至是萧怀玉所受的《清平咒》还要玄妙,当即恭恭敬敬拜领。

  寇正见到老者的本事,又见到韩漠对老者的态度,此时终于知道这老者乃是世外高人,顿时肃然起敬。

  老者将《化心功》交给韩漠,再不看他一眼,转向寇正笑道:“欠你的酒钱,定会还你,绝不食。若是有空,你来下棋,我蒸鱼招待你!”再不语,丢下两个人,慢悠悠地向东走去。

  他看似行走缓慢,但是片刻之间,竟是见不得他的踪迹。

  韩漠将《化心功》收入怀中,对着老者远去的方向,深深一礼,良久之后,才站直了身体,打量了四周一遍,这才带着寇正离开此处,返回了王城。

  对于今日所见所闻,韩漠自然是嘱咐寇正,绝不可泄露一个字,寇正哪里敢泄露出去,连声答应。

  轩辕无名既然选择了平静的生活,自己便不会再去打扰他。</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