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1053章胡子受命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杜冰月一时没有明白过来,韩漠也不多说,只是温柔一笑,下令仙人号返回船队。

  韩漠的船队主力此时正在大海上严阵以待,不但三艘战船做好了随时出战的准备,商船上的投石车也已经准备就绪,船队十艘船只一千五百名船员,除了在各船底舱准备人力划桨的人手之外,尚有千人准备大战。

  韩漠从韩源手中借过来的装备武器,此时全数装备到船员的身上手中,比起海上人的武器装备,这批镇抚军的武器装备自然是要强出许多,刀枪更为锋利,甲胄更为坚固,而长弓的拉力也更强,射的更远。

  海上人和镇抚军人手固然都是能征善战之士,巨鲨号和黑珍珠号上新招募来的船员,却也不是普通之辈,这些都是从东海招募的青壮子弟,身体强壮得很。

  韩家属地上的东海郡各县各村,每个月都会组织进行民兵训练,一旦发生意外状况,韩家便会将属地的青壮子弟招募起来组织成世家军,而这批招募的东海子弟,俱都是世家军的主干成员,他们亦曾经随着韩玄昌父子出兵渤州,参加了平灭叶吴两家的叛乱,都是经过铁血厮杀的骁猛之士。

  倭军虽然俱都是从战火中走出来的,而韩漠手下这帮人,那也都是从刀口下滚出来的善战之士。

  海风吹动,韩漠与杜冰月返回了船队,却没有返回东海鹰号,而是打出旗语,令灰鹰号上的指挥者灰胡子到仙人号议事。

  灰胡子登上仙人号,韩漠立刻领着他和杜冰月进了船舱之内,这才笑着向灰胡子问道:“胡子大叔,我听月儿说,你水性极佳,能在海水中潜伏极长时间!”

  灰胡子哈哈笑道:“我打小就在海上讨生活,别的本事没有,这水性却从来不觉得比别人差。”顿了顿,觉得有些奇怪,问道:“五少爷,你是否有什么吩咐?我灰胡子虽然断了一条手臂,但是这条性命还在,只要五少爷吩咐,灰胡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韩漠含笑道:“胡子大叔,我还真有一件事情让你去办,思来想去,也只有你能办成此事!”

  灰胡子一愣,但是见韩漠神色真挚,心中却是感到一阵欣慰。

  实际上他被砍断一臂之后,心中时常生出自卑之心,没了一臂,战斗能力自然是大为减弱,他心中就担心船队的人对他起轻视之心。

  船队聚集了海上十几路人马,当初灰胡子实力最强,而且有韩漠在后面撑着,所以他也成了船队中仅次于仙人岛杜氏父女的第三号人物,杜岛主去世后,更是成为了船队的第二号首领。

  船队十几路海上人,那可是少不了悍勇之辈,在韩漠的旗下,有了活路,自是聚集在一起,灰胡子却也能够协助杜冰月完全镇住收下这帮人。

  但是他手臂断后,就担心自己的能力减弱,威望下落,被他人取而代之,毕竟船队厉害的角色不在少数。

  他臣服于韩漠,是心中对韩漠有敬畏之心亦有感激之心,而杜冰月与韩漠的关系他是明白的,自然也是甘心屈居杜冰月手下,但是若有其他人爬到他的头上,他心高气傲,却是忍受不了的。

  今夜韩漠却要将一件任务交给他,而且更说只有他能办成,这让灰胡子顿时信心大增,拍着胸口道:“五少爷,你说吧,要让我灰胡子干什么!”

  韩漠想了想,才轻声道:“照目前情况来看,岛津月久的手下已经控制了不少南洋国的王室中人,一旦大战起来,难以顾忌,说不定会伤及那些被囚禁的王室中人,若是如此,到时候南洋人口中就算不说,但是心中一定会对我们大有怨……!”

  杜冰月点头道:“十几天前,从立花道雨口中,我们就知道倭人已经攻占了四国,如今已经过去一个月,倭匪打到了菊桑国,那么南阳东部诸国定已经落入倭人之手……在菊桑国东部,应该有七个国家,如果没有攻下七国,岛津月久的船队应该不会抵达这里……!”

  韩漠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那么在岛津月久的手中,便应该有南洋七国的人质……!”

  灰胡子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韩漠。

  韩漠沉思片刻,终于向灰胡子道:“胡子大叔,倭军没有立刻对菊桑国发起攻击,以我估测,他们应该是想兵不血刃拿下菊桑国,说不定已经派出使者劝降……!”

  杜冰月立刻道:“小五哥哥,菊桑国不会投降的!”

  韩漠笑道:“月儿为何如此自信?倭军来势汹汹,连吞七国,菊桑国只怕已经未战先惧了,若是岛津月久开出菊桑国能够接受的条件,菊桑国未必不会同意!”

  杜冰月摇头道:“便算藤原王同意投降,王后也绝不会投降。她是巾帼女子,绝不向倭人屈服!”

  韩漠见她说的十分坚定,微微颔首,笑道:“如此说来,这藤原王后还真是了不起的人物。等到击退倭人,还真是要好好见见她!”

  杜冰月笑道:“她可是南洋第一大美人……!”忽地感觉说这话有些不合适,脸一红,不再说下去。

  韩漠呵呵一笑,随即肃然道:“不管菊桑国是否投降,咱们是一定要将倭匪打垮的。倭军没有进攻,一定是在等菊桑国的回复,一旦菊桑国拒绝投降,那么最迟在明日,倭军便有可能会发动进攻了。”

  灰胡子道:“五少爷,那么我们也要等到他们发起攻击之后再出手?”

  韩漠微笑道:“何时出手,我心中已有计较。但是在出手之前,咱们有一件事情却不能不做……否则此战便算在明面上大获全胜,实际上却也是输了七分……!”

  杜冰月眨了眨眼睛,很快就明白过来,“小五哥哥,你是说那些人质?”

  韩漠点头道:“不错。南洋七国人质在岛津月久手中,若是我们到时候伤了他们,即使击退倭军,却也会让南洋七国的国君因为失去亲人而与我们产生很深的芥蒂……若是如此,便违了我们此番出来的初衷。所以……在发起进攻之前,我们必须救出岛津月久手中的人质……!”

  灰胡子终于明白过来,道:“五少爷,你是想让我去救出人质?”

  韩漠盯着灰胡子的眼睛,正色道:“放眼我们的队伍,能够适合这项任务的,只有我们三人……但是我与冰月明日俱要指挥作战,此事便只能由胡子大叔你亲自出手。”

  灰胡子微一沉吟,终于用力点头道:“好,这事交给我了。救不出人,我灰胡子也不会回来!”

  “千万不要如此。”韩漠厉色道:“胡子大叔,你若是这般说,我反倒不放心让你去了。”他凝视灰胡子,缓缓道:“比起那群南洋人,你的生命比他们宝贵无数倍,一旦事情困难,你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否则,此时我只能另派别人来做!”

  灰胡子听得韩漠这番话,虽然韩漠语气严厉,但是他心中却是无比的感动,四十出头的大老爷们,眼圈竟有些泛红,道:“五少爷,这事儿我来办。你放心,我一定听你嘱咐,绝不会乱来。”

  韩漠这才含笑道:“胡子大叔,你当初也是东海上的枭雄人物,你办事自有你的法子。”顿了顿,起身来,过去捧过一只木箱子,打开木箱子,里面却是一些很为古怪的东西,看似是戴在头上的头套,但是鼻子处去有一条长长的管子,也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成。

  这木箱子里有三十多张这样的头套,韩漠取出一张,套在了头上,整个头部顿时被包裹起来,鼻子处那条长长的软管看起来十分滑稽,而双眼处亦是用极特殊的材料制成,能够清晰地看到里面的眼睛。

  韩漠随即又取下来,向有些惊讶的二人道:“胡子大叔,戴上这潜水面具,将这鼻观置于海面之上,即使人在水底,却依然能够呼吸自如。你带十五个水性极佳骁勇机灵的弟兄同去,我派小舟趁夜色将你们送一程,你们便要潜水混过去,以我的猜想,人质定在若是不在倭军旗舰上,便在那三艘偏大的战船上,你们可往这四艘战船秘密打探……倭人此时士气正盛,但是也一定会骄傲自满掉以轻心,若是有机会,自可救出那帮人质,否则……便只希望他们自求多福了……!”

  灰胡子二话不说,捧起木箱子,道:“五少爷,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事不宜迟,我现在便挑选人手去办……!”

  韩漠起身来,肃然道:“胡子大叔,你们一定要……小心谨慎!”

  灰胡子点点头,随即哈哈一笑,抱着木箱子出了船舱。

  不到半个时辰之后,从韩漠的船队中,便有一批水鬼在灰胡子的带领下,乘坐两艘小舟,悄无声息地向倭军船队方向而去。

  韩漠站在船头,看着灰胡子等人离去,神色很是严峻,随即抬头,望着布满星辰的夜空,喃喃自语:“明天……是个好天气……!”</div>123xyq/read/3/3981/ )